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81 吃豆腐

181 吃豆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商美人儿,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老娘了?”孟贤上前两步,对着商绯月甚是激动的问,眼神发亮,一双手更是紧紧的拽住商绯月不放,脸上很是清楚的写着:不用否认啦我已经知道了!

    商绯月扫了她一眼,很是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若是平时,这样不雅的行为他是极为排斥的,然而,在这人面前,他方才认识到,自己果然修炼不到家。一次又一次,打碎他对女人的认知。

    “喂喂喂,你那个是什么表情啊?”孟贤看着他那一副不欲多说的神情,顿时就急了眼,“你不要不承认啊!你那么焦急的下来美人救英雄,难道不是对老娘动了心?我告诉你啊,那种明明很喜欢却不敢说出口的男人最讨厌了,你可万万不能做这样的人知道了吗?”说道最后,孟贤已然化身社区老大妈,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态。

    然后商绯月告诉她,那样的男人确实不讨喜,但是他果真不曾对她动了心。“我出手相帮,主要是有两个原因,一,你是我妹妹的好朋友,我不能见死不救,二,唔,我看那个老夫少妻不顺眼!最最主要的是,我确实不喜欢吃嫩草,我喜欢大胸长腿的成熟美人,不喜欢小孩子!”商绯月以为,自己说的够清楚了的,但是……但是人家却丝毫不受影响,不仅没有受到打击,反而越发的英勇无畏了!

    “切!我当是什么呢,你就嫌我胸小么,唔,不可否认,确实有点小,但是我不是才十九岁么,还有发育的可能,人家不是说,男人的手就是女人的丰胸利器么,以后咱们结婚了,你多摸摸它就会大起来了!”孟贤姑娘说的一脸认真,没有一点娇羞扭捏之意,是啊,她说的是事实,又有什么好吞吞吐吐的?再理直气壮不过了不是吗?

    “……”商绯月瞪着孟贤,第一次体会到无言以对的是何种滋味儿!

    瞪了她良久,也没想出该说些什么,无奈转身走人,只当没见过这人!

    “商美人儿?”孟贤站在那里,愣住了,这……这是什么情侣?被说中了心思不好意思了?这也忒娇气了些,随即想到人们常说的,点头,谁叫人家是美人儿呢?美人是有权娇气与傲娇来着!想通了这点,孟贤便好心情的追了上去,唔,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颜美人,她和商美人之间只剩下一胸之隔了,她的好好的向颜美人商讨商讨,颜美人图的胸那么大,一定知道有啥丰胸的秘籍!

    于是,商绯月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原本以为,自己说了自己喜欢的类型之后,对方便会自动放弃,而今,不仅没有放弃的意思,反而越发的积极了,是了,年岁她已然没办法改变,既然改变不了,就只能改变他的喜好,当然只要能满足她还是尽量满足他的,丰胸长腿,唔,孟贤觉着,除了篮球队的,应该很少有人比她腿长的了,至于丰胸,虽然现在还没有,但是终归会有的不是吗?

    八楼宴会大厅,此时,婚礼已然结束,宴会已然开始,看了这许久的活动,宾客们已是饿了,一个个吃吃喝喝,当然,人家是有有素质的人,便是饿了,吃饭也是吃的甚有教养。<>商绯月和孟贤一同入席,本来,依着孟贤的身份,是没法子和商绯月一桌的,毕竟,徐家是代表女方的家属,已然算半个主家,而孟贤,只能算是容颜的同学,然而,皇甫卿是个赏罚分明的主儿,孟贤这次是立了大功,不知道她那小心思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自然要帮她一把,这不,大手一挥,就将孟贤的座位安排到商绯月的身旁。商绯月是一脸铁青,孟贤却直夸皇甫卿做事儿稳妥,感叹颜美人嫁了个好人家。

    而已经换了晚礼服的容颜,则和皇甫卿一同坐在主桌上,只稍微填了填肚子,便和皇甫卿起身给各桌的客人敬酒,当然,作为伴郎们,萧敬东和宁宗他们自然是跟着挡酒来着。

    而皇甫卿,心里想的是,既然自己的媳妇儿想要成长想要优秀,那么,今天来的这些人便有必要认识一番了,无论她以后想走什么样的路,多认识一些人都有益无害不是吗?当然,这里主要是指和皇甫家关系好的,至于那些只有明面上维持着友好,实际上已经争得就差撕破脸的人家,皇甫卿想,也正好给她说说,以后也好有个防备!

