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219 舒砚,你怎么样了?

219 舒砚,你怎么样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还有,花花新文:千金嫁到之染指俏总裁,书荒的妹纸们去看看吧!虽然只有一章,哈哈哈……。!精/彩.东.方/文.学m会员hai手打!{看最新章节请到:}》乐文》小说し

    关于征文活动,芯芯说的对,之所以输是因为我们本身有很多不足,so,我也不求票票啦,不过还是要感谢票票给花花的妹纸,至于还有票没投的妹纸,可以投给自己喜欢的作者,要是没有特喜欢的,就投给我们组比较有胜算的几只,花花是a组的,有九序有瑜人还有宝宝,嘻嘻……a组赢的话花花也有分红来着,捂脸,虽然几近没有胜算。但是重在参与么!努力还是要哒!

    ------题外话------

    “……舒砚!”原本紧张的帝君在看清对方的脸之后,终是变成了惊讶。“舒砚,你怎么样了?”

    “唔!”对方闷哼了一声,便晕死了过去。

    深吸一口气,帝君终是发动车子离去,却在转弯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人。帝君一愣,连忙下车查看,“喂,你没事吧!”

    每一天,他都看着那张小脸,越看,越觉着自己好似上瘾了一般,也越来越觉着无法忍受不能碰触到他,他知道,再这么看下去,终有一天,他会失控,会不满足只是看一看,然而,他却没有别的法子,因为,他尝试了,在连着看了几天之后的今天,他忍着不出来,然后,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他就像毒瘾犯了一样,撕心裂肺的难受。最后,夜幕降临的时候。终于挨不过去,还是开着车子出来了,看着已经大门紧锁的幼儿园,看着空空荡荡的门口,想象着那张笑脸,虽然依旧不是很舒服,却是比之前好些了。

    然而,帝君真的因为楚霄把皇甫离认作干孙子就彻底断了对皇甫离的歪心思了吗?没有,因为,之前甚少出帝宫的人现在每天都要出一趟帝宫,尤其是在幼儿园放学之前,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便会开车一辆普通的小车守在幼儿园的门口,因为这个时间点有很多家长开车来接孩子,他的车倒也不显得突兀。<>

    第二天,两只小宝正常去幼儿园,皇甫卿正常上班,至于楚霄,是在容颜的前一天回的m国,自然是乘着他的转机回去的,本来想把容颜一起带回去的,但是,怕一直盯着他的帝君再把容颜给惦记上,终是没这么做。

    两只小宝这才得了特赦令一样,抱着小枕头爬上了爸爸的床,一边一个,老爸在中间。两人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把枕头放好,便安静的躺了进去。皇甫卿看着自己的儿女,刚刚那样的感觉更深了,早知道……算了,天下哪有什么早知道。

    “来吧!”皇甫卿轻声的说道。

    “爸爸!”就在他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门口传来两道声音。皇甫卿愣了一下,抬头,便看见他的儿子女儿站在了门口,每个人抱着一个小枕头,一个天蓝一个粉色,可怜兮兮的模样。

    在书房的门关上之后,皇甫卿继续办公,只是拿起文件,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将文件一丢,终是决定不在这里浪费时间,回卧室睡觉。当然,进屋之前,不忘去看看两只小宝,看他们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这才放下心来,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然而,躺在床上,却同样的睡不着,脑海中都是他媳妇儿,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想,早知道不让那人读那么多书了,早知道就让她在家相夫教子,然而,现在说那么多早知道,在她面前的时候,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的,谁都没有打碎一个人梦想的权利,哪怕他能给她富足无忧的生活,也不能绑住她前进的脚步。

    皇甫卿撇嘴,他有这么恐怖吗?而且,他完全就是好心好不好?

    “是!”萧敬东被皇甫卿盯得发毛,应了一声,便连忙告辞,“那什么,我就先回去了!”也不等皇甫卿回答,拔腿就跑。

    “派人去查就是!”皇甫卿淡淡的说道,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这几日你躲在家中陪陪她吧,做人丈夫的,人家怀孕了,哪能不在身边陪着!”皇甫卿想,这样子太失职了,媳妇儿怀孕了就得像他一样,就差二十四小时陪护了,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为你生儿育女的人。<>虽然无理取闹了一点,但是,没体验过永远也不知道怀孕生子的人会有多么痛苦。对了,他得撺掇东子什么时候也去做做那个阵痛体验。

    “还有,我没有问阿瑶的上司!”萧敬东主动的自首,虽然,问了瑶姐,他们可能会省去很多麻烦,然而,他终究还是不想让她陷入那种两难的境地,哪怕,以后他们和对方对上,瑶姐也不会觉着愧疚,只是boss这边……

    楼上,皇甫卿听了萧敬东的回报之后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给她盖好被子,萧敬东方才安心的走了出去,上楼,去和boss汇报事情。

    “嗯!”

