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99 谁咬了您的脖子

99 谁咬了您的脖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白了他的意图,差一点羞愤而死的付婷突然便安静了下来,虽然这个情形的自己让她依旧尴尬莫名,然而,到底也算个豁达女子,若是现在在矫情让他放开自己,那不是更亏?既然如此,还不如当他帮自己上药,她还能说服自己对方是个医生而她是个伤患,仅此而已。

    宁宗把自己的想法都抛之脑后,如付婷一般,只单纯的把她当成伤患,而他今天代替兄弟味道,给伤患上个药,仅此而已。

    从肩膀到脚腕,整个身后所有的伤都被擦了药,那些皮开肉绽的地方更是被包扎了起来。

    “身前有没有?”宁宗放开趴在自己腿上的付婷,声音淡淡的问。

    付婷从宁宗的身上起来,怕他再把刚刚的动作再来一遍,后背被看见了也就算了,这要是被看了三点她还要不要活了,为了不勒到自己的伤口,她可是连胸衣都没敢穿呢!

    “确定没有?”宁宗眯着眼睛,露出危险的光来。

    付婷向边上退了两步,实在受不了他审视的目光,不得不举手保证,“真的,前面我都可以打回去,唯独后面,人多应付不过来!”

    “人多?”宁宗皱着眉头凉凉的问。

    “呃......”付婷仰头望着头顶的吊灯,就是不去看眯着眼睛的某人。

    “行了,把药拿回去,自己把够得着的地方擦擦,夫人让我给你带的东西,放在你房门的左边!”宁宗淡淡的道,既然她不想说,他也不会面前,他想知道的不用问他也会知道。

    “谢谢!”付婷笑了起来,自然,之所以开心的原因是因为容颜给她带了东西,立刻捧起桌上的药,转身就走,等不及那屏风完全消失,弯着腰就拐了出去。一路奔向自己的房间,果然,在房间的门口看到了他口中的箱子,只是......两个箱子都是颜颜给她带的东西?“大叔,这两个都是我的吗?”

    “......”宁宗的脸黑了,觉着刚刚给她上药真是多管闲事,“谁是你大叔?”

    “是不是?”付婷撇开那个问题,继续询问。

    “是!”宁宗粗声粗气的回答,对她的识时务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相较于之前还算能接受。

    “谢谢大叔!”付婷对着他大喊,十足要气死他的节奏,喊完,也不管他的反应,便直接拖着箱子进了自己的房间。

    两趟,终于把两个箱子都搬进了房间,看了看箱子,又看了看药,终究还是草草的把身前的小伤上了药,这才坐在地上,箱子一左一右的放在两旁。

    先打开其中一个箱子,付婷只觉口水四溅,一件一件,将箱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都是她爱吃的,无论是口味还是牌子,都是她曾经在那人面前提过的,鱿鱼丝,麻辣小鱼干,葱味饼干,薯片好多好多,慢慢的一箱子,全都是吃的东西,付婷笑着一件一件的看,爱不释手,明明只是最常见的东西,明明这里的超市也可能买到,然而,她就像收到宝物一般,觉着珍贵莫名,看着看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付婷蜷着身子,抱着膝盖枕在上面,觉着自己真是上辈子积德了这辈子才会有这么好的朋友。能把她想到的没想到的都准备好,良久,哭够了,终于抬起头来,一边掉着眼泪一边打开另外一个箱子。

    而这个箱子里面,大多数是衣物,从内衣到中衣到厚外套,容颜给她准备了三套,还有两套秋冬款的睡衣,最边上,还有一个小包,付婷把小包从箱子里拿了出来,里面却是药,感冒的,咳嗽的,肚子疼的还有发烧的以及消毒水喝跌打损伤的药,急救包里,还附带着一张纸条,写明了什么症状要吃什么药,也写明了如果严重的话一定要上医院。看到这些,好不容易停下来的眼泪又掉了下来,紧紧的搂着小包小声的哭泣。她是坏孩子,不仅让父母担心还让自己唯二......不,现在是唯一的好朋友了,她还让自己唯一的好朋友替自己操心,尤其是人家还辛辛苦苦怀孕的时候。

    门不知何时被打开,而站在门口的人,静静的看着抱着一个急救包哭的不成模样的付婷半晌,终是没有出声打扰,而是无声的退了出去,并轻轻的把门关上。

    宁宗在付婷的门口,刚转身,便看见站在楼梯顶端的余味,正蹲在地板上傻兮兮的对着他招手。

    “嗒嗒嗒......”精致的皮鞋踩在大理石的楼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直到走到余味的身旁,宁宗才停下脚步,扫了他一眼,眼中满是邪恶的笑意,“怎么?今天不做医生改行当招财猫了?”

