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80 得手了?

180 得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你们真是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苏月,以前到底也算是书香门第的人家,这样一两个成语还是用的很熟的,所以,骂起人来也还算有点本事:“我告诉你,我们是容颜的爸爸妈妈,你们要是得罪了我,你等着我女婿怎么收拾你!”

    这下,保安的眼神变了,觉着眼前这人不是疯子就是那个神经病院跑出来的病人,做什么事情不好,竟然来冒充三少的岳父岳母?这是你们随便来说两句就能改变的事实吗?

    “你看,那个就是我女儿,那个小的就是我儿子!”此时,酒店大厅里正在播放着婚礼进行时,镜头正好对准容颜和容盛,不经意间看到的李兆龙连忙指着大屏幕说道,“他们真的是我的女儿儿子,不信,你们打电话问问,对了,我们还有她们的照片呢!”

    “是是是!你看,这就是我儿子!”苏月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手机中只有一张容盛的照片,那还是他五岁的时候拍的照片,当初,在身边的时候不以为意,当他离开了自己,才发觉有多么的难受,于是,翻箱倒柜终是找到这么一张照片,用手机把那张有些泛黄的照片,在手机中,她可以随时的看见。没想到此时竟然还派上了用场,苏月连忙将手机递到了保安的面前。

    那个保安看着照片,在想到之前自己看到的小男孩,确实,虽然有些模糊,还是有那个小男孩的影子的,而那个小男孩,所有人都叫他容少爷,是三少夫人的弟弟,难道……“你们先等等,我向上面请示一下!”保安认真的说道,他不能一棍子打死,却也不能因为一张照片就随意的放人进去,仔细说来,一张照片确实算不得什么!

    “还请示什么呀!赶紧让我们进去,我们还能饶你不死!”李兆龙看到媳妇儿手机上的照片,认为这个已经算是铁证如山了,这些人竟然还敢拿乔,真的是不想干了吗?

    那名保安却没有鸟他,只是对自己的同伴说道:“看好了,我去打个电话!”

    “是!”另外三名保安瞬间站的笔直,认真的回答。同样,没有把李兆龙的威胁放在眼底。

    保安的电话是直接打给这场婚礼的管家萧敬东的,只是,此刻的萧敬东正在跳舞,是了,跳舞,和十二智囊团成员一起,据说,是皇甫卿无疑中在网上看到的,伴郎团给新娘献舞,还逗得新娘甚是欢喜,于是,皇甫卿便要求同样作为伴郎的他们也给他的新娘子献舞。然后,苦逼的萧敬东和智囊团成员们,就甚是无奈的却学跳舞去了,且自家boss对他们甚是有信心,只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还不能耽误工作以及婚事的其他准备工作,看的墨哲玟以及沈靳淘欢喜不已,沈靳淘还甚是好心的给他们找来了舞蹈老师,势必不让他们丢脸来着。萧敬东宁宗他们,虽然不是很乐意,然而碍于boss大人的命令,倒是没有一个敢说一个不字儿!于是,学的倒也用了心,这是他们做事儿的原则,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极致!不一定是极致的完美,而是,极致用心。

    所以,当保安的电话打上去的时候,接电话的却不是萧敬东本人,还是萧敬东的好友商绯月,听了保安的说法,商绯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而,皱眉也只是一瞬,眨眼之间便回到了原来的模样,甚至漾起了妖冶的笑容,对着看的正兴起的容盛勾了勾手指,容盛看到他的动作,倒也是个聪明的,没有惊动笑的花枝乱颤的容颜,悄悄的退了出来,跑到这个新哥哥的面前,“哥,怎么了?”仰着头,看着这个笑的跟花儿一样的男人,容颜说道。

    “带你去见两个人!”商绯月开口说道。

    “……”容盛看了一眼跳舞跳得正好的萧大哥他们,有一点舍不得。

    “放心吧,这个都有录下来,我们一会儿回家再看就是!”商绯月自然了解容盛想的啥,拍了拍他的肩膀甚是认真的说道。“还有,有人想破坏你姐姐的婚礼,你难道不想为此做点什么?”

    “……我跟你去!”这句话一出,饶是这舞蹈再好看,容盛也不会多做留念的,谁都不能破坏姐姐的好事儿!

    商绯月点头,这才牵着容盛一同离开,而一旁,一直一心两用的孟贤,一看到商绯月神秘兮兮的离开,连忙偷偷跑了出去,出了宴会大厅,孟贤便追了过去,甚是直爽的开口:“你这是干什么去?”

