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51 你这个残忍的人

151 你这个残忍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51

    “少爷!”一进门,就有一个阿姨对着商绯月恭敬的行礼。

    “夫人呢?”商绯月淡淡的开口询问。

    “金嫂推着夫人在花房里晒太阳!”阿姨对着商绯月淡淡的开口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商绯月应了一声便直接向后院走去。后院里,偌大的玻璃花房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妇人目光有些呆滞的坐在那里。商绯月的眸光暗了暗,这才扯了扯嘴角,脸上漾起温暖的笑容,大步走了过去。

    “少爷!”坐在一遍的金嫂看见商绯月的时候,连忙站了起来,恭敬的行礼。

    “这里有我守着,你下去吧!”商绯月对着金嫂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是!”金嫂恭敬的应了一声,这才悄然退了下去。

    商绯月走到坐在轮椅上的人的对面,缓缓的蹲下身子,握着那人放在扶手上的手,轻轻的,像是怕握痛了她一般,良久,才细致的给她活动手的关节,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细致而认真……

    “我见到她了!”良久,商绯月才开口说道,语气中尽是高兴,“她活得很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嫁人嫁的太早了!不仅嫁人了,还有了孩子,唔,还是双胞胎,才十八岁是不是?你是不是和我有同样的看法?快点醒过来好不好?你不想亲眼看看她么?看看她长成什么模样了,看看她……”终于说不下去,商绯月背过身去,把突然涌出来的眼泪给擦掉,明明……明明就是在这人面前掉眼泪,她也是看不到的,可是,他就是不敢,尤其是看着她永远睁着的眼睛,就好像可以看清一切一样。然而,也因为这样,让他错过了那人微微曲起的手指。

    “快点醒了好不好?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她的面前认错好不好?你不知道,她可善良了,知道缘由之后一定不会怪咱们的!你不要怕好不好?”商绯月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声音充满了祈求,坐在轮椅上的这人,乍一看之下,几乎和容颜一模一样,同样的妖同样的艳,唯一不同之处,便是这人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这也是商绯月看见容颜时会有那样反应的原因。他用小时候的照片满世界的寻找,却不曾想过长大后的她会和这人长得如此相像,早知道……早知道……他又如何会浪费这么多的时光?

    “少爷,夫人该吃药了!”又过了一会儿,刚刚被遣走的金嫂就拿着一个瓷瓶走了一杯水和一盒药走了过来。

    “我来吧!”商绯月应了一声,这才开口说道,从金嫂手中接过药和水,小心翼翼的服侍着这个毫无知觉的人吃下药。

    金嫂在后面看着,也不得不心疼,做儿子做到这个份上,够了。

    商绯月在大房子里呆了两个小时,服侍她躺下午睡,又和几个照顾的阿姨交代了一些事情,这才开车离去。既然已经找到了,有些事情也该做了,毕竟,让那些人逍遥的也够久了。

    而此时,容颜刚在十号院吃过饭,现在正和皇甫湘坐在阳台上晒太阳。

    “听说你见了个大帅哥?”皇甫湘一边吃着饭后水果一边八卦的问着容颜。

    容颜想了想商绯月的那张脸,确实,帅的不可救药。然后看着皇甫湘,一脸认真的开口:“比你美多了!”

    “你妹!”皇甫湘脸一黑,“我有这么丑么?一个大男人比我还好看?”

    “他本来就很美好吧!”容颜想着,那张脸,真的,太妖了,当然,她还是觉着自家阿卿最完美的,两个人的风格不同,没有可比性。而商绯月,却是比一般的女人好看多了,“别放在心上,没啥好比的,人家是个男人,你和一个男人比什么,没志气!”

    皇甫湘的脸又黑了,这话到底是谁先说的?还有,这是重点吗?“你一个有夫之妇去见帅哥干什么?”

