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99 谁咬了您的脖子

99 谁咬了您的脖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复习到7点钟,付婷才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上学校。学校离这边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步行去学校的话需要半个小时。以前几乎不怎么走路的她现在却习惯了走路,每日最少两趟,一趟半个小时。她的手机中下载了很多听力。这样走路的时候就可以顺便练习听力。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也可以流利的和任何人交谈。

    只是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见自己口中的那个早更大叔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从楼梯上下来。嘴里说着,她正埋头苦学的语言,流畅而纯正,似乎比本地人说的还要地道。

    走到最后一级阶梯,那人正好把手机挂断。宁宗扫了一眼呆呆地站在门边的人,随即面无表情的越过她走向客厅。那眼神是把她当空气都嫌多余的,看到付婷那叫一个火大。

    “没礼貌又臭屁的家伙!”付婷冲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这才背着书包气哼哼的走了出去。

    “你把丫头气走了?夫人让带的东西还没有给他呢!”余味也将自己收拾妥当了,听到有人走动的声响,这才笑眯眯的开口说道。

    “地球要灭亡了吗?除了现在就没有时间了吗?”认真整理着自己的西装,宁宗扫了一眼余味冷冰冰的说道。

    “……你说话能不要这么带刺吗?我是你的兄弟,都快要受不了,更何况是别人,你还打不打算找媳妇儿呢!”余味受不了的说道。?

    “不要用一些没有意义的话来浪费我的时间!”宁宗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这才拿出之前放在边上的手提箱,“走吧,应该干活了!”

    “哦!”说到正经事,余味自然不敢浪费时间,连忙拎了自己的手提箱跟了出去。这边的事情本就紧急,原本boss打算亲自过来的,只是想到夫人特别的情况,boss根本就不敢长时间离开帝京,所以也只能派他们兄弟俩过来。

    因为忙碌充实,便觉得这一天过的很快捷,付婷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本来五点钟就已经放学了的,走路再慢,六点多也该到家了,而之所以七点钟才回来,完全是因为有人找茬,那几个之前经常恶意嘲笑她的人,因为她昨天而起的反抗,恼羞成怒之下,决定在今天晚上堵截她好好教训她一顿。

    付婷不是个弱女子,她的跆拳道黑带不是假的,所以在路上,看见这些人的时候,她也并没有畏惧逃跑,而是决定和他们过过招。说实话她忍他们已经忍够久了,就算他们不堵截她,总有一天她会受不了而去堵截他们的。

    所以在他们邪笑着走向她的时候,付婷也只是漫不经心的放下自己的书包,等着他们靠近。然后以一人之力应付他们几个大男人。

    而那些人却也不是普通的学渣,严格说起来也算是资深的混混,打架的经验似乎不少,所以事情也没有付婷想的那么简单,轻轻松松就能够把那些人解决。在她终于把那些人打趴下的同时,自己也挂了彩。至少她的身上应该有好几处淤青。幸好脸上没有破相,要不然她真会找机会把他们弄死的。

    一瘸一拐的回到大房子里,付婷一步也没有停留便走到自己的房间。先去了的浴室洗个澡,这才发现身上除了几处淤青之外还有几处流血的伤口,付婷皱了皱眉拿了一件宽松的睡衣套在自己身上。

    “我到底是去买药还是不去呢?”坐在床上,付婷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去买药吧,付婷怕自己没办法表达药品的名字,对方再想赚钱,随便一卖点东西给他,吃错药的他会不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买药的话,这血虽然流的不多,但是青青紫紫的伤口虽然现在没有那么痛,但是过了现在,明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会让她无法忍受了。

    终究,为了明天能继续上课,付婷还是从床上爬了下来,先是查了查外伤需要用到的药,然后又查了查用f语怎么说,甚至担心自己记不住,还特意写在了标签纸上。这才起身,小心的穿了小内内,因着后背特别疼,付婷到时不敢穿胸衣,实在是不勒都疼的慌,若是勒着的话她会更受不了,又从衣橱中拿出厚外套,幸好她有先见之明,带的都是中厚的衣服。虽然只有几件,因着语言不通,她的英语又是半吊子,她想,等她胆子稍微大点再去买吧!或者直接到超市里去买,不用交流直接拿东西给钱就成,当然,那是下下之选,买衣服她还是喜欢到服装店去买的。

    穿好外套,踩着棉拖,拿着自己的钱包就出门了。

    刚走出出大门,付婷还是被冻的一个激灵,果然,光着腿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

    为什么明明才十一月初的天气,就冷的这么让人受不了了。当然,如果她看看自己穿的啥就知道为啥了,这大冷的天她只穿着一件夏天的睡裙,即便上身穿了一件厚外套,那光着的大腿也会冻的受不了的吧!

