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203 我要回国了

203 我要回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唔,家里有事儿,今天晚了,明天尽量早点哈么么么

    ------题外话------

    “我要回国了”舒砚开口,甚是伤心的模样。樂文小说

    “怎么了怎么了宝贝儿”看着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汉斯瞬间就心疼死了。

    “”原本狰狞的面孔突然就变了,以最快的速度变成一张凄凉哀怨的面孔,见着汉斯,一把扑了过去,“汉斯”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苏怡”汉斯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连忙跑了进来,一脸担忧的询问。

    “皇甫湘,你不要得意太久我是不会让你骑在我的头上的”舒砚一边砸东西一边愤怒的骂道。心中,更是把道尔老头儿给从头到脚骂了一通,显然,对他那种不公平的对待很是不满意,皇甫湘虽然是皇甫家的千金,而她也是差不了多少的,不,现在可以说,皇甫家已然没有他们舒家地位高了,她的哥哥就是准驸马,也是未来的准帝夫,区区一个皇甫家又算得了什么东西再说了,皇甫湘的学历能和她比么不过是一个帝国大学毕业生而已,能和她出国留过学的人相比么然而,随她虽然客气,却没有丝毫的热情,明明她和他的儿子已经到了可以结婚的地步,那个老头却只当做没看见,依然,还和对待下属一样对待她。这让她如何能不生气,混账,混账,都是混账东西

    所以,才会有深更半夜在屋子里砸东西的一幕。

    于是,本来还小心翼翼万分不自然的舒砚顿时就怒了,尤其是后面,道尔大家长全程表现出对皇甫湘的极度热情,这是她从来不曾有过的待遇,于是,原本心情就不好的人,这下就变得更加的不好了

    然而,皇甫湘却没有她所想的那么在意,从头到尾,皇甫湘都没有看她一眼,低头,和伦恩悄悄的说着话。<>

    “汉斯,不要这样”舒砚小心的看着皇甫湘,似乎十分的不习惯在皇甫湘的面前和别的男人如此的亲密。因为,她怕,怕皇甫湘会想,把她想成一个朝三暮四的人,想她前一刻还对自己的哥哥皇甫卿爱的死去活来,后一刻就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就因为这个,所以越发的忐忑不安。

    “哪有缪赞,我的苏怡本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人”汉斯从身后搂住舒砚,甚是爱怜的说道。

    “大少爷缪赞了”舒砚僵硬着笑容,对着伦恩和皇甫湘不自然的说道。

    “也是,舒小姐的大名可是响喻国际的”伦恩站在皇甫湘的身后轻笑着说道。

    “当然认识了。舒小姐可是帝京的风云人物。我怎么可能会不认识。”皇甫湘依靠在伦恩的怀里轻笑着说道。

    “你和舒小姐认识”伦恩站在皇甫湘的身边微笑着询问。

    皇甫湘对此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她虽然不聪明,却也不再是当初的皇甫湘了,不会轻易的被蒙骗,这一点脸色还是可以分辨的,然而,知道是一回事,却不必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

    自然,她也没有错过舒砚的脸色,那样的勉强且僵硬,显然也是十分不想见到她的。

    然而,因为之前的事情,虽然她不会记恨舒砚,却也不会再对她和颜悦色,见了面最多也只是点头之交罢了。

    而皇甫湘在看到她的时候,同样很吃惊。显然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皇甫湘看到她的时候,显然也很是吃惊,她知道舒砚在国外,却不知她就在,更加不知道她就在道尔家族。更加不知道她会和伦恩的弟弟扯上关系。

    舒砚当然生气了,三年,她苦心谋划了三年,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道尔家族依旧是伦恩的手中物,不,现在是皇甫湘那个蠢货的了,没有人知道,当舒砚看到皇甫湘的时候,她心中的那种愤怒是多么的高涨,她必须很用力很用力,才能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尤其是看着皇甫湘脸上的笑容,伦恩对她的百般宠爱,舒砚就恨不能直接冲过去掐死她,然而,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微笑着和皇甫湘打招呼。<>

    而在城市的另外一端,一栋大房子里,一直在做着一个大型美梦的舒砚正在自己屋子里发着怒气。躲在自己小卧室的小保姆紧紧的关着门,知道,明天又得进行一番大采购了。自己的主人,一生气起来,就会用力的砸着屋里的东西,无论什么东西,只要能砸的,无论是古董还是碗盘什么的,全部都给砸了,遍地狼藉。

