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是地狱的告白 > 万象归一 一

万象归一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风大雨大,s市已经很久都没有下过这样大的雨了。
  
  阵雨瓢泼,烟雾朦胧中城郊整座大山都朦胧的烟雾环绕的。
  
  刚刚过了中午饭点,这平日里香火极其旺盛的寺庙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人烟。
  
  小尼姑撑着伞站在山顶的寺庙口,看着山路被白雾包围,叹口气转身进了庙内。尽管她看不清山路上到底是否有香客,但是就凭着雨水就能让她断定一定不会有人来了。
  
  正想着她拿着要是想要把门锁上,却听闻不远处传来一声脆响,“请不要关门——”
  
  那声音清脆空灵,直穿厚重的雨幕,就像是纤细的绣花针一般。
  
  小尼姑的手一顿,开了门,只见一个穿着洁白长裙的女孩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款款走来。
  
  她一双大眼空澈灵动,皮肤白皙,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披在身后,不施粉黛的脸却要比浓妆艳抹更为动人。
  
  那长裙是镂空绣花的,一朵朵洁白的花朵绽开在裙角,纯白而又秀气,精致而又好看。
  
  她的腰部被一根丝带竖紧,勾勒出不盈一握的腰肢,直让人感叹柳腰也不过如此而已。
  
  她整个人出现在小路旁,让这平平常常的山路平白无故增添了几分好似空谷百灵一般的灵动气息,让人直有一股错觉,仿佛她是山谷中的精灵,前来朝圣夕阳。
  
  这山顶少说也有千米,常人若是爬上来少说也要坐在石头上喘口气,但是这女孩爬上来后只是略略一喘气,便均匀了呼吸。
  
  她抬头,小鹿一般灵动的双眼看向尼姑,便眉眼弯弯柔软一笑。
  
  小尼姑看着这个熟悉的来客,点点头侧过身子让她进了。看着她不慌不忙地跨过门口的门槛提着裙摆走进去,小尼姑眸子里划过几分清褶。
  
  这女孩是这个寺庙的常客,每次过来都是一副柔柔软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是她眸底的那一股子不容人反抗的霸气,却让她隐隐约约窥伺到了她那一副清纯而又甜美的皮囊之下,隐藏着的另外一副面孔。
  
  她从不怀疑这位女孩一定是她所处在的领域里面的霸主,只不过是这幅柔软的样子是只在某人面前显露出来的。
  
  她是个出家人,身心全部奉献给了这寺庙中的佛祖,但是一想到她只为一人露出自己的温柔,心里仍旧是平添几分波澜。
  
  那个人,一定很幸运,能够被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孩看中。
  
  那女孩撑着伞走进了香火炉旁边的小庙中,抖了抖伞上的雨水收回伞,便扭头对着已经为她端来一杯热茶的小尼姑道:“抱歉,今天我有事喝不了茶了,我直接上香火吧。”
  
  小尼姑点点头把茶杯放下,“还是老样子吗?”
  
  女孩点头,拿出一叠早已准备好的钞票放进了功德箱里。
  
  “多谢了,香火钱我放这里了。”
  
  小尼姑抬头看了看她,转身进入了香火室。
  
  为远方的亲人祈福用的香,她每次过来都只要这款,她已经很熟悉了。
  
  把香点好,小尼姑看着窗外厚重的雨帘,有些迟疑。
  
  “施主,外面雨大,不妨坐下来吃杯茶,等等大雨歇息吧。”
  
  女孩听闻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冲她微微一笑,“不了,我赶时间。”
  
  小尼姑默然,将手中的香火递给她,看着她走进雨中,摇摇头。
  
  怎么说这女孩都是想现在祈福,可是这再怎样赶时间,也要等雨停啊。
  
  看着女孩祈福插香洗手,尼姑递上一块干毛巾,“施主擦擦吧。”
  
  这次女孩没有拒绝。
  
  把她送出寺庙,尼姑依靠在门口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山路,这才扭头走进寺庙。
  
  她来了以后,这寺庙今日定是不会再有常客了。
  
  旁边刚来的小尼姑有些好奇。
  
  “师傅,这位女施主是这里的常客么?”
  
  尼姑点头。
  
  “是的,逢年过节只要是重大节日她都一定回过来,哪怕身体微恙。她点燃这种香,已经持续了五年了。”
  
  “这是为远方的亲人点燃的祈福香,五年了,那个人还是没有回来吗?”
  
  “这事谁知道呢?出家人了,切勿在施主背后多嘴多舌。”
  
  她想着手顿了顿,在心里暗自祈求。
  
  只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孩,希望那个远方的人不要辜负了她一片真心。只希望通天的如来能够庇佑她心中的那个人能够平安回到她身边。
  
  陈数看着山路走来一人,赶忙打开车门撑着伞迎了上去。
  
  不是她,还能是谁?
  
  这么大的雨,纵使这里平日香火缭绕香客不断,今日这停车场也就迎来了一辆车子。
  
  看着白千凝浑身被大雨淋湿,焦急道:“姐姐!”
  
  她说着赶忙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块厚重的毯子,将白千凝宝裹得严严实实的,又拿着毛巾为她擦头。
  
  雨水顺着她的发丝滴落,怎么也擦不干净,陈数看着直心疼。
  
  “怎么被大雨淋得这样?”
  
  白千凝打了个喷嚏,毫不在意道:
  
  “打着伞烧香,会被认为不敬的。”
  
  焚香炉,摆在院子的正中央。
  
  陈数听闻手一顿。
  
  “姐姐,我记得尽管你学过宗教学,但是你向来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之说。”
  
  白千凝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只是看着她,怔了片刻之后,苦笑嫣然。
  
  “你知道神灵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说着她抬头看向被烟雾缭绕的山顶,兀自回答。
  
  “是在人类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时候,所能够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很多时候人类面对困境是无法逃脱的,比如生死,比如瘟疫,所能够做的只有前来烧香祈福。”
  
  说着她冲着她笑了笑,转身。
  
  “走吧,还有会议要开。路上地滑开的慢点。”
  
  话音刚落,山顶的寺庙传来了钟声。
  
  那钟声缓慢沉重,厚重地好似一个老者的低语。
  
  白千凝搭在门把手上的手猛地一顿,眸子底部突然划过一丝光泽,忽而光泽又消失不见。
  
  好似天空中的流星一般。
  
  白千凝扭头看向山顶。
  
  “我记得,他走的那天恰好是十年前的今天。也是这个时候,恰好下午四点。”
  
  “那个时候的他,对我说,十年是一个轮回。他十年以后,一定会过来找我,把我接走。”
  
  “他对我的承诺从未食言,也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出现。”
  
  她平日是个女强人,雷厉风行手腕狠辣,以精明果敢著称于金融世界。
  
  这样子的苦笑,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陈数从未见到过她以前露出这样的模样,心里一惊。
  
  “他,是谁?”
  
  白千凝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石。
  
  “十年前的事了,说了你也不知道。”
  
  那玉石依旧软润光滑,被她的体温暖的直烫心底,一如当年他临走的时候交给她的那样,沾满了他身上的血液,烫的她眼泪翻涌。
  
  白千凝再次看了看影影绰绰只剩轮廓的寺庙,转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走吧。”
  
  扭头看到玻璃窗户上自己的倒影,她伸手轻触冰凉窗户。
  
  万哥哥......
  
  我还在,等着你啊.......
  
  窗户上的女孩眸子里挂了一层薄雾帘,眸子里的祈祷呼之欲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