    “......”余味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抬头,瞪着宁宗,“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一句话不把人噎死你是不是心里不痛快!”

    “是!”宁宗很是干脆的应了,然后不再理他,直接走进自己的房间,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左右两边都是客房,你随便住!不要住楼下就成!”

    “......”余味觉着,还是少和宁宗说话比较好,要不然,即便是世界顶级的医生,他也救不了因为被宁宗气而短命的自己。

    ”

    宁宗回到房间,便开始打电话,这次不是说的外语,而是他们的母语。

    “不是让你们好好看着付小姐的吗?她的一身伤是怎么回事?”宁宗的话,像寒冬腊月的冰,沁人心骨。

    电话那端的人瑟缩了一下,这才冒着冷汗解释。“我们都有派人跟着付小姐的,看到付小姐跟几个人打架,我们也很担心,只是一方面怕暴露了咱们,另外一方面,想到您的交代,只要付小姐自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用插手,我们的人看的还应付的过来,那几个男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才没有插手!”

    “能应付的过来就是看着她把自己搞的满身都是伤?”宁宗的语气依旧很冷,似乎一点也没想到会随时把对面的人冻结成冰。

    “这......这......”对面的人很想说那点小伤根本就算不得伤,然而,似乎对自己上司的个性很了解,才没有说出这种自掘坟墓的话来。

    “待会儿自己去刑堂领罚!”宁宗冷冰冰的说道。

    “是!”对面的人抖了抖,却很干脆的应了。

    “那几个人是什么人?”宁宗接着开口询问。

    “都是付小姐班上的人,家里富庶,花钱进的学校,成绩很差,更大的乐趣是找学生的麻烦,付小姐刚来,语言不通,这才引起这几个富家大少的注意!”因着最近一直注意着付婷,对付婷及围在她周边的人都做了详细的调查,因为上司一问,倒也能快速准确的回答出来。

    “给我查查那几个人现在在哪儿!”坐在沙发上,宁宗对手机那端的人吩咐。

    “是!”对面的人应了一声,等宁宗挂断了电话,这才匆忙去调查。

    五分钟不到,那人就查到了那几个人的行踪,立刻发了短信告知自己上司调查的结果。

    宁宗扫了一眼,嘴角勾起阴狠的笑容,这才起身,曼斯条理的模样,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暗夜中,一辆车从这座豪华的别墅离开,于此同时,一条指令发了出去,立刻惊动了无数人。

    “呃?到底这些人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把我们堂主给气成这样?”

    “谁知道呢?不过,既然胆敢冒犯,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浪费什么时间呢?还不赶紧行动?”

    “是!”

    宁宗的车在一处偏僻的旷野中停了下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先后就有六辆车子驶了过来,每个车上都下来三两个人,当然,那三两个人中都有一个受了伤的人,六辆车,正好六个受伤的人,这六个人,被拽下车之后,便被毫不留情的推到中间,六辆车的车灯汇聚之处。

    “你们......”六个人,抖抖索索,虽然做惯了恶事,却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阵仗,因着家里势力不小,被他们欺负了的人大多选择默默地忍受,而不忍受的人也只是或被金钱收买或被强权压倒而已。

    “我还在医院里睡觉呢!这些人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把我们抓来?”

    “绑架犯吗?”

    “我给你们钱,要多少都行,赶快放我回去!”

    “对,快点放我们回去,否则小心你们在这里混不下去!”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这几个人用着f语拼命的叫嚣着,或迷惘或不安或畏惧或威胁......然而,这些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快点离开这里,回到自己该呆的地方继续享受,是的,享受,即便那丑丫头把他们都打伤了,他们还是不想错过享受生活,夜晚的存在就是为了享受,难道不是吗?

    显然,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若是知道了将他们绑来的人是谁之后,他们想到的只有如何能抱住性命而非不是想着离开这里之后接着享受。

    “哈哈哈......”听到他们可笑的叫嚣之后站在外围的人也终于不客气的笑了出来,“这些人是吃屎长大的么?到现在还敢威胁咱们?”

    “难道咱们真的这么弱么?怪不得有人敢正大光明的欺负被咱们罩着的人!”

    “今天是不是该振振声威了?”

