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45 我也不行吗?

145 我也不行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可以!”皇甫卿却不如她有耐心,扫了舒砚一眼凉凉的说道。

    “舒砚姐姐!”皇甫湘终于不忍心看下去,连忙上前搭个台阶给舒砚,“你可是咱们帝国的第一名媛呢,哪能让哥哥那么轻易的就得了你的第一支舞!这样也太不公平了!其他贵公子心中还不嫉妒死哥哥了!咱们玩个游戏,谁赢了才能得咱们帝国第一名媛的第一支舞是不是?”皇甫湘将自己手中的盒子塞到明烨的手中,这才不顾舒砚的反应揽着她就离开这边。

    皇甫湘终是好心,不想让舒砚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有面子,她的哥哥是何人她又岂会不知,这舞又岂是谁都能跳的?

    然而,她的这份好心并没有得到舒砚的感激,反而怨恨不已,当然,这份怨恨倒也没有显露出来,只是在无人察觉时,看向皇甫湘会露出那种怨毒的眼神,在舒砚的心中,便是皇甫湘的多管闲事害了她失了和皇甫卿亲密接触的机会,然而,大庭广众之下,她却没有一丁点的办法,尤其皇甫湘还是皇甫卿的妹妹,她更是一丁点都不能得罪。只是这心中却是越来越激荡,真的很想……很想推开身边这个聒噪的人奔向那人的怀抱。

    舒家人,至少舒墨是把这一幕都看在了眼底,心中庆幸皇甫湘帮忙的同时,也把皇甫卿给怨上了,他的妹妹亲自向他邀舞,他竟然摆谱拒绝?如果不是皇甫湘出手的及时,他特意为妹妹营造的气势就完了,不仅如此,还会让妹妹成为帝京的笑柄,想到这里,对皇甫卿是越发的生气了,怎么?难道我的妹妹还配不上你不成?

    最终,舒砚的第一支舞落到了另外一个豪门贵公子的手里,舒砚心不甘情不愿,也知道这时候不能乱来,她不能让自己沦为帝京的笑柄,否则,又如何在帝京立足?这也是她为何一边怨恨皇甫湘的同时又一边按着她的说法去做的原因。

    一曲舞终,便有各式各样的男人像她邀舞,舒砚都微笑着推托过去,在无人的一角终于找到了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人。

    而此时,皇甫卿已经让明烨去和舒墨说一声,他们先离开,只是没等到明烨,倒是看见这人走过来了。

    “皇甫卿,为什么不可以?”舒砚看着皇甫卿,一脸受伤的模样,难道这么优秀的自己还是不能站到他的身边吗?

    “什么?”皇甫卿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为什么?为什么要拒绝和我跳舞?”舒砚看着他,泫然欲泣的模样,他知不知道,她为了他有多辛苦?怎么可以那么轻易的就拒绝了她?

    “脏!”皇甫卿了然,倒也没耍大牌的不告诉她,唔,他觉着和外人握个手都脏,更何况是跳舞,一会儿和她握手一会儿还要搂她腰的。皇甫卿摇了摇头,瞬间把这种想法抛之脑后,只是……如果让他牵手又搂腰的对象换成容颜的话,他还是很乐意滴,想到这里,不由得微微的笑了出来。

    听了他的话,舒砚终是想起皇甫湘对他的描述,是了,这人,有很严重的洁癖,忍不住难过的同时,突然便看着他这样的笑容,心中忍不住一甜,他……他这是在安慰自己么?然而一甜之后又是一酸,抬头,终是任性的问了出来:“我也不行吗?”她在他的心里就没有一点特殊之处么?

    “你要穿无菌服和我跳舞么?”皇甫卿想也不想直接开口问道,当然,她愿意穿无菌服,他还不乐意和穿无菌服的人跳舞呢,太丑!

    “……”舒砚一噎,半晌无话,想象自己穿无菌服的模样,那个模样,她哪里还敢出现在这人的面前?

    “行了,咱们走吧!”明烨走过来的时候还不曾看见舒砚,只对着皇甫卿开口说道。

    “走吧!”皇甫卿应了一声,便直接转身离开。

    “哟,舒小姐也在呐!白白啦!”明烨对着提着裙子连忙要追的舒砚开口,好似这时才看见一样。

    被她这样一说的舒砚,哪里还敢追上去?只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的远去。而她定在哪里,只眼泪婆娑,不敢向前一步。

    “舒砚姐姐!”这时皇甫湘在门口,对着依旧站在这里的舒砚挥了挥手。

    舒砚见状一喜,终于有了走过去的理由,快速的擦了擦眼泪,舒砚若无其事的跑了过去。“怎么了?湘儿?”

    “舒砚姐姐,我要回去了,下次再见了!”皇甫湘搂了搂舒砚,这才甚是不舍的说道。

    “这么快就要走了呀!”舒砚同样不舍的说道,一双眼睛却不住的瞄着不远处的皇甫卿,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样的模样。

    “嗯!”皇甫湘点了点头,没有错过她的小动作,然而,对此,她却无能为力,她总不能不管不顾拆了容小猪和哥哥让舒砚姐姐和哥哥在一起吧,先别说她拆不拆得了,恐怕就是拆散了,看这个模样,哥哥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了?