    容颜见着那些人尤其是其中很贵很贵的人之后,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还很热情,看见她跟看见自己孙女女儿似的,热情的让容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倒是皇甫卿理所当然的很,带着容颜以茶代酒客气有礼的敬酒,当然,真正的白酒还是要喝的,只是喝的人不是皇甫卿和容颜,而是强大的伴郎团们。<>

    至于容颜的费解,皇甫卿却很通透,这些人一方面是迫于皇甫家的权势,另一方面是因为徐傲松把容颜交给他时候说的那句话,徐傲松的身份地位,别人不知道徐傲松的低位,这些个国家高层却是知道个清楚的,能让徐傲松说出那样的话来,容颜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上头的那些人哪一个又是没眼力劲儿的?自然对容颜客气非常,而那些低位没有高到一定核心的程度,不了解徐傲松低位的人,却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对容颜是如此的客气,能混到如今这个低位的,哪一个又不是人精,察言观色这种事情自然精通无比,再说了,就算没了徐傲松这颗暗桩,依着皇甫家的家世,依着皇甫家对这个媳妇儿的重视,除了舒家那样心存不甘的人,还有谁敢老虎嘴上拔毛?绕是舒家夫人,心存不甘,也只敢摆着一张臭脸,却不敢明目张胆的说不是来着,当然,酸言酸语却是少不了的!

    “三少可真会隐藏,藏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起来,若不是那是看新闻咱们还不知道呢!只是不知道三少哪里找到的,这么一个会勾人的小妖精?听说身份有点不明,这怎么又和帝京徐家扯上关系了?”舒夫人扫了一眼容颜,随即便转头看着皇甫卿,不愿意再看容颜一眼,好似容颜是多么不洁的东西一般!

    “哦?是我说的不够清楚么?”皇甫卿和容颜都没来的说话,一道低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哟,是徐二爷呀!”舒夫人自然是不知道徐傲松有什么特别的身份的,在她的认知里,徐傲松也只不过是帝京已经渐渐落寞了的就家族,是和他们有爵位的人家是没法比的!所以,此刻听到徐傲松的声音,舒夫人的语气也是没多少尊敬的,倒是坐在一边的伯爵大人,从虽然知道的不十分清楚,却也知道徐傲松此人不简单,是个让帝君都要给三分颜色的大人物,皱了眉头,一把将自家夫人给拽了下来,“吃饭,少说两句,没人会把你当哑巴的!”

    “你……”舒夫人显然是很不满自己男人的,也不想想女儿为这个男人受了多少罪,如今,他却悄无声息的娶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是嫌弃她的女儿有多么的不好吗?他不为自己的女儿主持公道,难道还不让她说几句痛快痛快了?然而,看着自己男人难得沉下去的脸,终归,舒夫人也没敢再造次!冷哼一声,乖乖的坐了下去。<>

    “贱内说话不过脑子,希望徐二爷不要放在心上!”伯爵大人对着徐傲松微笑着说道。

    “好说!”徐傲松淡淡的说道,冷眼扫了舒夫人一眼,这才接着开口:“只是既然不会说话还是少说话微妙,否则因为不会说话而惹了祸事可就冤枉了不是吗?”