    “你来干什么?”商绯月看着她,皱眉。

    “切,你现在可是老娘的人了!”孟贤开口说道,“你去哪儿难道不该跟老娘汇报一下吗?”唔,介于孟贤是这场婚礼的最大功臣,皇甫卿便给了孟贤一个愿望,这个报酬很大很大了,皇甫卿承诺,只有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可以帮助孟贤完成任何一件她想要达成的事情,而孟贤姑娘,啥也不要,只要商绯月一个人,于是,皇甫卿大手一挥,准了!完全不管自己有没有资格决定商绯月的归属权问题。可把商绯月气的不轻。

    所以,当孟贤姑娘重说这个话的时候,商绯月一张脸瞬间就黑了。孟贤却不管他,径自看着容盛小弟,微笑着开口:“来,喊声嫂嫂来听听!”

    “嫂嫂!”容盛小弟很乖,听了孟贤的话,容盛立刻就喊了一声。

    “乖!”孟贤听了,一张脸瞬间笑成了花。“嫂子待会儿买好吃的给你吃!”

    商绯月的脸黑的越发的厉害了,抬脚离去,不理会身后的两只,唔,很生气的他,既不能对容盛发火也不能对孟贤这个无耻的人发火,所以,只好把满心的怒火发泄到专程来找虐的人身上了。

    于是,还在等消息的李兆龙和苏月不由自主齐齐的打了个寒颤,唔,怎么突然便冷了?

    然后,没过两分钟,他们便知道为什么这么冷了!

    “你们来干什么?”容盛看见他们的时候,一张微笑着的小脸瞬间就沉了下去,看着眼前的人,宛如一对陌生人一般,是啊,陌生人。不在是他的父亲,他的母亲。

    “儿子!儿子!我是妈妈呀!快来给妈妈抱抱!你姐姐那个狠心的,竟然把你送到国外那么远的地方,让我找都不知道如何找你!呜呜呜……妈妈可想死你了!”苏月一看到穿着小西装跟个富家少爷一样的儿子,顿时就掉下了眼泪,一边哭着一边怪容颜心狠,心狠的把他的儿子送到了天边,让她在想都没有办法。

    “哎!这是什么情况?”孟贤站在商绯月的身边,当然,凭她的身高是做不出小鸟依人的姿态来的,商绯月一八三,她一七六,七公分的距离,男女之间,还算契合,此时,她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手肘处搭在商绯月的肩膀上,看着眼前的一幕,甚是好奇的问。

    “容颜的养父母,容盛的亲爸亲妈,哦,现在已经没关系了,为了钱,已然和容颜和容盛都断绝了关系!”商绯月冷笑着说道。

    站在一旁,正在和容盛表达着相思之情的苏月听到商绯月的冷笑之后,也不由得面色一僵,倒是李兆龙,脸皮要厚一些,听到了跟没听到一样,只伸手,想要将儿子搂进怀里哄一番,唔,他也知道,儿子比同龄的人要成熟一些,不安抚显然很难接受他们,然而,再是成熟,终究还是小孩子不是吗?只要好好哄一哄骗一骗,他又能知道多少呢?哄哄就扑在他们的怀里寻求安慰了!“儿子,快来,快来给爸爸抱抱!”

    “唔,我有爸爸妈妈,可惜不是你们!”此时,容盛终于开口,自然不如他们所想的那样,扑进他们的寻求安慰,而是平淡了的语气,说着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现在的他有了新的一家,有教他如何做人做事的爸爸,有给他做好吃的,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妈妈,还有一个喜欢带他到处玩的哥哥,他们虽然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从来不会因为生气而迁怒他,做错了事情他也会挨罚,他却很高兴很高兴,第一次,因为挨罚了还高兴了很久!当他们选择钱而放弃他的时候,他们就与他再无关系了!他虽然小,然而,什么事情都看在眼底!所以,有些是不要用小孩不懂事作为借口,其实,他什么都懂,只是从来不曾开口罢了,因为知道,即便开口,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儿子!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你……你是打算现在出息了就抛弃生养你的父母吗?你……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苏月瞪着容盛,一脸的不可置信,万分伤心地说道。“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人?我从小都是怎么教你的啊?嗯……”

    “卧槽!”苏月那痛心疾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孟贤便听不下去了,上前一步,将被苏月抓住的容盛一把给拽了回来,顺带,一脚踹了过去,直接把苏月踹倒在地。“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孟贤把容盛抱起来塞到商绯月的怀中,对着商绯月挥了挥手,“你先带孩子上去,有些事情孩子不适合看到!”孟贤一边活动着自己的手指一边看着李氏夫妻阴险的说道。

    商绯月无语的看了孟贤半晌,无奈,看了一眼被塞到自己怀里的容盛,在他点头之后,终是转身离去。

    “咱们回去看东西跳舞!”商绯月开口道。

    “嗯!”容盛点了点头,便趴在商绯月的肩膀上,双眸低垂,没有再看李兆龙苏月他们一眼,终归,心中还是有些失望的,对这对生养自己的人,离开了这一年多,说没有一点想法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然而,初见他的人,却没有一点悔改之意,反而……反而把错归结到别人的身上。于是,告诉自己,容盛,你还在期待什么呢?一次又一次,早该看清楚了不是吗?

