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恩仇录 > 章19 再会

章19 再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邵县,回往河阳之旷野。
  “驾!”
  “驾!”
  柳平宽瘦马加鞭、面上火急,好一匹瘦弱的马骡也被他鞭挞更瘦。
  与此同时,位于柳平宽前路的小树林。
  “吁——”赵玉凤装模作样地扬了一下手里的赶鞭,她难得有机会驾车出远门儿,自然要好好的端起架势扬鞭策之、笑而佯之。
  “呵呵……”令得毛驴儿稍稍加速后,赵玉凤又不由乐呵一笑,这才向身旁的柳月吐露道:“这男人哪,就跟这小毛驴儿一样。一日不鞭挞个几下,懒散磨叽不说,连方向都把不住。”
  没错,这并不是什么正经的马车座驾,而是一辆由小毛驴儿拉行的架车。柳月和赵玉凤自然也是并排坐在前面,但柳月坐在右边,怀里还搂着备换的布匹。
  “唪。”柳月掩嘴失笑,但不等她跟赵玉凤打趣谈笑,却突有一匹快马从左侧冲过:“驾!”
  惊遇之下,彼此双方自然回过头去互相观察,但三人目里的惊凝之色却在彼此的目光一对下全部迸发了出来。
  “什么?!”确认到路人的身份,柳平宽顿时怒目一凝,随后便急急勒停了座下的瘦马:“吁——!”
  瘦马扬蹄半立,自然惊醒了为之怔愣的赵玉凤和柳月。
  “啧!”赵玉凤先行嗔怒,随后才用双手拽停了愣着脑袋往前捣步子的小毛驴儿:“吁,吁!停停停!”
  “笨毛驴!”驴车一停,赵玉凤便即刻丢下了手里的赶鞭,随后便气急败坏地下了架车说道过去:“你这个糟老头子,一天天能不能安分一点!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然,柳平宽却对赵玉凤的唠叨之言视若无睹,而是在与柳月对视了一眼后皱起了眉头。
  “傻巴眼哪!还挺这儿呢……”赵玉凤这才骂骂咧咧地走到近前,柳平宽便突然眉头一锁,随后便即刻调转马头、大行鞭策:“情况紧急!先回再说!驾!”
  “什么……”见状,非但赵玉凤僵住了伸出的右手,柳月也为之怔愣。
  眼见柳平宽策马急去,柳月不由眉头一皱,随后便转头看向了僵在那里的赵玉凤。
  “个死老头子……”但此时,赵玉凤却没好气地摔打了一下右手,随后便情不满意不顺地抖整着双袖走回来:“真是瞎了狗眼……”
  话虽气愤,然不知骂谁矣……
  ……
  小筑,廊道。
  “咔啊——”凌云志一口饮罢先长赞,随后才抬手一抹大嘴,乃是笑望向邻座的段志感说道:“此酒我已经珍藏整八年,可不曾与人一见。”
  石桌作酒桌,三叠咸菜就炸鱼,两坛佳酿豪举饮。客居北位家主西,小鬼落得一陪衬?郁郁寡欢不能欣。
  “唪。”听到这话,凌夜顿时板着小脸闷哼出声。他揣着袖口站在凌云志的右手边,对于这只顾喝酒不管自己的二人自然是没有好脸色。
  “唪。”段志感为凌夜的郁闷感到好笑,随后又向凌云志敬举酒坛,身姿端正且豪气不减:“比之阁下豪爽,便是饮之井水亦如佳酿。”
  “唪。”凌云志本是轻轻一笑,但随后又大嘴一咧,乃与对方敬坛相碰:“多说无益,一切都在酒里。”
  段志感深笑颔首,这一眼对视之下,二人自然仰面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为序章,豪饮才是主乐:“咕唔、咕唔……”
  “哈——”痛饮之后,段志感为美酒之烈而深深闭目摇头,可一旦腹中的烈火化成暖流,他便不由大手一挥:“痛快!”
  “哈哈哈哈哈!”凌云志更是仰头大笑,随后便暂且将酒坛搁置,引手请食道:“厨艺不精,但请一尝。”
  段志感咧嘴而笑,随后便暂且将酒坛搁下,乃先行托扶衣袖,再动筷夹来一些咸菜开胃。
  见对方在慢慢品尝时轻轻点头,凌云志顿时大嘴一咧,更禁不住自豪和得意地昂首挺胸起来:“嘿嘿……”
  “唪。”凌夜阴沉沉地闷哼了一道子,随后先是看了一眼段志感,这才没好气地把脑袋别到了另一边:“哼。”
  “嗯……”段志感正经点头,随后又微微一笑,这才端置着持筷之手与凌云志点头笑誉:“爽脆而咸淡适中,更秒之处是这酸辣和鲜香。”
  说到这里,段志感不由摇头一笑:“更不像普通腌菜,太干,太棉。”
  “哈哈哈哈哈!”凌云志禁不住拍着膝盖仰面大笑,随后才难掩得意和嘚瑟地炫耀起来:“内人虽无甚值得称道,但……这一手厨艺和腌制秘方,可谓独道。”
  “唪。”段志感微微一笑,随后便再行动筷,准备夹取一些腌笋品食。
  但不等段志感筷入菜碟,却从西路那边传来一道吁驾声:“吁——”
  声虽轻,但为女,也自然入了三人的耳里,乃致使凌云志父子为之一怔、段志感筷头顿停。
  当凌云志和凌夜怔目看去时,这来者不是赶着驴车送柳月回来的赵玉凤还能有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