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204 龙腾,我杀了你!

204 龙腾,我杀了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然,去幼儿园的时候,也顺带见了楚霄,将徐傲松留下来的话转告给楚霄。

    “我知道了!”楚霄摸着自己的下巴,沉吟了良久,终是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安排,你不用担心!”

    “好!”皇甫卿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再然后,徐傲松便接到了楚霄的电话,两个人约定了一个地点,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从成年之后,便再也不曾见过的人,不,准备的来说,应该是不曾正式会面的两兄弟,终于再一次正式的面对面的相见.

    砰!然后,见面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徐傲松狠狠的一拳,本来,楚霄想要躲过这一拳还是绰绰有余的,然而,想到自己终归有点对不起这个兄弟,因而,刚刚动了一下脚,瞬间便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边.于是,那狠厉的一拳便毫不留情的落在他的脸上.

    见到这一幕的杜肯,直觉的就要冲上去,然而,刚抬起脚,便停了下来,许是预见了这样的事情,在来的路上,楚

    的路上,楚霄便对杜肯下了命令,让他无论看到什么情况都不能擅动.想到当时主上说这句话严厉的模样,杜肯哪里敢不听.于是,只能看着自家主上被打破的嘴角,却只能干干的站在一边看着.

    徐傲松同样也是一愣,虽然自己挥出了拳头,却也知道这人的能力,想要躲过自己这一拳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却没想到......却没想到他竟然没有躲,而是生生的受了自己一拳。“你......”

    “呵呵......是不是没想到我会被你打到?”楚霄轻笑了一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开口,却扯动到嘴角,不由得低低的抽了一口气,“原来,这么多年之后,你的拳头还是这么硬!”

    “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听他这么一说,原本理直气壮的徐傲松突然便觉着愧疚,然而,想到商迩雪,想到他近二十年行尸走肉的生活,终是冰冷了神色,瞧着他冰冷的说道。

    “知道!”楚霄干脆的说道。

    “你明知道她是我的......”徐傲松听了他的话,越发的怒了,上前一步,抬手又要揍人。

    “我不知道!”楚霄举手投降,该他的责任他不会推迟,不该是他的责任他也不会让人平白冤枉了,“我不知道她是你的人,甚至连她的长相都不知道!”

    “那你还......”徐傲松瞪着他,心中满是怨气,如果没有这么一出,他何至于和心爱的人分开这么多年?

    楚霄耸肩:“我你还不懂么?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你觉着我会去碰一个女人?”

    “......当时是什么情况?”听他这么一说,徐傲松终是想了起来,这人,从小便认为亲吻和**是这个世上最不卫生的行为,无论是和男人还是和女人,他都没有半点想法。当然,他不肖想别人,别人却很容易肖想他,这也是他抛弃帝位以及皇家身份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和你媳妇儿一样,被下了药呗!”楚霄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唔,这里是他们小时候经常过来玩的地方,二十多年,帝京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唯独这里,几乎还保留着原来的模样,几乎未动分毫。

    “谁?”徐傲松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皱着眉头询问。

    “还能是谁?”楚霄笑,妖气十足的眸子此刻盈满了讥诮,还能是谁呢?谁敢对他动这样的心思?

    “混账!”看着他脸上讥诮的笑容,徐傲松顿时便愤怒难当,抬头,狠狠地拍在长椅的扶手上,差点没把扶手给拍碎。

    “当时,别说是你的女人了,恐怕就是随便找个老太太,如果我不想死的话,我也得狠着心把她上了!”楚霄轻笑着说道,那人给他下的药量,就是怕他有时间逃了,为此,甚至不顾惜他的生命了。

    “......”徐傲松看着他,再也说不出任何责怪的话来了,终归,造化弄人,他没保护好他自己,而他徐傲松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媳妇儿。“我告诉你,以前那件事情就过去了,你和迩雪的那一次,你也给我忘掉,迩雪只是我一个人的!”他可以不计较以前的事情,因为,算来算错,好像都不是他们的错,他又如何能把罪责都推到他楚霄一个人的头上,但是......过了就过了,万万不能在对他的媳妇儿存有非分之想了。这一点,他是必须先提出来的。

    “你在胡说什么?”楚霄黑了一张脸,难道他还以为自己在惦记他媳妇儿不成?“如果不是容颜,我根本就不会再见你么这些人一面!”无论是谁,便是帝京,他也都是不想回的,只是,那一次,也不过是无聊的狠了,才会有一次帝京之行,然后在机场无意间遇到商迩雪这个人,然而,如果不是有容颜的存在,那也只是知道而已,解了心中一桩疑团而已,再无其他。

