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65 那个人是谁?

165 那个人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65

    “哇!真好看!”容颜看着自己美如仙子的妈妈瞪大着眼睛说道。

    然而,商迩雪却不曾及时的回应她,而是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妇人,六十多岁的人了,因为保养得宜,看起来也就四五十岁的模样,此刻,一如商迩雪的反应一样,满脸震惊的看着那个穿着婚纱的女人。

    “商迩雪!”良久,对面的人才回过神来,盯着商迩雪,一字一字慢悠悠的说道,很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焦玉脆!”商迩雪看着眼前这个人,脸色不由得发白,她的一生这么多的不平顺可以说皆是出自这人之手。

    “妈!”容颜终是察觉到气氛的异样,连忙上前两步伸手握住商迩雪的手,一脸担忧的模样。

    商迩雪的手被握住,原本差点被愤恨占领的神识终于清醒了过来,低头,对着容颜微微一笑,“放心吧,妈妈没事儿!”然后,才借由容颜的搀扶走下高台。抬头,笑容潋滟的看着对面的人。

    “直呼其名,这也是你对长辈应该有的态度吗?”对面的人同样满心的恨意,自然,在自己的店里面,她也只能忍着,只是再忍,眼中的厌恶愤恨却怎么也压不下去,当然,她也没有要往下压的意思,她就是要表明,她厌恶她,她恨她。

    “长辈?”商迩雪笑了,原本就极为妖魅的人,此刻更是越发的明艳照人,刺得人无法直视。良久,方才开口,声音也动听的很:“我也想叫你一声继母,可是也得看你对不对得起这声称呼才是?”话音落,笑意笑意,眸光也染了几分冷厉。自己还没有兴师问罪,她倒好,竟然还敢在她的面前摆长辈的架子!

    是了,这个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商迩嫚的亲妈,商迩雪的继母,商氏集团之前的董事长——商夫人,闺名焦玉翠。

    商夫人看着眼前光风霁月的商迩雪,再想到自己那个依然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女儿,心中的火就像是被浇了一桶油,噼里啪啦的越烧越旺。<>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如此不公的对待她们母女?“把她们赶出去,我们店里不欢迎这样的顾客!”无话可说的商夫人,转身,对着自己的员工,声音冷冰冰的开口。

    “老……老板!”店员们看着突然爆发的老板,一个个惊讶莫名,不知道老板和这两个仙儿一样的母女是什么关系。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还有,这顾客上门,有谁见过赶客人走的?这店还要不要继续开下去了?

    “我的话你们没有听到吗?把她们给我赶出去!”商夫人看着呆愣中的店员,不由得更加的愤怒,再一次大声的吼了出来。

    “放心,要是早知道您是这里的老板,其他的婚纱店都倒闭了咱们也不过踏进来一步!”挺着大肚子的容颜放开商迩雪,对着商夫人冷笑着说道,听到这里,她也算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谁了,不就是让她离开妈妈的罪魁祸首么?

    “颜颜,你坐下,我去换衣服!”商迩雪怕容颜挺着肚子再吃亏什么的,便把容颜给拽了回来,“不要乱动,知不知道!”

    “妈,你放心吧!”容颜回头,对着商迩雪安抚的一笑,倒也听话的在边上坐了下来。“你去换下来吧!”

    “嗯!”确定女儿不会有什么事情,商迩雪才走向身后的试衣间。

    而商夫人,终于也将视线从商迩雪的身上转到了容颜的身上,容颜比之商迩雪竟然也不差半分,甚至比之更加精致了几分。想到这里,心中的火气越甚,自己的女儿外孙女,与之相比,却是在寻常普通不过的人了,而眼前这两个贱人,得天独厚的让人嫉妒。

    “……”容颜看着商夫人,脸上同样维持着璀璨的笑容,尤其是看到她那几乎扭曲的面容,更是笑的灿烂。

    “你个小贱人,你妈不是个好东西,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小小年纪就和人家乱搞……”

    “你是个好东西!”容颜开口,甚是云淡风轻的打断了商夫人的话,“我乱搞,那也是合法的乱搞,可不像某些人,为了女儿能够上位就耍一些不入流的手段,到最后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都不晓的!”

