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是地狱的告白 > 穷人是否应该拥有孩子 八

穷人是否应该拥有孩子 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乌金盟总盟。
  
  养心殿。
  
  一碗碗浓黑色的汤药被端上来,浓重的中药味道顿时溢满了整个大殿。
  
  边玉鑫将一个个的药碗摆好顺序,这才注视着陈湘熙喝下去。
  
  药是他亲手熬制的。
  
  这三年来所有有关她的药物,他从未假借他人之手,不管自己多忙都会亲自来煎。
  
  六碗药,一碗碗都是极佳的滋补品,价值连城。单论陈湘熙这三年来所喝下的药的价值,足够买下一座城了。
  
  药很苦,陈湘熙喝完,附身咳了许久,才略略喘了口气,缓了过来。
  
  边玉鑫见状将早已剥好的青柠糖递了过去。
  
  陈湘熙咬着糖,突然想起来什么。
  
  “我记得,过几天便是万国来朝的日子?”
  
  边玉鑫刚收拾好陈湘熙喝完的药罐,扭头边对上了她炯炯的目光,动作一僵。
  
  “怎么,你要去?”
  
  陈湘熙反问:
  
  “不行么?”
  
  边玉鑫挥手派人继续收拾东西,头也不抬。
  
  “不行。宫内关系错综复杂,保不准谁会把你的身份给认出来。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好了。”
  
  陈湘熙起身,拦住了他的动作。
  
  “若是我执意要去呢?”
  
  边玉鑫对上了她的双眸。
  
  “给个合适的原因。”
  
  陈湘熙吸了口气。
  
  “万国来朝,不是那么简单。现在朝堂局势波云诡谲,各路人马都因为他进入了鬼道而心怀鬼胎,最近又传来天阙国已经被那妖僧所控制,我想趁着万国来朝之日探探风口,若是有危险,替他分担一些。”
  
  边玉鑫终究还是被她这番话给激怒了,一掌排在桌上,震碎了所有碗碟。
  
  “陈湘熙!你说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良心?!”
  
  “三年,他找了你三年,恨不得掘地三尺也要把你给找出来!是我,冒着这极大的风险收留了你,是我,这三年来一直在照顾你,寸步不离的守护你!你为什么从不考虑我的感受?!”
  
  “你说你执意入宫,这三年来你却一直把心都挂在他身上!凭什么?!当年你对我说,永远守护我这种话,都放哪里去了?!”
  
  面对他的愤怒异常,陈湘熙只是食指勾起,轻叩桌面,一字一句道:
  
  “当初我们有定过“渊源之盟”,你身为四海八荒之内财宝最多的盟主,自然是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找个莫须有的罪名治你的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答应帮你渡过难关,而作为回报你收留我,我们之间互不相欠。”
  
  而后,她抬眸,冷冷地注视着他的双眸。
  
  几句话,震得边玉鑫脸色发白。
  
  仿佛是一盆冷水从头泼下,边玉鑫僵在了原地。
  
  他难以置信地注视着她,许久以后,突然苦笑着摇头。
  
  “他们说,你无心,也无情,是真的......”
  
  他抬头,看着她,眸里满都是无可奈何。
  
  “你所谓的感情,是不是只对风侍葬产生过?其余的人,与你而言,不过都是一个样的?”
  
  陈湘熙略微颔首,不答。
  
  边玉鑫看到她眼里一片淡然,心里一抽,语气也不由得卑微许多。
  
  “阿熙,这三年内,你可曾对我产生半份感情?”
  
  一双眸子注视着她,满都是祈求的意味。
  
  现在的他,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盟主气势。
  
  陈湘熙闭眼,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的心硬下来。
  
  “其实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答案。”
  
  边玉鑫的身子猛地一颤,眼底的光也黯淡了许多。
  
  “找个借口让我入宫,与你而言并非难事。但是你有求于我的事情,只有我才有能力办成。”
  
  陈湘熙说着起身,走向外面。
  
  “杀身成仁,是历代顶级股商的下场。就算是他无论如何惜才,也不会容许一个富可敌国的联盟存在。拒绝我,你清楚你的下场。”
  
  边玉鑫注视着她的背影完全消失,猛地一拳砸在墙上,咬牙——风侍葬,凭什么你霸占着她?!
  
  “吱吱啦啦——”上好的金丝檀木被他一拳锤出来了一个小坑,裂痕爆裂开来,露出无尽的黑色裂痕。
  
  而比这黑色更为浓烈的,这是男人的一双眸子。
  
  你伤她,伤的还不够吗?!
  
  是夜。
  
  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大伾山的山间,在林间穿梭着动作迅速,只是一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终,黑影停在了山头的一块巨石之上。
  
  是陈湘熙,等不及边玉鑫一步步地走上来的鳖爬速度,她率先冲了上来。
  
  从这个角度看,能将不远处的皇宫看的清清楚楚。
  
  她坐在块巨石之上上,搂着双膝,痴痴地注视着不远处的金碧辉煌,竟有些恍然。
  
  从这个角度来看,皇城能被她尽收眼底。
  
  她一向睡眠不是很好,夜里时常睡不着。
  
  所以只要她住进来,不论他有多重要的会,哪怕是十万火急的边境战书,他也会放在一旁暂之不予理会,将她搂在怀中,哄她睡着,再去处理文件。
  
  而且,她平日里大大咧咧的,行为放荡,对规矩严苛的宫廷生活很是不习惯,在宫内总是觉得闷烦,他总是会在夜里抽出好长一段时间陪她消遣。
  
  下棋,饮茶,聊聊最近读的兵书,都是常有的事。
  
  那个时候的他纵使仍旧一身龙袍,在她面前却早已褪下了一身杀气,被温柔与耐心所取代。那样的他,总是眉宇含笑,把脸埋进她的肩颈,任由着她把他的头发缠绕在指尖玩弄,一幅好脾气的模样。
  
  也因此,夜里的皇宫于她而言,总是很温馨的。
  
  突然之间,一个黑色的影子猛地撞进了她的怀中,撞得她差点仰面跌倒。
  
  忙不迭地拎起怀中的东西定眼一看,是一只豹猫的幼崽。
  
  陈湘熙来了兴致。
  
  “哟,好可爱的豹猫!怎么一下子撞进我怀里了?这是被人追杀了吗?”
  
  正说着一个少年大步走来,朝她伸手。
  
  “那个金麟虎豹,还给我。”
  
  一幅无理的样子,陈湘熙的脾气顿时上来了。
  
  她将豹猫搂在怀中,微微扬起下巴,孤傲道:
  
  “哼,这金麟虎豹可是我先发现的,怎么就成为你的了?”
  
  少年的话有些不耐烦。
  
  “它是我最先看到的,已经被我追了有足足一个多时辰了。”
  
  这衣服不尊敬的模样更是让陈湘熙怒火增添了半分。
  
  她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少年,确定他一身衣服价格不菲,一定是个纨绔子弟,态度嚣张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