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童养媳是个什么鬼 > 第十五章 死亡原因

第十五章 死亡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对她做了什么?”余妙愤怒的看着那男子。
  
  “额,研究研究呀,能做什么?嗯……这女的身材不错……”他边说右手还摸着下巴,好似非常认真的回答,顺便点了点头!
  
  “你找死……”就在余妙愤怒到极点,双眸紫雾溢出之时,的郭雅君醒了。
  
  看到自己衣服凌乱不堪的模样,瞬间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哪个王八蛋干的?”这一声,似震得四周物体都在颤动!
  
  随即看到身边的余妙和对面的浴袍男子。
  
  “妙妙?你怎么在这里?还有,这是怎么回事?”说完指着自己的衣服问。在转过头看向浴袍男子时,那双眼睛变得异常狠厉。
  
  “吕凌彷,我要阉了你!!”
  
  说完就从蹦了起来,抬脚就是一踢,浴袍男闪身躲开,郭雅君又是一个侧踢,却被男子一把抓住,她挣脱不得,不由得吼道:“你放手!”
  
  “你都要阉我了,我为什么要放手,还有,我奉劝你做为女人,还是温柔点好,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吕凌彷嗤笑道。
  
  “你……”
  
  余妙在一旁突然出手,吕凌彷不得不放了手,心道,这小警察倒是好打发,只是这紫眸女子不知什么来路,不太好对付,刚才那紫雾的压迫感,让他有种呼吸不畅的错觉。
  
  郭雅君腿收回来之后,顿时心头又是火冒三丈。妙妙的出手让她找回了几许理智,自己不是他对手,但是不是有妙妙吗?她们两个加在一起,未必就会输给他。气势一涨,现在她反倒不再忙着对付他了,反而讥笑道:
  
  “姓吕的,你看你脸色那么白,是不是纵欲过度,体虚……了呀……不,是肾……虚……”
  
  那‘肾虚’两字拖得特别长就是想要气死他,谁让他说自己嫁不出去。
  
  “哦?是这样吗?我是不是肾虚,郭小姐是想亲自证明一下吗?”吕凌彷眼角轻挑,嘴角微勾,那浴袍微微敞开,露出里面白皙的胸膛,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你想得美……死……”郭雅君转过头不去看那边“美景”。
  
  “雅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的人怎么都像梦游一样!”余妙问出心中的疑惑,看得出来郭雅君和这男子是认识的,而在这里也没有发现方小茗鬼魂的踪迹。
  
  “还不是他搞的鬼,局长让我们把他带回去,其他人也不知道被他弄到哪去了?!本以为是个普通的罪犯,哪想到就是个怪胎!”郭雅君气愤的说道。
  
  “好了雅君,我跟你们局长说过了,这里的事,你先别管了,先跟我回去。”余妙边说边拉着雅君就离开。
  
  “喂,怎么这就要走了,你们不是来抓我的吗?真不敬业!”吕凌彷看着她们就这么走了,连头也没回,嘟囔了句:“真没意思!”回房,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郭雅君边跟着余妙离开,边整理衣服,她是穿着便服来的,扮成一个服务生,穿的是短裤,她自己感觉得到其实姓吕的并没对她做什么,但是偷没偷看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个仇是结定了。
  
  “诶,妙妙,你怎么突然来找我!”
  
  “没什么,快跟我走吧!”说完加快了步伐。
  
  在她们不知道的角落里,一道若隐若现的影子悄悄跟在她们身后,那双猩红的瞳孔充满恨意!
  
  ————————
  
  余妙才将郭雅君拉回了家,就接到了邢龙的电话,电话那头邢龙的语气非常着急,说是刘子伦的情况有些不对劲。于是她们两人又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医院。
  
  当余妙看到病刘子伦四肢被绑在病,眼睛紧闭,面上却透着痛苦不堪的神情时,非常吃惊。
  
  “他半个小时前就出现痉挛现象,甚至自己掐自己的脖子,医生为他注镇静剂,起初还能管个十来分钟,但后来再次注射的镇静剂根本没有任何效果。”邢龙解释道,“他的心率在逐渐加快,再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我怕他坚持不过今天晚上!”他边说边看向旁边的心率监测仪。那上面的线条起伏很大,数值也在渐渐攀升。
  
  “妙妙,他到底怎么了?”郭雅君问道。
  
  “好像是梦魇……”
  
  “那该……怎么办?”柳叶也在这里,他满面愁容,对于什么术法他只懂一点皮毛,不,是一点皮毛都不懂,仗着自己有个八卦镜,到处装高人,骗钱财。这次可栽了个大跟头了!
  
  “我也不知道……我还不曾学过这个。”余妙只是听絮风提过这种情况,但还没有说解决的办法。
  
  情急之下,余妙想起了刚才那个懂入梦术的男子。
  
  “雅君,那个旅店的男人,他懂入梦术,兴许他能帮得上忙!”
  
  雅君和余妙便又去了旅店,将还在睡觉的吕凌彷一把拖走。
  
  “你们俩干什么?非礼呀……”
  
  然而并没有理会他,他被两女一路拽上了出租车,来到了医院。
  
  “用你的入梦术,将我的意识送进他的梦里!”余妙指着不停挣扎得刘子伦!
  
  “额……不是吧,我还没有厉害到那种地步……”吕凌彷连忙摆摆手。
  
  “现在谦虚可不是什么好时机!”雅君讥讽道。
  
  “你……我可以试一试,但我能坚持的时间很短,你把你要做的事尽快做完吧。”
  
  吕凌彷左右看了看,这是一间单独的病房,两张凳子,一张坐着个老头,一张坐着余妙,她已经坐好,闭上了眼睛,于是他只能就地盘腿而坐,在胸口结了好几个手印,这个术法他还是第一次尝试,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然后他吩咐郭雅君将余妙与刘子伦的左手用一根红线绑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