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021 爱他所爱

021 爱他所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1章

    被推开到一边的安静傻傻的坐在地上,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直到听到外面车子渐渐远去的声音,安静方才回过神来,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就跟得心脏病好像随时要死去一样,她……她杀人了?她刚刚杀人了?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以前虽然和安溪斗个不停,也曾经不下一次的诅咒过要弄死她,然而,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过才是十九岁的姑娘,如何能不紧张害怕,她甚至分不清楚,刚刚的安溪到底是什么情况,是死了还是活着。只是越是不明就里,越是慌张害怕,想到安溪如果救不活,她怎么办?她是不是就要去坐牢了?不……她不要去坐牢!她不要坐牢!

    爬起身,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她绝对不要去坐牢,妈妈……妈妈救我!慌不择路,跑到马路上的时候,差点没出车祸,幸而司机刹车比较及时,否则……

    “妈的,你脑子有病呀,不想活了自己安安静静找个地方去死,别祸害别人!”同样惊出一身汗的司机,放下车窗,对着安静就是一阵怒骂,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终究骂一声晦气,便关上车窗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至于安静,原本惊慌失措的人,似乎因为这一骂而恢复了些清醒,虽然心跳依旧有些急速,虽然依旧担忧害怕不已,却能将就知道自己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她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她一定要离开这里,对了,她要去找她妈妈!

    “你怎么来了?”当安静一路辗转,终于出现在那个美艳的妇人面前时,迎面而来的就是这么一句,冷冰冰的没有半点热度的声音,似乎,很是不解安静为何会出现在她的面前,没有发现女儿那苍白的不正常的脸色,妇人只是用着一种苛刻的眼神瞪着自己的女儿:“我不是对你说过吗?没有很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找我!”她不想让这个女儿破坏她现有的生活。

    “妈妈!”安静却没有过多的精力去考虑妈妈到底欢不欢迎她,这一路上,隐忍着的不安与恐惧,在看到自己最亲的人时,终于得以发泄,一把扑进妈妈的怀里,哇啦一声,大声的哭了出来。“妈,我该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先放开!”美艳的妇人皱了皱眉头,费了老大的劲儿将安静推出自己的怀里,整了整甚身上的衣服,皱着眉头,瞪着眼前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的人,“哭什么哭,我就是这样教你的吗?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欺负你了?”

    “妈!我杀人了!我杀人了!”安静说着,又要冲上去,只是这一次,妇人有先见之明,在她扑上来的时候,连忙向边上让了让,让她直接扑了个空。

    “杀人?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美艳妇人的一张脸瞬间就白了,死死地瞪着自己的女儿,声音打着颤的开口:“你杀人了你来找我有什么用?你是想要把我也给拖下水吗?”说道这里,妇人的眼神有点凶狠,“你赶紧给我走!赶紧离开这里!”

    “妈!妈!不要赶我走,我只剩下你了,我只有你了,不要赶我走!”安静想也没想,就扑了上去,死死的抱着自家妈妈的腰,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你…。你给我松开!”美艳妇人使劲儿的扯着,奈何安静却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死扒着她不放的,无论她怎么用力就是掰不开安静的手,妇人皱了皱眉,心中很是不想和杀人犯扯上什么关系,然而,却一时之间扯不开,只能换个法子来,“来,和妈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要怕,有妈妈给你撑着,对了,不是还有你爷爷了吗?你忘了你爷爷是什么身份,一定能保住你的放心吧!”妇人化身为天下好妈妈,甚是温柔的说道。

    本来,听到那句有妈妈撑腰的话,安静差不多都要松开手了,然而,后面听到爷爷,瞬间又害怕了起来,那快要松开的手,再一次死死地圈住妇人的腰,如果安溪有什么事情,第一个不放过她的就是爷爷,跟别说出手保她了。

    “不要怕,不要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好的和妈妈说!”妇人控制不住的皱了皱眉头,然而,却只能耐着性子安抚紧紧圈住自己的人。

    “是安溪……”安静终于稍微平静了下来,将自己因为太生气而把安溪压在身下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自己妈妈说了一遍,说道最后,忍不住又哭了出来,“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杀人的,我只是太生气了,才想要好好教训她一顿的,真的没想过要杀了她!”说完之后,抬起头,安静抓着自家妈妈的手,很是激动的说道。

    “原来是她,我还以为是谁!”安妈妈听到安静的话,一双画的很是妖娆的眸子闪过一抹冷光,嘴角勾了勾,冷冷的笑了一声,“那个小贱人,死了就死了,用得着把你吓成这副模样!”

