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31 你是同志?

131 你是同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31

    皇甫琳只是瞪了他一眼,然后便拿出自己的手机,将昨晚上录下来的对话给他听,也让他明白到底出了何事!

    赫连非白不明所以的接过自家媳妇儿递过来的手机,刚听见一句,原本温润的脸便有发青发黑的趋势,显然,对一个严于律己的人来说,被人意淫确实不是一件值得自得骄傲的事情,他想,如果换做皇甫卿那种有着病态般洁癖的人,听到有人意淫他说不定就吐了,饶是他赫连非白,也被这样的人和事情恶心到了,当然也明白了自家媳妇儿不高兴的原因。傻子才能高兴的起来。

    “昨晚上那么长的时间就是浪费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了?”赫连非白没听几句便把手机上的录音给关掉了,抬头看着皇甫琳,声音依旧温润的问道。

    “不然呢?就让电话一直想个不停?我可不是缩头乌龟!”皇甫琳扫了赫连非白一眼冷冰冰的说道。

    “我保证,没有下次了!”赫连非白举手,对着皇甫琳很是认真的说道。只是……“那个小周是你胡诌来气我的?”

    “自然!”皇甫琳瞪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烂桃花不断?”

    “可我已经让你们的上司尽快把人弄走了!”赫连非白甚是无辜的说道。

    皇甫琳一惊,“我就瞎说的,科里哪有什么小周!”

    “据说确实有!”赫连非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淡淡的说道。

    “那也同我没关系,你怎么能随便让人家走人呢!”皇甫琳瞪了一眼,你一句话说不定就毁了人家多少年的努力,“你赶紧打电话,昨晚同谁说的,现在就打电话给谁,今儿个周末,人事调动自然还没下发下去,简直是胡闹!”皇甫琳瞪了一眼赫连非白嗔道,“我的周围倒是管得密不透风,自己却惹了一身腥!”想到这里,皇甫琳又怒了。<>

    “乖哈,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赫连非白拍了拍皇甫琳的小脸,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容,甚是柔和的说道。

    “好吧,且再给你一次机会吧!”皇甫琳终是退步的说道,自然,本来她就没打算和他动真格的,毕竟,被狐狸精惦记上也不是他愿意的。之所以有现在这一出,也只是想要让他明白自己所经历的事情罢了。然而,对于这件事情,皇甫琳倒也没有全部丢给他去解决的意思,有些人,她倒也想亲自会会。当然,她自然不会去阻止他动手的。

    因为急着从研究所赶过来,忙完手头上的事情,赫连非白连午饭都没有吃便匆匆赶了回来,在家里没找到人之后便直接赶向华府豪庭,半道上打电话给十号院,确认他的媳妇儿确实在壹号院,这不便加大了油门向华府豪庭急速而来。这不在壹号院找到了人,只是这午饭确是生生错过了。

    “快些吧,我去煮点饺子给你吃!”得知他还没有吃饭,皇甫琳早心疼的忘了其他了,连忙拽着他向楼下走去。

    赫连非白自是温和的笑着,由着她拉着自己一起下楼。

    “你们继续!”皇甫琳对着连忙要起身的三人说道,“我去给他煮饺子!”

    “对,你们接着打牌!”赫连非白温和的笑着,自是和自家媳妇儿一道去的厨房。

    美美的吃了一顿,又在客厅坐了一会儿,赫连非白就想拐着自己的媳妇儿回家,容颜连忙把皇甫妈妈的交代说了。

    “反正,明天是周末也没有事儿,这外面还下着大雪呢,就在这边留宿一晚吧!”皇甫湘也开口劝着,双手挽着自己姐姐的手臂你让他们走。

    “是呀是呀!”容颜也跟着点头附和,“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就留下来住一晚呗!”

    赫连非白看了皇甫琳一眼,终是点了点头,其实在哪儿他都无所谓,只要媳妇儿在他身边就行了。<>

    “那咱们接着打牌吧!”容颜笑着说道,原本的三人一副牌换成了四人两副牌,同样是斗地主,皇甫卿坐在容颜的身后,漫不经心的瞧着,而赫连非白则坐在了皇甫琳的身后,一边把玩着皇甫琳的手机,一边时不时的扫一眼因为难得的放松而欢喜不已的媳妇儿。

    而此时,坐在家里暖室悠闲的看着雪景品着香茶的金教授,突然便听见放在一旁茶几上的手机响铃。愣了一下,终是将手机拿了过来,却见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录音,原本就疑惑的神情越发的疑惑,终是挨不住好奇打了开来,然而,却在听到第一句时,便直接白了脸。然而,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关掉,忍着摔了手机的冲动,一句一句,认真的听下去。

