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204 龙腾,我杀了你!

204 龙腾,我杀了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慕\残\文\学:.)“你说什么?”汉斯一把将舒砚从自己的怀里推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抓住舒砚的双臂,有些不可置信的询问,“你真的要回国?”

    舒砚看着他,很是郑重的点了点头,“是了,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经被调到华夏帝国作为道尔集团在华夏帝国分部的设计总监!一个月,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一个月之后就要分离了?可是......我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所以才会如此的失控?看到我这个模样,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舒砚低着头,由着他抓着自己的手臂,声音也凄凄婉婉,为自己刚刚的雷霆之怒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理由。

    “怎么会?你永远都是我心中的女神!”汉斯说着,又把这个已经哭成泪人儿的舒砚搂进了自己的怀里,甚是温柔的说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在我的心中都是不会变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比不上的!”

    “呜呜呜......”埋在汉斯的怀里,舒砚小声的啜泣着,为什么她这么好,那个人却永远也看不到呢?为什么她这么好,那个人却选择一个什么都没有和个孩子没什么两样的人呢?舒砚怎么都想不通,越想越是不甘心,不可否认,她的心上人,依然还是皇甫卿,她以为,在经历他那样冷心冷情的对待之后,她对他只剩下恨了,然而......今日看到皇甫湘,看到和皇甫卿有着同一个姓氏,在同一个家庭生活的人,她还是想起了那个让她心伤的人,原来......原来自己离开了三年,唯一无法改变的事情,便是对皇甫卿的执念,原来,在恨之外,还有一种很深的渴望,渴望能够成为站在皇甫卿身边的人。

    她一直觉着自己做的很对,然而,感受着这个把自己搂在怀里的人,第一次,舒砚觉着自己愧疚,愧疚自己利用了这个纯粹的人,愧疚辜负了他对自己的全心全意,所以,当总部发布将要向华夏帝国分部调派设计总监的时候,她思考了三日,终是向总部递了申请,而前几日,调令已经下达,当然,愧对汉斯只是她选择回国的其中一个理由,而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则是......容颜现在在m国,皇甫卿的身边无人,她觉着,这是她趁虚而入的最佳时机,而她,自然不能平白的浪费这么一个大好时机,舒砚想,如果......如果他改变主意让她呆在他的身边的话,她就大人大量的不和他计较了,不恨他也不报复他了,真的!她一定会好好的对他的,做他的贤内助,无论是在家相夫教子还是陪着他一起上下班,她都可以做到的!

    “好了好了!”完全不懂舒砚心中在想些什么的汉斯,此刻,看着怀里哭的很伤心的人儿,脸上不由得漾起温柔的笑容,一边轻轻的拍着舒砚的后背,一边温柔的开口哄着,“不就是回国么?那就回去吧!反正,你也很想你的家人,再说了,你回去了也不是就不回来了不是吗?”汉斯安慰道,看在她如此舍不得他的份上,他决定给她一个惊喜,当然,惊喜之所以为惊喜,那就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所以,他的决定暂时就先不告诉她了,哈哈哈......

    “可是我们......”舒砚抬头,看着汉斯,泪眼朦胧的模样,我们就分手吧......当然,这样的话她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否则,岂不是......

    “放心吧,你们帝国不是有一句话么?”汉斯笑眯眯的说道,“有缘千里来相会么!我相信,我们是很有缘分的!”

    “......”舒砚看着他,半晌无语,显然没想到,这人会如此轻易的让她离开,这多少让她有点失落,明明,刚刚还说她是他的女神来着,现在,却又和她说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是不是早就想要撇开她了?以前说的那些都是哄她开心的?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的自私,明明就不喜欢那人,明明就不稀罕那人的付出,然而,习惯了那人对自己的殷勤,然后,突然有一日,发现那人不再对自己付出,心里就会变得不高兴了,她可以不要,却不能是别人不给,不要和不给,完全是两个概念。<>

    汉斯自然看出舒砚的失落,然而,他的心中还为此高兴了一把,心里想着,他宝贝儿的心里,终归还是有他的,否则,又如何会为即将和他分离而如此难受呢?汉斯不知女人真正的心思,花花公子,第一次为一个人痴迷,因而,也便失了原本应该有的警觉性,不曾分辨出在乎与占有欲的区别。只想着,自己要好好的计划计划,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惊喜,于是,这样想着的时候,倒也没有和她再多说些什么。<>只是用着她上楼,然后他来收拾楼下的这些残局,对于女儿家的小性子,汉斯觉着,唔,这些都是可以存在的,女人没有小性子那还叫女人么?想到这里,一边打扫一边微微的笑了起来。

    而此时的华夏帝国,帝京,皇甫卿正头疼的厉害,本来想打电话问一问容颜,问问她对于自己的亲生父亲有什么想法,然而,想到容颜那边正是深夜,怕自己在吵着他,当然,如果他要知道萧敬东敢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打扰容颜,皇甫卿想,无论他是有多么大的好事儿,也得让他先哭上一哭才行,奶奶的,他自己都舍不得打扰,其他人谁敢?只是此刻,他是万万想不到萧敬东是比当初的自己还要癫狂来着,几乎把自己认识的人都给通知了一遍。

