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220 失败的布局

220 失败的布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花花新文:千金嫁到之染指俏总裁,嘻嘻……书荒还是不书荒的妹纸都去瞧瞧哈!么么么

    ------题外话------

    只是那个玩具后悔不已,然而,此刻的她已然完全失去了自由。》し

    为此,李渔快要急白了头发,幸而,帝君这些时日不曾问他战果,否则,他的小命也该玩完了。当然,他的小命恐怕还得多留一阵子,因为,帝君正在为自己新得的玩具着迷,同样沉醉其中,着实没有时间管皇甫那一家子,便是那让他有着变态执念的眸子他也已经多日不曾想起来了。

    当然,有人欢喜有人愁,通过定位系统权利搜寻柴蝶的李渔,却为此弄的人仰马翻,第一次是在大森里,找了好几天,突然又出现在南方城市里,等他派人过去的时候,再一次消失不见了,等到再有信号的时候,似乎已经出了国了,当然了,为了好好的教训他的不知死活,闲来无事的梅林就带着小猫儿满世界的跑,当然,跑累的时候,就让人把芯片从猫儿的体内拿出去,休息够了再把芯片给植回去,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其他的人看着,终是露出了笑容。

    “嗯!”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啊!”

    柴蝶笑着,眼泪虽然依旧掉个不停,却觉着无比的幸福。

    “你这没良心的孩子,走了那么多年,难道就没想着要回来看看我么!”墨妈妈一看见柴蝶的时候直接就把柴蝶给搂在了怀里,又是哭又是骂又是笑的。

    “墨爷爷,墨妈妈,墨爸爸!”柴蝶看见他们的时候,忍着眼泪,很是真心的喊着。

    之后,她和墨哲瀚去了一趟研究所,贡献出几管血之后,便被带回了华府豪庭九号院,然后,她便看到了墨爷爷,墨爸爸还有墨妈妈,这些她生命中仅有的曾经给过她温暖的人。<>

    而楼下,墨哲瀚终于说服柴蝶,不逃避,勇敢的面对,哪怕前路艰险,墨哲瀚问的那句直接戳中柴蝶的心窝,她……她想要她的墨墨,一直一直都想要,哪怕忘记了,潜意识里,她还是在渴望着她的墨墨。只是……终究压下心底的不安,她终究是自私的,因着心底的贪念,愣是将那种种隐患拍之脑后。

    “ok!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皇甫卿点头,表示满意。

    “boss放心,虽然不简单,却也不是没法解的毒素!”余味开口说道,“再有,这个毒素和我们之前的一项研究很像,想要找到解药不难!”

    “至于柴蝶,如何可以的话,尽量把她的命保住!”皇甫卿想到墨哲瀚那小子,皱了皱眉头说道,别说那小子是容颜的朋友,三番两次的帮着容颜,就是看着墨家和皇甫家的关系他也不能不管,更何况还有墨哲玟在那边呢!看那小子,似乎是动了真心的模样。

    “是!”余味听了命令,很是果断的应了一声。

    “嗯!”皇甫卿点头,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李渔!好样的,竟然已经把手伸到这么远了!果真是活得顺遂了么?“交代给宁宗,把他的支点给我全部灭掉!”让他打不该打的主意,皇甫卿脸上的笑容越甚,他倒要看看,当他变成没手没脚的人,还能如何惦记着皇甫家。

    余味看着自家的顶头上司,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boss,你就放心吧,阿醉已然研究过了,那个东西,只要放在活物的体内便可以正常运转,我把那东西植入在一只野猫的身上,唔,那只猫已经被阿梅空投到北国的森林,boss就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都弄好了吗?”而此时,魔域三十二楼,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皇甫卿问着不远处的余味。

    李渔狠狠的瞪了那两个蠢货一眼,如果不是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岂能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快速的来到自己的办公桌面前,打开自己的电脑,点开追踪器,定位柴蝶所在的位置,柴蝶的体内,不仅有记忆芯片,还有定位芯片,除非柴蝶死了尸体冷了,她才能逃过追踪,否则,就是跑到地球对面,他想要找到她也轻易的很。<>

    两个人被踢得五脏六腑都疼,然而,听到对方的命令之后,哪怕动一动都要疼的要命,却还是极快的爬起来跑了出去,呼……呼…。还活着!还活着!他们竟然还活着!

    穿着皮鞋的脚不知的落在连个人的身上,然而,即便如此,也没能浇灭他心中的怒火,混蛋!混蛋!混蛋!“都给我滚!”

