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是地狱的告白 >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琉缈看着来者十分警觉,往后退了几步问道:
  
  “请问你们是——?”
  
  那女孩穿着碎花连衣裙,看样子应该是纯棉手工织成,底面纯白表面带有些许的淡颜色的花朵作为装饰。她脸上有着一层淡淡的雀斑,皮肤也略微有点偏古铜色,一双眸子充盈着水,看起来灵巧活泼,像一只小百灵。
  
  男孩则穿着灰色汗衫,露出的手臂滚圆结实。他浑身皮肤都是古铜色的,表面斑驳,应该是劳作所留下的疤痕。他看起来有些憨厚朴实,看到她看向自己,伸手挠着头,咧嘴一笑。
  
  两人的年纪看起来都不大,应该都在二十多岁。
  
  女孩率先朝着她伸出了手。
  
  “你可以叫我芸芸。这个是大壮,我隔壁家的哥哥。”
  
  李琉缈同时也把手伸过去和她相握。
  
  “刚才的事情,谢谢你们了。”
  
  她的手很柔软,应该是没有做过粗活,或者说家境殷实,没有必要干活。
  
  李琉缈想起来了她刚才说的“村长爷爷”。
  
  应该是在这个村子里有点权势的人。
  
  女孩笑了。
  
  “没有的事,我们也是正好路过呢~你别愣着,去附近找找野菌子。这刚下过大雨,菌子一定不少,挑点肥嫩的摘一点。”
  
  “刚才那个人,是谁啊?我会不会为此招惹上麻烦啊?”
  
  “没有的事,他是个流氓,我们村子里大部分寡妇都被他骚扰过的。这事你占理。”
  
  怪了,她和其他村民说话,他们多少都会带有一点口音,普通话无论如何都说不标准。但是她却能说的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看样子一定和外面的社会有过接触。
  
  芸芸追问。
  
  “你来河边干什么?”
  
  李琉缈指着背后的那条河。
  
  “没事,就是昨晚听说这边决堤了,以前没有见过这种场景,就想着来转转看看。”
  
  “决堤不在这附近呢,在前方的村口,要走好远的路,还是不要去了,很危险的~”
  
  “啊,是吗?谢谢你啊。你来干什么呢?”
  
  “专门来找你的啊~”
  
  “找我做什么?”
  
  “好奇啊,听说村里来了一个新人,我就好奇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长得什么样子。听说城里面的女孩子皮肤都很水灵白嫩,像雨后的嫩笋,就专门跑过来看看。对了,你叫李琉缈是吗?我听阿爹说你叫李琉缈。”
  
  李琉缈点头。
  
  “是的。”
  
  女孩双手背在背后看着她笑了。
  
  “其实你挺好相处的嘛~”
  
  “有吗?”
  
  “有的啊,昨天晚上我阿爹回家,我听他说村里来了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一个女孩子,就好奇你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可惜昨晚雨太大了,又太晚了,没法过来看你。”
  
  她说着目光在她身上游荡,目光略有些嫌弃。
  
  “你怎么看起来脏兮兮的.......”
  
  李琉缈低头看着自己。
  
  “嗯......”
  
  确实,昨天爬了一天的山,累的浑身是汗,躺在床上都不想动弹,那又有什么心情洗澡?
  
  况且借住在别人家,又怎么好意思提出来洗澡的事情?
  
  手臂被突然拉住,她抬头,是芸芸。
  
  “不如你来我们家吧,来我们家,我烧水给你洗澡。”
  
  她拉着她的力道不大,手心温软,让她心里一颤。
  
  李琉缈略有些惊喜。
  
  “真的可以吗?”
  
  芸芸点头。
  
  “可以的啊,我家人都不在家,你尽管过来。”
  
  盛情难却,李琉缈却仍旧有些迟疑。
  
  “这样不太好吧?”
  
  她却热情依旧。
  
  “哎呀来嘛~我知道的,你住在村里那个老头家,他是个鳏夫,还有个傻儿子,你不方便的。来嘛~我也对你很好奇的,先好好看看。”
  
  李琉缈心里隐隐泛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刚认识没有多久就要去别人的家吗?
  
  未免太过于热情了。
  
  不过......
  
  她低头打量着自己,皱眉。
  
  我这一身确实臭烘烘的需要好好洗澡的。
  
  片刻后。
  
  三人站在大门前。
  
  那大门是用竹子制作而成的,绿油油的发亮,在光芒下泛出幽幽白光。
  
  芸芸推门而入,转身看着她。
  
  “呐,这就是我家了,欢迎过来哦~”
  
  李琉缈跟着她走了进去,扭头打量着四周。
  
  “哇——你家这些家具,都是竹子制成的啊?”
  
  “对呢,我爸爸是一名木匠,平日没事的时候喜欢上山找木柴为做家具。有一段时间我特别迷恋竹子,他就砍竹子给我做家具咯。”
  
  “你把篮子放厨房,去烧水,人家要洗澡!快去!”
  
  大壮挠头有点不太情愿。
  
  “为什么是我?”
  
  芸芸搂着手臂斜了他一眼。
  
  “难道让我去?”
  
  大壮嘟囔了一句什么,而后挠着头极不情愿地挪到一边。
  
  “别急嘛,先进来喝点水,一会水烧开了你就可以洗了。”
  
  就这样被她瞬时拉着进入房间内部,心中的那股莫名的诡异感到现在仍就没有消散。
  
  总感觉,她有点热情的过分了。
  
  两人进屋,芸芸突然松开一直紧握她的手,慌张跑向前方,猛地把什么东西玩抽屉里一塞,而后略微有点窘迫地转身看着她。
  
  李琉缈装作不在意地样子别过目光,打量着房间内的构造。
  
  果然,有问题。
  
  “这是我的衣服,你的衣服一会拖下来放一边就好了,我让隔壁婆婆下午洗衣服的时候顺手帮你一起洗了。”
  
  “不用的,我会自己洗衣服,不用让她帮忙。”
  
  芸芸抬起手臂指着头上的树枝。
  
  “皂角树上的皂角,你会用吗?”
  
  李琉缈抬头,看着皂角树。
  
  “嗯.......”
  
  确实不会用。
  
  芸芸笑了,安慰道:
  
  “没事呢,婆婆平日里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我也会帮她解决的,你不要在心里上有什么负担。”
  
  “好啦,拿着我的衣服快进去吧,洗完澡以后给我就好了。”
  
  李琉缈点头,脑海里隐隐浮现出来一个意识——杀人犯杀人毁尸灭迹的时候,通常会将死者身上的衣物等一切物品全部销毁,以防前来调查的警察
  
  看着前方的木桶,李琉缈再次在房间内走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偷窥的东西,这才长出一口气,手中用气凝结而成的匕首也就消失了。
  
  这一切都被修宴看在眼里。
  
  他心中默赞。
  
  孺子可教。
  
  水是热的,温度用来泡澡刚好,目前并没有感觉里面放了有什么东西。应该可以用来洗澡。
  
  李琉缈想着脱了外衣放在旁边,进入了木桶。
  
  知道有问题还赶来?
  
  是修宴。
  
  她一边忙不迭地朝自己身上撩水,一边在心里默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