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51 你这个残忍的人

151 你这个残忍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呜呜……爷爷,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徐熙晴扑在徐老太爷的怀里感动的哭着。

    徐夫人站在一边,也跟着擦着眼泪,不只是心疼女儿还是其他的什么!

    “迩嫚,你去让人通知熙照,让她立刻给我滚回来!”徐老太爷对着二儿媳妇说道。

    “是,爸!”徐夫人应了一声,这才走出了客厅,让人打电话招徐熙照回家。

    徐熙照一回到家中,迎接她的便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当时就把她给打懵了,她知道,自己回来被会质问甚至会被指责,却没有想到会是一个耳光。

    捂着脸,徐熙照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老人,这人掌了几十年的权,便是现在,徐家的大权依旧握在他的手中,所以,每个人到现在依旧对他唯命是从,饶是她的父母还是徐熙晴的父母都是一样的,不……不一样,她的父亲不得他的宠爱,而徐熙晴的父亲,也就是她的二叔,却是他的心肝儿,连带的,徐熙晴也是他的心肝儿。而她却什么都不是。

    “爷爷,不知道熙照犯了什么错,竟然让爷爷这么生气?”徐熙照捂着脸,看着徐老太爷,语气平静的问。

    “你还有脸问!”徐老太爷完全不被她的样子吓到,他是何人,还能看不出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我平时就是这样教你的吗?教你们姐妹互斗?”

    “熙照不懂爷爷在说些什么?”徐熙照低着头依旧淡然的说道,“今日妹妹有活动,我特意请了好朋友一起去给她助威,能帮忙的没有丝毫的推脱迟疑,爷爷这么说我,岂不让我心寒?”

    “不用狡辩了!”徐老太爷大手一挥,完全听不进徐熙照的话,“回去给我好好的反省,这两个月的零用钱扣除!滚吧!”

    “……是!”终归,徐熙照没有再说什么,这些年她也早就看透了。冷笑一声,转身,漫不经心的离去。

    “爷爷,姐姐她……姐姐她会不会生我的气?”徐熙晴跑到徐老爷太爷的面前甚是忐忑的问道。

    “不会!”面对徐熙晴时,徐老太爷立刻换了一副表情,原本的狠厉不在,和普通的慈祥老头儿没啥两样。

    徐熙晴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迩嫚啊,你带着熙晴去找老二,让他务必把打熙晴的人给我找出来,反了天了,我还没死呢,就敢动手打我徐家的宝贝,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子!”徐老太爷看着自己的二儿媳妇儿声音冷冽的说道。

    “爸,我知道了!那我和熙晴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徐夫人对着徐老太爷躬了躬身,这才带着徐熙晴回了自家的别墅。

    “爸!”在书房里,徐熙晴找到了自己的爸爸,和爷爷不同,在她爸爸的面前,她不敢直接就冲过去,虽然,她很想这么做,可是……爸爸对她或者说对谁都很冷漠,以前小不懂事,她曾经跑去问过妈妈爸爸是不是不喜欢她,可是妈妈告诉她,爸爸喜欢她,之所以对她严厉就是因为很喜欢她。

    “嗯?”坐在书桌后的男人,带着眼镜,清瘦且面无表情的模样。“怎么了?”

    “爸,你看!”徐熙晴向前走了两步,在书桌前停下,将自己的脸歪着给自己的爸爸看。

    徐傲松看见她的脸,皱了皱眉头,冷着声音询问:“谁打的?”

    “爸!”果然,她的爸爸还是喜欢她的!徐熙晴想到这里,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又掉了下来,一副很委屈的模样,“是两个我不认识的人!”

    “嗯?”徐傲松的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不认识的人为何平白无故的打你?”

    “我……”徐熙晴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不敢撒谎却也不敢说是自己找的头。“爷爷有说……”

    “先告诉我为何不认识的人平白无故的打你!”徐傲松冷着声音淡淡的说道。

    “是……是……”徐熙晴结巴着,不知道从何说起。

    “傲松!”就在这时,徐夫人走了进来,解了徐熙晴的围,“女儿被人欺负了,你不问问女儿伤的怎么样,计较那些没用的干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已,这么多人,为何人家独独打了她?”徐傲松的声音依旧淡淡地说道。便是被徐夫人问,也没有丝毫的松动。

    “我不管!”徐夫人转头声音倔强的说道:“反正我的女儿就不能让人欺负,你若是不查的话,我就去查,总不能让女人被人白白欺负了去!”

