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52 绝对不可以

152 绝对不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个背影……那个男人的背影,舒砚觉着自己好像掉进了冰窟,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凝固了一样,她呆呆的站着,看着那个人的背影,那个熟悉到让她心惊的背影,此刻,却被一个女人挽着手臂,那是她心心念念了多少年的人,只要一眼,就能让她确定准确无误的确定,那个人必是皇甫卿无疑,可是……可是为什么?依着他的性子,依着他那么严重的洁癖,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挽着他的手臂?怎么可能?不……终于回过神来的舒砚连忙摇了摇头,对着皇甫湘近乎凶狠的开口说道:“你认错人了,那个不是他!”

    “舒砚姐姐?”皇甫湘看着舒砚,不知为何,心中抖的一沉,然而,面色却不改,只微笑着开口:“没有啊,那就是哥哥,我怎么会连自己的哥哥都不认识呢!”

    “闭嘴!”舒砚大声的怒斥,然而,说完之后,才惊觉自己的失控,她怎么可以……转头,看向湘儿,脸上扯着一抹僵硬的笑容:“湘儿,对不起,是我失控了!”

    皇甫卿看着她,愣愣的摇了摇头,然而心中却一寸一寸的冷了下去,想起容小猪说的话,此刻却不如最初那般坚信,眼前这人做不出那样的事情,这样凶神恶煞的人又岂是她之前所认识的舒砚姐姐?

    “没事儿!”皇甫湘到摇了摇头,脸上漾着淡淡的笑容,“算了,我们走吧,说好了今天要请你吃饭的!”

    “……”而这个时候的舒砚,此刻却呆坐在车上,一点也没有发动车子的意思,只愣愣的看着皇甫湘,片刻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打开车门,忽的一下冲了出去,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

    “舒砚姐姐?”皇甫湘一愣,连忙打开车门追了上去。

    舒砚却不理会她的呼喊,一个劲儿的冲进了帝国大学的校门,她……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此刻,舒砚终于不再自欺欺人,她知道刚刚那个人就是皇甫卿,也知道刚刚皇甫卿被一个女人挽着的场景不是她幻想出来的,这都是真实发生的,而她需要做的,不是视而不见自欺欺人,她现在必须立即要去做的,是把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从皇甫卿的身边推开,他的身边怎么可以允许别的女人存在?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然而,此刻,她却失了皇甫卿的身影,明明刚刚,她还看见的,为什么突然间就没了踪迹?舒砚像是疯了一样在帝国大学的门口疯狂的寻找着,一会儿循着一条路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然后循着另外一条路又追了出去,就这么毫无头绪宛若无头苍蝇一般的四处乱撞着,完全不顾身后的皇甫湘焦急的呼喊。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皇甫卿,将那个狐狸精从他的身边赶走,是的,一定要赶走那个狐狸精!

    是了,在舒砚的心中,皇甫卿的身边似乎只能站着她而非其他的任何一个人,否则,哪个人都是狐狸精,行为不尊不知检点的狐狸精。

    而此时,皇甫卿和容颜早就沿着一条幽静的小路慢悠悠的走了进去,哪里知道身后有这么一只苍蝇乱喊乱叫?

    而当舒砚终于找到路的时候,却被另外一个人拦了下来,抬头,看着挡在自己前路的人,舒砚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让开!”虽然眼前这人如画,可现在的她哪里有心情欣赏,她满心满情都是赶紧找到皇甫卿,赶紧赶走那个不知所谓的女人。

    “这是你家的路?握着站在这里还犯法了?”站在舒砚对面的人抬头扫了她一眼冷冷的道。

    “你……”舒砚终是没有和他过多的计较,自觉向边上让了让,然而,这人却像故意和她过不去一般,她走到哪儿他就站在哪儿,让她一步也不能前进。几次三番的下来,舒砚终于爆了,抬手就要去打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然而,高高扬起的手却没能如愿的落下,细白的手腕被对面的人抓住,饶是她如何用力都挣脱不开,几乎陷入疯狂的舒砚此时终于慢慢的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神色冰冷的人,原本的愤怒渐渐的转化为恐惧:“你……你是谁,到底想要干什么?”