    “住口!”商夫人听到容颜的话脸色发白,恼羞成怒的大吼,“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谁允许你胡说八道的?”

    “这位老婆婆激动什么?我又没指名道姓说的你!”容颜看着她甚是无辜的说道,“难道你的身上也发生过这种事情?哎,我说你看着也是个精明的,怎么就能做出这么蠢的事情呢,若是把女儿好好的嫁个人会有现今这样的下场吗?我听说的那个好像被蒙蔽了十几年,你女儿是个什么情形?”

    “你……你……你这个孽障!”指着容颜,商夫人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咩!”容颜对她做了个鬼脸,心情甚好的模样,“我是什么障关你什么事情?你算哪根葱啊!有着这个时间倒不如回家去管管你自家的那个孽障!那个可是你一手导演出来的不是吗?”

    “你……快,把她给我赶出去!赶紧给我赶出去!”显然,口水仗赢不了容颜,差点被气出心脏病的商夫人指着容颜对着那些傻愣的店员激烈的喊道。

    “……”

    “哟,这么大声这是要赶谁啊?”这时,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甚是漫不经心的开口。

    “哥哥,明大哥!”容颜看见进来的两

    !”容颜看见进来的两个人,甚是惊讶的道。

    “哟,丫头,眼眶怎么红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明大哥,明大哥给你出头!”明烨看见容颜,连忙走了过去,甚是关心的说道。

    容颜翻了翻白眼,她哪里红了眼眶,真是能说瞎话,只是这人要找由头替她出头,她也不反对就是了。<>

    “我在门外好像听到了赶人?颜颜,是赶得你吗?可是做了什么不文明的事情了?”皇甫琅走到容颜的身边,一屁股坐在了容颜的身边,甚是严肃的询问。

    容颜立刻摇头,一副无缘无故就被欺负了的委屈样儿,“可能是我长的不好惹了人家的讨厌吧?”

    “只是这个原因吗?”皇甫琅黑了脸,看向商夫人的时候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帝国的商法这位老板莫不是不了解?要我找工商局的人过来给你说教说教吗?”

    “误会误会!”此刻,商夫人的脸色终于绷不住了,终归,她也曾经是有头有脸的人,皇甫琅她识不得,明大公子她却是知道的,商氏集团握在她手中的时候她都不敢直接对上明大公子,更何况,她已经失了商氏集团,至于帝国商法,想到这里,商夫人就控制不住的脸色发白,想着怎么会有这样的法律条文。本来,卖东西卖给谁不都是店家的权利么?然而,心中再是不满,她也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这个道理,终归不得不低头。

    “误会?”皇甫琅冷笑了,“我进来之前可是实实在在的听到了老板在赶人,难道是我听错了?”

    “这位公子确实误会了,刚刚我只是在教训不听话的店员,情绪失控,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声音,没想到让两位误会了,算起来也是我的过错,老身在这里赔罪了!”商夫人对着皇甫琅甚是温和周到的开口。

    “你放心好了,我们没打算告你!”此时,商迩雪终于换回了自己的衣服,黑底红花的长袖旗袍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躯体,帘子拉开,商迩雪对着紧张的商夫人淡淡的开口,“和你一般见识不是平白降了我们的份子!”

    “你……”刚想要破口大骂的商夫人,在看到一旁的皇甫琅和明烨的时候,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只是脸色铁青,胸口剧烈的起伏,显然是不甘心到了极点。

    “哇,又一个颜颜?”明烨第一次看到商迩雪,立刻就僵化成石头,“现在美女这么不值钱了?有了一个又出来一个?”

    “你不是说你没有姐姐的么?”饶是皇甫琅,也掩不住心中的惊讶,看着容颜,有些呆傻的说道。

    “这是我妈!”容颜轻笑着说道,唔,他们的想法就跟她第一次看到皇甫妈妈的时候一样,没见过这么年轻的妈妈,好像时间都没在他们的身上留下印记一样。转身又对着自己的妈妈给她介绍:“这是哥哥——皇甫琅,这是我嫂子——明大哥!”