    “昨…。昨天晚……唔!”回答的那个人,话还没有说完,直接又受了一脚,李渔的脸上已经快要被怒火烧着了,浑身的杀气蔓延,他真的……真的很想将这两个废物的脖子扭断,昨天晚上……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们竟然敢现在才来回禀?都活够了吗?嗯?

    站在办公室里,李渔的一张脸已然扭曲的不成模样了,深呼吸了几下,然而,还是不能控制体内不住升腾的暴力因子,上前两步,直接把那两个废物一人一脚踹倒在地,“你们……你们全都是废物吗?啊!活生生的一个人你也能看没了?什么时候没有的?”

    这厢的两相为难,而外面,却因为柴蝶而闹得人仰马翻,毕竟,这一局摆了好几年,只为了让墨哲瀚对柴蝶情根深种,然后通过对柴蝶的控制从而控制墨哲瀚乃至整个墨家,如果柴蝶没了,这个棋局也就废了,然而,现在,他们却告诉他柴蝶被那个小子带走了,失踪了!

    墨哲瀚直接走到她的面前,然后便看见她大颗大颗的掉着眼泪,然而,即便如此,墨哲瀚也没有放过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看着自己,开口,固执的询问:“你不要你的墨墨了吗?”

    “你不要你的墨墨了吗?你不要他了吗?”墨哲瀚看着她的背影,声音压抑而沉痛,然后,他便看见那个打定主意装作什么都不懂的人突然便僵立在那里。<>

    掀开被子,柴蝶从床上起身,套上自己的鞋子,看也不看一直盯着她的墨哲瀚,径自向外面走去,直到走到门口,方才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昨晚的冒险结束了,我要回家了!”柴蝶的语气平静,好似,她未想起过去,依旧是什么都不记得的新的柴蝶,说完,便再一次抬起脚步,然而,抬起的脚却再也没有踏出去,只因为……只因为身后那人问了她一个问题。

    柴蝶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心中因为感动而温暖,忍不住嘴角上扬,然而,想到了自己的状况,原本温暖的笑容突然便僵硬在嘴角,她……她这样的人如何能呆在他的身边,那些人……那些人,从始至终,都只是想要用她来控制他从而控制整个墨家,她如何能让那些人达成?

    “你什么都不想要,安心的住在这里!”愣了一下,墨哲瀚终是开口说道,声音认真而温柔。

    “你先说!”愣了一下,两个人再一次异口同声,墨哲瀚有点恼,柴蝶不敢回头,只觉着脸烫的厉害。

    “你先说!”

    不开口的两个人突然却一起开了口,然后只好一起闭上了嘴巴。

    “我……”

    “那个……”

    “……”而柴蝶,听了余味的话,也不好意思在哭下去,很自觉的擦了擦眼泪,一个歪着头看着窗外,一个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气氛尴尬略微暧昧。

    “你出去吧!”墨哲瀚红着脸挥手赶人,谁……谁恋爱了!他只是……只是……

    “……暂时不会有这样的反应!”余味看着他耸肩,说完,便直接转身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回头,甚是好心的询问:“如果你着实不会哄的话,我可以让人给你送本恋爱手册!”

    “……”墨哲瀚直接愣住了,愣了半晌,方才后知后觉,有点不可置信的询问:“你的意思是不是她身体不舒服才哭的吗?”

    “我是医生我也没谈过恋爱!”余味依旧一本正经,“你问问你哥,你哥追你嫂子那么多年,肯定有心得,唔,如果你胆子够的话,也可以问问boss!”

    “你不是医生吗?”墨哲瀚急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余大哥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

    余味无奈的翻白眼,“少爷,她哭不是应该你来哄吗?你找我做什么?”

    “你看,你快给她看看!”墨哲瀚把余味拽过来的时候,就指着抱着膝盖哭的难受的人,紧张的快要语无伦次的感觉。

    “墨……”柴蝶急了,然而,刚坐起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那人已然快步的跑了出去。柴蝶坐在床上,看着来不及关上门,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她该怎么办呢?这样子的他,让她怎么忘掉?