    下午,接到商迩雪的电话,

    ,接到商迩雪的电话,说她和徐傲松要去一趟徐家,会经过幼儿园,就把三只小宝一起带去徐家玩会儿。是自己的岳父岳母,又是两只小宝的外公外婆,皇甫卿自然不会拒绝,只说等到饭后他去十号院接三只小宝。

    “不用,不用,饭后我们就回去,正好经过你那个小区的门口,我和你妈把他们送上去就成!”电话里的商迩雪说道。

    “那也行!”皇甫卿听了商迩雪的话之后,便点头同意。

    下午五点,商迩雪和徐傲松终于在校门口接到了自己的小外孙小外孙女,当然还附带一个小萌宝宝赫连铭。

    “外婆!外公!”三只小宝看着商迩雪和徐傲松异口同声的开口喊道。

    “哎,乖!”商迩雪和徐傲松都微笑着应了一声,爱怜的摸了摸三个孩子的脑袋。

    “快点上车,带你们去吃好吃的!”然后,徐傲松打开车门,对着身旁的三只小宝说道。

    “好耶!”三只小宝欢快的应了一声,纷纷爬上车。

    而看着他们都好了系上安全带,徐傲松和商迩雪方才上车,徐傲松等着商迩雪系上安全带之后,方才发动车子,从幼儿园门口跑了出去。<>

    “以前不是四点就放学了吗?现在怎么五点才放学?”车上,商迩雪歪着头,看着坐在后座的三只小宝,有些疑惑的问,他们早早的就来了,生怕两只小宝在外面等,这不,一直在幼儿园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

    “唔,叔叔说......”皇甫苒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皇甫离捏了一把,皇甫苒慢悠悠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然后慢悠悠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叔叔......哪个叔叔?”商迩雪皱着眉头,认真的问。

    “我们院长叔叔啊!”皇甫离抬头,看着自己的外婆声音软软的说道。“园长叔叔说,我们以前学习的时间太少,就申请加了一个小时!”

    “可是你们还只是小孩子呀!哪能和大孩子相比!”商迩雪皱着眉头说道,总觉着小孩子就是该多玩玩儿,学习这种东西应该再大两岁再说。

    “你在担心什么!”开车的徐傲松见自己媳妇儿皱眉的模样,不得不开口说道,“现在的幼儿园也只是培养他们的动手能力,教导一些基础知识,和以前的填鸭式教学完全不同,现在的幼儿园都是寓教于乐,多一个小时,与孩子而言也不会有多大的负担!”

    “是吗?”商迩雪将信将疑,决定得找个时间得去看看,否则,她还是有点不放心。

    “是的是的!”皇甫苒连忙开口说道,“否则,我们好多都来不及学!”

    “呵呵呵......没想到我们的外孙们都这么好学,以后也和你们妈妈舅妈一样,都捧一个状元回家!”商迩雪微笑着说道。

    “唔!”三个小娃认认真真的点头应了。至于状元是什么,皇甫离和皇甫苒还是懂的,赫连铭却有些不解,然而,即便不十分清楚的知道,也是知道那是个好东西的,而且像舅妈一样只这一点就够了。

    而幼儿园的大楼,徐傲松和商迩雪在幼儿园的门口站了一个多小时,有个人也一直看了一个多小时,那人便是楚霄。本来,他是想让杜肯把那两个人都给叫上来的,把他们叫上来,然后把所有的话都给说清楚,然而,最后关头,还是想到了皇甫卿的话,想着自己的出现到底会对他们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冲击,这样一想,突然便有些不敢面对,一个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正所谓,朋友妻不可戏,他虽然无心,终归还是和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的妻子发生了关系,至于那个女人,那个叫做商迩雪的女人,这个生下他女儿的女人,一直不曾觉着愧疚的楚霄在今天,难得的出现了这种情绪,当然,最多的还是感激,感激她对生命的宽容,能够把一个父不详的孩子给生下来。这个确实让他感激莫名。他想,如果没有容颜,他这一辈子也就像之前那般毫无乐趣的活下去。而有了这么一个女儿,有了外孙和外孙女,他的生活突然便变得又生气起来了。哪怕是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是为他们母子女三人做的,他都觉着特别的有劲儿。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徐傲松和商迩雪把三只小宝给送到皇甫卿的公寓,正好看见赫连非白来接儿子,赫连非白自然对徐傲松和商迩雪一番好好的感谢,最终才领着赫连铭离开。

    而徐傲松和商迩雪看着他们离开,这才带着皇甫离和皇甫苒继续上楼。

    到了家里,和皇甫卿说了说话,徐傲松和商迩雪便要离去,然而,却被皇甫卿留了下来。

    “爸,我有话要和你说!”皇甫卿看着徐傲松认真的说道。

    “嗯?”徐傲松停下脚步,看着皇甫卿那认真的神色,一脸疑惑的询问。“怎么了?”

