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81 吃豆腐

181 吃豆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个臭小子!”大家长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咱们这边就没有你看好的人了?还非得去华夏帝国找女人结婚?那么多想要和你联姻的……”

    “那些女人我没看好,你要是看好了就全娶回来,反正我妈也走了那么多年,你再婚她也不会有什么想法的!”伦恩坐在那边甚是淡定的说道。

    于是本就不淡定的大家长顿时就更不淡定了,“你给老子滚!”

    “嗯,我走了,公司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伦恩从椅子上起身,对着自己的老爹十分平静的说道。

    “等等,你这是要去很多天?”大家长起身,紧张的问。公司的事情几乎已经全部是大儿子再管,二儿子就是个混吃等死的货,他已经不抱希望了,他已经老了,可不想再去费脑子!

    “什么时候把你儿媳份儿娶到手什么时候再回来!”伦恩甚是认真的说道。

    “狗屁!”大家长怒了,直接站起身怒骂,“那个女人要是一辈子不答应你,你还一辈子不回来了!”

    “应该是这样的没错!”伦恩听了自己老爸的话,想了想,点头,表示认同。

    “你这个不孝子!我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去追女人的?今天你哪里都不准去!给我在家里老实的呆着!”大家长看着他怒声说道,他好不容易养了个儿子,怎么能平白送给别人,所以,如何都不能让他出国的了。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伦恩看着自己的老爹很是无奈的说道,“还是你想让我打一辈子的光棍?”

    “……”大家长看着自己的儿子,身为道尔家族的继承人,自然是顶优秀顶优秀的了,这样优秀的人怎么可能得不到一个女人的心?于是点头:“行吧,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把那女人给我带回来,等等,那个女人漂亮吗?”道尔大家长问。“有苏依漂亮吗?”苏依,舒砚的英文名。

    “嗯!”伦恩想了想,有点迟疑的道:“应该没有吧!”

    “……那是人比较聪明?”道尔大家长,听了儿子的话,也觉着长相确实不那么重要,只要不太丑不能见人就行了,作为道尔家族的长媳,一定要聪明。智商高的,否则如何帮助儿子打理偌大的家业?是了,这一点很重要。

    “……不算聪明!”伦恩愣了一下,甚是诚实的说道,反正,几年前她看起来,着实算不上聪明的?

    “……”道尔大家长觉着自己快要崩了,他在想自己这三个月是不是给的太浪费了?咬牙,不死心的再问:“难道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伦恩看着自己的父亲,摇头,“没啥特别的?”

    “你给我呆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这下,道尔大家长终于忍不住了,啪的一声,狠狠的拍了一下书桌,怒声的开口:“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女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还非得你漂洋过海去华夏帝国找?你给我老实呆在家里,否则我打断你的狗腿!”

    “不好意思!我的机票都准备好了,我就是和你说一声而已!”伦恩开口说道,所以,你答应不答应,与我都是没甚关系的。说完,便转身走人了,只身离开了道尔家族,去找他那个不甚漂亮不甚聪明也没啥特点的媳妇儿去了!

    而此时的帝京,容颜的婚礼刚刚落下帷幕,两个人一起去了帝京第一酒店的一个总统套房,唔,这是他们今晚的新房。

    容颜坐在屋里,有点不适应,虽然说他们已经不算是新婚了孩子都生了,可是……可是今晚是他们的婚礼不错吧,确切的算起来,今晚也算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吧,这么美好的夜晚在酒店里度过,她有点不能接受啊,你想想,同样一张床,尤其是他们欢爱的床上,如果在别的男人,这这这……

    “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刚刚洗过澡出来的皇甫卿揉着容颜的脑袋,甚是认真的询问。

    “我想回家!”容颜还没想好,嘴巴就先思维做出了回答。

    “为什么?因为不放心孩子吗?”皇甫卿愣了一下,连忙开口解释:“阿离和苒苒被爸爸妈妈抱回去了,你放心,他们会照顾好的!”

    “不是,我就是不想在不是家的地方过洞房!”容颜说完,一张脸瞬间就红了!人家也没说要和她在这里过洞房花烛啊!然后,果然,她便听到了皇甫卿低沉的笑声,于是一张原本便嫣红的小脸瞬间就红透了。

    皇甫卿忍不住,低头,吻住她的红唇。良久,知道对方快要窒息的时候,方才松口还她自由,低头,在她的耳边小声的开口:“这是我的专属套房,便是我没来,这个房间也是住不得别人的!”

