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恩仇录 > 章46 夜,月,志

章46 夜,月,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段志感深陷沉默,尤其是当老夫人和小灵一块儿来到近前停下后,他更是沉默到连声息都不可听闻。
  老夫人不温不火地审视了一眼段志感,随后又转头看了一眼室内仍跪在地上的四位丫鬟,这才没好气地牵扯起了嘴角。
  段志感略有缄默,随后便转身向老夫人揖拜见安,但可谓瓮声瓮气:“孩儿见过母上。”
  老夫人不咸不淡地砸了砸嘴角,随后便淡淡地向段志感一扬下巴:“起来吧。”
  “是。”段志感只这一声就嘟嘟囔囔,可把老夫人看得听得直撇嘴。
  “诶呀、夫人。”小灵反倒不乐意了起来,但这劝谏之嗔却换来了老夫人的嫌弃眼儿。
  “唪。”小灵闷闷一小哼,当即负气。
  老夫人狠狠地瞪了小灵一眼,随后又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段志感,这才在怅怀一叹后稍微正态声辞道:“都下去吧。”
  此言一出,室内的四位丫鬟顿时声息一窒,随后便见她们纷纷俯首回应:“是……”
  在此之后,四人才慢慢起身、齐齐后转,随后便一个接一个地排成队伍走向了门口。
  在路过老夫人的身旁前,四人又稍作停步地分别向老夫人和段志感敬首见过,这才姿态恭敬地离开了这里。
  老夫人当然是有点头回应,但段志感却深为沉默。
  老夫人一直目送着四人离去,直到目睹到对方在走近廊道时端正身姿前行之后她才莫名摇头,乃转目看向了跟前的段志感。
  但段志感无话可说,唯以沉默回应。
  见段志感沉默至此,老夫人便不由摇头暗叹,随后才稍微用力指点了两下段志感:“你呀——,永远也长不大。”
  段志感缄默一时,随后才瓮声瓮气地低头认错:“母上教训的是。”
  “唪。”老夫人没好气地闷哼了一声,随后便转身去向室内:“在这等着。”
  然而,小灵这才刚刚乖巧跟上,老夫人便没好气得回头嗔怪了过来:“让你等着了。”
  “耶也。”小灵稍稍张嘴小伸舌头以认怂,老夫人一眼看到就没好地闷哼了一声,随后才故作生气地卸开小灵的搀扶以独自入室。
  小灵有些小委屈地目送着老夫人进屋儿,随后才转身看向旁边的段志感。
  但见段志感一直低头脑袋不说话,小灵便禁不住慢慢伤感起来得低下了脑袋。
  小灵当然是有些想不明白了,以二少爷这般英武豪义又爽朗知心的好年郎,又怎会因为这室内的女子黯然神伤?
  但小灵自然是不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她只是嘟囔着小脸在扭捏和摆弄自己的衣角罢了。
  与此同时,室内。
  老夫人在即将走进床厅前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床头的柳月,但就是这一眼的惨淡便让她停下了步子。
  眼见柳月一亩芳容花凋色、憔然心灰悴空泪,老夫人便禁不住心生痛惜得摇头心叹:“唉……何苦啊……”
  深叹过后,老夫人又深长地摇了摇头,这才压下心中的悲愁走了过去。
  可这一到跟前又停留,眼见不知无奈深。
  “唉……”老夫人怅叹于心,随后便轻慢慢地坐在了柳月的旁边,但这安慰之手已伸出却又无处可安放,最后只得摇头一叹再柔声:“柳姑娘,你有何话,可跟老身说啊。你有何苦,老身定然听诉哒。”
  然,柳月却毫无反应,一眼看上去更是有些近似活死人,目中又哪里还有正常人该有的光彩?
  “你……”老夫人欲言又止,随后便禁不住深深闭目深长叹:“嗨……”
  深叹过后,老夫人亦被勾起了心中的伤感往事,乃禁不住怅然摇头地望向了室内的顶梁:“想当年哪,老身也曾向你这般心哀丧神……”
  这一打开封存往事的箱笼,老夫人也禁不住眼角湿润,乃潸潸然地抬手擦拭了一下眼角:“老身自从嫁给这姓段的,就没有一天过得安心过。”
  “一是这该死的段偃师……”说到这里,老夫人便禁不住引手指点了一下地面:“自从当年起兵之时就没个好音讯。”
  “一年之秋盼年尾,一季春夏秋冬过。莫说家书,我生怕哪一天他被人给抬回来……”老夫人禁不住潸然泪下,抹着眼泪更痛心,可谓谴责都太轻:“大伤小伤抗一身,最后还被皇上盖着军旗送回来!”
  老夫人一提到这茬儿就没好气,当下便别着脑袋抹眼泪:“个狗日的浑犊子……现场玩诈尸,可差点没把老身给吓死……”
  老夫人是悲从中来叙往事,柳月则是心死如灰早忘知,也不知道有没有将这些听到耳里。
  “尤其是这个老大玄!”老夫人一提到这厮就来气,当下便用辅手提着袖摆擦了一把潸然泪:“虎头虎脑硬上阵,到哪跟人拼到哪,见到敌阵就冲杀!”
  老夫人当真是又疼又气,这才禁不住别着脑袋骂了出来:“活生生的虎犊子硬是狗造性!那后尾巴根儿到现在还没长全呢!”
  骂完之后,老夫人又不愿轻饶着抽泣了一下鼻子,随后才不依不饶得撇着头说道:“如今就连这个小段段,也跟惹了兵疫一样,愣着脑袋就往军营里面扎!不知道让人操碎了多少心……个完犊子的不听话……”
  在将这一大家子人全都谴责了一遍后,老夫人这才抽噎着轻轻扶住柳月的肩头:“但是咱能愿哪,这心心念念的东西它总有个盼头的,啊?”
  眼见柳月一动不动更没有任何的反应,老夫人便不由悲痛摇头,乃语重情长地好生哄劝道:“暂且算啦——,先养好身子——,老身不知道你的凄苦,但若是失去了,咱就慢慢找回来。若是没有了,咱再造一个,啊。好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