    “也是,当时应该把你给带过去的,说不定还能给你俩介绍介绍!”容颜煞有其事的点头。

    “……”皇甫湘没有话说了,她其实就是想告诉她一声,别随便见不相干又颜值高的男人,否则,她哥生气了她们这些无辜的人容易遭受池鱼之殃。只是,为何一直说不通呢?明明自己只比她大两岁,难道两岁就开始有代沟了?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歪着头,容颜甚是好奇的问。

    “门口那个警卫和我妈说的!”皇甫湘淡淡的说道,“说你一脸惨白,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不放心,又不敢打电话给我哥,就打电话打到十号院了,我妈刚想去看你,你就过来了,看你没事,我妈也就没问!”

    容颜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想到自己为何脸色惨白,容颜就一肚子火,转头,瞪着皇甫湘,一脸认真的开口:“你不要学那个什么帝国第一名媛了!”想到那个女人,容颜就气得牙疼,奶奶的,亏她之前看报道还挺佩服她的呢,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太坑爹了!

    “呃?”提到舒砚,皇甫湘的表情一点僵硬,难道……难道容小猪知道舒砚姐姐爱慕哥哥所以才这么生气的么?随即又摇了摇头,自己否定了起来,如果容颜知道了,哪能这么淡定,还不老早打电话给哥哥兴师问罪,不对,哥哥也是不知情的,这个问罪哥哥也是没法子的!那……

    “和你说话呢,听见没听见?”容颜很是认真的问道。

    “之前不是你让我和她学习的么?为什么突然又改变自主意了?”皇甫湘甚是好奇的问。还是舒砚姐姐知道了,所以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不不,舒砚姐姐是什么人,又怎么会做出多过分的事情?胡说八道什么呢?

    “因为以前我被那些报纸杂志给蒙骗了!”容颜有点咬牙切齿的说道,果然,不实的报道是会害死人的,“什么第一名媛,什么最懂礼数最有教养,明明就是一个小肚鸡肠心机婊!”

    “容颜容颜!”皇甫湘连忙挥手,“别胡说八道,让哥哥知道你说脏话,小心挨揍!”

    容颜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别人,这才接着开口说道:“可是我说的是事实啊!我今天差一点被推倒呢!你知道我现在跌倒会有什么后果不?我能不脸色惨白么我?唔,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你哥哥。”

    “你是说舒砚姐姐差一点把你推倒?”皇甫湘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询问。

    “不是她亲手推的,却也和她断不了干系!”容颜咬牙说道,心中把那个帝国第一名媛恨的要死,幸好,幸好商绯月来的及时,否则……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浑身一抖,越发的生气了。

    “……”皇甫湘看着她的模样,知道她确实生气了,只是……“你确定是舒砚姐姐吗?会不会是误会?”

    “误会?”容颜冷笑了,“你知道当时的情况么?那女人,就是和你舒砚姐姐一起的人,捣了我一下我顺手抓住了她,她见我没有跌倒竟然明目张胆的过来推要不是商绯月回来的及时,我要不摔着才怪!”这也是她为什么直接就甩了那人一个耳光的原因。愚蠢而恶毒的人,不容姑息。

    “那你为什么肯定是舒砚姐姐呢?说不定是那人和你有过节呢?”皇甫湘还是不大相信的说道,毕竟,她记忆中的舒砚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容颜摇了摇头,“算了,跟你说你也不信,我不说了!”容颜起身,觉着还是不要浪费口舌了。

    “我不是不信!我是不敢相信!”皇甫湘把容颜又给拽了回来,认真的说道,“你们之间有过什么过结么?”

    “有!”容颜点头,看着湘儿皱着眉头的模样,本来不想说的容颜还是把之前发生在珠宝店里的那件事情和皇甫湘说了说,这丫头看着挺聪明的,实际上太傻,哎,不事先让她了解了解,以后被人拐卖了说不定还给人数钱呢!这智商,完全不合拍啊这是,将那件事情仔仔细细的说了一说,这才继续说道:“本来,我也不是非要买那枚戒指不可,毕竟,我想买的是对戒,而那只是一枚男戒,她若和我好好说说,我也就让给她了,可是,她竟然……”什么第一名媛嘛?狗屁!