    “你这是存心勾引男人犯罪?”男人的声音冷冰冰的,似乎比这吹到她腿上的冷风还要沁骨。当然,还带着冷风没有的讥诮。

    听到这人的声音,付婷直觉的皱紧了眉,一张没破相的小脸当即就就黑了,“勾不勾引关你屁事?我勾引你的吗?爱管闲事的更年期大叔!”付婷说完,便不理会突然出现的某人,直接绕过他离去,虽然一瘸一拐,但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傲人气势,依旧走的器宇轩昂。

    “呵呵呵……”刚从车上下来的余味,听到付婷这么给力的回复之后,不由得一边鼓掌一边轻笑,她他真是越来越看好付婷这个小丫头了,尤其是看到自己兄弟那跟锅底一样的黑脸之后,这种心情就越发的强烈了。

    “闭嘴!”宁宗扫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这才看着付婷,嘴角勾出冷冽阴险的笑,“就你?瘸腿青蛙一只,别说裹着一层看起来这么弱智的步,就是脱光了在我面前大跳艳舞,你看你能不能勾引成功?”

    “你……”药也不去买了,付婷直接从门口拐了回来,一瘸一拐的走到宁宗的面前,黑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瞪着宁宗。

    “怎么?还想咬我?”宁宗斜睨着她冷笑着说道。

    然后,付婷也真咬了,趁宁宗冷笑着得意洋洋的时候,突然发力,一把将宁宗扑到在地,在他还在愣怔的时候,直接坐上了他的腰,逮着他裸露在外淡淡脖子就咬了上去。

    “唔!你属狗的!”宁宗闷哼一声,着实没想到这丫头来真的,还真的扑过来就咬,连忙伸手去扯,到底这人是夫人的朋友,还是很重视的那种,宁宗终究没有对她下狠手,只是他有顾忌,付婷却没有,把自己从小到大学到的本领都用到了宁宗的身上,幸而受了伤,杀伤力才没有那么大。

    余味看着正兴起,却发现这斗嘴的两人斗着斗着竟然动起手来了,还直接在院子里滚起来了,一时间有些傻眼,不知道该不该出手相救,时间就在他迟疑中慢慢走丢,那两个人也终于力竭,最主要的还是付婷力竭,实在是因为旧伤的缘故,那些因为一段时间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经过这样的拉扯,又流出了鲜红的血液,透过薄薄的睡衣,宁宗摸到一手的濡湿,终究无奈的叹口气,不跟这丫头较真,吃点亏就吃点亏。

    而付婷,趴在宁宗的身上,在他不在反抗之后,也乖乖的松了嘴,嘴唇上都染了鲜红的血迹,扫了一眼那人的脖子,付婷有些心虚,呃......似乎大发了,她只想小小惩戒他一番的,没想到......没想到咬的那么深那么用力。但是一想到这人的毒舌,付婷那半点心虚也消失不见了,哼,自找的!

    费力的从宁宗的身上爬起来,付婷瞪了他一眼,这才转身一瘸一拐的屋子走去。狼狈成这个样子,还买个屁药!

    宁宗扫了她一眼,这才伸手摸向自己的脖子,不用看也知道定是血肉模糊一片。仰躺在院子中,看着渐渐转黑的天空,宁宗扯了扯嘴角,竟然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呃......喂,兄弟,被打击疯了?”被这笑声震醒的余味,蹲在宁宗的身旁,拍了拍宁宗的脑袋,甚是认真的询问。

    “死开!”宁宗扫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这才一脸正色的向屋里走去,似乎把脖子上还流血的咬伤忘得一干二净。

    “哎!”余味连忙跟了上去,刚走了两步,又跑回到车边把自己的银色的手提箱给提了出来,这才继续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无奈的感叹:“疯子年年见,今年特别多哇!等等,我帮你把伤口包扎一下!”

    “跑什么呀!想失血过多而亡?”在客厅里,余味找到了人,微带着怒气说道,到底是自己的兄弟。还是很挂心的。

    “你先去帮那丫头看看!”宁宗淡淡的道,取出一只干净的手帕捂着伤口。虽然说用了狠力,但最多也只是皮外伤,要不了他的命,而那丫头,宁宗顿了顿,身上的伤不轻也不少。

    “不就是几处淤青?”余味扫他,刚他看见了,腿上,有几处淤青。

    “你看!”宁宗伸出自己的手,掌心,依旧一片艳红。

    “这不是你自己的?”余味瞪他,偏袒小丫头也别把他当傻子好不好!

    “你的脑子只是摆设吗?”宁宗咬牙,他举的左手,而他的伤口却在左侧,他会弃右手而选择左手那么别扭的捂住自己的伤口吗?