    “好吧,那下次我们在联系,刚回来,这还没有拜会伯父伯父呢!湘儿可要帮我问声好,等过两日,我一定登门向伯父伯父还有爷爷奶奶问安!”舒砚温和的说道。

    “嗯!那你忙吧,我们就先回去了!”皇甫湘挥了挥手,这才转身打算和皇甫卿明烨一道离去,她可是搭顺风车来了,可不想一个人爬回去。

    然而,就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宴会厅的大门突然被打了开来,皇甫卿一行人和刚到的一行人打了个照面。

    “皇甫卿!”对面的人看到他的时候很是讶异的开口。

    “惠和公主!”皇甫卿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道。

    惠和公主见他们要离去的的模样很是自觉的带着身后的人让到一边让他们先离开,皇甫卿提前离去,不和舒砚这人同处一室她自然乐见,更不会做从中阻挠的事儿。本来,她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舒砚那个小贱人阴谋得逞的。只不过妈妈唠叨了些,浪费了她的时间,这才让她晚了些时候到达。

    惠和公主的身后,就是她的一些侍从,当看到堂堂一个公主给一个平民让路的时候,其中几个没眼力劲儿的竟然还瞪了皇甫卿一眼。

    刚瞪过,便被扫了一个耳刮子,抬头,便是自家主子阴狠的模样,“做好自己的事情,别给我丢人!”

    而皇甫卿一行人却没有逗留,只干脆的离开了宴会大厅。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舒砚才回过神来,看着惠和公主,心里虽是万般不愿意,却不得不低头,“公主殿下驾临,不曾远迎,还请殿下见谅!”

    “本就是我不请自来,要你迎接什么?”惠和公主鼻孔朝天的说道,帝国第一名媛?比她这个公主还要高贵典雅?呵呵……那又如何?还不是次次都要向她低头?想要拐走皇甫卿,那也要看她愿意不愿意!

    舒砚看她这个模样,那是气得一肚子火,然而没法子,谁让人家是公主,而她只是个公爵的女儿,虽然顶着天下第一名媛的名号,也不能和人家的公主相比,尤其是这个公主还是下一位帝君的顺位继承人,现任帝君膝下,就只有惠和这么一个女儿,再无其他一儿半女。这样尊贵的人,她又如何能得罪?

    “公主里面请!”舒砚微笑着说道,终归,她的样子要做足,公道自在人心,她不能改变自己的身世,让人人畏惧,只能改变自己的人,让人人都喜爱。

    “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人都走差不多了,我还进去干什么?小鹿,把我给舒砚姐姐准备的礼物送上来!”惠和公主淡然的说道,“回国了,以后就不走了吧,哎,早就和你说了,深造不深造都一个模样,喜欢你怎么都喜欢你,不喜欢你怎么样都不喜欢你!就别折腾了!咱都是忙人,哪里有空看你猴子一样的折腾来折腾去啊,你这折腾就是一场无味的戏儿,看了觉着枯燥浪费时间,不看又觉着可惜!”最后一句附在舒砚的耳边,一边笑一边说着。

    镁光灯不住的闪,人们只以为舒砚果然不愧是第一名媛,原来和公主相处的这么好。

    却不知此刻的舒砚已经一口血涌到口腔,活生生被气得。不仅如此,她还不能表现出愤怒的模样,依旧一脸微笑的模样,好似和这个惠和公主正在说着悄悄话一样。镁光灯依旧在不住的闪,便是她一张脸已经僵硬成石头,依旧在闪个不停。

    看到她这个模样,惠和公主笑的越发的开心,“行了,你比我大,这些道理你也该懂了才是,赶紧找个还能过得去的男人结婚得了,别到时候连挑挑拣拣的机会都没有了!”

    “谢公主提醒!”舒砚咬着牙说道,面上依旧带着笑容,心里面早就把眼前这人骂的死去活来,他娘的,不过比我小一岁,还以为自己有多年轻么?跟我站在一起,还不定谁比谁看起来更老呢!

    “行了,既然开了晚宴就好好玩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惠和公主拍了拍舒砚的肩膀,这才对着其他的人微微一笑,转身领着自己的人走了出去。

    “去打听一下,皇甫三少有没有和那个小贱人接触!”惠和公主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其中一个人应了一声,便脱离了公主的队伍,径自去了别处。

    没过多久的时间,便追上了公主的脚步,将自己得来的消息尽数说给了自己的主子听。

    “呵呵呵……我就说嘛!蠢货出国几年回来依然还是蠢货!行了,回帝宫!”

    “是!”坐在驾驶座上的仆人应了一声,这才发动车子离开了鼎红国际大酒店。

    而此时,皇甫卿的车上,明烨开着车,皇甫湘坐在副驾驶,只有皇甫卿一人坐在后面,身旁,便是他用一千万买来的双子玉坠,摸着自己的下巴,皇甫卿想着这个玉坠到底给容颜做什么?唔,给她用作手机挂饰好了!