    而恰巧过来探看的金夫人,却在走近之后不由自主的僵了脸色,本来,她在厨房里就隐隐约约的听见了这靡靡之音,心中还骂了金教授一个老不死的,怎么越老越不着调了,直到她走近,那女主角的声音越发的清晰,突然便不知如何再开口,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她太熟悉不过了,自己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又岂能听不出她的声音为何?想到这里,金夫人的脸色越发的惨白了,再也寻不到丝毫的血色,那样放荡的声音,那样大胆的言语,那般不知羞耻的姿态如何会是她的女儿?然而,这却是实打实的,再也骗不过自己的事情,让她又如何能自欺欺人?

    “不知羞耻!不知羞耻!”金教授拍着茶几怒不可遏的说道,金家到底也算是书香世家,何曾出现过这般肮脏事情?

    “糊涂

    情?

    “糊涂啊!”不知何时,金夫人终是回了神,也在怀疑自己的女儿到底长了什么脑子,竟然能做出这般愚蠢的事情?这不是把自己给毁了吗?

    “你去……你去打电话给她,让她马上回来!”金教授指着金夫人喘着粗气怒声的说道,然而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对着金夫人,声音严厉的开口:“不,直接让她再也不要回来了,我就当没有这个女儿!”

    “老金!”原本就脸色惨白的金夫人,听到丈夫这话突然就更慌了,“老金,咱们可就这一个女儿啊!若是……”

    “若是什么?没有了她反倒干净,也不会污了我金家的名声!”金教授愤怒的说道,这样一个女人,要了她到底有何用?

    “老金!”终归还是舍不下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孩子的,金夫人跪在金教授的面前,声泪俱下的开口说道:“老金,我求求你,再给娜娜一个机会吧,咱们给她送出国,让她出国深造好不好?”怪只怪女儿对赫连非白的执念太深,如果去了一个没有赫连非白这个人的地方,是不是就不会如此出格了?

    “妇人之仁!”金教授瞪着金夫人,大声怒骂:“金娜如今这般模样,都少不了你的原因!”慈母多败儿,真真是再准确不过了。<>

    金夫人却委屈了,这女儿又不是她一个人生的,女儿这个模样又如何能怪得了她一个人?

    “如若我每次管教女儿的时候你不在边上阻挠,今儿娜娜会养成这般唯我独尊任意妄为的性子吗?”金教授指着金夫人怒骂。

    “我拢共就这么一个闺女,哪里有不疼惜的事情?”金夫人瘫在地上哭,中年得子,这是盼了多少年才得来的这么一个闺女,让她如何能不当宝贝一样看待?那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只盼着她能如他们期盼的那般长成出色的姑娘,哪里又能想到会是如今这般模样?竟然因为一个男人彻底的疯魔了!“老金,我求求你了!看着我们夫妻多年的份上,看在她是你唯一一个血脉的份上,你就在庇佑她一次!”

    “罢了!”金教授颓然的跌坐在藤椅上,一瞬间恍若老了十来岁一般,“你打电话招她回来,就按你说的,安排她出国!”终归是他的女儿,身上流着他金氏的血液,他又如何能真的不管不顾?那些断绝关系的狠话,也终究只是狠话而已,血缘这种东西又岂是他说断就断的?不过是当时气狠了才说出那样的话而已。

    金夫人听到这样的话,终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倒没有觉着刚刚金教授只是说的气话,如果女儿在这么荒唐下去话,总有一日,为了颜面,金教授也会把她赶出家门。

    定了定神,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金夫人连忙走出了暖市去了客厅给自家闺女打电话。

    嘟……一声,两声,三声……直到电话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对方终于接听了电话。

    “喂?谁呀?”对方开了口,声音带着困意,于是语气就微微带着不耐烦,显然,很是不满这个周末竟然打扰她睡觉的行为。

    “娜娜,是妈妈,你现在马上回来一趟!”听着对方的不耐烦,金夫人也是微微的怒了,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在外面,竟然还敢这种姿态,真的是……真的是自己以前太宠她的缘故吗?

    “妈?现在什么时候呀?我还要睡觉呢!”金娜迷迷糊糊的说道,昨天晚上被皇甫琳那个贱人给气着了,一生气就又找了几个人玩,这不,玩得狠了,现在是床都爬不下去的。正困的要命,哪里还有心情应付自己的老妈?回去了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唠叨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行了,不和你说了,没事我就挂了!”