    “……”刚想要微笑打招呼的商迩雪在听到嫂子的时候愣了一下,刚想要问这人是女的?转眼就听到女儿喊他明大哥,愣了一下,瞬间也就了然,只是微微弯了腰对着他们温和的开口:“多谢你们对颜颜的照拂!”

    “阿姨说的什么话,都是一家人,相互照拂那还不是应该的!”皇甫琅对着商迩雪甚是认真的说道。

    而此时,明烨正好看见里面的店员将商迩雪刚刚试穿的婚纱拿了出来,扫了一眼商夫人,这才对着商迩雪微笑着询问:“阿姨这是打算买婚纱?”

    “我只是……”商迩雪被问的有点不好意思。

    一旁的容颜见了连忙点头,“是啊,妈妈要结婚,所以我们才来看婚纱!原本挺喜欢这件的,只是……”

    后面的没说,明烨他们也就明白了,明烨转身,看了一眼婚纱上的标牌,嘴角勾了勾,这才走到商迩雪的面前,声音满是磁性的开口:“阿姨不用担心,这婚纱太次儿了些,明天,我让芮曲娜亲自给你量身打造一套婚纱!”

    “这位先生说笑了,芮曲娜可是我们店里签订的首席设计师,她的作品只能在我们店里以及我们授权的店里……”一旁的店员听到明大公子那么说之后连忙开口提醒,告诉他们芮曲娜不是什么人有钱就能够请得动的人!

    “放心吧,明天她就不是了!”明大公子淡淡的说道,然后才看着容颜和商迩雪,声音依旧如故的说道:“咱们走吧,这里太污浊了!”

    “你说的是!”商迩雪很是赞同的点头,接过容颜递过来的披风披在自己的身上,这才扶着容颜与皇甫琅明烨一同离开。

    “你是什么意思?”直到他们绕过自己像楼下楼去,商夫人才回过神来,对着明大公子语气急切的问道,商氏集团没了,她现在就指着这个婚纱店赚点钱过日子,而这个店之所以能赚钱,主要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店里的设计师芮曲娜,那可是世界级的婚纱设计师,如果没了芮曲娜,她不敢想象……

    “我的意思就是明天起,芮曲娜就和你们没多大关系了呗!”明大公子耸肩,甚是淡定的说道。

    “不可能!合同没到期,无故毁约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商夫人追上前去,愤怒的吼道。

    “最坏的不过是赔钱,爷啥都缺唯独不缺钱!”明大公子说完,再不浪费时间,抬脚跟上前面几个人的步子一同离去。

    商夫人看着他们干脆的离开自己的店铺,突然便觉着心慌无力,踉跄两步

    ,踉跄两步,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脑海中一直回荡着明烨的那句话,便是商迩雪结婚这件大事儿都给忽略了。

    而那些店员,看着她的时候,都忍不住露出了怨怪的眼神,若不是碍着她才是她们的老板,她们老早就拿扫把赶人了。要不是她突然出现,一单大生意说不定就成了,而今,不仅没了生意,说不定还得损失一个首席设计师,这……这……真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哥哥,明大哥,你们是怎么过来的?”下了楼,一行人去了对面的咖啡馆,容颜这才好奇的问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人。

    “你哥哥接到阿卿的电话,说你们在这边看婚纱,他一时赶不过来,正好你哥哥办公地我和的公司就在这附近,就一起过来看看了!”明大公子对着容颜说道。

    “怎么样?饿了没,要不要先吃点东西,这也快中午了,下午还要逛什么吗?婚礼在什么时候举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一旁的皇甫琅也开口询问。

    “不用麻烦了!”提到自己的婚礼,商迩雪就有点不好意思,主要是觉着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兴师动众,连忙开口说道:“就是一家子人举行一个小小的仪式,我没想要大办的!”

