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50 蠢货

150 蠢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50

    “这些照片我都弄了两份,留一份咱们收着,其余的一份自然是送给当事人了!”容颜坐在地上认真的说道,“诺,这是墨大哥的,这个是沈大哥的,这个是哥哥和明大哥的,还有这些……”拿着一本,容颜就准确的说了出来你,“这个也是个回忆么,让他们也看看自己的模样!”

    “好吧!”皇甫卿点头无奈的应道:“这就送么?”

    “是啊!”容颜点了点头,“先把近的送了,其他的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取或者寄过去,比如沈大哥的,他好像住的有点远!”

    “这个交给我就行了!”皇甫卿淡淡的说道,“我让萧敬东送过去!”

    “嗯,如果萧大哥有空的话!”容颜也没有反对,“还有萧大哥和宁大哥他们的照片,正好一并带过去!”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心里却打定了主意不将这些照片直接给当事人,否则当事人不喜欢直接毁灭了其他人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所以,他直接将墨哲玟的影集和相册送到了九号院,皇甫琅和明烨的以及其他皇甫家人的都送到十号院,让他们自己过来取,当然,沈靳淘的,他也打算直接寄到城南沈家。然后在转给沈靳淘。唯一能逃过一劫的便是萧敬东和智囊团成员了。容颜直接将他们的照片做了一个影集和一份相册,这个实在不好挨家挨户的送,况且,有的已经没有家人的,比如宁宗。

    唔,其实,容颜也是这样想的!当他把那些相册都搬到车上的时候,容颜悄悄的把一本小相册也塞到了里面。

    “这是什么?”皇甫卿看着最上面的那本小相册好奇的问。

    “唔,我的个人专辑,带过去给妈妈瞧瞧!”容颜甚是淡定说道。

    皇甫卿点头,对她的那些照片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在他的心中,各自样子都是可爱的。哪里想得到,那本相册里面根本就不是她什么个人专辑,而是他皇甫卿各种各样的囧照。昨晚上这人也是放开了玩了,所以什么搞怪的模样都有,当然,这里不得不表扬皇甫箫同学,不仅画画画的好,这摄影技术也是一流,抓拍的很到位,所以,容颜决定把人家的宝贝相机也给还回去,当然,里面的照片那是被全部没收了。

    皇甫妈妈看到搬过去的照片时,连忙停了手中的活儿,和皇甫爷爷奶奶坐在客厅里一同看着相片,每个人都合不拢嘴的模样,容颜也凑在一旁,看的不亦乐乎,而皇甫卿则坐在他们的对面,很是无奈的看着他们,虽然确实有趣,但是真的有那么好笑么?这表现也太夸张了。

    “哈哈哈哈……箫儿拍照的水平真的很棒!”皇甫卿妈妈看着容颜悄悄递过去的影集,一边哈哈哈大笑一边忍不住夸赞皇甫箫,幸而之前看了一遍,否则她非笑疯了不可。

    “哪个,我也看看!”皇甫爷爷在边上说着,直接把那本相册给拿到自己的腿上,看到相册里面的照片,直觉的就想抬头,但是想到自家孙子的性子,硬生生的忍住了这种冲动,只一个劲儿欢喜的笑着。

    “这本就放在十号院吧?”一旁的皇甫奶奶笑眯眯的说道,“咱们偶尔还能看看!”

    “放吧放吧!”对面的皇甫卿无所谓的说道,嗯,想起一个事儿,连忙转头看向容颜:“壹号院那边还有么?”皇甫卿想着,壹号院没有的话那就不能放在十号院了,如果壹号院还有的话,放一本在这里也还行,反正都是自己的家人,让他们瞻仰一下自己媳妇儿的风采也没多大所谓。

    “有的有的!”容颜连忙点头,笑眯眯的模样,现在,不得不佩服皇甫爷爷和奶奶,坐在皇甫妈妈的身边,她能感受到皇甫妈妈和自己一样因为差一点没绷住而不住颤抖的身体,而皇甫爷爷和奶奶,却能表现的如此淡定,着实让人佩服。

