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 写在最后

写在最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2016年5月10日,到2018年2月28日,只差两个月,《等风》就连载满整整两年了。\r
  两年,四百万多字,同样的时间交给其他一小时能码好几千字的作者来说,实在是太少了。之于我这样的低于网文作者平均码字速度的超级龟速作者来讲,其中的心酸真是只有自己最清楚。\r
  这是我目前为止写过的最长的一篇小说,以后恐怕再不会写这么长了。其架构之大、人物之多、情节之复杂,同样均位列各个“最”。\r
  它耗尽了我这两年几乎所有的时间和心力,或许以后的我回头再来看,会对它的写作方式有不同的想法,但就现在而言,它是以我这两年的能力和状态所能做到的对这个故事最好的阐述和表达。它必然存在瑕疵,同时它也是非常圆满的。\r
  而它的圆满,离不开支持正版阅读、坚持打卡投票、并且现在还在的你们。两年的时间太长,每天都有旧的读者离开,也每天都有新的读者进来,不知道从前期开始一直追到如今大结局的亲,有多少个。哈哈,这大概也是你们当中绝大多数人所追过的最长的小说吧?捂脸,你们真的太有勇气和毅力了。\r
  看到评论区不少人希望我再写点服软夫妇的甜蜜,他们的甜蜜,前面已经很多了。也有人希望我写点番外,要么写服软夫妇以后的生活,这个其实在公众号(“平方缪”/“pingfangmiumiu”)上面的小剧场,已经断断续续写了不少;或者希望我写点其他人的内心独白诸如此类。\r
  我是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r
  人物和故事虽是线性的,可在文学艺术作品的表达中,往往截取的是其最精华的一小部分,这一小部分已然能够代替其原本的线性。创作者才需要知道整座冰山的模样,呈现给你们的,只需要露出水面的一角即可,适当的留白,给予思考的余地。\r
  何况之前我已经提醒过大家,一些你们以为没有解答的谜团,可能根本不是谜团,而是你们在看书的过程中忽略了。也有可能是我已经通过人物的心理活动和思路分析指明了方向,你们只需要稍加转一下脑筋,其实就能有大致的答案。\r
  第886章,也就是大结局章节,特别最后一个情境,是我早在开文之初,就写好在文档里的。要问我这个故事和我一开始的设定是否有偏差?在情节上肯定是有的,毕竟这两年的时间,我的想法是会产生变化的,比如最明显的是简介上的那段戏被我改掉了。这样的变化和偏差,并非因为作者拥有对人物的生杀大权、想怎么cao控他们就怎么cao控他们。恰恰相反,从人物立起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是作者被他们cao控,因为作者得从人物的设定出发,不同的性格对应不同的言行举止,以致于很多时候我脑子里提前构思要安排某个情节,到真正落笔时发现那样一点也符合该人物会做出的反应,于是此路不通,必须临时改道。最怕是个要紧的情节,改道意味着往后的一整条线可能都得改,就很容易卡文。当然,也有因为改道,而遇上更妙的新的灵感的时候。也曾玩笑过,一个作者能否写出好故事,可能和其本身具有的写作水平无关,灵感的眷顾才最重要。\r
  上述所说的情节上必然与最初的设定发生偏差,但主线和各个主要人物的命运,则基本没有改变。“性格决定命运”,人设定下来的时候,其结局也就定下来了。所以无论是有人求情陈青洲,有人求情闻野,有人求情庄爻,我都无动于衷。还是那句话,我无法cao控他们的命运,是我在被人物推动着创作。\r
  当然,在不变动故事主线、不破坏人物完整和不影响故事主题表达的基础上,我也不是没有心软地在故事中满足大家的非指手划脚式的一些小心愿。比如关于晏西。《如同》的故事发生在《等风》之后,但《如同》是写于《等风》之前的,我强调过两本书不是系列文,是因为在写《等风》的时候,重叠人物的部分我是不可能保证和《如同》当中严丝合缝地相吻合,为了避免大家在细节上钻牛角尖,就让大家分开来看。而在“尾声”章节里大家也看到了,两个故事是怎样地在大致上首尾相连。即,那场车祸死掉的晏西的父母,其实是服软夫妇,而非陈青洲和傅清辞;晏西回国后跪拜的灵位,才是真正的陈青洲和傅清辞。这颗“彩蛋”是我去年就承诺过一定会给的,嗯,希望大家喜欢。\r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