    “自然要振,要不然是个人都能骑在咱们的脑袋上,无论是人渣还是渣人!”

    “呃......这两者有啥区别么?”

    “人渣说到底还算个人,这渣人吗?就是完完全全的渣滓,虽然表面也跟人似的!”

    “那你说这些人到底是人渣还是渣人?”

    “渣人吧!”

    “赞同!”

    “赞同!”

    这些人的声音也不小,同样用的让那些叫嚣的人可以听得懂的f语,而这时,一只静默的车终于亮起了车灯,然后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从车里下来,神秘的东方男人,气势锐利势不可挡的模样,明明脸上挂着笑容,却不能让人联想到天使,而唯一能让人想到只有一个词儿——恶魔。

    “听说你们很喜欢欺负人?尤其是新来的且没什么势力的学生?”宁宗走到那几个人的面前,在距离他们有一米的时候站定,冷冷的看着他们,声音沁凉若水。

    “哈哈哈......原来是个黄鬼!”

    “装神弄鬼的我以为是哪里的贵族呢?哈哈哈......一个下等人,还敢在我们面前嘚瑟!”

    “我告诉你们,识相的赶紧放我们离开,否则,你们就等着在这里寸步难行吧!”

    “就是,赶紧放我们离开!”

    “......”

    宁宗看着他们,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冶艳,随即一抬脚,直接把距离自己最近的人给踹了出去,只一脚,人们似乎就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宁宗依旧在笑,看着他们突然变得畏惧的模样,脸上的神情一如之前,他可以让付婷过肩摔,也可以让付婷扑倒并被咬,但是......不意味着他不能收拾这些人渣,不,应该是渣人,当然,大多数时候他懒得亲自动手而已。

    “好好给我收拾他们,告诉他们什么叫东方人!”宁宗扫了一眼愤怒的众位兄弟,声音冷冷的说道。

    “是!”十几个人异口同声,声音震天,显然那句黄鬼,把所有人都给惹怒了,有些白种人,自以为高贵,处处看不起其他的肤色人种,却不知高贵与否,从来不是靠你白不白黑不黑,而是你有没有值得让人尊敬仰望的成就。你就是太白金星,如果你只是混吃等死的无赖,终究没有半个人会把你当人上人一样尊敬。

    宁宗向后退了两步,把战场交给自己的下属们,而那五六个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富家公子,看到这些个冲向自己的人,终于知道害怕了,傍晚的时候,他们六个大男人被一个女孩子收拾,他们已经见识到东方武术的神奇之处了。如今这些人,就算没有武功底子,就是人数上,对方也站了压倒性的优势,他们五六个人哪里能受得住这些人的殴打?

    “啊?”

    “不要!饶命!”

    “我们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放过我们吧,我们真的知道错了!”

    “求求你们了......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宁宗倚在车头上,冷冷的看着,直到对方奄奄一息,这才抬手,让众人住手。

    “行了吧,今晚上小惩大诫,如果以后再有眼不识泰山招惹不该招惹的人,就别怪我不客气!”宁宗对着那几个躺在地上的人冷冷的说道。

    “......”那几个人躺在地上,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哪里还能保证啥!

    “没听到吗?嗯?”轻飘飘的话传进那几个几近晕厥的人耳中,让那几个人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连连称是,就差没把吃奶的劲儿使出来。

    “回家了怎么说?”宁宗冷冰冰的问。

    “干坏事儿被人揍了!”有人小心翼翼的回答。

    “谁揍的?”宁宗继续问。

    “不认识的人!”另外一个,生怕说慢了自己落不到好,连忙插嘴道。

    “嗯,很好!你们可以滚了!”宁宗满意的点头,甚是大方的挥手。

    “......”那几个人趴在地上直接哭了,把他们揍成这样还指望他们自己爬回去吗?

    没人管他是哭是笑,一众人等开着车子离去,在另外一处繁华的地方停了下来。

    “宗哥,那小丫头是你女朋友?”有人好奇的询问,话刚出口,立刻就迎来一脚。

    “你们小心点!”宁宗扫了他们一眼,“别以为这小丫头是我的什么人,这可是boss下的命令,如果这小丫头出了什么事儿,你们就别想过安生的日子了!”

    “抱......抱丝?”一句话,成功让所有围着他的人抖了抖,尤其是之前保护不力的那个,更是小心肝乱颤,幸好......幸好没出啥大事儿!要不然他可有命活儿?

    “那您脖子谁咬的?”

    “......都闲着没事干吗?还不快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