    “是是……”伯爵大人的脸色一僵,显然没想到他已经退步了徐傲松还是一点面子不给,然而,到底是自己女人说话无状,因而,伯爵大人虽然不满,终究也只能乖乖的勉强应着。

    倒是舒夫人,看不下去,想着一个落寞的贵族,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摆谱,只是刚想站起来,便被早已得知她意图的伯爵大人扯住,愣是没让她站起来。

    皇甫卿冷冷的扫了舒夫人一眼,嘴角勾起浅淡的笑意,“这勾人不勾人也得看她有没有这个能力不是?有的人,便是想勾人也难有人被勾上不是?”皇甫卿说罢,便挽着容颜离开,临走之前,扫了一眼萧敬东,意味不明。

    萧敬东微微一笑,然后便上前一步,拉着伯爵大人喝酒,“伯爵,这么一个大喜的日子,来,碰一杯!”

    “好好好……”被皇甫卿笑的冷汗直流的伯爵大人,看到萧敬东过来敬酒,自然想也不想就应了,三倍白酒,喝的一点也不含糊,然后萧敬东走了,宁宗端着酒杯就过来了,笑的一脸和善,伯爵大人无奈,又是三杯下肚,然后宁宗走了,武胥又走了过来,伯爵大人脸上的笑容有点绷不住了!然而,喝了前面的几个,后面的人他却不可以不喝,只是每个人三杯,这一共十几个人,他全部喝下去今晚还能……

    一旁的舒夫人早已经看不惯了,以为自己男人傻,这一个个成心想要喝死他而他却看不出来,刚想要出手,便被身旁的人给拽住。个没眼力劲儿的,你家男人这样还不是你给害的?不反省思过也就算了,竟然还想火上浇油,你是不想你家男人活了是不是?

    而舒夫人,哪里想得到自己就说了句酸话就会有这样的后果?她还在为皇甫卿说的那句话而生气呢。什么叫勾人也得有那个能力?他是说她的女儿没有这个能力吗?她的女儿可是帝国第一名媛,想要什么样的男人会得不到?他皇甫卿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

    “第一名媛的爸爸妈妈?”听到他们姓舒,想到他们对着自己不友好的态度,容颜便知道了其中的原因了,于是走到另外一处的时候,歪着头,问着身旁的人。

    “第一名媛?唔,是的吧!”皇甫卿愣了一下,点头。

    容颜也点头,良久,方才抬头,甚是好奇的问:“那个漂亮,据说要什么有什么的女人,难道你真的不曾动过一点点心?”歪着头,眨巴着风情无限的大眼睛,容颜等待着皇甫卿的回答。

    “动心!”皇甫卿扫了她一眼说道。

    “真的动过心?”本来以为自己一定听到否定答案的,没想到听到这么一个答案,容颜姑娘顿时就不淡定了,一边骂着自己蠢,蠢到问这种蠢问题,一边瞪着皇甫卿,甚是哀怨他竟然连骗她一下都不乐意骗,容颜表示,不高兴了!“老娘不结了!”瞪着他,容颜生气却小声的说道,终归知道,这个地方不是自己使小性子的地方,但是,好好的顺了他的意却也有点不甘心的!亏得她,从始至终只对他一个人动过心呢!

    “呵呵呵……”皇甫卿终是没忍住低低的笑了出来。

    “你还笑!”容颜抬头,瞪着他,一双妖艳的眸烨烨生辉。

    此刻,皇甫卿终是明白心动的意义,只是看着这样的眼睛,沉稳如他,一颗心却在噗通噗通的狂跳,终于忍不住,长臂一揽,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低头,吻上她的唇,专注而认真!