    “知道错就好!”捏了她的娃娃脸一把,“乖乖躺着,我去去就回!”

    “对不起!”瑶姐低下头,很是认真的道歉。当时,她也是被急的没有法子,若不是最后幡然悔悟,她的孩子可就真的没了。

    “我唯一没想到的是你会想要伤害孩子!”萧敬东收敛的笑容声音低沉的说道。

    “什么?”瑶姐抬头,愣怔的说道。他们都懂,那为什么……

    “不用了!”萧敬东轻笑着说道,“你以为你那点事情boss不懂?”

    “我去和boss道歉!”瑶姐抵着头说道,虽然,她没有传过去什么有用的消息,可是她的身份终究还是……

    “嗯?”萧敬东愣了一下,问。

    “等等!”瑶姐一把把萧敬东给拽住,面上有点迟疑,然而终究还是坚定的开口:“我和你一起去!”

    “你先躺着,我去楼上和boss说点事情!”萧敬东对着瑶姐说道。<>

    “嗯!”瑶姐听了,重重的点了点头,她想,她真的没有爱错这个男人,那个人,她终是不喜,却也是她的父亲,她虽然选择了东子,却也希望那个人能有一条活路,当然,如果他们能够化干戈为玉帛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可是……饶是没什么大用的她都知道,上面那位容不下皇甫家,终究有一天,他们会真正的对上,唯一的差别只是早晚罢了。

    “我不会让你为难!”萧敬东开口说道,“你现在怀孕了,不要多想,好好的养好身子就成!”

    “你……”瑶姐听了他的话之后愣住了,这人……这人不想知道她身后的人是谁吗?

    “行了,以后你乖乖我的媳妇儿,孩子的妈,其他的都不要想了!”萧敬东说道,“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瑶姐笑了笑,果然,记得的只有她一个,然而,她却不觉着失落,因为最初,便是她爱的多,她的爱情比他早了三年,至于让她倾心的原因,唔,虽然很狗血,但是她却满心感动。那一次,她第一次参加年会,化着妖艳的妆,穿着最漂亮的礼服,然后……然后没有得到男士们的青睐有加,反而,得到了女同事的不满,不仅泼了她酒水还扯坏了她的礼服。正在她狼狈的不行的时候,便是这人,宛如天神一样降临,把自己的外套套在她的身上,遮住了她即将外泄的春光。也就是那一次之后,她的目光便总是追随着他,一年两年三年,她的感情也慢慢的变了味道,从感激到心动,她不知道是在何时改变,在她察觉的那一天已经晚了,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间谍,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然而,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哪怕再让她重新选择一次,她还是会选择这个男人而非其他的什么功成名就。

    “……”萧敬东想了想,摇头,年会年年有,他哪几年六年前是啥样的?或者说即便是记得,也记得不那么清晰了。

    “……”这一次,瑶姐没有脸红,因为想到那一幕,她只觉着温馨,“你还记得六年前咱们公司举行的年会吗?”

    “那为什么爱上我了?”对此,萧敬东表示很不解,他自认为和那些兄弟相比,没啥特别的有点,不知道这人怎么就突然喜欢上他了。

    “胡说!”听了他的话,瑶姐也不脸红了,立刻严肃地说道,“起初,我的目标是余味,我觉着他最傻!”瑶姐说道,宁宗和武胥就不要说了,一个是不败战神,一个是商界精英,这两个,是她无论如何也搞不定的,而其他的人,她也做了深刻的分析,最后得出的结果只有电脑天才秦醉以及医学天才余味这两个人还可以一试,·因为这两个人虽然在这两个领域方面天资过人,但是在生活方面着实差劲了一些,一个生活白痴,一个天然呆,她想着,从这两人下手最是简单,当然,那时候,萧敬东也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这人,虽然平时一副温文尔雅笑的很和善的模样,其实谁都知道,这就是一只笑面虎,八面玲珑风生水起,否则,也不会得到皇甫卿的如此重用。然而,她定了目标,却从来没有想要去实现过,只是因为这人!

    萧敬东却没有因为她的脸红而决定放过她,依旧盯着她认真的询问,“难道因为我看起来特傻?”