    “便是小办,我们作为容颜的家人也是会被邀请的吧!”皇甫琅看着商迩雪微笑着说道。

    “这……这是自然的!”本来,是没这个打算的,只是人家已经说道这个份上,商迩雪也不好拒绝,最终,商迩雪也只能这么说道。

    “等阿姨哪天空了,两家人也该正式见个面的!”听了商迩雪的回答,皇甫琅笑了笑,这才又开口说道。

    “是的!”商迩雪点头,“阿卿和颜颜也有说过,本来……本来是打算在年后的!”

    “那哪成啊!阿卿也太失礼了!”皇甫琅说道,“这样吧,让阿卿回去和爸爸妈妈说说,在和阿姨你们确定一下!”

    “嗯!”商迩雪点了点头,两家人终归是要见上一面的。

    “对了,明大哥,你说的那个芮曲娜很厉害吗?让她帮妈妈亲自设计会不会给你惹麻烦?”容颜问,虽然有钱也不能这样烧,而且还是烧给那个老妖婆,她不乐意。

    “放心吧!”明烨看了她一眼轻笑着说道,“我也不想把钱浪费在那样的人身上!再有,不是还有你宁大哥在么?如果实在没法子让他出马就是了!”

    “……”容颜看着他,良久方才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只是举例婚礼也就只剩下**日的时间,期间还要过年,赶得上么?”

    “这有什么赶上赶不上的?只要看她用心不用心!”明烨毫不担忧的说道,“至于需要佩戴的珠宝的什么都让她一并准备了,就省得阿姨浪费精力再准备了,当然,婚戒什么的还是阿姨自己准备的好!”

    “这是自然!”一旁的商迩雪连忙答应。

    “那个……你怎么确定人家大设计师一定就会听你的话?”容颜扫了一样皇甫琅,确定他神色如常,这才小心的开口询问。

    “她敢不听我的话?我活剥了她!”明大公子甚是傲娇的说道。没看见坐在身旁的人瞬间变黑的脸。

    “师母好,夫人好!”不一会儿,萧敬东就赶了过来,对着容颜和商迩雪行了个礼,这才看向明烨和皇甫琅,“谢谢大少和明大公子了,下面有我陪着就行了!”

    “好!”明大公子应了一声,这才起身和商迩雪和容颜告别,“今晚或者明天我让她去给阿姨量尺寸!”

    “嗯,谢谢明大哥!”容颜瞧了一眼黑着脸的皇甫琅,这才若无其事的对着明烨说道,心中却在暗暗祈祷,明大哥,希望明天还能看见你!

    “一家人,客气什么!”明烨没有丝毫察觉,只轻笑着说着,这才和商迩雪告别和皇甫琅一同离开。

    “阿琅,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没空!”皇甫琅扫了一眼天空,声音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没空,不是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吗?”明烨看了一下手表,这都十点半了,现在回去不用上班就下班了还不如不回去呢!

    “对了,我下午要出差!”

    “你说什么?”原本还一脸迷惑的明大公子瞬间跳脚了,不是答应他等他放假的时候一同出国旅游的么?为毛突然出差?“为什么要出差?”

    “出差还能干什么?自然是去办公的,难道是去旅游不成?”皇甫琅看也不看他一眼,甚是淡定的说道。

    “几天?”明大公子看着他,一脸要哭的神情!

    “最少三天吧!”皇甫琅这才扫了他一眼,凉凉的说道。

    “最少?还有多的?”明大公子绝望的问。

    “是啊!”皇甫琅看着他甚是无辜的点头,“工作做不完就得推迟呗!”

    “会推迟多少天?”明烨看着他不死心的问。

    “谁知道?放心吧,推迟多少天后面就回给我补双倍的假期!我不觉着亏!”皇甫琅看着他甚是淡定的说道。

    “我觉着亏!”明烨大声的说道,“我讨厌你,说话不算话!”留下这句话,气呼呼的就跑了!

    皇甫琅看着他的背影,冷笑,气死了活该,活剥了她?是剥她的衣服还是剥其他的什么?背着他剥过几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