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70 师徒一场,我送你吧

170 师徒一场,我送你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行吧,这样也就差不多……”付婷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旁婴儿车上的皇甫阿离的哭喊声给打断。

    “哎哟,我的好儿子,怎么了?别哭别哭,干妈来了哈……”容颜还没来及动作,付婷便紧张的跑了过去,一把抱起哭闹中的皇甫阿离,叽叽喳喳的哄着。

    “……”容颜在一旁看着,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再然后……

    “啊!容颜,你陪我裙子,这是我刚买的,限量版的!”付婷抱着皇甫阿离再让容颜的面前来回来的转悠着,一边转悠一边让容颜赔钱,唔,她的嫩黄色的裙子上被她的宝贝干儿子了一副山水画,终于解决了让他难受的事情之后,皇甫阿离几乎瞬间就闭上了嘴巴,睁着一双比容颜还要妖上几分的眼睛,很是无辜的看着抱着自己的人。付婷自然是舍不得对这样一个美人儿发怒的,自然就把矛头指向了容颜。

    “切,你也说了是你的干儿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容颜很是淡然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在壹号院的院子里停了下来,皇甫卿和他的两个下属萧敬东以及付婷童鞋一直怨念的老男人——宁宗一起下了车。

    今日,皇甫卿去买东西,这两只主动帮着去提东西,自然,也给两位主子买礼物去了。

    皇甫卿打开后备箱,萧敬东先抱了几包东西往里面走,宁宗则留下来和皇甫卿分配剩下的该如何拿。

    而在客厅里笑闹的付婷和容颜,看到萧敬东的时候差点没吓破了胆儿。

    同样萧敬东看见付婷的时候同样也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后脸上本就带着的笑意越发的深了,对付婷点了点头,抱着东西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夫人,这是boss给小少爷和小小姐买的东西!”萧敬东将东西放在茶几上,对着容颜微笑着说道。

    “啊……哦!”容颜终于回过神来,对着萧敬东点了点头,微笑着应道。

    “那个……那个老男人来了没?”付婷在此刻也终于回过神来,抱着皇甫阿离跑到萧敬东的面前,神情有些激动的问。

    “老男人?”萧敬东忍着勃发的笑意,看着付婷,状似迷惘的问。

    “就就就……就宁宗!对,就是宁宗那个毒舌的老男人!他有一起来么?”付婷焦急的问。

    “在门口!”萧敬东忍的肚子疼,看着付婷的时候却依然淡定的说道,原来,宁铁嘴在这个小丫头心中是这个形象啊!哈哈哈……

    “你抱着,你就当没看见过我,拜托了拜托了!”把孩子塞到萧敬东的怀里,付婷双手合十,对着他拜了两拜,然后便连忙转过身,慌里慌张的找地方躲,刚想要离开客厅,便听见看见原本微微阖起来的门动了动,吓了一跳,连忙缩回了脚。

    “躲在窗帘后面!”容颜看她那模样连忙出声指点,就怕她再不出声,这丫头就会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然后被宁大哥抓个正着。

    付婷愣了一下,连忙看过去,阳台边上,两边窗帘被拉到一旁,付婷见状,终是反应过来,连忙跑到阳台边上,将原本被拉起来的窗帘哗的一声拽了过来,倒也没有全打开,只是把自己给挡住了。

    就在她做完这一系动作的时候,那两个人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最终,停歇。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手里同样提着东西的皇甫卿,将东西放在茶几上,这才开口看向容颜淡淡的问。

    “没事儿啊!就是儿子尿湿了尿布还没来得及换!”容颜扫了一眼被付婷塞在萧敬东怀里的儿子甚是淡然的说道。

    “……你洗手没?抱我儿子?”皇甫卿扫了萧敬东一眼,问。

    “……”萧敬东无语,我这来得及洗手么?幸好我接住了你儿子,否则你儿子现在指不定被丢在哪儿呢!然而,这些话却是不能对自家boss说的,boss那人,最是不讲理,小少爷不好招待这一点恐怕就是遗传自他们

    “算了,我去放水给他洗澡!”皇甫卿淡淡的说道。

    “……”我手上有毒?萧敬东无奈,翻白眼,你自己有洁癖就算了,非要把小少爷,小小姐也养成那样么?

    皇甫卿也不理会他的怨念,径自去了被改装过的客房,先是洗了手,方才在婴儿浴桶中放温水。

    而宁宗,在扫一眼萧敬东之后,目光落在了微微晃动的窗帘之上,眼中划过一抹了然,将手中的东西放在茶几上,然后才看向容颜,难得微笑着问:“夫人,我可以抱抱小小姐么?”

    “当然可以了!”容颜微笑着说道,将怀中的女儿递到宁宗的面前。她可没皇甫卿那些规矩,是个人就得和这个社会上的人接触,尤其是孩子,总不能生活在无菌室中,那样的孩子能有什么抵抗力。而且还隔着衣物呢!