    而被吵醒的容颜却再也睡不着了,坐在床上,看着床头柜上的三样东西,脸上挂着明亮潋滟的笑容,那三样东西,分别是一幅画,一块石头,还有一个张照片,那副画是苒苒画的,唔,虽然有点抽象,但是她还是能看出画上的人儿,牵着手的皇甫卿和容颜,每个人的怀里抱着一只笑眯眯的小娃娃,至于那个石头么,是赫连铭小铭送的,据说,那是唯一一个他自己的东西,不是别人送的,不是爸爸妈妈买的,而是他自己在山上捡来的,据说,可好看可好看,至于那张照片,就是阿离给她寄来的,那是两只小宝三周岁的时候拍的全家福。容颜拿着照片,突然便觉着难受了,越看越想,越像越难受,最终,直接把手中的照片给反着放在床头柜上,掀起被子,就把自己蒙在了被窝里,然而,没过两分钟,又忍不住了,一只手悄悄的伸了出来,摸索着摸到了照片,拿起,缩进了被窝,乌漆墨黑的被窝里,她虽然看不见照片上的人儿,然而,他们的影像却清晰的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眼眸中的笑意,嘴角上翘的弧度,她都清晰的记得,将照片熨帖在胸口,原本那些汹涌难忍的酸涩方才渐渐的平息下来,阿卿,阿离,苒苒,我想你们了

    “谢谢谢谢”萧敬东的反应就和当初皇甫卿一个模样,完全处于激奋状态,乐呵呵个不停,挂断了电话,又给另外的好友打电话,那叫一个接连不断。

    便是身在的容颜也都不曾避免,睡的迷迷糊糊的容颜,便被萧敬东一个电话吵醒,然后便得到了这么一个消息,顿时所有的睡意全无,只有满心的祝福,“恭喜恭喜”

    然后然后他便得到了一个莫大的喜讯,那就是他要做爸爸了哈哈哈再然后,所有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令人欣喜的消息。<>

    萧敬东将皇甫卿送到魅影集团,便打电话给自己的媳妇儿,听到电话里,瑶姐有些异常的声音,便快速的调转车头,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半个小时候之后,两个人方才从包厢里走了出去,外面的两人不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只是各自领着各自的主子回去各自的地方。

    楚霄终是满意,有他这句话,也就行了。容颜是他的宝贝女儿,他又如何能做出伤害她的事情然而皇甫卿对容颜的在乎,终是得了他的赏识,觉着似乎也只有这样的男人能够配得上他的宝贝女儿了。

    皇甫卿看着他,两个气势同样强大的男人,良久,终是开了口,“你是容颜的父亲,这一点不会因为我的态度而改变,只要你不曾做过伤害容颜的事情,我便认同你这个人”皇甫卿开口,语气认真而坚定。

    “行吧”终究,楚霄还是点头同意,毕竟,他最想做的,便是让他这一生唯一的一个女儿与自己相认,他一点也不想看到容颜眼中对自己的厌恶或者憎恨之类的情绪。“你呢你是什么态度”抬头,楚霄皱着眉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皇甫卿。

    “我觉着还是先让我探探风”皇甫卿愣了一下,开口说道。

    楚霄愣在那边,半晌没有说话。良久,方才抬头,看着皇甫卿,微微尤其期盼的问:“那你觉着我该如何做”

    “先等一下”皇甫卿抬手,打断楚霄的动作,“我觉着,我们还是循序渐进,总不能让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就突然把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告诉他们吧,这样,他们要是接受不了怎么办”皇甫卿说道。

    “徐傲松吗我来和他谈”楚霄说道,甚是干脆果决,“当年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无论是我还是那个女人都非出于本意,虽然确实造成了一些伤害,但是,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只能解决问题而非躲避问题不是吗”

    “可是岳父和岳母怎么办”皇甫卿有些迟疑的说道,徐傲松和商迩雪好不容易才能得以重归于好,如果现在容颜的亲爸出现,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平静生活

    “我唯一想做的便是让容颜喊我一声爸爸,让两只小宝喊我一声外公”楚霄认真的说道,目前,他最最想做的便是这件事情,这世上,其他的什么家国大业他都可以抛弃,唯独这三个人他不能舍弃,他好不容易才得知,这世上他最该宝贝的东西。

    “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皇甫卿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人是容颜的父亲,便是他的长辈,原先对立的关系不在,只剩下这一层最简单的关系。

    皇甫卿将报告拿了过来,每一份都仔细的看了一遍,答案,自然是认证了楚霄说的话。

    “自然不只是凭借这些”楚霄甚是淡定的说道,“亲子鉴定显示,容颜确实是我女儿,而皇甫离和皇甫苒也确实就是我的外孙和外孙女”楚霄说完,便将三份亲子鉴定报告递到皇甫卿的面前,“你自己看吧”

    “就凭一个项链和一双眼睛,你却确定容颜和你”皇甫卿说道,底气却不是很足,试想,楚霄是何人,岂会不把事情弄清楚就随意的有所行动只是他实在有点不想看到接下来有可能混乱的场面,倒有些宁愿这是一个误会。然而,心中又在想,如果真是颜颜的亲生父亲,就这样错过了是不是又太可惜了而容颜,是不是想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呢