    情人眼里出西施,再加上商迩雪本来就是二十年前帝京的第一美人,徐傲松自然觉着别的男人都在肖想自己的媳妇儿,更别说这个曾经得到过自己媳妇儿的人,虽然是迫不得已,虽然他不喜欢这种东西,但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因此而改变呢?所以,有些话还是事先说清楚的好,自己可以不阻止他与容颜相认,毕竟血脉亲情,不是别人想阻断就能阻断的事情。

    “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打扰你们两口子的生活的!”楚霄白了他一眼甚是认真的说道,他要找女人,这个消息要是放出去,估计想要跟他的女人排排站都能绕满地球一圈。他会肖想自己兄弟的女人。

    “这就好!”徐傲松点头,将将满意。“当初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最主要的问题说完,徐傲松方才以兄弟的身份问着楚霄。

    “当初么?”楚霄倚在椅背上,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当初我离开帝京,便去了楚家,很快就接手了楚家的家业,只是没有公布于众罢了,后来,有一次来了帝京,无意中被那个人知道了行踪,然后,他说要我和道歉赔罪,我心想,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呀,总不能真的和他走到死胡同,老死不相往来吧,然后我就应了,在他敬酒的时候,便毫不犹豫的喝了,终是发觉的早,酒刚进肚子里就觉着不对劲儿了,幸而,我来帝京,外公派了不少的人跟着过来,然后,带着我快速的避开那里,那人见事情败露,就像下杀手,其中一个下属假扮成我的模样在其他人的护卫下离开酒店,而我一直不曾离开,也就在

    开,也就在这时,药效发作,而杜肯正好听到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密谋,在那个女人走了之后,便收拾了那个男人!后来我解了药性,而那个假扮我的下属也被一枪毙命,本来,我是想好好的回击他的,可是......可是我如果回击了,那我之前的那些退让和容忍又还有什么意义?”他在父母临走的时候答应过他们,手足相亲,万万不能手足相残。为此,他抛下名正言顺的帝位继承,什么都不要只身离开,却不想,**有时候却如此强大,可以将一个人的良知尽数吞灭。

    “混蛋!”徐傲松握紧了手,铁青着一张脸咬牙说道,他着实没想到事实的真相竟然是这个模样,这与那人和自己说的,简直是天差地别,徐傲松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这样的人欺瞒了这么久。甚至于,因为那人的命令,差一点,差一点亲手杀了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如果不是......如果不是楚霄突然回头,如果不是他看到了楚霄的脸,如果不是他早有防备,现在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你现在想要怎么做?”徐傲松问。

    “我现在很好,唯一想要做的,便是希望容颜能够认我!”楚霄想到自己有一个女儿,一个外孙一个外孙女,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心情,为此,让他彻底原谅那个人他觉着都能接受,他有了女儿呀,这是他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这样的意外之喜,可以抵御他心中所有的不甘了。

    “你放心吧!”徐傲松拍了拍楚霄的肩膀,声音柔和的说道,“容颜是个好孩子,她若是知道其中原委,一定是不会责怪你的!”

    “我知道!她是个好孩子!”楚霄微笑着点头,那样的善良温暖的孩子,自然是好孩子,楚霄想,他的女儿绝对是天下间最好最好的人儿了,只是......只是面对这样好的女儿,他却没有勇气,因为女儿越好,越显得他这个做爸爸的不好,从小到大,一件事情都不曾为她做过。

    “你打算什么时候让容颜知道?”徐傲松问。

    “唔,再等等吧!”楚霄说道,“等我做好了准备的!”

    “对了,容颜也是我的女儿,就算你认回她了她也是我的女儿,这一点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徐傲松和楚霄强调,有些事情要事先说好的,可不能他一来了,他就没了女儿。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楚霄扫了他一眼,强调,“他是我的女儿!”

    “他也是我的女儿!”徐傲松坚持。“你要是这么不讲理,我就和迩雪商量商量,撺掇颜颜不认你这个爸爸!”

    “......算你狠!”楚霄咬牙,为了能够认回自己的女儿,不得不把自己的女儿分出去一半。想了想,好像还是自己占优,终归,自己是容颜的亲爹,你呀再无赖,那也是我亲闺女。想到这里,楚霄也终是好受了一点,毕竟了借了人家的老婆生的女儿,做人不能太无耻。想到此,楚霄的脸也就不那么黑了。

    “还有迩雪那边......”徐傲松想说,商迩雪那边,就有他自己来说,楚霄就不用出现了。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楚霄给打断了。

    “那你是媳妇儿,自然是你来说!难道还要我来说?”楚霄扫了他一眼,甚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徐傲松被噎的不轻,对着楚霄,一个劲儿的翻着白眼。

    “行了,事情说的也差不多了!”楚霄起身,完全不把他的白眼放在眼里,甚是淡定的说道:“我走了!”

