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是地狱的告白 > 穷人是否应该拥有孩子 五

穷人是否应该拥有孩子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湘熙不满地噘嘴。
  
  “不过是说说,再说了皇上不是已经有皇子了?况且皇上进入鬼道后怕是不会再有皇子了,我这样说也不过是陈述事实,连添油加醋都算不上。”
  
  边玉鑫顿时觉得自己背上冷汗直冒——惹怒龙颜,已是杀头之罪,现在又这样去说,怕是她今晚性命难保!
  
  只是他从不知道的是,在他面前,只要是被气得失去了理智,陈湘熙总是会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对他破口大骂,而他总是能耐心地哄她。
  
  她能有这样一幅暴躁脾气,完全是被他给惯出来的。
  
  所以,风侍葬身边人都说,陈湘熙的最大底气,就是风侍葬。
  
  风侍葬注视着眼前人,突然笑了。
  
  明明都把他气得恨不得拎起来打一顿,还一脸无辜不知自己到底错哪里了,这一幅无赖样子,还真是有点像她。
  
  不知怎地,看着眼前人竟和她有几分相像,风侍葬竟松了口。
  
  “罢了,今日一事,朕暂且不追。只是这豹猫,还回来。”
  
  陈湘熙一把将怀中的豹猫搂紧。
  
  “凭什么?!我不!”
  
  边玉鑫只觉得自己刚落下的冷汗顿时又涌了起来,脸色煞白。
  
  旁边的风偲曦早已等不及了,伸手照着陈湘熙的手背就是一击。
  
  “啪——!!”
  
  陈湘熙下意识地转身护住怀中的东西,感受到脸上火辣辣辣的疼。
  
  她抬头,怒瞪眼前的人。
  
  该死的小兔孙,竟然伤住你姑奶奶的脸!!
  
  风偲曦不敢信自己的东西就这样被人抢走,抬手就要从陈湘熙怀中抢夺,却在刹那间,地动山摇。
  
  摇晃的过于剧烈,陈湘熙一个不稳差一点跌倒在地上,边玉鑫一把拉过她的手腕,将她罩在自己的元气罩下。
  
  风侍葬上前一步,将风偲曦护在自己手臂之下。
  
  掉落的巨石在他头顶不远处就被力量炸裂成了无数粉尘。
  
  片刻后,震动终于停了下来,只见一人慌慌张张地上前来报。
  
  “皇,皇上——”
  
  他低头,面色苍白。
  
  “乌玄觉醒了!”
  
  在场的几个人,除风侍葬已外,都愣住了。
  
  而风侍葬,则注视着陈湘熙,笑了。
  
  乌玄,雍耀国护国兽。
  
  本该在雍耀国都城被风侍葬攻破以后与身为护国师的陈湘熙一同死亡,但是却因为陈湘熙的最后逃离而陷入了沉睡之中。
  
  倘若是陈湘熙不死,它就不死,只能陷入沉睡。
  
  这也是风侍葬之所以判断陈湘熙仍旧存活的重要依据。
  
  历代护国兽只认一命护国师,他们之间有契约。
  
  也只有在护国师的鲜血刺激之下才能够觉醒。
  
  每一任护国师,只有在上一代护国师死亡后,方可继承。
  
  而这一代护国师,陈湘熙,还未死亡。
  
  只有她的鲜血,才能唤醒乌玄。
  
  风侍葬注视着陈湘熙的目光寒凉,却从未从她身上转移。
  
  阴铡铡的,恨不得将眼前的人拆之入腹。
  
  陈湘熙后退一步,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被笼罩在一股恶寒之下,动弹不得——该死的,该死的!
  
  本来她因为参商咒能力大减,血液之中的精气也锐减许多,聊胜于无,所以平日里就算是在风侍葬面前,也不能被他给认出来。
  
  可今晚,她恰好遇到了他,他因为进入了鬼道,成为了所有阴邪之物的皇,以至于她身上的咒语被压制住,现在脸上流淌出来的血液,是精血!
  
  因为继承了皇室血脉,她身上的精血浓度极高,尽是几滴,就足以将乌玄唤醒!
  
  陈湘熙注视着眼前的人,大脑一片空白。
  
  不远处传来的怒吼声一阵高过一阵,伴随着的还有铁索“乒铛”作响的样子。
  
  乌玄爷爷从小最疼惜她了,定是感觉到了她受到了伤害才会这样暴怒!
  
  不行,你现在过去绝对是死路一条!
  
  但是任由乌玄这样暴怒........
  
  等不及了!
  
  陈湘熙
  
  陈湘熙被他身上的气势吓得跌倒在地上,注视着他面色惊恐,一点点往后退。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怎么好死不死,偏偏和他单独相处!
  
  眼见得面前人提起了剑朝自己袭来,陈湘熙躲不过,只好伸出手臂挡在自己眼前。
  
  “呀——”
  
  伴随着衣物割裂的声音,尖锐的刺痛从肩膀上传来。
  
  风侍葬握着手中的剑难以置信——怪了,她的血脉里流淌的是精血,若是罗刹沾染上,一定会变成废铜烂铁。
  
  怎么这罗刹剑还是完好无损的模样?
  
  抬眸,只见眼前人肩上鲜血淋漓,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流出,滴落在地上,溅起一片泥泞。
  
  并未出现往常“鲜血落地百花怒放”的景象。
  
  风侍葬皱眉——莫不是认错人了?
  
  可是这感觉,实在是太过于熟识了。
  
  这三年来,她时常性的出现在他的梦中,身上的每一处特征都被他深深地烙印在脑海之中。
  
  若是说认错了......
  
  “皇上,小妹今日无意冒犯,还请皇上恕罪。”
  
  “天下为公,黎民百姓都是皇上的臣子,不论身份高低贵贱,犯过怎样的过错。今日小妹冒犯本是无意”
  
  能让乌玄安静下来的,只有她......
  
  倘若是她呢?
  
  从百骸四肢传来,疼得要命。
  
  她尝试着动了动四肢,却发现这是徒劳,而后,她感觉到了鲜血顺着自己的头颅缓缓渗出。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难道不是很好的朋友吗?
  
  她看到了自己的鲜血流淌在地上,积聚成一片。
  
  为什么你们要推我下去?
  
  血液,顺着鼻翼流淌,疼痛感更强。
  
  明明,平时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我请客不是吗?
  
  她甚至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生命力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就像是小溪从山顶流淌一般。
  
  刚擦掉落了那么长时间,我应该会死吧?
  
  她正想着眼珠子转了转,看到了鲜血顺着自己的眼球流动,感觉到了眼前的世界所有的光芒逐渐消散,渐渐的华为了黑色的一点。
  
  为什么你们那么讨厌我.......
  
  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从本还有一点微弱的光,变为一片黑暗,继而所有的轮廓都消失不见,洛轻筏只觉得自己浑身竟然多出来了一点力气,而后猛然跪坐起来。
  
  这是,哪里?
  
  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但是......
  
  深吸一口气,她松了口气——还可以呼吸,难道我还没死?
  
  眼前突然多出来一道纯白色的光,实在是刺眼,她用手挡在眼前,双眼微米,只见一个男人从光中走了出来。
  
  这个男人,好漂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