    “来,萧大哥,我抱阿离去洗澡吧!”容颜说道,“你可别听阿卿胡说,他给阿离洗澡是因为他尿裤子可不是因为你抱他!”

    “呵呵……夫人放心,boss什么情况我还是懂的!”萧敬东微笑着说道,跟着boss身边这么多年了,他岂能这么容易就被打击到?要是这样就被打击到,这么多年,他早就千疮百孔了。

    虽是这样说着,萧敬东还是去卫生间洗了手,躲在窗帘后的付婷,差点没把容颜和萧敬东给骂死,娘的。一个个也太狠心了,让她一个人面对这条毒蛇,难道就不怕她被发现然后万劫不复么?

    然而,抱着阿苒的宁宗却不曾看阳台那边一眼,只是坐在客厅里微笑着逗弄着怀里的孩子。他这个模样,终是让小心翼翼的付婷渐渐的放下心来,松了紧绷的心神之后,付婷又开始嫌弃了!

    “哎呦喂,恶心死我了!一个大男人宝贝什么心肝什么的含在嘴里也不嫌臊得慌!”一得意,声音便有点没控制住,回过神来的付婷差一点没扇死自己,你妹呀,付婷,迟早有一天,你会被自己的愚蠢给害死。

    然而,那边坐在沙发上逗弄孩子的宁宗却像没听到一般,只是刚刚喊着小宝贝真漂亮之类的话却是不再说了,抱着皇甫苒,做各式各样的鬼脸。

    躲在窗帘后的付婷等了良久都不见他有半点动作,紧张的心脏都快停了的付婷终于放下心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里想着,还好还好,那条毒蛇终归是老了,没听见,她却不知道,当她说话的时候,她口中的那条毒蛇眼中快速闪过的幽光。

    宁宗那时候还不确定,躲在里面那个人就是自己那个无法无天的徒弟,直到萧敬东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对他笑的那样**,最后那么一点怀疑也就没了。神色不动,继续和怀里的小丫头玩。

    不一会儿,容颜终于把洗干净换上新衣服的皇甫阿离抱了出来,将阿离让萧敬东抱着,容颜又去抱皇甫苒,反正洗了,就一起洗,省的一会儿还得麻烦。

    然后……然后的然后……宁宗便一直没有离开过壹号院的客厅,便是晚上吃饭的时间,他也是端着自己的碗坐在客厅里,据说是为了帮忙照看boss家的两个正在听儿歌的宝贝。无论容颜如何劝说,宁宗的屁股就是没挪过地儿。

    躲在阳台后的付婷欲哭无泪,现在感觉两条腿已经不是她的了,宁宗,我草你大爷,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这么害我?

    一顿饭,容颜也吃的心不在焉,想到宁大哥的态度,容颜看向坐在他们对面的萧敬东,“萧大哥,你不会是已经告诉宁大哥了吧?”

    “我可什么都没说!”萧敬东很是无辜的说,他怎么能做告密那么不道德的事情,他真的什么都没说,他只是笑了一下而已。不能怪他,要怪也只能怪付婷那丫头对上的不是一般人。

    然后,所有人吃了饭,坐在客厅里吃水果看电视,再然后,付婷终于待不下去了,恶鬼一般,从阳台上爬了进来,是了,爬,本来,她也想气势汹汹的,奈何,腿麻了一点知觉都没有,所以,刚迈出一步,便华丽丽的扑倒了。吓得容颜一跳,唔,也就吓到了容颜,其他三个男人外家两个小的都很是淡定。

    “哟,这姑娘从哪儿爬出来的?”良久,宁宗才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甚是讶异的问。

    “宁宗,你妹!”虽然爬不起来,付婷骂人的力气还是有的,对着宁宗,骂的一点也不客气。

    容颜赶忙走过去想要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然而,刚要拉却被她开口打断。

    “哎呦喂,别动,一动,麻得更厉害了!”付婷哭丧着脸说道。

    “怎么?想见我妹吗?你是我什么人,哪有资格见我的家人!”宁宗扫了她一眼冷冰冰的说道,再说,他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了,妹妹?妹妹早就没了!

    “见你家人?你想的美?就你这种老到掉牙的老爷爷,我见你家人干什么?”付婷看着他怒火十足的说道。幸而,容颜不住的给她按摩这双腿,让她终于恢复了点知觉,然后才在容颜和萧敬东的帮忙下站起了身,亏得她穿着被皇甫阿离尿湿了的裙子蹲墙角一蹲就是大半天,湿了的裙子都被她捂干了,娘喂,难受死她了。

    “我要洗澡,你借个裙子给我!”付婷抓着容颜的手甚是理直气壮的开口。

    “好好好,我带你去!”容颜点头,扶着她去客房的浴室,“你先洗,我上去拿衣服!”