    “……”听完了整件事情,皇甫湘很久都没有说话,说真的,她很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然而……容小猪是什么性格,又岂是在这种事情上胡说八道的人,虽然,偶尔确实爱玩了些,但是这种认真的事情,却从不会掺假。她想,她该和舒砚好好谈谈了。

    “喂,你不会受打击过重一蹶不振了吧?”容颜看着皇甫湘小脸凝重的模样,连忙开口安慰道:“哎,我也能理解你这种偶像幻灭的感觉,不过没事的,一个偶像幻灭了还可以找另外一个偶像嘛!”

    “……”皇甫湘瞧着她,万分不解,什么另一个偶像。

    “我啦,我啦!”容颜拍了拍自己的小心口很是认真的说道:“你崇拜我吧,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有偶像幻灭的那一天的!”

    “滚吧你!”皇甫湘喷她。“有多远滚多远!”

    “嘻嘻嘻……对了,这件事情不要和阿卿说!”容颜很听话的滚了,只是,临走之前还是对皇甫湘叮嘱道。

    “为什么?”傻傻的皇甫湘甚是好奇的说道。

    “要说我自己不会说要你说?”容颜对她做了个鬼脸凉凉的说道。

    “……”皇甫卿顿时无言,怎么办?她真的,真的很想掐死这头猪。

    “行了,我走了,我要回家睡觉去了!”容颜对着皇甫湘挥了挥手,这才转身走了出去,走到客厅,和正在看电视的皇甫妈妈说了一声,这才穿上衣服离开了十号院。

    “等等,我和你一起走!”皇甫湘追了上来,下午还有两节课,上学的路上,正好送她回壹号院。

    “其实我是不想等你的!”容颜甚是勉强的说道。

    “容小猪,小心我烤了你!”皇甫湘咬牙威胁。

    “……”容颜乖乖的闭上嘴巴。“湘儿,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笨呢?”

    “容小猪!”

    “ok!”容颜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只是没过两秒,又开了口:“我真的很好奇呐!”

    “……我真的很想掐死你!”

    “那还是算了吧!”

    两个人吵吵闹闹倒也走的很快。

    而舒砚那几个人,则要从容颜走后开始说起,被连打了两巴掌的徐熙晴本就气怒不已,再加上容颜的话,以及那两个人的表现,原本就狂烧的怒火越发的旺盛。最终,没有回到原来的座位,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就跑了出去。

    “哎,这可怎么办?熙晴这是生气了,咱们快去追呀!”舒砚对着徐熙照紧张的说道。

    “你急什么?”徐熙照一点也不惊慌,坐在那里慢悠悠的说道,“小孩子脾气,别放在心上!”

    “可是……”舒砚还是担忧到不行的模样,“我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她可是为了我,如果不是为了我,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不是吗?你还不和我去追,你想让我愧疚死么?”

    “好了好了!”徐熙照把舒砚给拉着坐下,“我的大小姐,你就不要发善心了好不好?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了,其他的你别管!”本来,她就不喜欢这个堂妹,凭什么?明明她还是长房的大女儿呢,为什么一大家子的人都宠爱徐熙晴一个人,要什么给什么?难道自己比她差什么吗?所以这一次她才没有阻止,如果能教训那个女人,也不错,就当为自己的好朋友出口气了,如果不能教训反倒被别人教训了,那也只是她活该,关自己什么事情!最多回去和家里人解释两句就是,难道还能吃了她不成?呵呵……别人宠着她这个堂妹她可不宠着。

    “熙照?”舒砚依旧一脸为难的模样。看着自己的好朋友,愧疚难当!

    “哎,你就放心吧,该吃吃,该喝喝,都说了,有什么事情我担着,你怕什么?”徐熙照说完,便不顾舒砚的想法,径自举手,招来一旁随侍的服务员,“点餐!”