    “儿子……啊……儿子……啊……救命啊!儿子……唔……”不一会儿便传来了李氏夫妻的惨叫声,而容盛,却像没听见一样,趴在商绯月的肩膀上,始终不曾抬起头来。

    而孟贤,看着他们还有胆子叫,嘴角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摩拳擦掌,三两下,就把这两个毫无战斗力的人给打趴下去了。

    “阿贤,你这是在干什么?”这时,突然有一个抱着小男孩的少妇出现在这里,一看见孟贤,便有些着急的开口,“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欺负人,你怎么能欺负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老百姓呢!”

    孟贤抬头,眼中闪过一抹厌恶,随即抬起头,嘴角勾着冷蔑的笑容,满是讥诮的开口:“这位,你是谁?老娘的事情由着你管?”

    “阿贤?你……你还在怪我吗?我……我和孟叔是真心相爱的,你……你为什么始终不相信?”对面,抱着男孩的少妇看着孟贤,一副伤心的说道。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滚吧你,仙女!”孟贤抬起头来厌恶的说道。

    “阿贤!”张琪云看着孟贤,已然落下了泪来。而孟贤,早已懒得理会她,对着还躺在地上的两人冷冰冰的开口:“还不快滚?是不是要我送你们去医院?不过,我可有个爱好,去医院了起码得住上几天,你说,你们想不想去医院?”孟贤看着他们,甚是阴冷的说道,终归,她的心情还是受到了张琪云的影响。

    “……”李兆龙和苏月哪里还敢多呆,这个……这个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的人,竟然……竟然……竟然如此蛮不讲理,然而,饶是再不甘心,他们也不想挨打的,两人相扶着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这里。

    孟贤见了,直接就转身离去。看也不看站在一旁神色凄然的张琪云。

    “阿贤!”就在孟贤要进门的时候,原本站在一旁的张琪云突然跑了过来,一把拽住孟贤。

    孟贤是什么人,对自己厌恶的人从来不假辞色,所以,当张琪云碰到她的时候,直觉的一甩手,然而,她只是那么轻轻的一摔,那个抱着孩子的人却向后踉跄了几步,然后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她怀中的孩子好似受了惊吓,顿时哇哇哇的大哭了起来。这是,终于从停好车匆匆赶过来的孟大叔恰好便看到了这一幕,心中顿时大怒,连忙跑了过来,先将跌倒的人扶了起来,这才开口,对着孟贤怒声大骂:“我从小就是这样教你的吗?教你这样没有教养?如此不尊长爱幼?”

    “噗!”孟贤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转身,看着气怒的孟大叔,笑不可抑制:“你没有这样教过,实在是您教我的我也学不会呀!把妹?把嫩妹?我也得有那家伙事不是!”

    “你个混账!”听了孟贤的话,孟大叔的一张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上前两步,抬起手要去打孟贤,只是扬起的手却没有机会落下,一个男人,一个比她女儿还要高上几分的男人握住了他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抬头,看着对方,一张脸依旧难看的很:“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教训我的女儿要你管?”

    “你教训谁都可以,唯独她你不能教训!至少在我面前!”商绯月一甩,直接将他给甩到了一边,然后,看也不看,拽着孟贤就走进了帝国大酒店。

    “你给我站住!”孟大叔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连忙就要追上去,只是刚走到门口,站在门口的保安就尽责的挡住门口:“请问你们有请柬吗?”

    “什么?”平白被挡住去路的孟大叔瞬间就怒了,有些失控的大吼,“我进去住店吃饭还要请柬吗?你这是酒店还是什么?”

    “不好意思,我们酒店被包场了,三日之内,没有请柬任何非工作人员不准入内!”保安很是认真的说道。

    “你……我是局长!你……”

    “您就是部长,没有请柬也是进不去的!”保安对着孟大叔认真的说道。

    “你…。好样的!”孟大叔气怒,然而也只能是气怒,转身,去扶自己的老婆儿子离开,“走吧,我们去别处吃饭!”

    “啊……。哦!”张琪云这时才回过神来,然而,顾不得怀里哭闹的人,脑海明明灭灭都是商绯月的影子。

    而被商绯月拽走的孟贤,一双眼睛已经化成了星星眼,娘喂,她这是得手了?哈哈哈……<!--over-->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