    “我知道了,出去吧!”徐傲松淡淡的说了一声,便拿起自己的书接着看了起来。

    “妈!”徐熙晴看着这样的爸爸,终归还是有点受伤,这样的爸爸,真的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会对她这么冷淡严厉的么?严厉说的过去,这淡漠又是为何?

    “乖!”徐夫人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这才向前走了两步,站在书桌旁,一把将徐傲松手中的书给拽了过来,砰的一声扔到了地上,“你到底是怎么做爸爸的?难道女儿被人打死了你也是说这么一句吗?你知道了然后让我出去?”

    “……”徐傲松抬头依旧一脸淡漠的模样,对她抢了自己的书的行为好似没有半点愤怒。

    “妈!就是她就是她打了我的耳光!”而此时,去捡书的徐熙晴突然便愤怒的叫了起来。

    徐夫人一愣,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原本坐在书桌后淡然冷漠的男人突然便站了起来,在徐夫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便已经快步的走到徐熙晴的身边,啪的一声,从她的手中把书和照片都抢了回来。看着徐熙晴,那神情,让徐熙晴也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爸?”徐熙晴有些恐惧的喊了一声。

    “你刚刚说什么?”徐傲松却不理她,只死死的盯着她凶神恶煞的问。

    “你这是做什么?也不怕吓到女儿吗?”徐夫人终于回过神来,匆忙的跑了过来,一把将徐熙晴搂进自己的怀里,对着失控的徐傲松大声的吼着。

    徐傲松却不管她,径自将书中的照片递到徐熙晴的面前,冷着声音询问:“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就……就是她打的我!”徐熙晴忍着颤抖,小声的说道。

    “傲松……你!”当徐夫人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突然就惨白了脸,抬头,不可置信的瞪着徐傲松,“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他竟然到现在还留着这个人的照片……那他到底把她当成了什么了?怪不得……怪不得他,哈哈哈……

    “在哪里?你在哪里看见这个人的?”徐傲松却不管徐夫人说了些什么,径自看着徐熙晴,一脸急切的问:“说!”

    “在……在帝国大学的咖啡馆!妈妈!”徐熙晴说完,终于忍不住惧怕的哭了出来,她不懂,为什么,为什么爸爸会变成这个模样,为什么这么凶?明明她才是被打的那个不是吗?呜呜呜……

    徐夫人搂着自己的女儿,同样也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徐傲松却不管她们,拿着里面夹着照片的书快速的走了出去,步伐急切,完全不似以往的模样淡漠悠然。

    “妈……妈……”徐熙晴搂着自己的妈妈大声的哭着。

    “呜呜……乖,不哭,不哭!”明明自己也哭的很凶,却扔在小心的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爸爸这是怎么了?妈?”

    “没事!”徐夫人擦了擦眼泪,是了,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她决不能让那个人有再回到徐傲松身边的可能,现在,她才是徐夫人,而徐傲松是她的丈夫,其他任何人都不能抢走徐傲松抢走她的地位。“来,和妈妈说说,那个女人的模样!多大年纪了,和谁在一起?”

    “妈?”徐熙晴看着自己的妈妈,发现她竟然和刚刚爸爸的神情差不多,心中忍不住一颤,不明白他们都是怎么了,怎么会因为一个女人就变成这个模样?

    “女儿乖啊,快和妈妈说说,打你的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见女儿发呆,徐夫人连忙柔声哄到。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徐熙晴受不了这样的爸爸妈妈,一把推开搂着自己的徐夫人,哭着就跑了出去。

    而此时,徐傲松已经开着车直接驶向帝国大学,原本死寂了十几年的心好似终于恢复了跳动,迩雪,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吗?你这个残忍的人!徐傲松的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他以为,他活着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等死,而现在,他好似终于觉着活着真好,只有活着才能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不是吗?

    徐傲松直接把车子开到了帝国大学,然而,到了帝国大学的门口,才知道自己有多傻,是啊,真是太傻了,到这里又能怎么办?难道要拿着照片一个个去问吗?想到这里,不由得苦笑了一声,然而,也并没有过多的失望,是啊,再多的失望他都经历过了,更何况现在,他确实听到了那个人的消息呢?

    而此时,一辆车从他的身边经过,车里的人不经意的看见了他,眯了眯眼,嘴角勾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徐傲松,咱们好久不见了!车子在华府豪庭的门口停了下来,里面的人却没有下车的意思,本来,他就没想进去,他只是想来看看而已!

    而容颜,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此刻,正躺在床上睡的昏天暗地。直到下午四点,才悠悠转醒,当她醒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皇甫卿,容颜眨了眨眼睛,呃……“你回来了?”才睡醒的人,声音软糯的很,听着好似能催眠一般。

    皇甫卿放下报纸,歪着头看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什么时候开始睡觉的?”

