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是地狱的告白 > 十三

十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杜离忧是被窗外的雷电声所惊醒的。
  
  当她抬头看表的时候,恰好一道闪电在窗外一闪而过,照的整个房间内一片惨白。
  
  墙上的钟表,指着两点,整。
  
  凌晨两点,传说中众鬼魂从地府出来集聚的时刻,并不是一个好时刻。
  
  但是她不怕。
  
  她什么事情都干过了,没有什么好怕的。
  
  遇到阎王,没准对方都会惧她。
  
  只是让她悸动的是,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突然醒来。
  
  她坐在黑暗里独自冷静下来,听到了门口的异响。
  
  有敲门声。
  
  很轻,但是她听得很清楚。
  
  是大门。
  
  断断续续的,试探性的,在寂静的黑暗中却格外的响。
  
  就好像是破折号,连接着两个时空。
  
  一个是她现在的人生,一个是她曾经的人生。
  
  尤其是突然响起在两个雷声的间隙之间,就好像是半夜前来索命的地府鬼魂。
  
  杜离忧猛然起身,手中已经多出来了一把匕首——那匕首本来就被她藏在枕头底下,她有在枕头下面放一把匕首的习惯。
  
  悄无声息地下床,她在黑暗之中行走,速度很快,像是一只穿梭在黑暗之中灵巧游走的鱼。不到半分钟,她就已经挪到了大门口,匕首已经被两根手指夹起来,柄部已经被她握在了手心之中。
  
  在黑暗中行走,本来就是她的长相。
  
  她把匕首在手心之中转了一圈——在黑暗中干一些事情,更是她的长相。
  
  弯着腰在猫眼里往外窥伺,没有人影!
  
  她一把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柄部,悄无声息之中,已经握紧了门的把手——来者不善!
  
  不过,尽然来了,就要好好会会!
  
  来者是客,不好好招待一下,怎么能行呢?
  
  她全身的血液里都叫嚣着兴奋,多年的经验让她现在无比清醒,还有镇定。
  
  她闭眼,深吸一口气,而后,猛地摁下门把手一把撞开大门。
  
  浓重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就好像一下子进入了屠宰厂一般。
  
  强烈的熟悉味道刺激地她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融入血管之中的本能也让她激动起来,刻入骨子之中的本能让她愈发的兴奋。往昔的一个个事情历历在目,让她握着匕首柄部的手背青筋暴起。
  
  正前方,没人,没有出乎她的预料。
  
  杜离忧低头,手中的匕首已经被她转动到了指间,丢出去割断对方的咽喉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当她看到眼前的景象,顿时觉得自己血气上涌,浑身如坠冰窟——
  
  “韩宇?你——”
  
  她立即蹲下来,打量了一番他身上的伤口意识到他伤得太重没有办法被扛起来,只好蹲下去将他小心翼翼地撑起来,尽量不动着他的伤口。
  
  他身上有一股很浓重的海水的味道,衣服上满都是水在流淌,还有不少不知名的小爬虫。
  
  她甚至还看到了他头发上沾着几根绿色的细碎海草和被缠绕在发丝里的沙土。
  
  他的头发很软,呈淡栗色的,微卷,平日看起来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狮子,现在看起来,则让她心惊。
  
  怎么回事?
  
  杜离忧向下看去,看到他小腹的伤口,瞳孔骤缩——枪伤!
  
  大口径子弹!
  
  强烈的危险警报声在她的头颅里叫嚣着,不断被放大,震得她浑身发紧。
  
  过往的曾经所有本能都让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射击者一定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怀中的人意识到了自己已经被扶了起来,而且对方并没有恶意。
  
  他撑起眼皮看到了她,又放心地合上,尽量用力撑腿让自己站直,不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到她身上,颤抖着声音。
  
  “救我.......离忧......”
  
  杜离忧安慰着他又将他往自己身上靠了靠,偏侧过头贴着他耳边说,“放心好了,我会救的。”
  
  那人显然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答案,只是感激地笑了笑,而后说道:
  
  “对不起啊,离忧,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但是我思来想去,离我最近的地方只有你了......你要是介意我在这里,会给你添麻烦,我就离开。”
  
  他身上的伤口,很明显是会为她招来横祸的。
  
  但是她仍旧是选择守护他。
  
  他身上被伤的地方是在是多,而且大多都是要害,杜离忧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挪着脚步撑着他一点点地往家里挪动。
  
  “说什么胡话呢?怎么会介意?快进屋,进屋再说。”
  
  将他撑进家里关好门又锁上,杜离忧将他扛进了密室,放在了沙发上。而后又拿了剪刀将他身上的衣服全部剪成碎条随手扯下来,找了块巨大的干浴巾将他身上全都擦干,再撑着他将他扶到了床上。
  
  伤口很深,就算是刚刚擦完血液还是立即流淌了出来,就像是一股小溪一般。
  
  杜离忧想起来了刚才看到的夹杂在他头发里的东西。
  
  “你是,从大海里游过来的?”
  
  韩宇躺在床上,喘着气笑道:
  
  “呵,不愧是你......果然敏锐......不过,我这个样子,你为什么不害怕.......”
  
  杜离忧又打量了一番他身上的伤口,而后起身。
  
  “相比于那些口蜜腹剑的人,我更相信现在的你,最起码不会伤害我。”
  
  杜离忧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柜子中拿出了一个医药箱子,麻利地从中翻出绷带麻药一类的,然后走到他身旁,把东西全部放在他床头的柜子上。
  
  “你先别说话,躺在这里保持体力。我先给你做一场手术,把你体内还没有取出来的子弹取出来。”
  
  刚才的伤口里隐隐约约的还闪动着白光,应该是金属一类的东西。
  
  不是子弹就是弹片,不管是哪一个都不能被留在伤口里太深。
  
  说着她戴上了口罩,在手上消了消毒,而后用针筒将麻醉药吸进去,又将针头的空气推出来,拿起了酒精棉球替他擦拭。
  
  说来也奇怪,一个单身女孩子家里倘若是有一些创口贴碘酒棉球一类的东西,倒也说得过去,女孩子嘛,身体较弱一点,磕磕碰碰了随手就要粘绷带。
  
  但是她的家里还常备着手术刀止血钳纱布,甚至还有被管制的麻醉药,这就不免让人感到奇怪了。
  
  注射完麻醉药,杜离忧拿着手术夹,打量了他身上一番。
  
  “你这伤口,是怎么弄的?本部没有支援吗?”
  
  韩宇是国际刑警,平日出去执行任务都是会和本部一直联系,以防遭到埋伏。
  
  但是显然,今晚的状况是特殊的。
  
  “我也是在路上开车的时候无意之中发现的.......当时我正在开车,看到有几个人在港口鬼鬼祟祟的就觉得很奇怪,而后这几天又听说好像港口的戒严不严密,就觉得是不是本部里有内鬼。我就跟上去了,跟着他们上船了。”
  
  “一共十五箱货物,全被我倒进了海里......那帮人也就在刚倒完......最后一箱子的时候发现了我.......要不是当时我心软没有杀死那个看到我的渔民,让他打了小报告,我也不会成这个样子......”
  
  大概是打斗的时候伤及了肋骨,然后肋骨被插入了肺部,导致他说话有些不稳,气喘,韩宇这句话说的断断续续的。
  
  血沫上涌,他的嘴角泛起了腥红的液体。
  
  杜离忧抬手拿起湿水的手帕,替他擦拭嘴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