    “舒砚姐姐?”而这时,皇甫湘也终于追了上来,远远的就喊了一声。

    而此时,抓着舒砚的人才厌恶的皱了皱眉,一把将手中的人甩了出去。“你要是再敢伤她,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啊!”舒砚惊叫一声,一个没站稳,踉跄两步终于摔倒在地上。

    皇甫湘赶过来的时候,连忙伸手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舒砚姐姐,你没事儿吧?”

    “……”舒砚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死死地盯着面前一脸寒冰的男人,“你什么意思?”

    皇甫湘也看了过去,才觉着这个男人有点面熟,想了良久,才想到这人对自己好像还有救命之恩——商绯月?萧大哥的朋友,是吧?

    “赶紧滚!”商绯月却没有回答她的意思,冷冰冰的说道。

    “你……”舒砚气急,却有没有办法,只能冷冰冰的瞪着他,良久才转身走人。而皇甫湘,对着商绯月点了点头,这才转身急忙的跟了上去。

    “舒砚姐姐?舒砚姐姐!”皇甫湘跟在后面焦急的喊着。

    舒砚越走越急,突然之间,舒砚又停了下来,转头看着皇甫湘,好像看着杀父仇人一样:“那个女人是谁?”

    “什么?”皇甫湘愣了一下,没跟得上她的思维。

    “你还跟我装傻?”舒砚看着皇甫湘,怒声的质问。“赖着你哥哥的那个女人是谁?”

    “你说她呀,我嫂子呀!”皇甫湘愣了一下,这才开口淡然的说道。

    “嫂子?你怎么会有嫂子?”舒砚大声的质问。“他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

    “哦,嫂子不想举办婚礼,便推迟了!”皇甫湘淡淡的说道,此刻,心中对这人已经没有多少好感了,就当……就当自己心目中的那个舒砚姐姐一直留在国外没有回来吧,而这个人,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现在,告诉她哥哥的事情,也希望她能认清情况,以后别在缠着哥哥了,哥哥和小猪很好!

    “既然没举行婚礼你喊什么嫂子?”舒砚受不了的嘶吼,“一个没名没分的女人罢了,你在胡口乱言什么?”什么嫂子?婚礼都没有举行,睡过一次的女人就是嫂子了吗?没有领证,没有举行婚礼,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他们已经领过证了!这句话,皇甫湘很想告诉他,然而,终究没有说出来,现在说不说还有什么用处呢?眼前这人,已经完全疯魔了!皇甫湘闭了闭眼睛,突然便觉着厌恶。这样的人,让她再也生不出亲近之感。

    “你说你到底有什么用?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打电话通知我?”舒砚却没有察觉到皇甫湘的变化,依旧用着愤怒的语气对着皇甫湘质问。

    “对不起!”皇甫湘淡淡的说道:“这是哥哥的私事儿,我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想你汇报!”

    “你……”若是往常,依着舒砚的情商,定然也不会说出现在这种话,只是现在,她的脑海里完全被皇甫卿和容颜的身影占满,哪里还有空余的心思想别的事情,听到皇甫湘这么说,心中的愤怒更加:“什么叫没有义务?这些年我送你的礼物难道都是喂狗去的吗?这么点事情你都不会办?”