    想到这里,皇甫卿点了点头,越发觉着自己这个想法好。

    回到壹号院已经九点多,皇甫卿扔了盒子只拎着玉坠便走了进去,车子给明烨开去送湘儿回十号院。

    壹号院的灯亮着,这时间也不到容颜睡觉的时间,皇甫卿以为,他家小猪说不定正看动画片呢!一进客厅,却看见他家小猪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而电视上,动画片播的正欢。

    皱了皱眉,皇甫卿终是走了过去,却见这丫头眉心微蹙睡的不甚安稳的模样。原本想要叫醒她好好训一顿的心思瞬间就没了,明明说好了走个过场就回来,却为了等一个玉坠而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弯腰,将蜷缩在沙发上的人抱了起来,抱着她直接上了楼。

    睡熟了的容颜在他的怀里蹭了蹭,便又安稳了睡了过去,好似知道抱着自己的人是谁,潜意识里便放松了心神。

    皇甫卿看了看,终是浅浅的笑了出来。

    卧室里,皇甫卿将容颜小心的安放在床上,直到把被子盖好,这才拿出之前那个双子玉坠,找到容颜的手机,认真的将玉坠挂到她的手机上,确定还算美观,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枉费他花费了一千万巨款。

    将手机放在她的床头柜上,皇甫卿才转身进了洗浴室,果然,洗浴室里,整齐的叠放着他的内衣长裤。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勾,这才快速的脱衣洗澡,穿好衣服擦干头发,却发现自己的心情依旧不错,四处扫了一圈,这才看见收纳篮里刚换的衣服,他的还有她的,心中一动,将可以机洗的塞进洗衣机里,需要手洗的放进一旁的盆里,本来,这些都是第二天早上她要做的事情,一边搓着小内内,一边悄悄的红了脸,唔,这是她的!

    而此时,结束了宴会回到家里的舒砚,早已气得把自己房间里的东西能砸的都给砸了。

    “混账混账混账!啊!”一边砸一边骂,最终力竭扑倒在床上,失声痛哭着。

    咚咚咚……三声,房门被打开,舒墨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模样,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你这是做什么?”

    “哥!”一看见他,舒砚就忍不住扑了过来,趴进舒墨的怀里委屈的哭着,“她算什么东西?她凭什么这么说我?她不就是一个公主么?除了公主的身份,她还有什么比我更优秀的?”

    “公主?”舒墨愣了一下,他还以为自己的妹妹是为了皇甫卿这个人,却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为了公主,“你和公主不是相谈甚欢么?”他离的远,并不知道这两人在谈些什么,只是看着她们的模样,不像以往那样争锋相对,还以为她两的关系转好了呢?

    “谁跟她相谈甚欢?”舒砚委屈的叫着,“一个尖酸泼辣的心机婊!”

    “你既然知道就行了,何必和她生气,平白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舒墨淡淡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在气皇甫卿那个混蛋!”

    “我为什么要气他?”舒砚抬头看着自己的哥哥一副疑惑的模样,好似她的哥哥问了一个多蠢的问题一样。

    舒墨一噎,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为什么不气,你亲自邀他跳舞他竟然想也没想就给拒绝了,他算个什么东西,谁给他这个……”

    “这个不怪他!”舒砚急急的反驳,不让自己的哥哥骂人。

    “不怪他难道怪你不成?”舒墨不想承认被自己的妹子给气着了,想他这么优秀的一个妹妹,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偏偏一根筋儿的吊在皇甫卿这个树上。

    “真的不怪他!”舒砚很是认真的说道。

    “行了,我不管你了!”舒墨终是无语,“赶紧让人进来收拾了!”

    “哦!”舒砚应了一声,这才和舒墨一同走了出去,让家里的阿姨上来收拾,自己做在客厅里,脑海中尽是皇甫卿的模样,果然,是她看中的人,虽然几年没见,却一点都没变,不,变了,似乎比之前更加的闪耀了!跟钻石一样。想到这里,舒砚的眼神都迷乱了,这样的男人叫她怎么能放手呢?

    在舒砚的认知里,皇甫卿之所以不和她跳舞,只是因为他的洁癖不允许他和她跳舞,而非不想和她跳舞,对,就是这样,一定就是这样的!所以,她还有希望,有走到他身边的希望。

    ------题外话------

    啦啦啦~《溺宠》的领养榜即将开启啦!

    领养的方式为:在评论区抢楼!留言要领养谁即可!

    时间为【12月25日】晚上【8点整】,也就是星期五,同时也是圣诞节~

    此活动只针对【正版读者】,要参加的妹子要提交全文订阅截图给管理员!

    接下来是注意事项~

    1。一个人只能领养一个角色!

    2。先来后到,如果手慢了木有领养到只能选择别的人物领养了哈~

    3。领养的人物可以是文中任何一个出场过滴~

    领养榜会长期开放,有想要领养的一样在评论区内留言即可~

    最后,再次说一下花花读者群群号【一三三七零八四三五】,进群敲门砖为小说中任一人物!<!--over-->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