    “你敢!”金夫人终是大怒,对着电话陡然拔高了自己的声音,“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你半个小时之内不回来,那么你就永远不要回来了!”金夫人怒气冲冲的说完,然后便再不浪费时间,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那端依旧混混沌沌的金娜,看着蓦然挂断的电话,终是清醒了一些,显然没有想到,一向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妈妈竟然会有冲自己发火的一天,唔,这算是发火了吧?金娜轻轻一笑,终是趴在了床上安然的闭上了眼睛,让她永远也不回去?即便她能忍受得了,那个说着这句话的人也不可能忍受得了啊,她可是金家的独苗,不要她金家不就断子绝孙了?有着这层认知,原本那一点小惊诧也消失殆尽,心安理得的睡个昏天暗地。

    这一睡就睡到晚上六点钟,而金家,金教授是气得浑身颤抖了,金夫人同样怒火中烧,然而在金教授面前她却只能忍着,毕竟,气归气,女儿还是她的女儿,她不能不管。

    “你别生气了!”金夫人对着金教授说道,“咱们先把娜娜出国的事情想一想!”

    “你弟弟家的大儿子不是出国留学过?问问他那所学校怎么样?”金教授说道,留学是假,主要是让自己的闺女收收心是真,“你看看他有没有品学兼优的同学留在那般的,最好是女同学,这样也好照看照看这臭丫头!”金教授对着自己的夫人说道。

    金夫人一拍脑门,这才想到自己弟弟家的事情,是啊,这现成的关系怎么能不用?“行了,这事情你就不用过问了,我直接让我弟弟帮着解决就是了!”金夫人的心中闪过安心,如果用娘家那边的势力,倒是用不着求自己的老

    求自己的老公了。

    “去吧!”金教授舒了一口气,终归还是生了金娜的气,如果有人替他解决,倒也省了他的力气。

    金夫人的脸上在长达几个小时之后的现在终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回到客厅,拿起电话便拨了娘家弟弟的电话。

    电话说了十几分钟的样子便挂断了,金夫人的脸上却笑容渐盛,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开口,弟弟就爽快的应了,更是坦言不要金家一分钱,全部由他搞定。

    金夫人觉着这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在金教授面前,似乎都可以挺直了腰杆,看吧,出国留学这么一件大事儿,就这样被她一句话就搞定了。早知如此,她又哪里需要向他下跪求情?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原本想去向自己老公报喜的金夫人不得不转了方向向门口走去,按铃的可不就是她的亲闺女金娜么?

    “哼,你还知道回来么?”想着这闺女确实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自己说的话她竟然半丝也没有放在心上,于是,原本的欢喜收拢,金夫人看着金娜,声音带着怒气说道。

    “妈!”金娜倒是没有将金夫人的怒气放在眼里,只脚步轻快的进了门,双手缠着金夫人的手臂,软软的撒着娇。“我这不回来了么?您的话我可当圣旨一样的对待呢,只是昨夜睡的晚,今天实在起不来,但是我的心可早早地就归了家的!”

    不提到昨夜睡得晚还好,一提到这个,金夫人就想到了那段录音,原本因为她的撒娇而微微有些好转的脸色突然就变了,似乎比一开门的时候还要难看几分。

    “妈?你怎么了?”后知后觉的金娜似乎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儿,连忙开口询问:“妈?你这是怎么了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有脸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金夫人怒吼,幸而金教授不在外厅,这要是听见这句话还不得气疯了?抬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女儿,金夫人怒火滔天的质问:“昨天晚上你都做了些什么?”

    “昨……昨天晚上?”金娜的双眼开始游移,想到昨天晚上做的荒唐事,终究心虚的不敢看自己妈妈的眼睛,只含糊的说着:“和朋友聚了聚,唱歌跳舞!”

    “哦?是吗?”金夫人的声音并没有好转,只是冷冷的睨着自己的女儿。

    这个模样的金夫人,金娜是不曾见过的,从小到大,别说质问了,便是语气重一点的话都不曾说过,今儿个这是……“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给我进来!”金夫人将她拽进了屋里关上了大门,便直接拉着她走进了客厅,然后,大力的一推,直接让金娜跌坐在沙发上。

    “妈?你这是干什么呀?”一回来就没有好脸色,饶是有点心虚的金娜也有点怒了,瞪着自己的妈妈,金娜有点不耐烦的质问。

    金夫人却不管她,老金说的对,平日里都是她太宠着这个女儿了,所以才会让女儿这般的无法无天。将金教授的放置在一旁的手机拿了过来,把那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录音打开,然后便直接扔到了金娜的面前,恶狠狠的开口:“你自己听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