    “柴蝶,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墨哲瀚终是发觉这人的不对劲,连忙跑了过去,一脸紧张的询问。然后墨哲瀚便看见了柴蝶红了的眼眶以及不成停歇的泪水。然后,墨哲瀚就慌了,想到余味说的,这人的体内还留着毒素,一张脸直接就白了,“你忍忍,我马上去喊余大哥过来!”说完,再也不敢浪费时间,转身,快步的跑了出去。

    柴蝶不知道,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人,不知道被修改过的爱情还叫不叫爱情,如果……如果她的脑海中没有被植入那一段虚无的记忆,她不知道自己和这人还不会不会有交集,不会的吧,她只是实验室里的一只小白鼠,而他却是一个豪门大少,与她而言,最高高在上不过了,然而,她记忆被篡改,把他写成她的心上人,痴痴傻傻半年,他是她存活的力量,再然后,美梦到头,她虽然痴傻却美好的生活终结,一夜之间,她恢复成正常的人,墨墨不再是她的墨墨。她还有什么理由停留?离开的前一晚,她抱着他嚎啕大哭,因为不舍,也因为绝望,如果可以,她宁愿一直那个痴痴傻傻的柴蝶,守着她的墨墨过她最单纯的日子。然而,便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与她而言都是不可能视线的!想到这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泪水再一次蔓延,且一发不可收拾。

    回到病房里,脚步依然不敢多用力,就怕把她吵醒,他不知道这些年,她是如何过来的,只想着,如果自己是她,肯定是一个安稳觉都睡不好的,所以现在,便是最普通的睡眠他都不愿意打扰。他却不知,这人已然醒了,只是,同样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所以才会如此逃避。

    “嗯!”墨哲瀚点了点头,没有再生分的说谢谢,倒不是心中不感激,只是觉着多余,因为,他知道,如果哥哥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会所有的都听哥哥的。

    “好,这件事情交给我,你只管做你想做的事情就成!”墨哲玟说道,丝毫不觉着自己的弟弟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行了,你进去吧,你也好好休息,我一会儿让人将饭菜送过来!”

    “这样的父母不要也罢!”墨哲瀚沉默了片刻,终是开口说道,“在柴蝶安全之前,谁都不会见!”

    “你说,你想要怎么办?这件事情都听你的!”墨哲玟看着自己的弟弟,甚是认真的说道。

    “放屁!”墨哲瀚听了这句话顿时大怒,现在失踪一个晚上知道报警了,那当初在他家过了大半年怎么没有半点动静?她的体内被植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怎么没有管一管?她被注入毒素的时候,他们又在哪里?

    外面的人是不是别人,正是墨哲瀚的哥哥墨哲玟,“今天早上,有一对中年男女到公安局报案说他们的女儿失踪了,据他们的描述和提供的照片,他们的女儿便是柴蝶!那边已经以失踪未满二十四小时为由拒接了!”

    柴蝶听着身后的动静,听着他忽然起身,听着他突然变得几近无声的脚步,好不容易忍下去的眼泪再一次汹涌而出,因为怕自己发出声音,怕那人察觉到,只能把自己的手掌塞在口中,用力的咬着自己的食指,直到口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儿。

    睡梦中的人,听到敲门声忽的一下坐直了身子,刚想要快步去开门,突然便想起身后的人还未苏醒,顿时便放轻了脚步,无声的走了出去。

    柴蝶无声的掉着眼泪,透过朦胧的泪光,看着这人,只有她知道,她的目光此时此刻有多么的贪婪。她就这样一直一直看着,直到看着他的眉头动了动,方才快速的转过头去,假装自己还在睡觉。也正在这时,房门被敲响,终是把趴在床上睡觉的人给吵醒。

    一幕一幕,她独有的,她和他共同的,全部回到了她的脑海之中,所有的,无论是删减还是修正过后,只要是她亲身经历过的都回到了她的脑海之中。在看着这人,眼中突然便有了泪水。一滴一滴,最终汇聚成行。

    一个晚上,墨哲瀚一直守着柴蝶,知道天要亮的时候方才有些受不住,趴在床边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天亮,柴蝶醒了他还不曾苏醒。柴蝶醒来的时候,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身在何处,然后,她便发现了趴在床边的墨哲瀚,然后……所有的记忆,她自己的记忆,被记忆芯片锁住的记忆江水一般波涛汹涌的涌进了她的大脑。

    墨哲瀚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孩,一颗心怒的好似要烧着了一般,想到这些年她所受的遭遇,墨哲瀚就越发的难受了。他不知道自己对柴蝶到底存了一种什么样的心思,他分不清,也许只是因为责任,因为当初那人对自己单纯的依赖,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可是他已经把她归结为自己人了,是自己人,别人就不能随意的欺负,欺负了多少就得给他还回来多少。

    “什么时候这么生分了!”墨哲玟开口道,示意他不会有什么事儿,这才走了出去。

    “哥,谢谢你!”墨哲瀚看着自己的大哥小声的说道。

    “你在这边守着,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墨哲玟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早点休息吧,她应该到明天早上才会苏醒!”余味说完,这才转身打算离去。

    “是!”墨哲瀚点头,牢牢地记在心中,此刻,余味的话与他而言,那就是圣旨,不,比圣旨还重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