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恩仇录 > 章29 李靖

章29 李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柳宅,东厢主卧。
  赵玉凤在将柳平宽推翻上床时可谓气急败坏,更是恨到咬牙切齿地往柳平宽身上给以数道颜色。
  但柳平宽早就烂醉如泥,哪里还能感受到什么疼痛更听不到咒骂,只是在床上翻来滚去的乱嚷嚷,乃将赵玉凤气得直跺脚。
  不过最后,赵玉凤只是恨其不争地喝指了柳平宽几句,便怒其不强地摔门而去。
  然,赵玉凤并未去找丐哥儿算账,而是抄走放在门口处的衣篓去往了西厢副卧,乃咬牙切齿而狠狠地给柳平宽缝纫新衣裳。
  彼时,已经黄昏早罢,也不知柳平宽这一个下午又闹腾了多久,唯见院里的餐桌上坛倒酒洒映余辉,再到皎月当空酒自哸。
  事实上,赵玉凤早就从柳平宽的嘴里喝质出了施惩凄惨的狠手,但正是因为知道祸果来自于丐哥儿,赵玉凤此时才如此咬牙切齿而愤懑。
  毕竟,丐哥儿这号人物在河阳镇里也算一特殊。
  丐哥儿本名张少天,虽然这家伙儿年不过二十七,也只比柳月虚长了两岁,但论及镇里公知的辈分,他实际上与张絮的老太公张公谨平辈,多少人看到他都要免上一大轮,更遑论柳平宽这厮?那真要算起来,他得叫上对方一声爷爷。
  话又说回来,若非丐哥儿父母早亡,祖上的家当也全被远走外地的二叔一家给坑了去,他无论如何也沦落不到在镇上乞讨十多年的下场。而丐哥儿之所以心高气傲到这般嚣张跋扈,自然也与这些脱不开干系。
  然,尽管沦落至此又天性傲慢,但丐哥儿多少年来都未曾与别人发生过口头之外的争执与偏见,更遑论与人发生肢体上的冲突?再反过来一说,镇里还真就没几个人能像丐哥儿这样见到不公就嚷嚷、看到不平就援声的。
  而这,也是为何脾性各不一样的镇民们如此一致容忍甚至惯着丐哥儿的根本了。
  是以在赵玉凤看来,柳平宽这一顿打尽管挨得凑合但确实挨得不亏,甚至她还感到有些不解气,以至于咬牙切齿到还想过去踹两脚得摔放了一下手里这缝了半天的新衣裳。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然这可悲可悯,因人因己因天赖。
  ……
  初四,晌午。
  柳平宽一直睡到炊烟缭绕与天试比高的好时候才大嘴一拽得疼醒过来,当下自然是少不了捂着大肿脸惊坐而起。
  虽然室内昏暗无人令他恼,但侧耳一听室外的热闹他便眉头一皱地转头看向了窗外。
  然,窗门紧闭,室外忙活的场景他自然也看不到。是以最后,柳平宽只得愤懑一哼便阴沉沉地捂着脸下床穿鞋。
  彼时,赵玉凤正在宅院中忙里忙外的指挥着一众友邻张罗备宴,又哪里会管柳平宽什么时候起来又从哪里出来?
  柳平宽一打开厅门便见如此拥挤和繁忙,自然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里里外外忙得火热的乡亲们自然没空搭理柳平宽,尤其是那边提着裙摆急赶到门口处指引来人搬酒架桌的赵玉凤更是没有发现他,他自然便因此而老脸一沉。
  事到最后,柳平宽只能阴沉撇嘴地嘟囔了两句,随后便转身去往了灶屋打水洗漱。
  这一下倒好,赵玉凤一回头就看到了柳平宽捂着老脸钻进灶屋,当下便没好气地撇开脑袋闷哼了一声。
  但不等赵玉凤多鄙其他,菜行的老板也正好带人来到,这一声盈门而入的响亮大吆喝自然是打消了赵玉凤的心思。
  在此之下,赵玉凤也懒得再管柳平宽那边,当下便喜不自胜地提着裙摆迎了过去。
  ……
  同日,小筑廊亭下。
  凌云志今日总算扬眉吐气,乃在棋盘上好生生的杀了凌夜一大笔,可谓是痛快到仰天大笑。
  看到凌云志眼下的这无耻德性,那边正坐在条凳上缝纫虎裘大衣的柳月顿时闷哼出声,乃嘟嘟囔囔没好气地缝纫起来。
  在屡屡惨败之下,凌夜自然是郁闷到阴沉憋屈,但他却并不服气,是以在阴沉沉地撇了撇嘴之后他便将棋盘全部扫乱,随后才板着臭脸开始分拿棋子。
  但鉴于此,凌云志顿时猖狂大笑,以至于让那边的柳月恨恨地瞪来一眼。
  然,凌云志哪能再去看她的脸色?当下便缩颤着脖子怪笑起来。
  ……
  小凤祥客栈,天字一号间。
  时下,段志感正背负着双手站在窗口前。
  他已经在此站守了一整天,但直到这黄昏落幕前,他也没有盼来那个想见而又不愿面对之人。
  便是丐哥儿,也缺席陪伴。
  暮风带走了一丝岁月,但这流逝去的时间却不能扰乱他沉寂的目潭。除非……是这只从远外飞来的白鸽。
  呼!
  信鸽所来为远天,但却只入了地字一号间的窗口。那里,是石崇瑞的客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