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65 那个人是谁?

165 那个人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过一个分钟,那个被气走的人又颠颠的跑了回来,看着皇甫琅,一脸可怜兮兮

    脸可怜兮兮的模样。“阿琅!”

    “嗯?”皇甫琅扫了他一眼,甚是淡定的模样。

    “不出差好不好?”明大公子看着他,一脸祈求的模样。

    “我是帝君的话我会放自己一辈子的假,我是吗?”皇甫琅睨着他甚是无语的问。

    “我讨厌你!”于是,明大公子再一次被气走了。

    “呵呵呵……”原本心中不甚舒服的皇甫琅,此刻,终于忍不住轻轻的笑了出来,良久,方才停歇。

    “哥哥,你这样逗明大哥是不是太狠了!”身后,一个小小的声音传了过来。

    皇甫琅回头,便看见容颜站在他的身后,甚是小心翼翼的模样。

    “这不是你想看到的?”皇甫琅扫了她一眼,声音淡淡的道。

    “天地良心!”容颜举手,“明大哥那么好,我怎么会故意让你欺负他!”

    “行了,天色不早了,让萧敬东带阿姨去吃饭吧!”皇甫琅摸了摸容颜的脑袋,轻声的说道。

    “那哥哥呢?”容颜问,“不一起去吗?”

    “不了,我还有别的事情!”皇甫琅说着,还为此特意想商迩雪赔了罪。

    “哪里的话,你有事就去忙吧,一起吃饭有的是机会!”商迩雪连忙说道。

    皇甫琅这才离开,而容颜一行人在在萧敬东的陪同下,吃了饭又逛了街,买了一些结婚需要的东西,天将黒的时候方才由萧敬东送他们去徐家,而芮曲娜也在傍晚的时候打电话给她们问了她们的地址,说好了一会儿会过来。

    每个人都很欢喜,所以总结下来,只有明大公子最是悲催,晚上,早早的回了二号院,饭也没吃,早早的爬上床闷头大睡。

    直到半夜,被子被掀了衣服被剥了身上被压了人,先是错愕,随后是委屈,“你不是出差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给本大爷睡一晚,独守空闺一周你自己选!”压在他身上的人,嘴角勾着邪魅的小脸,很是大爷的说道。

    “被你睡一晚之后我还得禁欲一周!”明烨看着眼前的人,没忘记上一次自己休养了多久。

    “我偷偷跑回来你给我这个回答?走了!”说着,起身便要离去。

    “别!”明烨伸手将他给拽了回来,“你敢走试试?”

    “让睡还是不让睡?”被拽回来的人很是干脆的问。

    “……”

    “嗯?不让?那我走了!”

    “让!让!让!”

    “乖!”

    “唔……”(后面自行想象)

    终归,皇甫琅没有去出差,而他所谓的出差便是再徐家见了见那个叫芮曲娜的设计师,芮曲娜,原名明筝,明烨的一个堂妹,据说这一家唯一一个合明烨心思的家人。对着皇甫琅的时候,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嫂子。当然,后果就是被踹了一脚,无论在上在下,这嫂子是绝对不能安在他的头上了,幸而,明筝也是个识时务的,立刻就改口喊了姐夫。并且把明烨出卖的一干二净。把他从小到大干的蠢事儿一件不落的翻出来借以讨好他这个姐夫。只希望他能在皇甫卿的面前美言两句,等容颜剩下孩子后,可以让容颜当她的婚纱模特!显然,明筝对容颜和商迩雪两人甚是欢喜,这样难得一见的大美人,真的比那些大明星还要得她的眼啊!

    容颜是和皇甫琅一同回到壹号院的,本来,皇甫卿想要去接的,但是听到自己哥哥也在那边,便没有特意过去一趟。

    “准备的怎么样了?”皇甫卿问。

    “没有准备多少!”容颜说道,“妈妈不想大办,屋子里也不用装修,还是我坚持,给卧室里换了一套红色的被子枕头什么的!”

    皇甫卿点了点头,“一切都随妈高兴就好!”

    “是!”容颜也点头,“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容颜把皇甫琅说的关于两家家长见面的事情说了说,最后才抬头看向皇甫卿:“怎么办?你觉着安排在何时比较合适?”

    “你觉着呢?”皇甫卿看着他问。

    “要不,咱们两家一起过年好不好?”容颜问,想象着那么一大家子在一起,肯定是再温馨不过的了!

    “好!”皇甫卿点头,“我来安排吧!”

    “嗯!”容颜这才点了点头。“对了,你们年会结束了吗?”

    “没有,一群人继续疯呢!”皇甫卿淡淡的说道,“难得一次,就让他们好好玩吧!明天正好是周末,还有两天就年三十了,就直接都放了假!”

