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是地狱的告白 > 穷人是否应该拥有孩子 尾声

穷人是否应该拥有孩子 尾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面没人再提问了,白千凝直接麻利起身,挥手招来了在台下一只等候着的保镖。
  
  “那么这次的记着答疑会,就到这里结束吧。这么晚了,大家也快点回去休息好了。”
  
  说着她披上搭在椅子上的外套走下台,再也没有看向镁光灯一眼。
  
  办公室。
  
  白千凝疲倦地躺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
  
  因为一天的劳累,她的身体酸软的,已经完全支撑不住她来坐姿端正了。
  
  她瘫在沙发上揉了揉酸痛的腰肢,不顾形象地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扫了一眼。
  
  才十一点多啊……
  
  故意不去看手机上的弹窗热搜新闻,有关自己刚才的那番言论还有巨大的猩红色标题:白家大小姐大谈特谈女权主义,现在的田园女权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地步么?恨嫁女的反人类言论,今天总算是领教到了。她这样去说,完全违反了人类要繁衍看后代的不能,简直就是想要让人类灭种……
  
  大眼一扫,后面清一色的评论以及所谓的专家评语,都是在针对她今日有关的所有言论。
  
  有关这一场绝世的,可以说是撼动了整个金融世界的合作会议,评论却寥寥无几。
  
  白千凝嗤了一声,又打了个哈欠,关闭了所有消息,而后随手把手机丢在一旁,闭上了眼。
  
  这世界上大多都是一些碌碌无为的凡俗夫子,一辈子不知生死为何物,只能够在自己卑微的位置上劳累致死。
  
  我又为什么要在意他们的言论?
  
  想着她又打了个哈欠,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算了,困的话早点睡吧。
  
  硬撑着没有效率更是浪费时间,只有保持好一个高度清醒的头脑来处事公事,才能够有足够的效率。
  
  明明困得要死却还硬撑着工作,这不是在工作,这是在自我欺骗,假装自己很努力。
  
  凭什么女人就要结婚?凭什么女人在事业上取得一些成功就要遭受非议?凭什么女人必须要靠着自己的身体才能够得到男人的首肯?她明明已经独自一人靠着自身实力,独自谈妥了上亿的订单,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为什么还有人在这恶意中伤?
  
  这样去想的女人简直都不是人!而是一条乞怜摇尾的狗,乞求男人的施舍!
  
  这样想着,她沉浸在了梦乡里。
  
  白千凝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扫了一眼,看到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四十,滑动屏幕接通了电话。
  
  听闻那边的言语,本来又闭上眼的她,猛地睁眼,顾不得粘在脸颊上的碎发,从沙发上跳起,清醒过来。
  
  “你说——什么?”
  
  深夜。
  
  仇易拿着手机,浏览着今日的头条消息,看到第一条就是白千凝成为本市第一个,被世界前十的国际公司主动邀请合作并被赞叹的时候,眸子底部悠悠燃起一抹光泽。
  
  他的小丫头,从小就是那个引人注意的存在。
  
  他看着她的照片,轻轻吻上,扭头看向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
  
  这座城市,一直被称为世界的金融城市,表面上光鲜亮丽,可是背后究竟有多少黑色的秘密,谁也不知道。
  
  这滚滚的江水里,到底埋藏着多少枯骨,也没有人说得清楚。
  
  但是现在他回来了。
  
  他带着曾经被埋藏的黑暗秘密回来了。
  
  这个夺走了他一切的城市,他要一个个的,全部,都讨回来!
  
  夏日的夜晚凉风习习,清爽而又干燥。对于这个繁华的沿海城市来说,街头上熙熙攘攘的行人有说有笑,悠然散步。
  
  “轰——”
  
  一声巨大的爆鸣凭空响起,由远及近,只见一辆战斧停在了“人间醉”——本市最隐蔽的,也是最为奢侈的私人会所。
  
  里面的陪酒小姐,坐台小姐,皆以高素质,棒身材,俏脸蛋而闻名于上层圈子。
  
  白千凝停好手中的庞然大物,拔了钥匙,摘下头盔随手丢在走来的侍者手里,接过属于自己的停车位牌子,抬头扫了一眼眼前巨大的牌子,抬脚走进了会所大门。
  
  动作一气呵成,英姿飒爽,好似即将上战场的女将。
  
  战斧声音巨大,独自飙着这种赛车速度摩托车的女孩实在罕见,不仅吸引了不少路人纷纷围观。
  
  “那个女生,好飒啊!”
  
  白千凝似乎听见了,身子一顿,向后瞥了一眼,直径走进了玻璃门。
  
  被她看了一眼的那个姑娘吓得瑟缩一番不敢说话。
  
  刚才那一眼,气势逼人,如同剑刃逼喉。
  
  她一身紧身衣勾勒出完美身材,不施粉黛的脸庞要比浓妆艳抹更加动人,一头淡栗色长发微卷,披在腰间,好似人间妖精一般。
  
  她一身黑色紧身衣,细长脖颈上戴着配以钻石和白金点缀的黑金项圈。
  
  黑金,被各国政要称作“固体石油”,却被这样奢侈地用作装扮物品,真不愧是本市最尊贵的大小姐。
  
  “哎,你说,她该不会是过来抓奸的吧?这么气势汹汹……”
  
  有人窃窃私语,声音不小故意泛酸,故意让白千凝为难。
  
  白千凝听闻笑了笑,关门的动作丝毫没停顿,心里丝毫不在意她说的话。
  
  爱情么?
  
  哼,不过是人生当中一个用来消遣的东西罢了,没什么可在意的。
  
  扫了一眼手机上的位置,白千凝直径走向二楼vip包厢。
  
  这包厢若不是私人预定是不允许上去的,不过她身份尊贵,平日也经常过来,这地方所有人都认识她,就算是她没有提前预定,也没人敢上前阻拦。
  
  “咚——”
  
  一声巨响,厚重的雕花木门被踢开。伴随着大门突然被撞开一阵风猛然闯进房间之内,一个掐着腰的人影站在门口,威风凛凛。
  
  包厢内的人大乱。
  
  没人想到在这地方居然有人敢砸场子,故而慌乱之中有人起身指着白千凝破口大骂:“你干什么——”
  
  白千凝面不改色,不顾身边保安的阻拦,一把把他们推开,大步走了进去。
  
  扫了一圈房间内所有摆设,看到自己的目标后,白千凝直径走向包厢中央,站在一个衣不遮体,身上已经被洒满了红酒的姑娘面前。
  
  那女孩着实可怜。
  
  泪水溢满眼眶,身上的超短裙被撕烂,只剩几缕破布勉强遮盖身子,露出自己的丰满身子。
  
  她茭白的皮肤在红酒的浸润下折射出光泽,是为令人疯狂的人间尤物。
  
  白千凝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眸子里的怒火隐隐波动。、
  
  她静静地看着她,突然扬起手来——
  
  “啪——”
  
  清脆的耳光响起,房间内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住了。
  
  大约是没有想到身材这么娇小的女孩会有这么果断的勇气,甚至连本市最有名的花花公子,只手通天的煤炭少爷的脸都敢打,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