    “那这本就放在这里吧!”皇甫卿坐在沙发上,右腿压着左腿,一副大爷的模样。

    “嗯,好,可以的!”容颜点头,没有反对。

    看完了照片,皇甫妈妈便打电话让众人回来吃晚饭,顺带过来拿东西。

    而容颜则和皇甫卿一道,把墨哲玟的那个影集和相册送向隔壁九号院的墨家,也就在此时,容颜才知道,柴蝶清醒了,昨天晚上突然离开了墨哲瀚的身边。

    “你说柴蝶走了?为什么啊?”看着墨哲瀚,容颜很是震惊的说道,原本来送相册的好心情也瞬间就没了,那个傻傻却纯粹的小姑娘,几乎把墨哲瀚当做自己的命一般,这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离开他。

    墨哲瀚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他只是想知道一个真相而已,而这个真相却让那个丫头离开了自己的身边,天知道他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明明之前对这个小尾巴很是烦躁不已,恨不能她赶紧恢复正常然后离开他的生活,可是……可是从昨晚到现在,他却像疯了一样,做任何事情都能想到那个傻丫头,让本应该在学校上课的他只能呆在家中哪里也去不了。

    “是沈靳淘?”皇甫卿看着他淡淡的出口。

    墨哲瀚闻言,忽的一下抬起了头,终归,只是紧紧的闭上嘴巴,什么话都没有说。

    “柴蝶清醒了?”皇甫卿又道。明明是疑问的话,却再是肯定不过。

    容颜终是明了,只是……清醒了柴蝶就忘了她和墨哲瀚这几个月的经历了吗?所以才能这么干脆的走了?

    “沈靳淘可知道她接近你的目的?”皇甫卿依旧清冷的询问。

    墨哲瀚摇了摇头,“没有!她接到的催眠暗示就是接近我,再无其他的讯息!”

    “嗯!”皇甫卿点了点头,没有在多说什么。

    容颜却听的心惊胆战,催眠暗示?到底是何人竟然用如此大的手笔?接近墨哲瀚又有什么目的,还有柴蝶……那样纯粹的一个人到底有是如何沦为别人的工具?到底是她自愿还是被逼无奈?

    “知道了终究比迷迷糊糊的要好!”皇甫卿开口说道,便没有多说,放下手中的相册,拉着容颜离开九号院。

    墨哲瀚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一同离去,脑海中回荡这皇甫卿的话,原本迷惘的心好似终于有了着落,是了,无论如何,终归知道她到自己的身边不一般,先不论他对她如何,终归要查清楚是何人在后面作乱不是吗?

    周二早上,大哥问他想不想让柴蝶清醒,他思虑了良久,终是点了点头,这是一个隐患,如果在自己弥足深陷的时候在知道其中的问题,他又该如何承担,还不如现在就弄清楚一切,所以,任由大哥安排他的好友沈靳淘替柴蝶检查,当时,当她看着他万分恐惧不安的时候,很想伸手把她给拽回来,可是,终究没有,他只是让她听话,告诉他自己在外面等她让她不要害怕。听到他的保证,她才乖乖的跟着沈靳淘进屋。半个小时,沈靳淘方才从检查室里出来。

    然后沈靳淘告诉他,她的记忆,已经被人为的修改,且修改的乱七八糟,让人无法分辨哪些是真哪些是假,而他只能强制将她唤醒,等她清醒的时候,她便再也不说一句话了。

    墨哲瀚还记得,当他进去的时候,那个坐在椅子上傻傻的发着呆的少年突然便跑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哭的像个几岁的孩子,那般委屈那般恐惧,无论他如何的安慰,她除了嚎啕大哭再无其他的反应,再然后,便回到了初见他时的模样,小鸡跟着母鸡一般的跟着他,走哪儿跟哪儿,一步也不离开,经过这几个月好不容易养活泼了一点的性子似乎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就在他后悔的时候,那只小鸡突然便不见了,在帝国大学,他去卫生间的时候,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那般的干净,好似从未出现在他的身边一样。

    “我会找到你的!”良久,好似下定了决心一般,墨哲瀚淡淡的说道,“希望,到时候,你能和我说实话!”