    “也好,没想到你这个老板还挺仁慈的!”

    “……”

    周六,皇甫卿请了一大家子过来吃饭,徐家三口,大姐家两口,大哥家两口,湘儿,还有萧敬东和智囊团的成员,当然还有皇甫爷爷和奶奶,爸爸和妈妈,也就在这天,皇甫家人才知道容颜的母亲是谁,当年,商氏迩雪可是红遍帝京的人物,当然比舒砚这个帝京第一名媛要实在的多。稍微上层一点的人物几乎无人不知,只是后来嫁给了徐傲松,才渐渐的淡出话题,当然,当初和徐傲松的婚变也是震惊了整个上流圈,便是帝君,也曾出言相问,如今,当这个香消玉殒的人再次出现,众人才想到怪不得,怪不得觉着容颜美的太过熟悉,原来,原来是这人的孩子。

    “哎,原来是商老头儿的外孙女,哈哈哈……”皇甫爷爷看着商迩雪,哈哈大笑着。

    商迩雪却

    商迩雪却不知道自己的名气如此之大,明明她就是一个宅女,最多大学的时候有个校花之名,其他的,这辈子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就是追着徐傲松不放,为此,还拒绝了好多人的追求。

    两家人也算想见了,在一起谈了许久。尤其是皇甫妈妈和商迩雪,两个人更是相见恨晚,坐在一起,说了许久的话。

    “便是不大办,也得让我们参加!”皇甫妈妈握着商迩雪的手认真的说道,“早前,我就很想认识你,只是一直寻不得机会,如今迟了二十几年,竟然还做了亲家,就让我们见证你的幸福,过去的权当过去了,最要紧的就是抓住眼前的幸福!”

    “……嗯!”思虑良久,商迩雪终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应了皇甫妈妈的话。

    皇甫妈妈又把两家在一起过年的事情说了一通,两个人商讨了好久,终于达成一致。

    三天后,年三十,两家子都聚在壹号院,吃团圆饭,看春节联欢晚会,看烟火,容颜躲在屋中给自己的婷婷罗斌一人打了一通电话,刚想再给容盛打的时候手机便响了起来,打开,却是一条彩信,彩信的内容便是穿着唐装的容盛双手抱拳笑嘻嘻的模样,旁边写着恭喜发财四个字,容颜笑了笑,满脸的欢欣。良久,方才回过神来,拿着手机设定了一下自拍,认认真真做了个恭喜发财的样子,咔嚓一声,画面定格,容颜连忙走了过去,看着手机上的照片,果然,计算的一分不差,编辑一条彩信发了过去。

    “容小猪,你干什么呢?外面放烟花了,可好看可好看了!”门外,一帮子小娃娃跑过来喊道。

    “来了!来了!”容颜放下手机,这才微笑着出了门。

    果然,烟花在空中盛开,一朵接着一朵,璀璨了天空。

    两家人一直闹到十来点,方才离开,最终只剩下容颜和皇甫卿,这次,倒不像以往那样乱糟糟的,皇甫妈妈怕儿子和儿媳辛苦,临走之前,特意把家里收拾了一番。

    “累了一天了,早点上楼睡觉吧!”

    “不要!”

    “嗯?”

    “我陪你一起守岁!”

    “……好!”

    两个人坐在落地窗边,看着外面争相绽放的烟火,皆是静默的微笑着。今年,是她和他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头,这半年,虽然麻烦不断,但终归幸福相守。

    “阿卿,我们许个新年愿望吧!”

    “嗯!”

    “我先来!”容颜说道,转个身,面对外面的天空,很是认真的跪着,双手合十,虔诚的说道:第一个愿望:我希望我的家人,爱我的我爱的都健健康康,一帆风顺。第二个愿望:我希望我的孩子明年能够平平安安的出生,一生无忧。第三个愿望:我希望……

    皇甫卿在一旁看着,心中牢牢的记着她说的愿望,上天不能给她实现的,他尽力帮她实现,只是……

    “第三个愿望是什么?”皇甫卿看着说到一半突然不说的人,迷惑的问。

    容颜看着他,一脸的认真:“第三个愿望要放在心里,说出来就不灵了!好了,轮到你了,你也说说你的愿望!”

    “我的目标就是能掌控一切!”皇甫卿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愿望,愿望,不是目标!”容颜瞪她,“掌控一切?你以为你是如来佛呀!重来,像我这样,虔诚一点!”

    “不要!”皇甫卿扫了她一眼,别扭了!多大的人了,幼稚不幼稚?

    “阿卿!”

    “不要!”

    “阿卿!”

    “……你把第三个愿望告诉我,我就学你那样!”