    “给我站住!”徐傲松自认自己的脾气很好,没想到这个人......这个人依然如他记忆中的那般恶劣!说句话不气死人好似不甘心一般。“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那个人是如何也容不下他的存在的,如果让那个人知道了,绝对会再次下达对他的暗杀令,当然,如果楚霄以楚家掌权人的身份出现在帝京,那个人忌讳楚家掌权人在国际上的影响,绝对不敢在帝京对他下杀手,如果他秘密的来京,若是被那个人知道了可就危险了。上一次没弄死楚霄,那个人已经发了好大一通火了,这一次可就没那么轻易的就放过。

    “他想杀我,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能力!”楚霄微笑,妖气十足的眸子盈满了笑意,面上,尽是不屑。

    然而,徐傲松还是不放心,再怎么样,你始终是一个人,饶是你背后有偌大的楚家,可是楚家权势的重心毕竟不在华夏帝国,以一人对上一个国家的掌权者,又能有多大的胜算。“你先离开,或者,发出一个消息,昭告天下,你就在华夏帝国!”

    “行吧,我会考虑的!”终是没有违逆兄弟的意思,思虑了一会儿,楚霄便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说的是认真的!”徐傲松皱紧了眉头,认真的说道。

    “我回答的也很认真啊!”楚霄回头,看着徐傲松霎是惊讶的说道,难道他表现的很不认真么?

    “......”徐傲松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深吸一口气,努力把心中那不住升腾的怒气给压下去,然而,压了好久,终是没忍住,抬头,怒吼:“给我滚!”

    “我告诉你,你这脾气得改改!”楚霄完全没把徐傲松的怒气放在眼中,反而一脸认真的劝解,“就你这样的,当初是怎么找到女人来着?”

    “......赶紧滚!”徐傲松起身,挥手,

    身,挥手,“以后别说你认识我!”

    “真的,你得好好反思反思!”楚霄甚是好心的说道,“就你这样的,我都怀疑颜颜怎么会喊你爸爸!真的......”

    “龙腾,我杀了你!”这下,一直自认为沉稳淡定的徐傲松终于受不住了,也没有给楚霄反思的时间,抬手就攻了过去。

    “哎哎哎哎......”楚霄一边回击,一边嘴巴说个不停,每一句话都能让徐傲松跳脚。

    杜肯在一边看着,瞬间就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这两人.....明明都是四十几岁的人了,怎么就看着跟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一样一样呢?

    而m国,皇甫湘那边,显然还没倒过时差,明明大晚上了她还是没有半点睡意。

    吃过晚饭之后,便一个人去了院子里散步,伦恩看她身上穿的单薄,便去楼上为她取衣服去了。

    而被汉斯喊来一起吃饭的舒砚,正好逮着这个机会就出去了,三两分钟,便在后院看到了坐在游泳池边上的皇甫湘。

    “湘儿!”舒砚开口,一脸娇俏的模样。

    “......”皇甫湘回头,便看见舒砚站在自己的不远处,脸上挂着亲密的笑容,好似当初,她和她没有一点嫌隙的时候,皇甫湘想,当初,她怎么就那么笨呢,那么虚假的笑容她却没有半点察觉。

    “湘儿,怎么样?还适应这边的生活么?”舒砚却好似没瞧见皇甫湘的神色一般,依旧十分亲热的开口。

    “还好,谢谢关心!”皇甫湘疏离地说道。

    “湘儿,有必要吗?对我如此防备?”舒砚好似终于厌了,脸上挂着疲惫的笑容,好似自己有多么委屈一般。“你看,我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了!我不会再对你哥哥心心念念,你还要这样对我吗?”

    “舒小姐,你误会了!”皇甫湘淡淡的说道,“我没有对你防备,我只是对你亲近不起来罢了!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唔,对了,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对你就是这种感觉吧!”皇甫湘小心的从游泳池边上站了起来。想要离开这里,本来出来只是想透透气的,然而多了这么一个人,那空气似乎都变得不清新了,那还不如回去,抱着伦恩睡觉的好。

    然而,她刚抬脚,后面就传来噗通一声!回头,便看见舒砚掉进了水中。慕^残^文^学(),如果你觉得不错,按ctrl+d可收藏本书!

    推荐阅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