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恩仇录 > 章6 委身嫁青楼,不如老鸨之涎污!

章6 委身嫁青楼,不如老鸨之涎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此……”
  段志感本有所沉吟,但巡视向一众文武之时乃见武将俯首、文官颔首,段志感便不由微微一笑,乃转目看向杨平一方说道:“便留任三日。”
  此言一出,尚在揖敬一众文武的杨平顿时喜形于色,更是慌忙走出坐席,向段志感持大礼一拜:“多谢将军体恤民生!此恩情之重,草民无以为报,愿出纳期间所有的劳保和粮耗。”
  “诶——”段志感大行嗔怪,当即便一撇大氅、虎步下了筵台:“杨绅之忠义才令人敬仰,若再行此大礼,某便不能客气。”
  话语声中,段志感已然来到近前,乃将杨平搀扶起来。
  “是……”杨平自感讪然,随后又向段志感俯首一敬,才慢慢退回了席位。
  “唪。”段志感微微一笑,随后一挥大氅,豪气干云地扬举手来道:“拿酒来!”
  酒侍慌忙顿首,随后快步来到,乃将手里的酒樽呈送在上。
  “唪。”段志感持樽环顾,乃一笑之后举樽对外:“今日难得驻留,便一醉方休!”
  唰!
  于此一瞬,院内所有的军士瞬间举碗站起,举杯邀月道:“一醉方休!”
  哗!
  见此阵势,非但一众在院里往来备事的下人受惊作退,厅内的众人也大笑着举起酒具共饮:“一醉方休!”
  咕、咕……
  非但段志感打算一樽畅尽,众军士和乡绅也大口饮罢,可谓豪情难抑。
  “哈——”段志感以空樽示下,连带着院里的将士们也在一示空碗后相视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感之军情,段志感不由咧嘴一笑,随后便一扫大氅回座:“诸位无须再行客气,有酒便喝,有肉便吃……”
  说到这里,段志感也提摆坐下,乃悠悠一笑道:“有话,但说无妨。”
  “是……”众人齐声俯首,随后纷纷落座。
  但不等酒侍开坛为段志感满樽,柳平宽便在偷眼一望后苦思定夺,随后便狠一咬牙地转身向段志感行之跪拜,乃气愤咬牙的趴跪在地:“草民有冤!请将军为草民做主!”
  哗!
  此举一出,军属皆惊怔,钱有等镇里乡绅更是眉头一皱。
  但当段志感微微皱眉放下酒樽时,乃见钱有侧目轻扫了一眼对方的神色,随后便眉头紧锁地掷放下手里的酒爵,乃喝向柳平宽道:“柳平宽!你此前硬闯宴门还未同你计较,老夫怎不知你有何冤屈当不得讲!非要此时来胡搅蛮缠!”
  言及此处,越说越怒的钱有便大手一拍横案,乃转头向外喝喊道:“来人!叉出去!”
  “诶——”然,段志感却轻轻抬手一劝,乃令钱有惶恐揖手、侧身拜从。
  时下压抑,静得落针可闻,柳平宽亦惶恐到身心颤动,但却咬牙硬撑、攥拳镇定。
  见其状,段志感不由微微一笑,随后便端起酒樽往爵杯里倒酒待饮:“阁下有话,但说无妨。”
  “是、是……”柳平宽再行趴低,随后便偷眼窥视向段志感那里,但直到对方仰头喝下一爵后,他才惶恐垂目道:“将、将军,在下、草民实有冤屈……”
  言辞此处,柳平宽又禁不住偷眼窥望向段志感那里,但见对方只自顾自的轻慢倒酒后,他便小心窥探着对方说道:“但宴中旁人众多,草民忧心人多眼杂,怕是……辱没了名声。”
  段志感有些耐人寻味地牵了一丝嘴角,随后便摇头放下了酒樽,乃在举爵作饮时说道:“但说无妨。”
  “是……”见对方一口饮尽爵中酒,柳平宽便慌忙垂目趴低,后目光闪烁、小心斟酌着说道:“在下、草民有一赘婿,名叫凌云志。”
  此言一出,众乡绅顿时眉头一锁,但段志感却只顾垂目斟酒,不言其他。
  感之压抑,柳平宽不由干咽了一口吐沫,乃趴得更低地说道:“此人看似品行端正,实则、实则是山中野匪,逃亡而来……”
  闻言,钱有顿时牙关一咬、不可不怒,而杨平更是在咬牙切齿之下怒然地拍案而起,指着柳平宽的鼻子怒骂道:“柳平宽!做人要识好歹!将心比心之下,与人家凌云志相比,你这竖子可谓山野村夫!如今还胆敢在此胡编乱造,看老夫不给你颜色!”
  话到最后,杨平只打眼一扫,便目中一凝地操起酒壶砸去,但柳平宽只慌忙侧身便险险躲过。
  啪!
  酒壶落地倾洒,但柳平宽却趴拜更低,乃向段志感颤声求救:“请将军做主明鉴!”
  “狗贼!”杨平气急败坏,就要冲过去给这匹夫教训,但却被段志感抬手劝住:“诶——”
  “将军……”杨平慌忙转身揖手,但实在怒火攻心,乃为之咬牙切齿地侧目盯上了柳平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