    “哦!”还在喘息的容颜傻愣愣的点头,良久良久,当她被放到床上的时候,方才回过神来,“皇甫卿,你个败家爷们儿!”

    “……”正在她身上奋战的皇甫卿因为她这有力的一吼,差点没被吓得失控,良久,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方才咬牙切齿的开口:“这种时候你竟然想那些有的没的,是爷动作太轻不值得你全身心在意吗?”

    “啊……喂喂……你轻点哇……”

    夜未央,春意正浓,迟到了一年多的洞房花烛,这一刻,终是补齐。

    第二天,容颜再一次睡到日上三竿,想到今天还有课的时候,容颜差点没急的哭出来,奶奶的,她还有脸见人不?平日里,她缺课的时候不会有人想到这方面,但是今天缺课,不用同学们想歪,也知道她为何会缺课了,一张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慌慌忙忙的就想要下床,只是脚还碰到地,就被床上的人给拽了回去。一只大手还不住的在她的身上游移。容颜那是又气又急,这人还没完没了了,然而,瞪他,却发现他依旧闭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做梦了这是?还是春梦?

    “我是谁?”忍着体内渐渐没挑起的躁动,容颜附在那人的耳边甚是认真的询问。

    “索菲亚?”男人没睁开眼睛,却开了口,声音低沉的道,因着没睡醒,声音还染着些微的迷惑,明明是很呆萌的模样,若是以往,容颜肯定会被迷得掉口水,现下,容颜却愤怒的恨不能掐死他,索菲亚?索菲亚是谁?“不是!”憋闷着声音,容颜怒道。

    “艾达?”皇甫卿的手依旧没停,直接终于到达了她胸口,瞬间占领,只是脸上的神情不如手上这么顺利,一张脸上尽是迷惑,皱着眉头,有点不确定的说道。

    于是,容姑娘彻底怒了!“皇甫卿,你去死!”

    “呵呵呵……”皇甫卿终于也不在装了,一把扑到已经快气疯了的人,一张精致的脸埋在她的胸前,不可抑制的笑着。

    而容颜终于知道自己被耍了,这人……这人老早就醒了,故意逗她来着,而她还就傻傻的信了!“皇甫卿,看我不杀了你!”

    “你还是吃了我吧!”终于笑够了的皇甫卿抬起头来认真的说道。

    “我不吃!”容颜翻白眼,那一次经历,让她再也没有吃她的心思了,因为,无论是吃还是被吃最后吃亏的都是她。

    “那为了表示赔罪,我吃你!”皇甫卿甚是认真的说道。

    “我不……”话还没说完,一张嘴便被堵了起来,于是,不知何时消散的春意再次聚拢,相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取暖方式。

    付婷之流,知道第三天才见得容颜,而她,第四天便要离去。

    “你妹呀,是不是太疯狂了?一天两夜,你也不怕纵欲过度!”华府豪庭壹号院,付婷瞪着坐在沙发上裹着毛毯的容颜怒骂!

    “谁一天两夜了!”容颜红着小脸很是小声的反驳!半天两夜好不好!跟一天两夜相差很大有么有?

    “切!得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付婷翻白眼,倒也不在计较到底是半天还是一天了。

    “……你知道我什么?”容颜问,难道她很有*的潜质?不是吧,她……她就一般般……

    “一说谎就脸红!”付婷说道,在她的面前做了下来,挥手,“行了,*一刻值千金,我也理解!只是我明天就要走了!呜呜呜……我不想走!”

    “那就不走了吧!”容颜说道,也没劝她什么要以学业为重之类的话,因为她知道,婷婷这些都懂。

    “切,我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吗?”付婷翻白眼,她会尽快回来,却一定是在完成学业的前提下。

    “那你脸色那么臭干什么?难道宁大哥又给你布置很多作业了!”容颜歪着头,看着付婷,甚是不解的问。

    听到那个名字,付婷的脸一红,不知道是因为气得还是其他的什么,只是对着容颜开口:“不要提他,我现在不想听到他的名字!”

    “嗯?”容颜看着付婷这个反应,不仅没有如她所愿不提,反而越发的好奇了,“你和宁大哥怎么了?”

