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39 儿子,快跑

139 儿子,快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39

    “那个我不和你多说了,我还要逃命去了,你自己也赶紧跑吧!”男人说完便慌忙的挂断了电话。刚挂断,手机便被那个西装男人给收了过去。

    “宁哥,这个人怎么收拾?”西装男人看着宁宗冷声问道。

    “听说老梅养了几条鳄鱼,把他送给老梅吧,还能让那几条鳄鱼美食一顿!”坐在沙发上,宁宗漫不经心的说道。

    而那个男人听到这里直接吓傻了,鳄……鳄鱼?

    “带走!”宁宗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大爷饶命啊!大爷……”那个男人终于回过神来,对着宁宗大声的哭号,“大爷……饶命啊……大爷……”

    宁宗却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只转身背对着过去。做错了事情就该受到惩罚不是吗?

    两名西装男子不顾他的嘶吼径自将那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给拎了出去。

    直到门关上,宁宗才回过神来,按了桌子上的红色按钮,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宁宗喊了一声。

    “宁哥!”

    “拍几个人去金家和金娜的公寓门口守着,不用真的抓人,只要吓到她就行了!再让人跟着她,随时向我汇报她的行踪!”宁宗对着这几个男人吩咐道。

    “是!”几个人齐齐应了一声,便转身,快速的离开这间办公室!

    而此时的金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良久不能回过神来,心中已然被愤怒占领。一百万,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花在那个人的身上,现在,他却告诉自己没有得逞,不仅没有得逞,反而把她给卖了!

    “啊!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你们这些混蛋!你们这些恶人,都欺负我!”金娜站在金教授的坟前,状若疯癫的的嘶吼,直到最后,脱力的晕倒在地上。<>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了,刚醒来的时候,她有些迷惘,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并昏倒在墓地这种地方,直到回头,看到了墓碑上的照片,之前发生过的事情才像倒带一样从她的眼前闪过。她雇佣的人抓到了皇甫琳,她亲自打了那个贱人,然后那人告诉她她的爸爸死了,她回家被拒之门外,然后。她的恶邻居告诉她坟地的位置,再然后她便找到了找到了这里,然后……然后……然后那个混蛋竟然打电话告诉她,不仅事情办砸了还把她给卖了,而现在……现在她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金娜咬着唇目光坚定的说道,?她的目标还没有完成,她不能就这么被束手就擒,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对,她要出国,她要留着自己的命,她还要给自己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这样想着,金娜便快步离开了墓地,甚至连和身后的亡父打个招呼都忘了,心心念念都是赶紧离开帝京,逃离那些人的追捕,她的生命还有很长,不能在此刻断送。而想要出国,她就要准备好多东西。比如钱比如证件……

    开着董玥那辆骚包的车,金娜第一个去的就是金家。她想着,金夫人再是恨她,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不是?然而,车子刚在金家楼下,她便看见四五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那里。神情冰冷,一脸警惕的模样。

    金娜的心中一震,想到那个男人给自己的忠告,果真全城的人都在搜捕她?想到这里,金娜哪里还敢回金家,便是在需要金夫人的帮忙,此刻,她也是不敢进去的,如果她敢出门,只怕还没捞着进电梯,这些人就能绑了她,谁知道他们想对自己干些什么?便是将她绑起来扔海里喂鱼,又有谁能知道是谁干的?想到这里,金娜连忙发动车子在自家楼下转了个弯便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她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自己的一切行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

    当她到达自己的公寓楼下,同样的情景又出现,金娜的心一抖,直觉的认为自己真的快要走投无路,那些人,定然是把她调查的清清楚楚了,现在,她的地盘是绝对不能沾染的了,开车,离开了公寓楼下,将车子停在路边,金娜思索着自己到底还能去哪儿?以往那些朋友在她火了之后便不愿意搭理她了,走投无路的她到底该怎么办?最终,视线定格在自己开的这辆车上,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对了,我怎么把他给忘了!”金娜惊喜的说道,现在她谁都不能依靠了,唯有这个表弟,她是要紧抓着不放的,除非被她拉着一起死,否则,就要好好听她的话。<>想到这里,一直紧绷着的金娜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哈哈哈……

    当金娜轻轻松松的进了董玥的公寓时,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聪慧敏丽了,果然,谁又能想象得到她和自己表弟的关系会如此亲密?

    她却不知,当她一进入那间公寓的时候,便有一通电话打到了宁宗那里,将这一个情况告诉了宁宗。

    “这就好办了,你们密切注意就行!”宁宗听到汇报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便淡然的吩咐道。

    “是!”