    而徐熙晴,跑出了咖啡馆却并没有直接跑回家,而是在边上特意等了一等,本来,若是没有容颜说的话,她也不会有这个脑子这么做,而现在,等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印证了容颜的说法,是了,自己果真被别人当抢一样使了!想到这里,徐熙晴越发的愤怒,再也不想停留,直接招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徐家住在城东,本也是帝国一个不容小觑的家族,只是近些年有些落寞,渐渐被被皇甫家墨家超过了势头,被取代了位置。

    “妈!妈!”一回到家,徐熙晴便到处找妈,一张小脸更是哭的梨花带雨,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徐夫人吓了一跳,连忙走了过来,一脸担忧的询问,“宝贝儿,怎么了?”

    “妈?”徐熙晴扑进徐夫人的怀里,终于受不了委屈的哭了出来。

    “乖啊!”徐夫人皱着眉头,一边拍着女儿的后背一边哄着,“宝贝儿,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情?”

    “呜呜呜……”抬头,徐熙晴把自己的脸送给自己的妈妈看,还算精致的小脸上,两个红肿的手掌印还鲜明可见。

    “这……”徐夫人满脸惊讶,抬手,轻轻摸上女儿的小脸,徐夫人的严重满是心疼。只是还未开口说话,便被自己的痛呼声打断。

    “痛!”徐熙照眼泪掉的越发的汹涌,好似真的疼的难以忍受。

    “呼呼呼……乖啊,不疼了!”徐夫人心疼的差点也掉了眼泪,连忙将女儿搂进自己的怀里,柔声的哄着,“来来来,你坐下,妈妈给你擦药!”徐夫人将徐熙晴拉到客厅,让她坐下,又让家里的保姆去拿湿毛巾,轻柔又仔细的给她擦了脸,这才取出急救箱拿出里面活血化瘀的药给女儿抹上。

    “妈,疼!”徐熙晴时不时的喊几声痛,可把徐夫人给心疼坏了。

    “乖,和妈妈说说,到底是谁给打成这样的!”上好药,让保姆把东西都收拾好,徐夫人这才开口询问。

    “呜呜……”想到这件事情,徐熙晴又委屈的哭了出来。

    “宝贝儿乖,告诉妈妈,妈妈给你做主!”徐夫人搂着女儿心疼的说道。

    徐熙晴这才把事情和自己的妈妈说了一通,当然,着重讲解自己路见不平替舒砚出头,却被小人恶整打了耳光,最后才知道自己被人给利用了!利用自己的不是别人,就是她一直当自己亲姐姐的堂姐,这让她如何能不伤心,“你不知道,我都被打了,她竟然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便是我气急了跑了出去,她也没有要追出来,我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妈,为什么?为什么堂姐要这样对我?”

    “果真是这个样子的?”徐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脸色难看的问。

    “我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骗你么?我现在还难受着呢!”徐熙晴摸着自己的脸心痛的说道。

    “走,跟我去见老太爷!”徐夫人拉着女儿就走了,这座别墅的东边还有一座,便是徐家大家长徐老太爷的宅子。

    “爸,你可得替熙晴做主!”徐夫人拉着徐熙晴就去了老太爷的院子,老太爷正好坐在客厅里喝茶,徐夫人一看见便开口说道。

    “爷爷!呜呜呜……”徐熙晴更是,一看见他便扑进了他的怀里委屈的哭着。

    “这是怎么了?”徐老太爷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儿皱着眉头问。

    “爷爷……”徐熙晴一边哭着一边将自己今天的遭遇又说了一遍。

    “混账!”当徐老太爷听到宝贝孙女儿抽抽噎噎的把事情说完,尤其是看到宝贝儿孙女儿两边红肿的脸颊,啪的一声,手掌重重地落在大理石做的茶几上。“都是混账东西!”然后才轻轻的摸了摸徐熙晴的脑袋声音严厉的开口,“宝贝儿放心,爷爷会替你做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