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52 绝对不可以

152 绝对不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舒墨淡淡的说道,本来妹妹和不和那人在一起他已经看淡了,只是……竟然敢耍到他的头上,舒墨眯了眯墨黑的眸子,皇甫卿,他倒要看看,这个人能强到何种程度?

    “哥!谢谢你!”舒砚看着自己的哥哥,终是低着头小声的说道,“还有对不起!”

    “哎!”舒墨叹了口气,终是拍了拍舒砚的脑袋:“好好收拾一番就下楼去吧,别让爸妈担心,其他的事情都有我呢,哥哥给你罩着!”

    “谢谢你,哥!”舒砚感激的说道,眼泪又悄悄的掉了下来了。

    “傻丫头!”舒墨的脸上漾起了笑容,“放心吧,我一会儿就派人去查!”

    “嗯!”舒砚应了一声,这才转身进了洗浴室,好好的收拾自己。

    而舒墨也转身走了出去,想着该请谁来调查这件事情。

    而此时的徐家,同样也不平静,上午的时候,徐傲松在帝国大学一呆就是大半天,直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才回到徐家。而他刚回到徐家便被徐老太爷叫了过去,刚到老太爷的屋子,便被徐老太爷劈头盖脸的一骂。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还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吗?”徐老太爷铁青着脸骂着自己没用的儿子,“你真是一点志气都没有,那样的女人还有什么好值得你在乎的?迩嫚是个多好的女人,你竟然不知道珍惜,你这么伤害她,可如何同商家交代?”

    徐傲松站的笔直的,神情淡漠,好似根本就没听到自己父亲说的话一般,天知道,他的内心已然翻了天,好几个小时,让他终于知道了那个女孩的消息,他以为是迩雪的人,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她会是迩雪的孩子吗?终究,迩雪还是把那个孩子生下来了吗?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一阵刺痛。突然之间便好想见到那个人,明明十几年不见了,十几年都忍下来了,而现在突然便忍不下去了,哪怕一分一秒都难捱的要命。

    “我和你说话呢,你听没听到?”徐老太爷一个拐杖便砸了过来,而好似陷入自己思绪里的人却很准确的向边上让了一下,轻巧的避了过去。

    “个混账东西!”徐老太爷气得眉毛直跳,“你还敢躲?我打你你还敢躲?”

    “如果没其他的要说的话我就走了,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徐傲松看也不看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说完,便直接转身走人。

    徐老太爷一张脸涨的通红,指着徐傲松,好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徐傲松就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脚步平稳的走了出去,回到自家的宅子,看也不看坐在客厅里哭泣的人,径自便上了楼,进了他的书房。坐在书桌上,拿了放在最上面的书,随手一翻,却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原本挨了骂都没有变色的脸终于暗了下去,砰的一声,把书重重的拍在书桌上,徐傲松起身,脚步急切的走了下去。

    徐夫人看见徐傲松下来的时候,哭的越发的委屈了。

    然而,徐傲松却丝毫不为所动,径自走到她的身边,一把就拽住正在哭的她的衣领,凶神恶煞的开口询问:“东西在哪儿?”

    “唔……放手!你快放手!”徐夫人没想到这人会这么粗鲁,衣领被紧紧的拽住,勒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我再问你一遍,东西在哪儿?”徐傲松盯着徐夫人,那目光,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你说什么东西?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什么?”徐夫人的手使劲儿的去掰徐傲松的手,奈何,男女力量太过悬殊,饶是她再用力,也不能撼动徐傲松分毫。

    别看徐傲松清瘦,却是有功夫底子的,这么一个小小的女人,他分分钟就能掐死她。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照片到底去哪儿了?”徐傲松盯着她,一字儿一字儿冷冰冰的说道。

    不经意间看到他的眼睛,这让徐夫人经不住一颤,那眼中的狠意,让她丝毫不怀疑,如果她再不说出照片的去出,这人真的会弄死自己。

    “被……被老太爷拿去了!”徐夫人不敢和他较真,最终只能妥协着说道。

    “不要拿老太爷忽悠我!说,到底在哪儿?”原本勒住她衣领的徐傲松直接掐上她的脖子,冰冷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感情。

    “唔!”徐夫人的呼吸一窒,一张脸已经涨的通红,“我……我没有说谎,真的被老太爷拿……拿走了!”