    回到十号院,容颜便不那么高兴了,情绪低落的坐在沙发上,脑海中尽是柴蝶的影子,她是怎么也想不到,柴蝶的出现是有人的别有用心,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随意的将别人的命运玩弄在掌心?

    “不要再想了!”皇甫卿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情迟早会发生,只是越早发生,墨哲瀚那个臭小子才会越少受伤!”

    容颜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说的话不假,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嘛!柴蝶那么大的一个人能去哪里呢?当初,还是她在研究所大楼门口看到的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如何能确定柴蝶一定能够遇上墨哲瀚,还是说,就算那天没有她那胡来一笔,无论如何,柴蝶也会出现在墨哲瀚的面前?

    “阿卿!”容颜有些惧怕的感觉,想着这人的目的,更是觉着胆寒,如果……如果真的等到墨哲瀚非柴蝶不可的时候,柴蝶突然醒了,那墨哲瀚又该怎么办?那样一个恣意随性的少年又会有什么下场?

    “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调查的!”皇甫卿握着容颜的手很是坚定的说道。

    “嗯!”容颜点了点头,这才稳住自己的心神,然而心中还是忘不了柴蝶,不知道她到底是有心还是被逼无奈,那样一个小丫头……

    容颜的担忧很快就被冲散了,叔叔婶婶哥哥姐姐他们陆续赶来,不一会儿,家里就挤满了人,一个个跑到她的面前看照片,让她一点空暇的时间去乱想都没有。

    当然,皇甫琅看到自己和明烨的照片连忙收了起来,那是谁来都不让看的,同时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和弟妹,明明他就住在二号院,他们偏偏把这些东西带到这么远的地方给这么多人看,是怕他们不够丢人是不是?“你俩的照片呢,我看看!”

    “看照片干什么?我不就在这里么?”皇甫卿很是淡淡的说道,意思很明显,看照片还不如看真人来的直观明了。

    “那你们把我们的照片拿过来干什么?”皇甫琅不甚高兴的说道。

    “让你们顺带带回去啊!”皇甫卿很是淡定的说道,“我这么好心,你这么误会我好么?”

    “……”皇甫琅瞬间无言。只是还没来得及不高兴,明烨就拿着一本相册跑了过来,神秘兮兮的递到他的面前,看到相册里面的照片,皇甫琅突然便裂开嘴笑了起来,笑几声看一眼皇甫卿,看一眼又笑好几声,惹的其他人都围了过来,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容颜见状,悄悄的离开了沙发,悄悄地躲进了皇甫妈妈的厨房,认认真真的帮着皇甫妈妈洗菜。

    而皇甫卿,在众人一边看相册一边又偷偷的看着他笑的时候,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沙发上起身,就要去抢相册,只是架不住对方人多,相册从这人的手中扔到那人的手中,接龙一样,就在皇甫卿打算放弃的时候,一个小傻帽砰的一下把相册扔了出去,稳稳的落在皇甫卿的手中。这人不是别人,真是皇甫毓小书呆,看着照片落在皇甫卿的手中,良久,才发出一声讶然的叫声。

    皇甫卿看着上面的照片,明明就是被自己删除了的,他哪里能想到,竟然一张不少,全部被刷成小照片,一张一张,整齐的塞在相册里,想到自己的妈妈和爷爷奶奶之前坐在那里认真的研究着这相册,他还以为……。他还以为是容颜的个人专辑,哪里能想到,这臭丫头……当着他的面睁着眼睛说瞎话。

    “容颜,给我滚出来!”皇甫卿冷冷的开口,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宛如低气压一般,瞬间压得所有人不敢大声喧哗,尤其是那些个小辈儿们,更是动都不敢动一下。