    哗啦啦……众人们先是一惊,没想过一向冷傲的皇甫卿也会有这样的一面,随即,反应过来之后,便是热烈如潮的掌声,此刻,无论是长者还是小辈儿们,莫不是鼓掌祝福,当然,几个少数人除外。

    一直围绕着他们的摄像师此时放大了镜头,全天下的人都可以通过直播看到这一幕,此时,外面,除了羡慕祝福的声音,还有咒骂的声音,唔,明明是一母所生的兄妹,意见却不尽相同,哥哥骂着皇甫卿太不是东西,诱骗未成年少女,做妹妹的,则骂着容颜不要脸,勾引她家纯洁无辜的男人。而其中,最最生气的便是这个妹妹了,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愤怒的大骂着。

    “没用的东西!一个个都是废物!”舒砚穿着性感的睡衣,坐在客厅里大声的怒骂着,她透露了一条那么有价值的消息,那个蠢货竟然没能绊倒容颜,不仅没有绊倒容颜,反而让她得了这个正名的机会,想到这里,舒砚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以为自己可以借着冷清玉的手毁了容颜,却没想到,不仅没毁掉,反而让皇甫卿召开发布会昭告他们两人的关系,不仅如此,还让她看到两个人的盛世婚礼,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她,此刻,看着电视上两人亲吻的镜头,舒砚差一点控制不住自己砸了电视。

    “达令,这么早就起来了?”此时,一个褐发碧眼的男子穿着一身睡袍走了过来,看到舒砚的时候,立刻走了过来,从身后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甚是亲密的问道。莫斯道尔,道尔家族的二公子,道尔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

    “我的好朋友结婚了,说有电视直播,所以起来看看!”舒砚敛了脸上的怒火,声音温和的说道,莫斯道尔,就是她的目标,如今,终于被她握在手中,然而,这不是她的最终目标,她的终极目标是把道尔家族握在手中,所以,把莫斯道尔握在手中还远远地不够,不够和皇甫卿对抗,本来,她是把莫斯道尔的大哥当成目标的,只是他的那个太过冷,太过睿智,和皇甫卿很像,而她直觉的对这样的人没有多少攻击力,而且,据说他已经有了可以结婚的对象,所以,她只能把目标放在二公子的身上,果然,她只是冷傲的在他面前转了两圈,就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然后,便是一番猛烈的追求,而她之前,一直没有表达过自己的意见,只说着他们两人不合适,直到一个月前,方才答应他的追求,用她的说法就是被他的行为感动了。昨夜听到皇甫卿的婚讯,终是受不了刺激,答应了莫斯道尔跟他回家!然而……然而……没有人知道,当他占有她的时候,她的心中所想的永远只有那一个男人,虽然是说恨,但是不可否认,她的身心还是在渴望那个此刻正在亲吻别的女人的男人。

    “朋友吗?”莫斯枕在她的肩上,抬头,看着电视上正在亲吻的两个人,点头,“我们要不要送礼物过去!”

    “你觉着那个女的好看吗?”舒砚没有回答莫斯的问题,而是指着容颜,问着抱着自己的人。

    “好看!”莫斯点头,“但是再好看的人,在我眼中都没有你好看!”

    “呵呵呵呵……”本来差一点就沉下脸去的舒砚在听到她后面那句话之后,终于忍不住轻轻地笑了出来。“就你嘴甜!”

    “我说的再认真不过了!”莫斯歪着头,吻上了舒砚的红唇!

    舒砚回应着,然而脑海中却依然是皇甫卿的身影,她想,她是中了一种名叫皇甫卿的毒,十几年了,已然病入膏肓。便是有再优秀的男人,她也改不掉自己这个毛病了!

    而此时,道儿家族的大家长书房中,莫斯道尔的兄长,道尔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伦恩道尔,正坐在大家长的对面,说着自己的计划。

    “你说什么?”大家长看着自己最优秀的儿子,有些不大相信的问。

    “我要去华夏帝国一趟!”伦恩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要去那里!”大家长翻白眼,“我是说你要去那里干什么?”

    “你知道了还多此一问干什么?”伦恩扫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个混小子!”大家长怒,拿桌上的笔筒砸人!

    伦恩坐着不动,在笔筒快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像边上让了让,成功躲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