    “……”瑶姐看着他,一张娃娃脸不由得一红。

    “为什么是我?”萧敬东看着她,沉着声音询问。

    “哦!”瑶姐抽噎了一下,终是把自己的眼泪收了回去,开始说着自己的事情,原来,瑶姐也不是无父无母,只是被抹去了痕迹罢了,大学毕业之后,她就只有一个任务,进入魅影集团,哪怕是个保安都成,然后,她在魅影集团站稳了脚跟之后,又有了下一个任务,在萧敬东或者十二智囊团之中选择一个男人作为目标,因为这些人都是萧敬东势力的核心成员,哪怕是魅影集团那些高管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们一定会知道,所以,想要得到皇甫卿最见不得人的秘密,除了皇甫卿本人,便是萧敬东和十二智囊团成员。

    “不要哭,好好和我说!”萧敬东把她的眼泪擦掉,见他刚擦过她的眼泪又掉了下来,终于忍不住凶巴巴的说道。

    “……我怎么会选择任务!”想到刚刚这人那么干脆的和自己说离婚,瑶姐的眼泪又掉了下来,这几天不见这人,心中早就打定了注意,等他回来之后就把所有事情都和他说,只是……只是怕这人知道她的身份和目的之后就不要她,没想到,她还没说,这人就已经想着不要她了,想到这里,越发的委屈了,眼泪也掉的凶了。

    “我只是不确定!”萧敬东开口说道,“不确定,你在任务和我之间到底会选择谁!”

    “你…。你不和我离婚了!”瑶姐看着他,哑着声音问道。

    “好了,不要哭了!”萧敬东终于不再隐忍,伸手,将瑶姐从自己的身上扶起来,面对面,抬手,温柔细致的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掉,这才开口,一如以往的温情:“告诉我,如果真的爱我,如果想要和我一直在一起,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

    埋在他怀里的人使劲儿摇了摇头,“我爱你!我一直爱你,好不容易嫁给你,我怎么会伤害!”瑶姐大声的说道,哪怕是要她的命都可以,唯独不能伤害这个男人。

    “……”萧敬东的眸光微闪,显然,对这个敢动他孩子主意的人表示不悦,然而,即便如此,也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平静的面对着瑶姐,“你是说你已经做出了选择,背叛了你的主子,不后悔吗?”

    “没有!”瑶姐认真的说道,“我没伤了孩子,已经失败了任务,那一刻起,我便没有主了,我只有你了!你别不要我!”

    “可是咱们各自为主……”萧敬东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瑶姐打断。

    “我不要离婚!”一直愣怔没来得及说话的瑶姐突然便反应过来,趴在萧敬东的身上,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角,“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开你!”

    “我们离婚吧!”萧敬东看着她再一次沉静的说道,没等瑶姐说话便继续开口:“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为何,然而,也只得你之所以那么做一定有你的理由,若是你的目的在我,我孤家寡人生便继续生,死了便死了倒也没什么,然而,却不能因为我而伤了我的上司和兄弟,所以,我们离婚,这是最好的方法!把你剔除在我的世界,我虽然难过不舍,却也不会心中不安!”

    原本还在认真哭的人突然便顿住了,抬起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瞪着萧敬东。一张娃娃脸之上满是伤痛,显然,想过很多种,却没想过他会如此直接的说出来,离婚!他竟然要和她离婚!“你……你刚刚说什么?”瑶姐盯着他哑着声音问道。

    “阿瑶,我们离婚吧!”萧敬东看着她,良久,方才平静的说道。

    “呜呜呜…。”趴在他身上的人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哭的难受。只想着,这人不回答,就是不要自己和孩子的意思了,想到这里,哭的就越发的大声了,“我没想要伤害孩子,你别不要我!”这是她好不容易才有的宝贝,怎么可能轻易的伤害,只是…。只是当时父亲逼得紧,而她一时没想出别的对策,这才……她真的没想过要伤害他们的孩子。

    “告诉我为什么那么做!”萧敬东看着她的头顶,力持镇定的说道。

    瑶姐看着他,久等不到他的回答,想到某个可能,眼眶顿时便红了,一颗心好似被扔进绞肉机里一样被绞的稀碎,再也没了之前的气势,直接倒在萧敬东的怀里,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呜呜呜……你不要不要我和孩子!”

    萧敬东抬眸,紧紧的盯着坐在自己身上的人,看着她红了的眼眶,看着她消瘦不少的脸,一种陌生的疼痛来袭,似乎比被子弹打穿还要严重一般,想要把这人搂在怀里,告诉她他要她,无论是她还是孩子他都要,然而,心中的想法升腾,面上却无半点反应,淡漠的瞧着情绪有点失控的女人。

    噗通一声,把他推到床上,然后转身,去把卧室的门给关上,回来的时候,便看见那人已然做起了身子,瑶姐怒着一张脸,直接又把她给推了回去,然后脱了拖鞋就爬上床去,直接坐在他的腰上,一副严刑逼供的模样,“说,你是不是不打算要我和孩子了!”盯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瑶姐凶巴巴的问道。

    瑶姐在哭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察觉到这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漠,心中委屈的要死,抬手狠狠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然后,也不管这人多么的冷漠,直接把他拖着他向卧室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