    “……”

    两个人说说笑笑,只等着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容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

    “我错过……”

    “没有!你的脑袋落在我肩膀的时候正好敲响了十二点的钟声!”

    “那我还是错过了呀!”

    “唔,别纠结了,恭喜发财!”为了不让这姑娘纠结,皇甫卿板着一张脸淡淡的说道。

    “噗!你笑一笑会怎么滴?大过年的,有谁像你这样说恭喜发财的?”

    “……快起床,带你去要红包!”皇甫卿不和她研究自己该不该笑,连忙换了话题。果然……

    “好!”容颜一听说红包,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等等,你还没给我红包呢!”

    “嗯?”皇甫卿愣了一下,“我工资卡都在你身上了还得给你红包?”

    “那当然了!”容颜点头,“据说不给老婆红包的老公不是好老公!”

    “你等等!”皇甫卿转身就走了。

    容颜嘻嘻哈哈,转身就进了洗浴室梳洗换衣服。等她收拾好的时候,皇甫卿便站在她的眼前,将一个鼓鼓的红包塞进她的手中。

    “谢谢,么么哒!”容颜接过红包,欢喜的抱了皇甫卿一把,“走吧,咱们接着去要红包!不对,是拜年!”

    “呵呵……对,是拜年!”皇甫卿看着她那模样,终是微微笑了起来,没有坏心的戳破她的心思。

    然后,这一天,容颜真的收货颇丰,从二号院明烨和皇甫琅那里,到九号院墨家,十号院皇甫家,然后皇甫二叔皇甫三叔外婆舅舅家,这么一圈下来,容颜的口袋都塞满了!和她平辈的给还没出世的宝宝包,而长辈们则给她包了三个,一个给她两个给宝

    她两个给宝宝,容颜的嘴巴都快笑歪了!

    皇甫卿见她乐呵成这个模样,特意把她带到了徐家,果然,容颜的笑容就没停过,徐傲松和商迩嫚给他们两个人都包了,他推拒了两下,最后都落到了容颜的怀里,当然,也少不了商绯月。

    “喽,给我外甥的!”两个鼓鼓的红包递到容颜的面前,商绯月笑着说道。

    “谢谢!”容颜欢喜的接了过来,只是末了还感叹了一句:“要是再有个嫂子就好了!”

    “嗯?”商绯月一愣,没反应过来,其他人却笑翻了天。

    “财迷!”

    “你就为了俩红包就把你哥哥给卖了?”终于反应过来的商绯月瞪她。

    “哪里是卖呀!我也是为了你好!”容颜躲在妈妈的身后小声的说道。

    晚上回到家,容颜就做床上数红包了,这是她的记忆中唯一一次受到红包,还一下子收到了这么多。

    “唔,我是不是在透支幸福?”容颜看着坐在一旁的皇甫卿,欢喜之中又有些不安的问道。

    “胡说什么?”皇甫卿敛了笑,瞪她,“你只是把之前错失的幸福一点一点补回来而已!”

    “阿卿!你真好!”

    “唔,我也觉着我甚好!”

    “……还能好好聊天么?”

    “嗯?”

    “你好歹也谦虚一下么?”

    “然后……”

    “然后我在坚持你很好啊!这样天不就能聊很长么?”

    “我们这样聊的也不短!”

    “……也是!”

    正月初五,芮曲娜发布一套最新的婚纱设计,并称这是她成名以来最为满意的一套婚纱,同时,她也宣布和世安婚纱公司解约。

    商夫人在家里看到这个的时候气得差点把电视给砸了。

    “白眼狼!白眼狼!都是白眼狼!”商夫人对着电视上的人大骂,看着芮曲娜以及她身边的那套婚纱,心中好似被刀扎了一样。

    “妈,不过就是一个设计师!你用得着气成这样吗?”坐在一旁的商迩嫚看着自己的妈妈不明所以的说道,这年头,有钱还能找不到设计师?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商夫人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对着她大声的骂着,“你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那么多年都得不到一个男人的心,到现在,还是被那贱人抢了回去!气成这样?你知道那个婚纱是给谁穿的吗?就是给那个贱人的!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你说什么?”啪的一声,商迩嫚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惨白这一张脸,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看着女儿的模样,失去理智的商夫人终于回过神来,躲避着女儿的眼神,商夫人装傻的问。

    “那个婚纱是给谁穿的?你口中的那个贱人是谁?”商迩嫚紧紧的拉着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脸色惨白的问。

    “我说的芮曲娜那个贱人,是我把她捧红的,如今却……”商夫人避着女儿的目光语气不顺的说道。

    “妈!”商迩嫚怒吼一声,打断她的闪躲,“那个贱人是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