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恩仇录 > 章36 何人种何因

章36 何人种何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旭日未东升,鱼肚白已泛。
  黎明前的黑暗,也被这一丝洁然慢掀。
  柳宅,院门前。
  凌夜已在此趴睡了整一夜,口中留下的涎液也将土地浸湿了一小片。但,门口这一路拐出去的脚印和些许拖痕才更为清晰刻目。
  呼……
  晨风亲吻了柳树,捎带着一些纤薄的赠礼掠走了少年身上的尘霾……
  风去不久,凌夜突然眼睫睁动,后手指轻动……
  时下,内院里。
  宴桌还在,但已经人去无踪,一地的乱象也无人收整。唯有凌云志……独自趴睡在那里的桌沿,气息浅淡。
  堂屋的房门也关着,灶屋虽然半掩却被卸了锁。
  西厢窗帘遮,东厢主卧更封严。
  柳平宽和赵玉凤……二人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将所有的来客拖走送回,但有多少人都是趴卧门口?又有多少人醉卧墙头?
  西厢,昏暗。
  柳月侧卧在里,段志感侧卧在外,二人背对而眠,唯看到段志感闭目轻然,不见后方柳月的容颜。
  时下,段志感呼吸异常,似在刻意地屏慢呼吸。而他枕在头下的左手更是已经被压迫到血色潮退,皮肉泛白。
  不多久后,或是那一厘光线分开了黑暗?
  “走。”这句突如其来的轻喃,致使段志感声息一窒。但,不等段志感释息睁目,柳月又传来第二次的驱赶:“走。”
  段志感深为沉默,后慢慢睁开眼睛看向了前端的昏暗。但,无言以对。
  柳月深陷阴影,唯看到她抓紧了搂抱着左臂的右手:“滚。”
  段志感沉默至深,后怅然失神,更难掩落寞的出现,但不等他咬合牙关抿住唇……柳月已经加重了言色:“滚。”
  这一次,柳月在言辞上有了情绪的波动,不知是痛,还是悔。
  段志感深陷沉默,随后便怒目一凝地掀开被子下了睡床,乃深深咬牙更面无表情地开始穿着衣装。
  柳月暗咬牙根,唯将自己的左臂抓抱更紧。
  呼,窣。
  段志感拿衣重、穿衣紧,快而沉重,愤然于行。
  短短几个弹指之间,段志感便穿戴完全,但当束好腰带时……他却默然垂手,巍然不动。
  柳月愤然咬牙,足将自己的臂膀抓握得泛青发白,乃道出一连串愈发沉痛的恶字:“滚……滚……滚,滚,滚,滚——!”
  段志感深深垂首,但牙关咬得太深,太痛。
  嘭嗡。
  棉花枕头罢了,自然砸不出多少的声响,但却将段志感高大的身体砸得一晃。
  段志感咬牙攥拳,终于还是抬起眼睛看向了对方。只是,他的眸子既显湿润,又异常的干沥。
  时下,柳月已经在床上坐了起来,不过她用被子护着正身,身后的洁白也被长发挡住太多少露臀。
  她痛恶咬牙,非止将胸前的被子抓按太紧,望着段志感的怒目也渐渐痛恨成了一种空洞:“滚……”
  轻而又重的一个字,令段志感怅然若失,乃至于恍恍垂目。
  “我不要再看到你……你消失……消失……消失……”柳月在言语中慢慢泪如泉涌,但目里已然空洞,只是等到泪落之时,她却突然哭笑了两下,随后便痛哭无声地低下了头,唯啜泣颤动,抓紧被褥罢了。
  段志感黯然沉默,后来又欲说还休地抬了一下手,但终于还是无颜以对,唯在垂目沉默后又抬头长望了对方一眼。
  一眼见悲哀,一视为凄凉,也自然消言色,以至于让段志感在垂目缄默后豁然转身地走向了门口。
  但,段志感才刚刚抬手去开房门,可不等指尖触及门面……他又无声顿留。
  柳月啜泣到面门深埋胸前,无论是她捂着胸被的右手还是抓着腿被的左手都抓攥得太死,抓攥得太痛。
  段志感沉默良久,随后才转头看向床上的柳月,可对方的伤痛却让他更加沉默,以至于再次低下头来。
  黎明的到来,掀起了晨公的翅膀:“咕、咕咕——”
  段志感为此沉默,良久之后才在深深咬牙下艰难开口:“你……”
  然,只是这简单一个字,便令段志感声息窒塞地攥住了双手。而坐在床上痛哭的柳月,可能根本就没有听到。
  段志感咬牙缓息,随后才愤然转身地怒视向了柳月,可谓悲痛于怀、切齿于心:“你跟我走!我保证给你荣华富贵,给你一切我力所能及……”
  “闭嘴……”柳月恍然呢喃,以致使段志感悲痛语塞:“你……”
  “闭嘴……”柳月恍然失神,随后便开始愈发慌乱地四处乱摸和乱找:“闭嘴,闭嘴,闭嘴……”
  “你!”段志感怫然作色,随后便痛不由衷地往前跨进了一步:“你在干什么!?你听我说……”
  只不过,在段志感刚刚质问出声时柳月便已经摸到了身后的棉方枕,如此之下,她又怎会去听段志感的后话?当下便将枕头砸向了段志感:“你给我闭嘴——”
  段志感自然轻易能躲,可当他躲开枕头以怒极之态看向柳月时,柳月却已经哭得满面绝望泪狼藉:“你给我闭嘴……”
  “月……”段志感倍显痛心疾首,可他言辞未出,柳月已经捂着胸被哭趴下了脑袋:“闭嘴……滚哪……滚啊……”
  哭泣声中,柳月已然抱起双腿将脸深埋,可谓无助和绝望:“我不要跟你说话……我不要听到你的声音……我不要看到你……你给我滚……滚……滚……”
  “你!”段志感痛不欲生,但事已至此,他只能悲痛咬牙而沉痛摇头,随后便决然转身地打开房门离开了这里。
  段志感出门虽猛,但关门却轻,更是在门外留步痛骂自己:“该——死!”
  “呃呃呃……”房门既未完全关上,柳月痛苦的哭泣声自然也能够传出门缝。
  段志感悲痛懊首,但任由他心中久经纠缠和抉择也无法换来一句挽留,也只能恨一咬牙,乃攥拳至深地慢慢关上了房门:“可、恶……”
  门一关上,哭声顿微弱。
  值此当下,段志感更是不敢多留,乃愤然抬头一视,但见厅门只关未锁,他便愤然咬牙地闯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