    “妈?妈?肿么办?”厨房里,容颜躲在皇甫妈妈的身后甚是紧张的问。

    “别怕,有妈妈在呢!”皇甫妈妈有些抖的说道。

    “妈,你也在发抖!”容颜小声的提醒,还是考虑自己抱的大腿起不起作用了。

    “容颜!”当皇甫卿在一次开口的时候,容姑娘很是没有骨气的从厨房里跑了出来了。乖乖的站在皇甫卿的面前,低着头一副认错小学生的模样。

    “照片哪里来的?”皇甫卿看着她,却只能看见她的发顶,嘴角抽了抽,声音冷冽的询问。

    “刷……刷出来的!”容颜小声的说道。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你……”皇甫卿瞪着他,他难道不知道照片是刷出来的么?他问的是,为什么明明被他删掉了她还能拿去刷出来?“回家!”

    “哦!”容颜小声的应着,在皇甫湘的帮助下,乖乖的穿衣服戴围巾,颠颠的跟着这人走了。

    “阿……”作为同伙的皇甫妈妈看着他俩的身影很是担忧的喊,只是才开口,便被皇甫爸爸给叫了回来。

    “别担心了!”皇甫爸爸对着皇甫妈妈说道。

    “可是……”皇甫妈妈依然不放心,自己的儿子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模样啊!这……

    “有什么可担心的?”皇甫爷爷无所谓的挥了挥手,“你还怕他打颜颜一顿?”

    皇甫妈妈立刻摇头,别说颜颜怀着孕了,便是没怀孕,阿卿也不可能对颜颜动手不是?呃…。是啊,既然这样了,我还担心什么?皇甫妈妈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很是淡定的进了厨房。其他人再次闹了起来,没有皇甫卿的照片,就去看别人的,反正一大家子的照片都在这里,可以尽情的相互取笑。

    而屋外,容颜乖乖的跟着这人的身后,他上车她就绕道另外一边乖乖的爬上去,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皇甫卿黑着一张脸,直接将车开进了壹号院。到了壹号院,也不理会容颜,拿着相册黑着一张脸就进屋了。

    容颜吐了吐舌头,这才解开安全带,慢悠悠的下车慢悠悠的走了进去,刚进了屋关上了门,就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容颜傻傻的抬头,便看见那人撑着双臂,将她困在门与他之间,脸依旧是黑色的,显然怒气未消。

    “阿卿!”容颜看着他,声音软软的喊着。

    皇甫卿的眸色一暗,然而却强制告诫自己不能心软,这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于是,冷着声音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照片哪里来的,除了这个还有多少?”

    “唔……”容颜想了想,突然踮起脚尖,头一仰,红润的唇便碰到他的,故意一般,伸出丁香小舌沿着他薄唇的轮廓细细的描绘了一番,于是,原本自诩自制力惊人的皇甫三少瞬间就缴械投降,双手将她圈进怀里,发狠一般的吻着她,化戾气为欲火,势必吻的她不敢再犯。

    当容颜获得自由的时候,只能倒在皇甫卿的怀里喘着粗气。

    “照片在哪儿?”皇甫卿同样哑着声音询问。

    “我饿了!”平复了良久的容颜抬起头来可怜兮兮的看着皇甫卿,妖艳的双眸满是水光,那模样着实怜人的很。

    最终皇甫卿也没能斗过容姑娘,白白生了一番气不说,照片一张也没能毁掉,只落了单独替容姑娘做饭的这么一个好处,然后自己生闷气。

    当天晚上,容小猪使尽浑身解数,就差没对着皇甫卿跳肚皮舞了,皇甫卿这才无奈的笑了出来,算是彻底原谅了她的胡作非为。

    耶!容颜悄悄的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便被皇甫卿给拽上了床,好一番折腾,直到她脸红心跳快要不能承受方才放过她,容颜蒙在被窝里,觉着这种挑战权威的事情以后还是少做为好,否则这么折腾下去,她的心脏很受伤呐,还有这脸,到现在还是能烤鸡蛋的热度。

    第二天,当她醒来的时候,皇甫卿已经离开了,在楼下吃了早餐,容颜便穿上厚重的棉衣出了门,肚子是一天比一天大了,她的动作也越发的笨拙了,听着医生的话,每天多运动运动,她想她的宝宝健健康康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