    “容颜……”付婷瞪着她,一张小脸却越见红润。

    “宁大哥吃你豆腐了?”容颜看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

    “……不是!”付婷快速的回答,脑海中却不自觉的闪现昨天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唔,时间倒回,容颜和皇甫卿婚礼那日,晚。

    两个主角上了楼,皇甫家人和萧敬东智囊团成员招呼着送客。而罗斌终于得空,得空和付婷说话。

    “我们谈谈吧!”罗斌站在付婷的面前,很是认真的说道。

    付婷看着眼前的人,这是她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喜欢上的人,也许到现在,她还是喜欢着的,当初,因为喜欢这人,酸酸甜甜,明知道他不喜欢自己,所以极力的想法子把自己这段爱恋给掐死,可是,这种东西,生命力极为顽强,一经发芽,便不容易枯萎,无论她如何打压,它都顽强的赖在她的心中,怎么毒害都弄不死,然而,这么顽强的东西也有脆弱的时候,有时候,他的一句话,就可以将她很用力很用力都弄不死的嫩芽给伤的体无完肤,起先,付婷也是怨的,怨这人狠心,真的狠心,只一句话便把她心中那么顽强的东西给抹杀。

    只是后来想一想,这个人又有什么错呢!他唯一的错就是不喜欢自己,这样诚实的人让她又如何狠下心怨恨呢?三年的相处,让她知晓,这个男人是多么的优秀,自然也明白,他现在这么念着自己不放,不是因为什么他有多么的喜欢自己,而是因为责任,这个男人不允许自己做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所以……付婷向前走了两步,一副哥俩好似的拍了拍罗斌的肩膀,“哎,罗斌,你怎么能这么小气呢!屁大点事情值得你惦记这么长的时间吗?过去了咱们就过去了好不好?”付婷笑着,笑的一脸的自然坦荡,好似,她的心中没有半点难受,真的将那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唔,就算没有忘得一干二净,也可以平静的接受了。所以,如果相忘那么难,如果没办法做个熟悉的陌生人,那么还做朋友吧,好不好?不要背负不该背负的东西,你也并没有因此得了什么东西,而我也并没有因为那些而少了什么东西,好不好!

    “如果说我恋恋不忘不是因为责任呢?”罗斌看着她,暗沉了眸色,他知道,当初自己的那句话有多么的伤人,所以,也知道自己此刻说的话有多么的不可信,可是,实实在在,他确实不是因为责任或者因为其他的什么,他只是因为喜欢,嗯,老早就喜欢了,只是当初不懂得分辨,什么是喜欢,什么倾慕,所以,才把她伤的这么深,才让她如此的胆怯畏惧。

    “唔……难道你有处女情结?呃…。这个不好吧,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付婷摸了摸脑袋,甚是烦恼的说道,“其实,我早就计划好了,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无论有没有男朋友都要把那个东西送出去的,只不过提前了一点,只不过找了一个熟人,其他的真的没什么的!”付婷开口说道,“所以,你真的不用放在心上了!”

    “我喜欢你!”罗斌开口,打断她的喋喋不休,“不是因为责任不是因为处女情结,只是单纯的喜欢!我喜欢你,罗斌喜欢付婷!”

    “……”付婷低下头,眼中闪过一抹贪念,她觉着这句话真好听,如果是当初,她一定会欢喜的疯了吧,然而,终归是贪念。不能久留的!抬头,她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付婷,拍了拍罗斌的肩膀,一脸认真的劝解:“哥们儿,咱们还是别开玩笑了,你看,我现在的口味有点重,那种人才是我的审美标准!”一手揽着罗斌的肩膀,一手指着正在帮忙送客的宁宗,付婷说的认真。“年纪大,毒舌,脾气还不好,唔,连我自己也觉着我的口味越来越重了!”

    “付婷!”罗斌咬牙,就算她现在不接受自己,难道非要把自己和别人扯在一块儿吗?

    “你不相信?”付婷看着他甚是吃惊的问。

    “你以为我还不了解你吗?”罗斌瞪着她,她是什么样子的她能不懂吗?

    “真不相信?”付婷愣了一下,松开他直接向宁宗走了过去,心里想着,毒舌啊毒舌,你也说了,师徒一场,好歹给我个面子啊,只是,付婷刚走到宁宗的面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已然看到她的宁宗,突然俯身,吻住了她的小嘴。

    原本还在忐忑如何开口的付婷瞬间僵硬成石头,瞪着一双原本就很大的双眼,恨不能将眼前这人千刀万剐,奶奶的,吃老娘豆腐?

    宁宗却丝毫不受影响,吻过了还拍了拍付婷的肩膀,甚是温柔的说了一句:“去吧,我一会儿载你回家!”

    “……然后嘞?”听着付婷咬牙切齿的讲述,容颜甚是好奇的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