    “我们去书房谈一谈!”皇甫卿说着,心里想着,暂时先不要告诉商迩雪的好,终归,男人比女人的承受能力要稍微强上一点。

    “好!”徐傲松终是没有多问,很是干脆的应了一句,这才转头,对着商迩雪,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你先陪外孙和外孙女玩会儿,我和阿卿......

    “去吧去吧!”徐傲松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商迩雪打断,商迩雪挥了挥手,便带着两只小宝去了房间,“外婆带你们去洗澡!”

    “外婆,我们可以自己洗!”皇甫离红着

    皇甫离红着小脸,小声的说道。

    “呵呵......还害羞了!”商迩雪看着皇甫离轻笑着说道,然后便不顾他那微薄的反抗,直接把他带到卧室去了。

    而徐傲松看到这个一幕,终是忍不住微微一笑,然后才转身,和皇甫卿一同进了书房,再然后,徐傲松脸上的笑容就没了。

    “你说什么?”徐傲松看着皇甫卿,沉着一张脸,有点不可置信的询问。

    “楚霄就是容颜的亲生父亲!”皇甫卿看着徐傲松,一字一句,小声却清楚的说道。

    “你确定?”徐傲松看着皇甫卿,一张脸黑沉,虽然,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也接受了那件事情,然而,却不能接受那个人竟然就是楚霄,朋友妻不可欺,这是个人都应该懂的道理。

    “是!已经确定了!”皇甫卿说道。

    “他现在在哪儿!”徐傲松黑着一张脸沉声的问道。

    “就在帝京!”皇甫卿说道。知道他心中有气,皇甫卿也没有劝,这种事情,劝也没有用,还不如让他自己找机会发泄出来。

    “你和他说一声,我要和他见上一面!”徐傲松开口说道。

    “是!”皇甫卿点了点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良久,徐傲松方才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皇甫卿,“颜颜已经知道了吗?”

    皇甫卿摇了摇头,这才开口说道:“没有!我不知道她的心中是什么想法,也不敢贸然告诉她这件事情!”

    徐傲松点了点头,又问:“那你呢?你又是什么想法!”

    “我......我自然是以容颜为先!”皇甫卿说道,终归,他是容颜的丈夫,容颜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便是他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徐傲松看着他,终是点了点头,然而,愤怒之外,竟然还生出一种淡淡的失落,然后,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几乎把之前的那些愤怒吞没。“行了,你尽快安排吧,我先走了!”

    “爸!”在徐傲松走到门口的时候,皇甫卿突然开口喊了一声。

    本来觉着落寞的徐傲松,听到这一句爸突然便僵硬了一下,站在门边,再也动弹不得。

    “爸,无论容颜会不会认楚霄,既然之前已经喊了你爸爸,你变永远都是她的爸爸,也永远都是我的岳父,我相信,容颜也是这样想的!”皇甫卿看着徐傲松的背影,很是认真的说道。

    徐傲松闭了闭眼睛,原本满心的失落酸涩终于化成气泡渐渐地消散,最终,再也找不到半点痕迹。徐傲松点了点头,原本沉重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推门,走了出去。

    皇甫卿也走了出去,商迩雪已然帮两只小宝洗过了澡换上了干净的睡衣。

    “唔,说完了这是?”商迩雪看到他们,轻笑着说道。

    “嗯,说完了,我们都回去吧!”徐傲松看着她微微勾了勾嘴角,语气轻轻的说道。

    “怎么了?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吗?”终归是自己真心喜欢的人,他有一点情绪变化,她多多少少也是能够察觉出来的。

    “什么不好的事情!”徐傲松走到她的身板皱着眉头的说道,“别胡思乱想,时间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嗯!也是!”商迩雪点头。转头,对着两只小宝温柔的交代:“那苒苒和阿离也要早点睡觉!”

    “嗯!”两只小宝认真的点了点头,“外公外婆注意安全!”皇甫离小大人似的叮嘱。

    “外公外婆要多来看看我哦!”皇甫苒也跟着说道,“要天天想苒苒哦!”

    “是!是!是!”商迩雪看着两只小宝微笑着点头,在每个人的脸上都轻轻的捏了一把,“外婆外公天天都把你们记挂在心里!”

    “嘻嘻嘻......”两只小宝瞬间就笑了出来,那叫一个欢喜。

    第二天一早,皇甫卿便接到容颜的电话,然而,七拐八拐,皇甫卿终是没有问出她对亲生父亲的看法,终究还是怕她想不通,而他又不在她的身边,她若胡思乱想,别再出什么事情,放在还有几天,就会有一个为期一周的小长假,那时候他在带两只小宝去看她,那时,在当面和她说这个问题。想到这里,皇甫卿便将这个话题给压了下来,和容颜说了一些别的话,便让她早点睡觉,自己则伺候着两只小宝吃早餐,送他们去幼儿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