    宁宗挂断了电话,猜想着自己的计划何时能成。嘴角挂着冷冽的笑容,宁宗期待着金娜和董玥的下场。

    而此时,医院里,赫连非白已然被皇甫琳给赶了出去,虽然万分不解,却也不敢惹她激动,听了皇甫卿的劝告走了出去,坐在门口,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离开一步

    何也不愿意再离开一步的。

    “姐姐,为什么要把大姐夫赶出去?”病房内的人都是皇甫家的人,无论是内人还是外人。此刻,看着病房的大门被关了起来,皇甫湘才甚是疑惑的开口询问。

    皇甫琳看着皇甫湘,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显然,她的心中下了一个决定,只是这个决定让她也很为难。<>

    “姐,是不是哪里还疼?”容颜也走了过来,担忧的询问。其他的几个大男人却都是皱着眉头沉着一张脸不说话。

    “唔,全身都疼!”皇甫琳点了点头,委屈的说着,脸疼身子也疼心更疼。

    “我去叫医生!”明烨开口说道,只是刚转身,便被皇甫琅给拽住,抬头,疑惑的看着皇甫琅,不明白他为何要阻止自己。

    “没用的!”皇甫琅淡淡的说道,这疼痛无法可免,只有用药让伤尽快好。

    明烨虽然不懂,却也乖乖的停下了脚步。

    “姐姐!”皇甫湘坐在病床边上,突然便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这个样子的姐姐,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阿卿,我要和非白离婚,这件事情你帮我去办吧!”良久,皇甫琳终于平静了下来,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才看向皇甫卿,声音淡淡的却很是坚定的说道。

    “姐姐,你在说些什么呢!”此言一出,立刻震惊了屋内的所有人,至于急性子的皇甫湘,第一个没忍住大声吼了出来!

    皇甫琳闭了闭眼睛,片刻之后,终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她不后悔,即便万分舍不得,她也不后悔,这样的自己还怎么能坦坦荡荡的面对如此纯粹的非白?她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在皇甫琳的认知里,自己已然失了清白,想着赫连非白这人,在她的心中在完美不过的人,是绝对不能因为自己而染上污点的。

    “要我帮你也不是不行!”皇甫卿看着自己的姐姐淡淡的说道,“但是,你得告诉我理由!”

    “还要什么理由!”皇甫琳看着自己的弟弟苦笑着说道,“这样的我还有什么资格和非白在一起!”

    “为什么没有资格?”皇甫卿还没来得及说话,站在一旁的皇甫琅便开了口,看着皇甫琳,声音冷冽的说道,别说姐姐没被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他倒要看看,赫连非白他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来,若是敢有半分嫌弃,他就是豁出去自己一条命,也要弄死那人,他没有怪罪赫连非白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姐姐就算了,竟然还敢……“他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了?”

    “没有!”皇甫琳连忙摇头,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而嫌弃自己呢,她只是……只是觉着现在的自己配不上那个人而已。本来,她就没什么优点好像,除了还能入口的饭菜,其他的果真没什么优点了。再加上现在……

    “行了,这件事情就不要说了!”皇甫卿淡淡的开口说道,“你只是被绑架了一下,就配不上他了?你以为他是什么天下奇珍异宝?”

    “……”抬头,皇甫琳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他……他说他只是被绑架了一下?心跳有些失控,皇甫琳看着皇甫卿,嘴巴嗫嚅了几下,方才发出声音,却也结巴的厉害:“我……我不是……”

    “不是什么?”皇甫卿扫了她一眼凉凉的说道。

    不是被糟蹋了么?这种话,皇甫琳却是问不出来的,只是转头,看着坐在床边的容颜和皇甫湘,一脸求救似的看着她们。

    那两人,却只是看着她,良久,方才微笑着摇了摇头,无声的告诉她什么也没有。没有人有机会侵犯她,因为,大姐夫赫连非白去的很及时。

    “真的?”皇甫琳看着她们两人,虽然又不确定的问了一句,脸上却已然漾起了灿烂的笑容,一脸开心的模样。

    “嗯!”皇甫湘和容颜两个人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同样漾着温暖的笑容。

    “哈哈哈……真是太好了!”皇甫琳欢喜的大叫,良久,方才停了下来,看着满屋子的人,却找不到她家的非白,顿时抬手,对着他们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个你们回去吧,让我家非白来照顾我就好了!”