    “……”皇甫湘的一张脸瞬间就黑了,这话说的,“舒小姐这句话说的就好笑了,第一,我没有白白拿你的礼物,我收到你的礼物也有回礼,第二,便是我拿了你的礼物,也没有为你监视我哥哥的义务!我看,今天这顿饭舒小姐也没法子吃了,还是改天再说吧!”皇甫湘说完,便不管舒砚如何反应,便直接转身离去,一颗心,不由自主的变得低落,为何,她总是遭遇这样的事情呢?每一次都是真心付出,到最后,却是惨淡收场,上午听了容颜的话,所以才有了晚上的饭局,她相信容颜的人品,却又不愿意她的舒砚姐姐真的是容颜口中的那种人,所以,才有了这一场验证,只是哥哥和容颜的出现,成了一场催化剂,让这份验证很快就得到了结果。原来,这个人真的有好几种面孔,对每一个人用与之应对的面孔,想到当初,为了这人,她还故意的找容颜的麻烦,一想到这里,皇甫湘便越发的难受,如果……如果不是哥哥当初下了狠手惩罚了自己,自己说不定会越演越烈,而今却是这个模样……呵呵呵……皇甫湘觉着,自己就像一个笑话。

    而舒砚,陷入疯魔的眼神听了皇甫湘的话,终于渐渐地恢复清醒,眼中又急又怒,看了一眼被那个男人挡住去路的背后,又看了一眼离去的皇甫湘,终于无奈的下了决心,快速的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喊着:“湘儿……湘儿……。”

    皇甫湘却好似没有听见一样,径自向校门口走去。

    “湘儿!湘儿!”舒砚跟在容颜的身后焦急的喊着,她知道,如果失去了皇甫湘这个助力,她将更难攻克皇甫卿那座冰山。“湘儿,你听我解释啊!”

    “舒小姐,真的很抱歉!”皇甫湘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一脸急切的舒砚,心中不由得轻笑两声,这……她的这些紧张到底是紧张她这个朋友还时在紧张没有自己她更难接触到哥哥呢?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却又容不得她不承认,“如果以后没什么一定要见面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在见面吧,还有哥哥很在乎嫂子,也请舒小姐以后不要打扰嫂子的安宁!否则,我相信哥哥……”

    “闭嘴闭嘴闭嘴!”原本还想道歉的舒砚,却听的她一口一个舒小姐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终于还是受不了崩溃了,捂着耳朵大声的说着。“不许你说不许你说!”

    皇甫湘耸了耸肩,倒也没有在多说什么,“我回去会把你送给我的那些礼物打包还给你,至于我当初的那些回礼,就不用还了,如果你也和我一般不想看见,请帮我送给慈善机构吧,说不定还能换一笔不小的钱!”皇甫湘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去,任凭舒砚如何在后面喊也不曾在回头。

    舒砚追了一阵儿,脚下突然绊了一下,一个不稳,便跌倒在地,趴在地上,舒砚终于受不了哭了惨痛的哭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呢?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商绯月站在不远处的地方,听到这边的动静,也只是淡漠的一笑,随即,在边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一只手撑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此时,容颜和皇甫卿已经绕到另外一边出了帝国大学一同往华府豪庭走去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这许多事情。

    而舒砚,这趴在那里一直哭一直哭,因着小路偏僻,倒也没有多少人经过,所以她才能哭的那么肆无忌惮。等到她终于哭够了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最终还是她的哥哥舒墨,打了电话知道她所在的位置这才开车过来,将她给带回家去的。

    “你看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刚下了车,舒墨便忍不住了,对着她冷声的指责。“就你这样还第一名媛,随便从贫民窟拉出一个女人也比你强!”

    “你给我让开,我讨厌你我讨厌你!”舒砚一把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舒墨,一边哭着一边跑回了家中,不管不顾自己爸爸妈妈担忧的叫唤,径自哭着跑上了楼,在舒砚的眼中,直觉的认为是哥哥自己骗了她,毕竟,上两个月,哥哥是先说了皇甫卿又心上人的,后面,听她说要回来,才改的口,说是骗她的,原来……原来,骗她的没错,只是不是他说的那个欺骗而已,在她的心中,已经认定,是舒墨为了让她完成学业才故意隐瞒了皇甫卿有心上人的事情。想到这里,哭的越发的难受的,扑在床上,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舒墨进屋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爸妈一脸担忧的看着楼梯,看到他进来,两口子才都围了过来,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你妹妹这是怎么了?”