    “妈!”安静听到这句话,又开始紧张了,受不了的大喊了一声。

    “行了行了!”安妈妈忍不住挥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赤手空拳就能把一个人打死?最多受点小伤,不会死的!”听了安溪的话,稍微分析分析,也不可能出人命,真是没出息的胆小鬼。

    “真……真的吗?”安静看着自己的妈妈,有些不可置信的问,眼睛之中,却不由自主的染了希冀,真的不会出人命吗?那就太好了!

    “你说我女儿我能骗你吗?”美艳的安妈妈扫了一眼紧紧抓着自己的女儿,一边翻白眼一边说道。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心中紧绷着的那条弦终于松了开来,安静一喜,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脸上漾着劫后余生的笑容,真好,她不用坐牢了!哈哈……

    “行了,没事了!你就赶紧回去吧。我过两天就去看你!”安妈妈扫了一眼没出息的女儿,丢下这么一句话,便想要转身走人,然而,刚抬起脚,还没来得及走,便被拦了下来。

    安静死死地抱着自己妈妈的腿,眼泪又掉了下来,声音哀求的说道:“妈妈,不要让我走,不要赶我走!让我在这里住几天好不好?我会很听话很听话的!”

    “不行!赶紧给我滚!”安妈妈听到这句话,直觉的冷了声音,瞪着安静,冷冰冰的开口说道。

    “这是说什么呢?女儿好不容易来一次,让女儿在这里过两天怎么了?”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银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先是不满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太太,这才在安静的面前蹲下来,伸手,将安静小心的扶了起来,看着安静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连忙抬手擦了擦,“好孩子,快别哭了!叔叔带你进去!”

    “谢谢叔叔!”安静这才收了眼泪,很是认真的对着眼前的中年男子道谢。

    “你也真是的,孩子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能让孩子站在屋外呢!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杨家有多么的薄情呢!”中年男子一手揽着安静,一边抬头对着安妈妈说道。

    安妈妈瞪着自己的丈夫,尤其是看到他的手就放在安静的腰下,一张脸就有点难看了,然而,想到自己在这个家里根本就没什么地位,终是没有说出别的话来,陪着笑脸,认真的开口说道:“快进屋吧!”

    “谢谢妈!”安静微微一笑,甚是感激的说道,然后,身子便突然一僵,他……他捏她的屁股吗?回头,却看见他的手只是松松垮垮的放在她的腰部,虚扶着她罢了,所以,是她想太多了?

    “你们母女两人好好谈谈,我去让保姆做准备些静静喜欢的菜色,对了,静静,你喜欢吃什么?”一进入客厅,杨先生便放开安静,一副很绅士的模样。

    “谢谢叔叔,不用麻烦了!”安静看着自己的继父,心中突然便感觉很温暖,虽然只是一面,她却感觉这人比自己的亲人都待她好。

    “那叔叔就让他们多准备些,准有你爱吃的菜!”杨先生笑了笑,这边转身走了出去。

    “你赶紧给我滚出这里!”杨先生一走,安妈妈便快步冲到安静的面前,狰狞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说道。

    “妈?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我走呢?我是你的女儿不是吗?我被人欺负了,你不帮我出头,难道让我依靠一下也那么难吗?”安静盯着自己的妈妈,实在想不通,自己的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不是说母爱是最伟大的爱吗?为什么她一点都感觉不到?

    “我不管,总之你赶紧给我滚!”安妈妈对着安静大喊,虽然有时候,她也会因为自己的不负责任而感到愧疚,然而,她的女儿,终归没有她自己的幸福来得重要,杨进是一个多么没有自制力的人她一清二楚,难道她还要和自己的女儿抢男人不成?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啪!”看着这么不听话的女儿,安妈妈直接甩了一巴掌过去,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意思。

    “妈,我恨你!”安静捂着自己的脸,忽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着自己妈妈说了这么一句,便气呼呼的跑了出去,却在门口的时候,一下撞进了温暖的怀里,抬头,便看见那人温柔的神色,不由得越发的委屈了。

    “阿珍,怎么这么严厉,孩子还小,犯点错在所难免,好好教就是了!”杨进说道,低着,看着怀中的人,甚是温和的说道:“不哭了,叔叔带你去楼上休息,妈妈只是一时生气,不要放在心上!”

    “嗯!”

    “杨进!”