    徐傲松的手向前一推,原本就浑身发软的徐夫人噗通一声倒在了沙发上,好像快要渴死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商迩嫚,我告诉你!”徐傲松看着她冷冰冰的开口:“以后在敢踏进书房一步,就别怪我不顾情分将你赶出去!”说完,便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徐夫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用想,也知道他去的哪儿,定是去找老太爷拿回照片的,坐在沙发上,眼泪扑簌扑簌的掉着,商迩雪,你这个贱人,走了就走了,为什么还要再回来,为什么要再回来!我恨你!你这个贱人!

    徐傲松直接去了徐老太爷的屋里,徐老太爷一看见他立刻就皱了眉头,拿着拐杖乱挥着。

    “你这个混账东西,还来干什么?想要看我有没有被你气死吗?”

    徐傲松却不理会他,径自去了他的卧房,徐老太爷一愣,连忙拄着拐杖跟了上去。

    徐傲松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要回他的照片,那是他和妻子儿子唯一的一张照片,谁都不能拿走,但是也知道想要从老爷子面前要回照片不那么简单,所以,他也就不要了,只是……

    “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徐老太爷看到他的动作惊的差点把心跳都给停了。

    “这不是你的宝贝吗,我想试试它经不经摔!”徐傲松双手举着一个玉瓶,据说这东西价值连城,老太爷心肝宝贝了一辈子的东西,还特意买了巨额保险,甚至还写了一封捐赠协议,好像是说,这东西一旦出了徐家大宅,便视为捐赠给帝国,国家机关有权收回。这就是,为何没有人敢动这个玉瓶的原因,因为抢走了可就不是惹上徐家,而是整个帝国,国家自然也乐意这种事情发生。

    “住手!”徐老太爷惊了一身的虚汗,站在那里不敢动弹,“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可以好好说吗?”徐傲松依旧高高的举着玉瓶,确保自己一松手玉瓶肯定能摔得粉碎粘都粘不好。

    “当然!当然!”徐老太爷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连忙点头,“你说吧,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

    “把照片给我!”徐傲松神情淡然的说道。

    “个混账东西!你为了一张没用的照片就……”徐老太爷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自家儿子的动作吓得眼晕,就见徐傲松拿着跟颠石头一样在手中上下的颠着,要不是惦记着瓶子,徐老太爷真的很想直接就晕过去。可惜不能,晕过去瓶子就完了!

    “怎么样?你儿子的技术可以么?其实我还可以扔的更高,你要不要看看?”徐傲松看着自己的老爸甚是平淡的问。

    “别别别!”徐老爷子连忙摆手,哪里还敢在这里浪费时间,连忙跑到一边,在盒子里找到了之前儿媳妇儿送过来的照片,“喏,照片在这里呢,好好好的,没有一点损坏!你快把瓶子放下!”徐老爷子递出照片激动的说道。

    徐傲松把瓶子高高抛起又稳稳接住之后这才停下手中的动作,慢悠悠的走到老爷子的身边,将他手中的照片拿了过来,看着照片上的一家三口,一直冷漠的眸子终于软和了些许,将照片宝贝一般的塞进口袋中,这才看着自己的老爸,“真的不要看看吗?我可以扔的很高很高的!”

    “不要,你赶紧的!”徐老太爷指了指原来放瓶子的位置,焦急的说着:“照片你已经拿去了,赶紧把瓶子放回去!”

    “那好吧!”徐傲松耸了耸肩一副我不勉强你的表情,这才将瓶子放回到原处。刚拿开自己的手,徐老太爷的拐杖就要砸过来,却因为徐傲松的一句话而停在半空,不敢在向下靠近他分毫。

    “你可千万拿好你的拐杖,否则砸着我,我在一个不稳碰倒了你的瓶子可不好!”徐傲松很是淡定的说完,然后在徐老太爷气怒的注视下,很是坦然的走了出去,直到他离瓶子够远,怎么样也不会碰着瓶子,徐老太爷的拐杖才追着他飞了出去,然而,只要不是近在眼前,其他的情况,徐傲松轻轻松松就能躲过去。

