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是地狱的告白 > 万象归一 二

万象归一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主人。”
  
  她脸上闪现过一抹不甘与讶异,却又不敢反抗他的命令,只好咬牙收回了鞭子。
  
  “遵命。”
  
  她恶狠狠地瞪了李琉缈一眼,朝着白宴屈膝鞠躬,行礼,收回了鞭子,走回洞穴。
  
  待到她完全消失在洞穴深处,他这才一挥扇子,又重新摆出了那个熟悉的动作。
  
  “小丫头,我们又见面了。”
  
  李琉缈飞速调动身上的灵气让自己恢复。
  
  “你终于找过来了。”
  
  他笑了。
  
  眉宇舒展,含蓄飘然。
  
  依旧是衣袂翩翩的儒雅模样,却让她感到寒意彻骨。
  
  李琉缈反而感到了释然,心里也是前所未有的瓶颈。
  
  既然一定要打,那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
  
  “魔物!你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
  
  既然如此,就打吧,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正说着,他背后多出来了一个很令人熟悉身影。
  
  那身影站在白宴背后不远处,停了下来。
  
  她眼尖,立即捕捉到了那个身影。
  
  “村长!”
  
  她生怕他又回去,直接叫住了他。
  
  “你果然是和它们一伙的。”
  
  能多说几句拖时间,就拖!
  
  老者看着她,一表情一改往日的平静,看着她极为惊讶。
  
  “你——没死?!”
  
  他说着就要走向她,却被白宴拦住。
  
  “你先退下,我和她单独聊聊。”
  
  李琉缈的目光又重新转移到了他身上。
  
  目光里满都是敌意。
  
  白宴苦笑,摊手。
  
  “哎呀呀,似乎完全被当做坏人了呢~”
  
  生怕他率先攻击,李琉缈先开了口。
  
  “村子里的那些李子树,全都是你搞的鬼?”
  
  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承认。
  
  “是啊,每一棵李子树,都是我从山上亲手挖的,村子里每死一个人,都会被埋在李子树下,待到来年夏秋之际,给这个村子添上美味的水果,也算是尽了自己最后的价值。”
  
  她继续追问。
  
  “为什么要种李子树?”
  
  他挥动着手中的扇子。
  
  “以为他们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村民抛弃,心怀怨恨,就算是我将他们炼化过后,心里也依旧残留有不少怨念。为了防止他们化为怨灵攻击人类,我便在这李子树上下了咒令,束缚住他们的灵魂,让他们残存的灵魂只能在李子树的四周活动,待到天地之间的灵气将他们全部净化,尸体便完全消亡,成为了李子树的肥料。”
  
  “一棵李子树,对应一个尸体,就是这样。”
  
  她猛然想起了那次在院子里见到了所有影子,瞳孔皱缩。
  
  原来她看到的,真是冤魂!
  
  这样所有的事情都连成了一个整体!
  
  那些献祭者大概是心里怀有极大的怨念,怨念无法被一时之间清除干净,残留的魂魄便被李子树给震住了。
  
  她咬牙。
  
  “你——简直是恶魔!”
  
  面对这样的骂声,白宴依旧是笑眯眯的。
  
  “他们有自己所需要的困难需要我解决,而我,则竭尽全力帮助他们,并且收取了一点点的报酬,有何不可?”
  
  “村子里那些所有献祭给我的人,都是村里劳动力最薄弱的人,拖了这个村子的劳动力,又多占了别人的粮食。简直就是愧对那些还有活动能力的人。我让他们死亡,来换取其余人的生,有什么问题吗?既帮他们解决了人口繁多的问题,又帮他们满足了心愿,难道不是善事吗?你为什么要来妨碍我呢?”
  
  他说着停了下来,专门留出时间,就是为了等待李琉缈的回应。
  
  他本以为她听完自己这番话后会像那个老村长一样一脸崇拜,跪倒在地上朝着自己磕头,恨不得舔他的靴子,没想到,她脸上竟挂着轻蔑的微笑。
  
  “哼,说得轻巧,你有什么资格?!”
  
  这次轮到他愣住了。
  
  “那些没有劳动力的人,他们难道不想活下去吗?他们没有劳动力,难道就该去死吗?他们没有劳动力,难道就是一种过错吗?”
  
  白宴下意识地维护自己的想法。
  
  “他们没有劳动力,没有办法制造财富,活着也是一种累赘,我让他们死亡,也是合情合理的一个选择,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李琉缈冷哼一声。
  
  “首先,他们没有劳动力,没有办法制造财富,这是有道理的,但是他们活着也是一种累赘这种话就不对了!”
  
  “一个人,活着的价值不是由你来评价的!你有你的人生轨迹,他有他的人生轨迹,或许有些东西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但是对于别人而言,就没有那么重要!这就是所谓的‘汝之蜜糖,我之砒霜’!所以一个人对其他人的价值,你一定是看不到的,或者说,你一定是看不完全的!你只是把人的价值定义为了是否具有劳动力,可是难道一个人活着,就像是头畜生一样,只能不断劳动吗?!”
  
  她说的很冷静,一字一顿,字字清晰,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就算到了最后说完,也依旧很平静。
  
  白宴愣住了。
  
  这些话,还是他活着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到。
  
  他注视着她漆黑如深井一般的双眸,愣了愣,随即笑着摇头,满脸失望。
  
  “很遗憾呢,真的很遗憾,我本以为你会同意我的观点,没想到却这样执迷不悟。”
  
  他说着叹了口气,朝着她缓缓走去。
  
  “真可惜,看起来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这么愚钝呢?”
  
  看着他朝自己走来,李琉缈面露惧色,撑着手臂拼命往后退。
  
  “你,你要干什么?!”
  
  她当然是知道来解决她的,但问题是现在硬打,她根本扛不过的!
  
  眼见得他就要走进自己,她手心都是汗。
  
  那孩子到底可靠不可靠啊?!
  
  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反应?!
  
  “你,你,你——你别过来!”
  
  她故意双腿卷缩,用手臂搂着,颤抖着声音。
  
  白宴看着她这番窝囊的样子,果然在触碰到她的前一瞬间,停了下来。
  
  他饶有兴致地注视着她,将她浑身上下打量一番,兴致盎然。
  
  “明明身上有伤,知道打不过我,还执意要过来,真是不知道,是该说你傻,还是蠢。”
  
  他说着挑眉,抬高了声音。
  
  “亦或是两者并存?”
  
  李琉缈看着他,笑容僵硬。
  
  现在这状态,还真是表面稳如老狗,内心慌得一批啊!
  
  那孩子,你倒是跑的再快一点啊!
  
  姐姐的性命可是完全在你的手上啊!
  
  与此同时,村子里。
  
  一妇女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村口,冲上前就要挥手打他。
  
  “臭黑,你又去哪疯玩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