    然而,纵使安妈妈嘶声裂肺,相拥着上楼的人却没有一个理会她,由得她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而她,却不敢再多言半句。

    而此时,安溪已经被送到医院里,终归,只是被一个女孩打,看着青青紫紫,倒是不曾受到多么严重的伤,之所以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样子,只是因为她的心,突然间失了斗志,才会如此看起来这般模样。

    “病人并没有什么大碍,挂两天水消消炎,按时上药即可!”病房里,医生对着安爷爷恭敬的说道。

    “麻烦你了!”安爷爷对着医生说道,声音染着疲惫。

    “应该的应该的!”医生连连点头,确定没什么事情,这才带着其他的护士快步的退出了病房。

    安爷爷在病床边上坐着,管家秦叔站在安爷爷的身旁,同样是一脸的担忧。

    “老爷!这……”秦叔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安爷爷打断。

    “你先回去看看安静,这里有我守着就行了!”安爷爷打断秦叔的话,开口,淡淡的说道。

    秦叔还想要说些什么,然而,终究还是闭上了嘴巴,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安溪,这就是你和我说的不在懦弱?”安爷爷看着床上的昏睡的小人儿,没有问什么原因,也没有问对错,从始至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语气之中难掩其浓重的失望,随即便转身身去,明知道孙女这时候昏睡,看不见自己掉眼泪的模样,然而,终究还是不愿意对着孙女露出脆弱的神情。

    而躺在床上的安溪,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湿了长长的睫毛,显然,一直就保持着清醒,之所以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因为,无脸相见。终归,她自己也明白,今天毁了自己对这哥老人家的承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这么难受!所以,挨打的时候,她也根本就感觉不到半点疼痛,脑子里混混沌沌一直就没清醒过,当她意识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爷爷痛心的眼神,然后,趁着医治的时候,寻了借口便假装昏睡了过去,此刻,听到爷爷那满是失望的话语,安溪突然便充满了罪恶感,她…。她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想到这里,越发的没有脸睁开眼睛面对自己这个世上仅剩下的最亲的人了。

    之后,安溪醒来,安爷爷也不曾开口问过这件事情,一切都由着她自己决定。

    安溪在医院里住了三天,当然,安静也在杨进的家里住了三天,至于容盛,安溪虽然没来,却并无太大的影响,日子依旧一切如常,倒是两只小宝,第一天没看见小舅妈,两只小宝虽然奇怪却也不觉着有什么,第二天没见着就没忍住了。

    “小舅舅,我小舅妈怎么没了呀?”歪着头,放学回去的路上,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小舅舅甚是好奇的询问。

    “谁是你小舅妈?”容盛眯着一双秀气的眸子睨着她问。

    “小舅舅,你心知肚明,为什么每次还要再无问一遍?”另外一边的皇甫离开口说道,“就算现在小舅妈还不是小舅妈,未来还是很有可能是小舅妈的不是吗?”

    “谁说未来就很有可能?”容盛扫了他一眼甚是好奇的问。

    “你想想,只有几天的时间,她就从陌生人顺利进化成你的朋友,朋友再到妻子不是比陌生人到妻子更进一步?”皇甫离开口,很是认真的分析。

    “就是啊!”皇甫苒也跟着说道,“能够比接受别人更容易接受她成为你的朋友,这说明也更容易接受和她更进一步不是吗?”

    “别小小年纪操心不该操心的!”容盛扫了他们一眼淡淡的说道,他并没有想过那么长远的事情,总觉着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很难再变回一个普通人,所以现在,好不容易走上普通人的道路,他想要好好的走一走,至于要不要多一个人和自己一起走,他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与安溪的关系,除了自己的家教之外,也只多算得上朋友。

    “可是小舅妈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都几天没来上学校了?”皇甫苒也不想继续说了,毕竟,宁缺毋滥,说多了,让小舅舅对小舅妈产生逆反情绪那就得不偿失了不是吗?

    “……”容盛已经不想在纠正他们对安溪的称呼了,算了,他只当没听见就是了!“她家里人给她请了几天的假,说是身体不舒服!”

    “这样啊!”皇甫苒恍然大悟,“那咱们是不是要去探望探望?”

    “这个可以有!”一旁的皇甫离开口说道。

    “小舅舅你去吗?”歪着头,皇甫离问着容盛。

    “什么时候?”容盛问。“不过什么时候我都应该没有时间,你们妈妈让人给我准备了一组测验!这两天我会很忙!”

    “收到!”现在两只小宝一听到自家妈妈的大名就不敢有半句违逆的言论产生,因为关于私自转学这件事情,他们已经被老妈好好收拾了一顿,就算扛出了小舅舅这个挡箭牌也没有,还连累小舅舅一起挨骂,没法子,现在妈妈是两个人,他们要是敢让妈妈生气,他们的老爸就会毫不犹豫的握起铁拳头对他们,这也是他们最近这么老实的原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