    至于徐老爷子的怒骂,徐傲松更是没听见一样,该怎么走就怎么走,径自回到自己的宅子,同样,就当没看见徐夫人一样,径自上了楼。

    “……”徐夫人看着他,看着他低着头一脸温软的模样,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再次癫狂,为什么?明明说毁掉照片的?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让他给拿了回来?啊!徐夫人扯着自己的头发,失控的尖叫着。

    “妈?妈?你怎么了?”徐熙晴听到动静,连忙跑了下来,抱着自己的妈妈忧心的问。

    “……”徐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充血的双眼这才渐渐的恢复平静,“乖啊,让让,妈妈没事!”徐夫人把女儿推到一边,不住颤抖的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电话,抖抖索索的拨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徐夫人直接就哭了出来。

    “妈!妈!她回来了,她回来了,我该怎么办?”徐夫人抱着话筒一边哭一边问。

    电话那端不是别人,正是徐夫人商迩嫚的亲妈商夫人,当她听到女儿哭的时候不由得一惊,当她听到哭诉的内容之后,原本包养还算得宜的脸瞬间就一白,立刻严厉着声音骂道:“胡说八道什么?”

    “真的,真的回来了!”徐夫人抱着话筒哭着,她也想自己是胡说,她也想那个人永远也不回来,可是……可是……“妈,我该怎么办?”

    “别慌!”商夫人冷着声音说道:“哭有什么用?这么多年拢不住一个男人的心,你还好意思哭!”

    “妈……”

    “闭嘴!”商夫人骂道,“行了,今天天色已晚,明天,明天你回来一趟!”

    “哦!”徐夫人这才挂断了电话,一转头,便看见徐傲松就站在自己的身旁,一张脸忽的一白,心跳都好像要停摆了一样。“傲……傲松!”

    徐傲松却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傲松,这么晚了你去哪里?”徐夫人起身,追着徐傲松焦急的询问。

    离去的人却没有睬她的意思,开着车直接离开了徐宅。

    徐夫人看着,直到车子看不见了,这才转身恨铁不成钢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你爸爸下来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我说了!你只顾着打电话也不理我!”徐熙晴看着她委屈的说道。

    “你……算了!”徐夫人瞪着女儿,终究没有说什么,刚刚她也确实是激动狠了。

    “妈,爸爸这么晚了是去哪里了?”徐熙晴看了一眼门口,这才转头看向自己的妈妈询问。

    “行了行了,这个你就不要管了!”徐夫人推着自己的女儿敷衍着说道,“作业写了吗?赶紧去写作业!”她哪里知道他去哪儿了呢?她比她更想知道,可是……

    此时,徐傲松开车直接开到了华府豪庭的门口,然而和商绯月一样,只是把车停在了那里却没有下车或者进去的意思,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华府豪庭意味着什么,那个孩子……那个和迩雪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孩子,他很想很想亲眼见见,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才查到那孩子住在华府豪庭这里。

    也就在这时,容颜和皇甫卿散步刚刚回来,正好从他的车旁经过,和皇甫卿说说笑笑一起。

    “迩雪!”徐傲松看着容颜,看着她一路欢笑的模样,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冲下车去,可是理智告诉他,这人不是迩雪,虽然她和他记忆中的人一模一样,便是那笑靥如花的模样都一模一样。

    “徐傲松,你这辈子只能有我一个女人,如果我发现你有了别人,我会让你一辈子也见不到我的!”脑海中还清晰的记得结婚那日她和自己说的话,可是……可是他为她守身如玉,她却再也无迹可寻!

    “阿卿,明天是周末哎!”容颜拉着皇甫卿的手大踏步的走着。忽而想到明天,立刻歪着头说道。

    “我知道!”皇甫卿睨了她一眼,忍着笑意淡淡的说道:“我有上班,自然不会放了今日是周几!不用特意提醒!”

    “……”容颜撇了撇嘴,“谁特意提醒了!我是想问问明天咱们怎么过呀?”

    “睡觉,吃饭,睡觉!”皇甫卿很是干脆的说道。

    “你是猪么?睡过吃吃过睡?”容颜嘟着嘴小声的说道。

    “这不是你的日常生活么?”皇甫卿歪着头轻笑着说道。

    “谁说的,我有散步!”

    “唔,那就在加上散步好了!”

    “不要!”

    “嗯?”

    “我们明天去看电影吧!”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爱你们,么么哒<!--over-->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