    “你们不用担心,我上去看看!”舒墨拍了拍自己爸妈的肩膀,这才皱着眉头上了楼,显然,对于自己妹妹今晚的表现很不满,心中再有委屈,也不该对着家人发脾气不是吗?

    “咚咚咚……”舒墨象征性的敲三下,便径自推开了门,一进屋,便看见自己的妹妹坐在床上,泪眼迷蒙的瞪着他,眼中满是怨怪,舒墨一愣,不明白自己怎么又招惹上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气成了这样?”皱着眉头,舒墨沉着声音询问。

    “为什么要骗我?”舒砚瞪着他冷着声音问,就算想让她学成再归来也不该骗她不是吗?现在,弄的她像个傻子一样,为着能见到他还要忐忑不安那么久的时间,而事实上呢,她就是一个傻子,一个自己演戏还演的很起兴的傻子!

    “你在说些什么?”舒墨皱了皱眉,他何时骗过她?

    “你说皇甫卿没有别的女人的!”终于忍不住,舒砚大声的吼了出来,眼泪也随着掉了出来,且越发的汹涌,“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他和一个女人手挽着手一起去散步!”因着距离远,而容颜又包裹的跟粽子一样,舒砚倒是没有察觉挽着皇甫卿的人就是容颜,当然,因为没有看到容颜的正面,也不知道挽着皇甫卿的已经怀了几个月的身孕。否则,舒砚恐怕会更疯!

    舒墨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这才冷着脸开口说道:“我没有骗你!”

    “难道是突然出现的吗?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舒砚显然是不信的,想着自己的哥哥为了自己完成学业又是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舒墨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拿出自己的手机就给齐英打了电话,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舒墨也是拼了,然而,接电话的人却不是齐英齐大社长,而是客服标准的普通话:您拨打的电话为空号,请查询后再拨!

    舒墨听到这个声音,一张脸瞬间就黑透了,啪的一声,直接摔了自己的手机,心中愤怒滔天,好你个齐英!

    “哥?”本来还生气不已的舒砚见到这样的哥哥也被吓了一跳,原本的怒火消了大半,万分不解的开口说道。“怎么了?”

    “……”舒墨扫了她一眼,不语,良久,才缓缓的开了口:“既然我说了你也不相信,还有什么好问的?”

    “哥!我就是……我就是气狠了胡说八道!”终归,眼前这人是自己重要的依仗,她如何能真正的得罪?“你别和我生气!”

    舒墨摇了摇头,显然对这个从小就捧在掌心里的妹妹没辙,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当初我请了齐英调查过皇甫卿,那些消息就是他和我说的,现在人没了,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舒墨怎么也没有想到,齐英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欺骗他,简直罪无可恕!然而他却不想想,得罪他不好过,得罪皇甫三少他又如何能好过?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道理傻子都懂的吧,更何况是一个还算小有名气的侦探社的社长?当然,他也知道做了这件事情之后就彻底的将舒墨得罪了,自然,在事情没有败露之前早早的就收拾东西拖家带口跑路了。他也不傻,又如何会傻傻得呆坐在帝京等自己是做的蠢事败露等舒墨收拾他。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舒砚也顾不得哭了,看着自己的哥哥一脸不解的问。

    “还能因为什么?”舒墨冷笑,他倒是没想到,皇甫卿的势力已经这般庞大了,如此轻而易举的摧毁他要做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齐英在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被那人察觉了,所以齐英才会这样做?”舒砚到底不是笨蛋,稍微一想就能想到其中的原委,只是想通了,她也并没有好受多少,毕竟,这让她有了另外一种认知,那就是皇甫卿很在乎那个女人,否则也不会动用手段让齐英对他们撒谎不是?想到这里,舒砚的心中一痛,明明自己为了他吃尽了各种各样的苦,为何……为何他就是看都不看她一样,不!舒砚摇了摇头,她还没有失败,她还有机会的,放眼整个帝国,又有几个女人能比得上她?想到这里,舒砚好似又充满了斗志,她一定要得到皇甫卿,坚决不能让别的女人得了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