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恩仇录 > 章30 寿宴已至,所为何般?

章30 寿宴已至,所为何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言及此处,老汉便豁然地侧身一退,乃腰板挺正地伸手大请:“请。”
  段志感微微一笑颔首,但他尚未道出言辞,却又突然目中一动地看向了柳宅那边。
  见状,老汉顿时为之一怔,乃顺着段志感的目光看了过去。
  时下,所谓相思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那随同夫、子拜敬柳平宽的,不是她,又是谁。
  但不等他再多看两眼,柳平宽已在敞怀大笑后接过了柳月手里的虎皮大裘,乃神情振奋更红光满脸散淤青的将一家三口迎进了院里。
  “呃。”老汉是为柳平宽手里怀抱着的虎皮大裘而为之一怔,他倒是没有发现段志感的异样。
  事后,老汉又有些莫名其妙和耐人寻味地牵扯了两下嘴角,这才摇头一笑地看向了段志感。
  然,段志感却突然微笑颔首地迈出了步子,乃直向柳宅而去:“走吧。”
  “呃。”老汉稍有一怔,随后便笑呵呵地背起双手跟上了段志感,且又开始摇头晃脑地哼起小调来:“噔噔、噔噔蹬——,噔噔、噔噔噔……”
  ……
  绝门,凌秀峰居室。
  呼……
  时下,凌秀峰盘坐在床,所谓双手抱合上下稳如泰山,全身衣发轻盈飘飘静若顽石。
  短短数日过去,他已经满头苍白,便是怒眉也成雪。可能,那眼睫的睁动和微颤,便是稳活他生机的最后一丝努力。
  他早就不再愤怒,也了无忌恨。
  修为到了他这种程度,他自然知道自己状况几何。
  身位到了他这种高度,他自然也知道,将会面临什么结果。
  但如今……
  但不等凌秀峰心念再多,房门却被来者轻轻敲响:嘚、嘚。
  凌秀峰为此沉默,但却没有终止运功控伤,也未睁开眼睛传出任何的言辞。
  与此同时,房门外。
  谭飞作为绝门内院的管家,如今也有四十来岁,虽然他不曾参与多少宗门对外的征战,但在绝门之内却是地位不小,更实力不俗。且,绝门内部正常的情报也是由他负责。
  如今不见室内回应,谭飞自然为之沉默,但恭敬的姿态却是没有解脱。
  不多久,室内的凌秀峰终于传来了回应,但却不是请入,而是直问:“三叶若何。”
  谭飞深陷沉默,随后才深深俯首地闭上了眼睛:“已经数日未有消息,恐怕……遭遇不测。”
  室内沉默,谭飞也一直闭目恭候。
  良久之后,室内才传来一声轻盈的答复:“下去罢。”
  谭飞缄默一时,随后才深深敬首:“是……”
  当谭飞敬罢之后转身离开时,浩浩绝门之内已冷清。便是门口,也无人值守。
  绝门的霸道,从来都是宗门大敞,若非门中集会或者食辰,整个城堡内根本见不到多少的人影。
  凌秀峰居室,侧卧内。
  在沉默良久之后,凌秀峰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然,他目之所望,却是下方冷地。更,满目黑丝!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而目里略阴沉,但随后他便阴沉失笑:“唪。”
  可一笑过后,他突却然面目狰狞,但却仰面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猖狂的笑声在传遍整个绝门,但却掀不起多少的风浪,更荡不起一丝涟漪……
  ……
  柳宅,大门口。
  “呵呵……”柳平宽这才正着虎皮大裘款款跨出门槛,便一打眼看到了在巷尾处暂作留步的段志感:“呃。”
  至于老汉?早就被柳平宽完全无视了。
  “唪。”打眼一观柳平宽眼下的气度,段志感便不由微微一笑。
  柳平宽身上的虎皮大裘非止合体、制式威赫更手工精细,即便以这厮糙劣的气质也被映衬威武。只是如今天尚热,亦有一些薄寒在额头。再加上他的面相和底子摆在那里,倒是没有什么英雄气度和豪杰气概加身,仅似一些山中称大王的草莽或者暴发户罢了。
  “这……”柳平宽为段志感的到来感到有些错愕,但又一眼看到老汉翻出的白眼儿,他便不由一愣回神。
  时下,柳平宽自然不好也不敢再做愚钝,当下便慌惶然地敞开双手迎了过去:“段将军……”
  段志感微微一笑,既然对方迎来,他也不便静候,便向对方颔首轻笑着走了过去。
  “唪。”老汉牵扯着嘴角轻哼了一声,随后便耀武扬威又趾高气昂地跟着段志感晃荡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