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是地狱的告白 >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走到屋檐下脱了蓑衣,李琉缈才看清楚前面的人到底是一幅怎样的模样。
  
  面容精瘦,双颊上是咬出来的腱子肉,一双眼睛浑浊不堪,本该是白色的地方呈现出暗灰色,就像被附上了一层薄膜。唇上一小撮灰白胡须,尾部翘起,像极了小八字胡。
  
  他个子不高,站在她面前甚至还需要仰头看着她。
  
  她正在昏暗的灯光里打量着他,余光却瞥到他背后不远处的那面墙上。一个小东西在黑暗里猛地一窜,那动作惊住了她。
  
  “呀——”
  
  她吓得猛地往后一跳。
  
  老者扭头看向那个角落,朝着那个方向一挥巴掌,“啪——”的一声巨响,墙上留下来了一个深深的手印。
  
  壁虎早就跑到什么犄角旮旯里躲避了,老者挥手安慰她。
  
  “爬墙虎,不用怕。”
  
  她看着心里暗自咂舌——那墙少说一尺后,就算不是什么名贵的木材但也有那样的厚度,怎么说也该坚硬如磐石。
  
  没想到他一巴掌拍下去,竟然留了个手印,并且还不浅。
  
  她看着那五个指头印,心里一阵发憷,看向他的眸子里也多了几分警惕。
  
  老者并未意识到她心里的畏惧,转身径直拿起钥匙打开门。
  
  前面那扇门很厚重,凭借推门的时候所发出来的“吱呀——”声可以判断。
  
  李琉缈心里暗自笃定那扇门少说也有几十公斤,绝不会少于她平日进行体能训练所背负的沙袋。
  
  在他面前却犹如一张薄纸一样,这更加笃定了她对他体力的印象。
  
  进入房间后,老者随口交代了几句就让她先在这里等着,自己又出去了。
  
  房间开阔,正中央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吃饭用的家伙。
  
  左右两侧各两扇大门,但都紧紧闭合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缝隙。
  
  从目前的装饰来看,这个家里面和普通家庭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很快老者就回来了,递给她一个大磁缸子,里面装了满满一缸子黑色液体。
  
  液体还冒着热气。
  
  “喝杯热茶歇歇,一会进你房间。”
  
  她接了过去。
  
  “嗯......谢谢.......”
  
  她低头轻抿一口,确定不苦以后继续喝。
  
  很快,热流就伴随着茶水遍布全身。
  
  不知茶水里到底泡了什么中药,总而言之李琉缈感觉喝下去以后浑身舒坦,体内的冷气也消散不少。很快,她的鼻翼上就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以后还要在他家住,顿顿饭都要吃他做的,自然是不差这一杯水。况且她的灵体能够保护自己的身体免受药物的侵害,当然不害怕这些药物的。
  
  喝完后,老者又提过来一个木桶。
  
  “这是你的桶,晚上不许出来,就用这个。”
  
  一股浓烈的臭味扑面而来。
  
  李琉缈注视着眼前这乌黑麻溜的桶还有里面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的东西,脸色转瞬间就变的苍白。
  
  这是......
  
  尿桶?
  
  尽管心里有着万分不乐意,但她仍旧接了过来。
  
  算了算了,入乡随俗,我是过来接任务的。
  
  那老者看着她满脸嫌弃地看着尿桶,面色阴沉。
  
  “记住,晚上不准私自出来。”
  
  她伸出两根手指捏着桶,小心翼翼地将手臂伸直与自己保持一段距离,皱眉。
  
  “嗯嗯,记住了。”
  
  回答地漫不经心。
  
  那人看着她如此不在意,皱眉继续提醒。
  
  “再强调一遍,晚上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许出来!”
  
  这一次,语气加重了许多。
  
  李琉缈这才把目光从桶上移到了他的脸上。
  
  他看到她看向自己,皱着眉头再次强调了一遍。
  
  “不许出这个房间门!”
  
  有这么严重吗?
  
  大晚上房间外面会有什么东西?
  
  看着她没有回答自己,老者再一次强调了一遍。
  
  “一定,一定不许出这个房间门。”
  
  他指着他们两人刚刚进来的时候所经过的那扇大门。
  
  语气更为严肃。
  
  她突然想起来在刚才那个房间里,那群人看到他同意让她住进来的时候那帮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和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里警铃大作。
  
  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回答,只听左前方突然传来了声响。
  
  “咚——!!”
  
  她抬头,只见那个方向是一扇木门。
  
  她立即判断出来刚才一定是什么东西撞在了那扇木门上。
  
  那木门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木材都是很普通的类型,她将木门打量了一番,只见木门上还贴着一幅通红的对联。
  
  对联上面的字迹也是红色的,但要比红色的贴纸颜色深许多,红的略有些发黑。
  
  对联上面的字迹诡异的只是一眼便让人头皮发麻,李琉缈强忍着心里渐渐涌起的恐惧打量着那副对联,却惊讶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无法将字迹辨认出来。
  
  那绝对不是什么连笔,绝对是画出来的某种符文。
  
  奇怪的念头更为深刻——他们的话语她完全能够听懂,这说明他们和外界是有交流的。
  
  那么沟通方式为什么会和普通人不同?
  
  那老头扭头朝着那扇门的方向大吼了几句,夹杂着不少难听的脏话。
  
  李琉缈强忍着被震得发麻的头,勉强听清楚了一句话。
  
  “大晚上睡不睡了!”
  
  而后,门再次被撞击。
  
  “咚——!!”
  
  但这次声音就小了很多。
  
  老头骂了几句极为难听的脏话,大步走向房间门。
  
  李琉缈看着那个房间,好奇。
  
  “请问那是——”
  
  话未说完,门开了。
  
  “吱呀——”
  
  门被缓缓推开,露出一条细小的缝隙。
  
  只见一张脸出现在门缝中,惨白无比,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李琉缈,发出诡异的笑声。
  
  “嘿嘿嘿嘿........”
  
  他的目光空洞,没有任何的情绪缩在,就那样注视着她。
  
  却让她头皮发麻,鸡皮疙瘩一点点起来了。
  
  李琉缈看着他的眸子,分明感受到浑身上下的恐惧一点点涌现,像是海浪一样将她缓缓吞没。
  
  窒息。
  
  那是她脑海里所浮现出来的唯一感受。
  
  自己在这个名为“恐惧”的大海里,被缓缓吞没,快要窒息。
  
  老头一把将他推了进去而后大步冲进去,李琉缈只听道他又骂了几句脏话,而后跑出来,猛地把门一关,顺带锁上门。
  
  “给我进去!少在这里吓人!”
  
  看着她的目光仍旧在看向这里,他挥手。
  
  “你赶紧回屋睡你的觉去!他是我傻儿子,从出生就这样了,习惯就好。”
  
  现在看来,应该是当下最好的选择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