    “唔,一点半好像!”睡眼惺忪的容颜反应有点迟钝,想了好久,才想到自己到底是何时入睡的。“现在很晚了?”

    “还好!”皇甫卿把报纸丢到垃圾桶,起身去洗浴室洗了手这才过来,将床上的人抱起来,“今晚想吃什么?”

    “肉!”容颜想也没想很是直接的说道。

    “猪!”皇甫卿将她放到沙发上,又去把棉拖拿了过来,蹲下身,亲自给她穿上。

    “不要吃猪肉!”容颜揉了揉眼睛小声的说道。

    “我说你是猪!”皇甫卿摇头,轻笑着说道。

    “……”容颜揉眼睛的手顿住,嘟着嘴不说话,再然后,小嘴便被堵住,在没空嘟着了。

    “色狼!”

    “嗯?”

    “呃……没啥!”

    晚上,皇甫卿果然弄了一桌的肉给容颜吃,糖醋排骨,红烧牛肉,宫保鸡丁还有回锅肉,把容颜那原本就圆鼓鼓的肚子吃的又圆了几分。

    “走吧!”皇甫卿对着倚在沙发上不能动弹的容颜说道。

    “嗯?”容颜看着他懒懒散散的问。

    “散步!”皇甫卿淡淡的说道。

    “不要,散到十号院还得吃回来,还不如不消食!”容颜想起上次的消食行动,越发的坚定自己的心了。

    “那就不去十号院那边!”皇甫卿淡淡的说道:“咱们去帝国大学那边散步!”

    “好吧!”容颜想了想,终是应了一声,没法子容颜只得起身,然后由着这人给自己穿衣戴帽子围围巾戴手套,直到把她包成粽子这才拉着她的手一同离开壹号院。

    “这样也是有点好处的!”路上,容颜小声的说道。其中一个没戴着手套的手塞在皇甫卿的手中,似乎比戴手套的那只手还要温暖几分。

    “嗯?”皇甫卿扫了她一眼疑惑的问。

    “包成粽子就没人认识我啦!”容颜笑嘻嘻的说道,“否则,以后我上学校还不被你那些粉丝给拆了!”

    “谁敢?”皇甫卿丝毫不放在心上,他的人,谁敢动?

    容颜微笑着不说话,两个人慢悠悠的走着,走出壹号院,走出华府豪庭向左,走了一段路在向右,不一会儿就能看见帝国大学的大门。

    “对了,阿卿,商绯月你认识么?”容颜想到这件事情还没有和这人说,连忙开口说道。

    “嗯?你怎么认识商绯月?”皇甫卿淡淡的问,没有明说自己到底知不知道她和商绯月见面的事情。

    “那天和萧大哥一起见过一面!”容颜说道,并没有隐瞒,“那个今天,他问了我一些很奇怪的话!”

    “什么奇怪的话?”皇甫卿问,认真了神色。

    “他问我过的好不好?”容颜想,就这么一句,就很奇怪了。

    “还有问了些什么?”皇甫卿皱了皱眉头,商绯月他自然是认识的,两个人还有一点小过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这商绯月突然跑他媳妇儿面前问这个话就奇怪了,看样子,他该找商绯月好好谈谈了。

    “还问了我多大,生日是什么时候?”容颜说道,她根本就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是多少,年龄确是没错的。

    “你觉着他怎么样?”皇甫卿问,“如果觉着他不烦人就做个朋友,觉着他烦人就别理他,过两天我找他聊聊!”

    “呃,你不要为难他!”容颜连忙开口说道,不知为何,她很喜欢那个人。

    皇甫卿的脸色一黑:“你怎么就知道我会为难他?”

    “呃?呵呵呵……”容颜干笑,她就那么一说。

    “不准……”

    “那不是湘儿么?”皇甫卿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容颜打断。

    皇甫卿扫了她一眼,冷冷的道:“别想转移话题!”

    “真的是湘儿!”容颜说道,抬手,放要打招呼,却在看到另外一个人之后立刻收了声。

    皇甫卿也看了过去,便看见皇甫湘上了一个女人的车,那个人是舒砚?

    “我们走吧!”容颜说道,并不想和这个第一名媛再有什么交集。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便收回自己的视线,自然,也没有想过要和别的女人有什么过节。

    “呀,哥哥?”坐进车里的皇甫湘不经意间看见了皇甫卿和容颜,不由得惊讶的喊了一声。

    “什么?”一旁的舒砚,立刻就转过头来,没看见别人,却看见一个女人挽着一个男人的背影,而那个男人……。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么么么么<!--over-->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