    “……”屋里的人,无论是哪一只,莫不是顶着满额头的黑线,这过河拆桥演绎的可真够到位的。

    “走吧走吧!快点走吧!”皇甫琳挥手赶人,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笑容,她想,真好!这样真的很好!感谢上苍,对她的眷顾,让她能毫无顾忌的和相爱的人继续厮守。

    “行了,咱们走吧!”皇甫卿对着其他的人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姐姐,那你好好休息,咱们明天再来看你!”容颜对着皇甫琳柔声的说道。

    “嗯,嗯!”皇甫琳连连点头,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

    “见色忘家的家伙!”皇甫湘瞪着皇甫琳一眼,堵着嘴大声的说道。

    “呵呵呵……”皇甫琳只是笑着,完全不放在心上。

    “行了,走吧,让姐姐休息!”皇甫琅拉走了皇甫湘,不让她和皇甫琳斗嘴。

    皇甫湘这才做了鬼脸乖乖的和皇甫琅走了出去。

    直到门关上,皇甫琳的脸上才失了笑容,刚刚心神一松,全身的疼痛便铺天盖地的袭来,不想让弟弟妹妹跟着担心,这才将人给赶了出去。

    “下手真狠呐!”皇甫琳呻吟之余小声的呢喃。不都说女人何

    都说女人何必为难女人?难道毁了自己她就能得到非白了吗?这就是皇甫琳想不通的地方,明明就像她自己所说的,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何必非要和别人吊在一棵树上呢?难道自己找一颗独一无二的树不好吗?

    皇甫琳躺在床上,没有了心痛做对比,这些伤痛就显得再鲜明不过了。两个脸颊更是火辣辣的痛,好似被泼了硫酸一样,眼泪又冒了出来,这次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实打实的疼痛。

    而屋外,皇甫卿一行人在出了门之后却没能立刻见到赫连非白,外面只有赫连爸爸守着,看到他们出来,赫连爸爸连忙站了起来。

    “怎么样?阿琳有好些么?”赫连爸爸问着为首的皇甫卿,皇甫青禾因为警局事务繁忙,在见过皇甫琳之后便提前告退了。

    “嗯,姐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皇甫卿淡淡的说道。“有劳伯父挂心了!”

    “这可就见外了不是!”赫连爸爸淡淡的说道,“阿琳已然嫁进赫连家,便是我赫连家的一份子,什么有劳不有劳的!”

    “伯父说的是!”皇甫卿单的说道,“是阿卿说错了,姐姐现在想见大姐夫,不知道大姐夫现在……”

    “非白啊!”赫连爸爸连忙开口说道:“非白怕阿琳一会儿嫌饿,你伯母回去烧汤怕是赶不及现在就送过来,他就去楼下买早点去了,这会儿也应该回来了!”

    “哦,这样啊!”皇甫卿了然,“姐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伯父那么忙就先回去吧!”

    “没事,我等非白来了再走,还是你们!都有各自的事情,就先回去吧!”赫连爸爸开口说道。

    “嗯,我们明天在过来看望!”皇甫卿开口说道,其他的人一一和赫连爸爸道别,这才陆续离开了病房。

    却在电梯口,遇见了匆匆赶回来的赫连非白,赫连非白看到他们,原本急行的脚步突然便停了下来,原本的温润不在,只剩下满心的焦急,“你们姐姐有说些什么么?”他不知道阿琳为何非要把他赶出来,这种事情很怪异,一点也不像平时的阿琳会做的事情。往常,受了一丁点的小伤,也会扑进他的怀里大哭,哪里会像今天这般把他往外面赶?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扫了一脸急切的赫连非白一眼,皇甫卿这才淡淡的说道,“就是让我全权负责你们离婚的事情!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好好谈谈吧!”

    “谈你妹!”赫连非白动了怒,皇甫湘躺着也中枪,“这句话你就当没听过吧,我是不会和你谈这种事情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这可如何是好,姐姐的命令我也不好……”看着赫连非白,皇甫卿一副很为难的模样。

    “我会让她再也生不出这种心思的!”说完,也不等皇甫卿回答,便匆匆的向病房走去。

    皇甫卿看着他的背影,脸上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

    皇甫琅和明烨互看一眼,齐齐的打了个寒战,脚步快速的走近了电梯。

    “哥?”唯有傻傻的皇甫湘,万分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一脸单纯的模样:“姐姐不是误会了,现在怎么可能还让你负责离婚的事情啊!”大姐和大姐夫的感情,若不是以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姐姐是如何也不会说出离婚这种话的。这是,这个爱惨了对方的人,却在短短的几天里,因为一个女人的胡来,生生提出了两次离婚。

    “他小气呗!”一旁的容颜在走进电梯之后小声的替她解答。

    皇甫湘这才明白,三哥为何故意要在大姐夫面前说这种话,可想而知,大姐夫回到病房之后,第一件事情就该教训姐姐了,偷觑了漫不经心的皇甫卿一眼,皇甫湘生生的打了寒战,终于明白刚刚大哥和明大哥为何会走的那么快了,真是太狠了,就因为姐姐赶人就在背后下阴招。皇甫湘想着,以后招惹谁也不招惹自己的这个三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