    “那是我家传之物”楚霄开口说道,“当年无意中遗落,许是命该我知,阿离让人送修的地方便是我家的老仆,他一看到项链便直接给我发了照片过来,当然,也顺带了阿离苒苒以及容颜的照片”

    “项链”皇甫卿愣了一下,随即想到当初容颜落在自己床上的那个样式古朴的项链,不是被自己收起来了么,什么时候被那个小子拿去了

    “不”楚霄开口,“如果我早就知道,又如何会登上这许久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如果不是阿离那去送修的项链,以及那双与我酷似的双眸,我依旧不会知道”楚霄认真的说道,他何曾不想早一点知道自己有一个女儿的事实,偏偏,老天让他生生的错过了这么多年。

    “你早就知道自己是颜颜父亲的事实”皇甫卿开口,声音微厉。

    上了茶,萧敬东便退了出来,和与自己有几面之缘的杜肯一同站在门外守着,而包厢里,谈话方才开启。

    “啊。是”因为过分震惊而显得有些呆愣的萧敬东终是回过神来,应了一声,这才装作很镇定的离开了包房。到了外面,方才显现出不淡定的神色,夫人的。父亲,亲亲生父亲,那不就是。那不就是当初破坏了老师和师母之间感情的元凶之一,这要是让老师知道了那可怎么办萧敬东很担心,同样也很为难,担心这个人一出现,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局面又将再起风波,为难到底要不要把这个惊人的消息告诉给老师知道。然而,想了一路,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当她再次回到包厢的时候,已然下定了决心,啥都不管,都交给自家boss就好了。

    皇甫卿见状,终是微微的回过神来,在楚霄的对面坐了下来,对着愣在一旁的萧敬东开口:“上茶”

    “不请我做么”话一出口,楚霄便已经很自觉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皇甫卿看着楚霄,愣是半晌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眼前这人,是容颜的父亲,那便是他的岳父,可

    “我是楚霄,容颜的亲生父亲”站在皇甫卿的面前,楚霄甚是淡然的开口说道。

    这样的想法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便得到了证实,因为楚霄一开口,便表明了自己和容颜之间的关系。

    二十分钟之后,皇甫卿终于见到楚霄,出去那次暗杀,这一次,可以算是两人的正式会面。当皇甫卿看到楚霄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他的眼眸,也知道此时,才真正明白容颜说的那句话,阿离的眼睛和楚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唔,几乎这两个字儿都用的有点多余,这哪里是几乎么,明明就是一模一样。然后,一直被皇甫卿忽略的事情好似终于窜了出来,这个楚霄,是不是和容颜的亲生父亲有什么关联。

    两姐妹这才说说笑笑离开了魅影大楼,而皇甫卿和萧敬东则在几分钟之后,也出发去了魔域。

    “你哟”

    “算了,问你还不如问医生”琳达挽着瑶姐的手说道,“走吧,boss已经特批了假条咱们去过医院还能去逛个小街”

    “我也不知道,我觉着我吃饭还挺规律的”瑶姐皱着眉头说道。

    “行了行了,不和你贫了,好好的胃怎么不舒服了”琳达走到她的身边同样担忧的问道。

    “去”瑶姐嗔了他一眼,有些赧然的说道:“谁要得起你做助理呀”

    萧敬东上去九十八层,不过一会儿,琳达便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看到瑶姐的时候,自然笑的暧昧至极。“哟哟,我这是boss的秘书呀还是你瑶姐的助理呀,去个医院都要我陪着”

    是了,这三年之间,萧敬东成了这些人之中唯一一个成家的人,结婚的对象便是暗恋他多年的瑶姐,倒不是真的因为皇甫卿的一句话,那晚上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萧敬东,永远记得瑶姐洗尽铅华呈素姿的模样,然后,他和她,躺在床上,说了整整一宿的话,再然后,两个人的接触似乎便多了起来,然后上床结婚,似乎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如今,瑶姐依旧画着色彩鲜艳的妆容,甚少有人知道她卸妆后的模样,而萧敬东也不管她,只要她喜欢就好。

    “唔行吧”瑶姐想了想,终究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总不能让他不放心不是

    “你一个人能行吗算了,我上去让琳达陪你一起去”萧敬东终究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去医院,“琳达和你一起去,我要是早些忙完了就去医院接你”

    “哎,要是忙的话你先去忙,我待会儿自己去瞧瞧就成”本来,如果他没事儿的话,自然要他陪着她一起去的,可现在有正事,而她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你先去吧”

    “我一会儿要和boss出去一趟,这样吧,我让余味过来给你检查一下”萧敬东有些焦急的说道。

    “可能是这几天没吃好,胃有点不舒服”瑶姐说道。

    “啊,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闻言,萧敬东顿时便紧张了,连忙关心的询问。

    “我有点难受”瑶姐捂着自己的嘴巴,小声的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