    “好!”付婷点头,这才把门关上。

    而容颜则显示上去拿衣服,幸而付婷的身高和她差不多,而她现在的身材虽然比怀孕之前稍微丰满,却算不得胖,算是恢复良好,她的这些夏装都是皇甫卿让人又送过来的,明明之前的衣服她也可以穿,那人却不让。

    皇甫卿当然不让了,之前的那些衣服穿在她的身上让她的好身材毕露无疑,明明在普通不过的衣服,穿到她的身上都变了味道,再说她都要复学了,穿的那么性感魅惑干什么?新学期,他已经找到了新人代替他在帝国大学的一切职务,无论是理事长还是外语系商务英语的课程都交了出去,他不在学校里看着,她还是穿的普通点的好。其实,依着容颜那张脸,衣服再如何的普通又能掩盖掉她身上的光芒几分呢?

    容颜给付婷找了衣服又去厨房给她做了简单的蛋炒饭。这都七点多了,丫不饿才怪。

    果然……收拾好自己的付婷便向饿死鬼投胎一样,将容颜做的一大盘蛋炒饭全部消灭干净,这才躺在椅子上发出满足的叹息。

    “早知如此,你躲什么?还不如一开始就这么大胆的出来见宁大哥呢,还有,宁大哥不也没把你怎么样么?就你,把宁大哥说的好像十恶不赦一样!”容颜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她。

    “……我不是被压迫剥削狠了没有勇气么!”付婷说道,要不是这人太欺人太甚,她还是没有勇气反抗他的,便是现在,怒气笑了,小心脏又开始胆怯了。想着这人会不会想出什么很恶毒的法子整她。

    “你就是把宁大哥想的太坏了!”容颜继续教育,“宁大哥人很好,你别老欺负人家,人家就是性子沉稳不爱说话,又不是故意……”

    “停停停……”付婷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你这娃子,才多久没见,就胳膊肘往外拐了!你是向着我呢还是向着他呢?”

    “我向着你行了吧!没救了你,好坏都不分!”容颜拿着碗盘向厨房走去。

    “谁好坏不分呀!谁好坏不分呀!”付婷跟在容颜的屁股后面大声的嚷嚷,“他要好,他能把我困在阳台上半天他坐在屋里看电视优哉游哉的吃东西?我看你才是好坏不分!错把鱼目当珍珠!就那个老头,阴险、狡诈、猥琐、黑心,你是没看见他坏心的时候,我跟你说……他就是衣冠禽兽,在外人面前衣冠楚楚一副正人君子的做派,私底下,什么恶毒阴私的事情都做得出我跟你……”

    客厅里,听着付婷数落的声音一句一句的传过来,萧敬东笑的春光灿烂,手里抱着小少爷,心情越发的好了。

    皇甫卿抱着她的小情人,面色不变,然而任谁都能看出他的心情不错。

    只有宁宗,随时面无表情,然后,同样,那种堪比壹号院的中央空调还要强大的冷气正在呼呼的往外冒。

    “哎,铁嘴,控制一点!”终于觉着自己笑够了的萧敬东抬手,很是同情的拍了拍宁宗的肩膀,却在看到他的脸色之后忍不住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

    “笑吧笑吧,别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笑了!”宁宗扫了他一眼凉凉的说道。

    “呵呵呵……呃!”笑的正欢的萧敬东听言顿时闭上了嘴巴,抱着皇甫阿离转移注意力。

    最后,还是皇甫卿发了话,才让宁宗得以稍稍的控制一下。

    皇甫卿说:“我们家的空调吹的冷讽已经够用了,完全不用你再帮忙,还有我家两宝呢,太冷了别在冻着我家两宝!”

    “……”宁宗扫了一眼萧敬东怀里的小少爷皇甫阿离,那家伙对着萧敬东吐泡泡吐的正欢,又扫了一眼小小姐皇甫苒,小家伙被自家boss架着站在boss的腿上来回的蹦跶着,再是健康欢脱的不得了,再说了,屋里的温度跟他有一毛钱关系?

    “有出息么?被一个小姑娘编排的只能坐在这边干生气?丢人不?”良久,皇甫卿才开口对着宁宗漫不经心的说道。

    “……”于是,原本就黑着一张脸色顿时又黑了几分。

    “……”萧敬东又忍不住了,抱着皇甫阿离挡着自己无声的大笑着,他真的真的很同情自己的兄弟哇!在那丫头的眼中,印象怎么就差到这种程度呢?

    等容颜从厨房出来的时候,付婷依旧坐在餐厅里,就像她自己说了,愤怒过了,勇气也便没了,让她在背后唠叨两句还是可以的,让她面对那人她还是心肝乱颤的!

    “boss,夫人,我们就告辞了!”八点钟,萧敬东和宁宗起身,对着容颜和皇甫卿告别。

    “哦,好!”皇甫卿点了点头,容颜应了一声,从萧敬东的怀里抱过儿子。

    “容颜,我妈打电话催了,我就先回……”挥舞着手中的电话,付婷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同样站起身的宁宗和萧敬东的时候僵住了动作,天要亡我啊!

    “师徒一场,我送你吧!”宁宗对着付婷,笑的甚是和善的说道。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么么哒么么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