    “......又毒舌了!”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愣了一下的余味只得转移方向。

    “还不赶紧去!”宁宗踹他,冷冰冰的道。

    余味向后退了一步躲开宁宗的无影脚,却不识相的把头探到宁宗的面前,一脸八卦的看着宁宗,“悄悄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上那丫头了?”

    “禽兽啊你!”宁宗踹了过去,这次,因着聚精会神,余味没能躲过,一屁股跌倒在地。

    “为了那丫头你竟然踢我?”余味看着他,满脸受伤的指控。

    “放屁!”宁宗冷哼,“揍你只因为你欠揍,我看上谁能看上一个乳臭未干的丑丫头吗?脾气还那么暴躁?你认为我是疯了还是脑袋像你一样被驴踢了?”

    “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人身攻击!”余味从地上爬起来受不了的说道。

    “赶紧去吧,要不然那丫头小心眼告诉夫人,夫人再对着boss哭诉一番,咱俩都没有好下场!”宁宗淡淡的说道。

    想到自己的顶头上司,余味立刻就收了自己的玩笑之心,拎着自己的手提箱便向付婷的房间走去,离开之前还给宁宗留了一句话,“你那只是小伤,待会儿消消毒就行了!我去去就来!”

    “......”

    快步走到付婷的房间,余味甚有礼貌的瞧了瞧房门。

    “谁?”

    “我是余味!”

    “......”付婷想起来,一直在旁边看戏的那个男人,好像也是男神的下属。语气好了点,也只是好了点,因为裂开的伤口实在太疼了,比之前疼了太多,所以学不来温言软语:“有事吗?”

    “你好,我是医生,我来帮你看看伤口!”余味在门口认真的说道。

    “......”付婷愣了愣,没想到对方会是个医生,只是......付婷看了看,严重的伤口都在悲伤甚至肩膀,而腿上手上只是一些淤青,这要给他看不是都被看光了?虽然说医者不分男女,只是不再医院,那感觉就不一样有没有?尤其是自己还意识清醒的时候。

    “......”余味站在门口默默的等,余味想这小丫头果然有潜力,若是别人,知道他就是余味,定然不敢浪费一分一秒立刻开门将他请进屋,便是他随意走到哪个医院的门口,若没有院长亲自出来迎接才怪。也只有她,敢把自己晾在门外这么久。

    “咔!”终究,付婷还是开了门,就算不看身后的伤,起码也得向他要点消炎药和活血化瘀的药才是。

    “伤都在哪儿,给我看看!”余味对站在门边并未打算请他进去的付婷说道。

    “呵呵......谢谢你的关心!”付婷对着余味道谢,她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之所以像刚刚那么野蛮失控,实在是对方太过欠揍,平常,就像现在这样,她都是一个安静秀美的小女子。“我没什么伤口,只是之前不小心摔倒,有淤青也有地方磨破了皮,麻烦你给我点消炎药和活血化瘀的药就好了!”

    “......真的只是这么点小伤?”看了她一会儿,余味才开口再次确认。

    “......”付婷愣了一下,随即用力的点了点头,“是,真的没有大碍!”

    “行,一会儿来客厅拿药!”余味淡淡的说道,随即转身离开付婷的房门口。

    付婷吐了吐舌头,这才进屋,对着放在书桌上的镜子照了照,确定已经不是那么的狼狈,这才转身出了房门。

    而等她来到大厅的时候,只看见讨人厌的宁宗,却不见是医生的余味。

    “......”付婷扶额,这是玩她呢?

    “过来!”宁宗看着她冷冷的开口。

    “干嘛?”一听到他说话,付婷就竖起了防备,一脸警惕的开口。

    “我让你过来!”宁宗黑着一张脸冷冷的说道。

    “......”付婷瞪着他,良久,见他不为所动,终是直接转身,一边离开,一边冷哼,“哼,你算老几,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了?”

    “走吧,如果不想要夫人让我带给你的东西你就尽管离开!”付婷的身后,传来宁宗无所谓却容易气得人牙痒的声音。

    原本走的义无反顾说什么都不会过去的付婷,听到这一句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口中的夫人是谁,立刻欢喜的转身,忘了身上的伤,迅速的跑了过去,“东西呢?颜颜让你给我带什么了?快拿来我看看!你光看着我干什么呀?赶紧的......啊!你要干嘛?”急切的付婷,还没有说完自己的话,便被宁宗拉了过去,顺势按在自己的腿上,付婷趴在宁宗的腿上,惊叫连连。

    “你个禽兽!你想要干嘛?”付婷大骂!

    “啪!”一个巴掌直接落在付婷的小屁屁上,原本还大喊大叫的付婷立刻就闭上嘴,紧咬着唇,一张小脸霎时变得嫣红。又羞又恼,打她屁股?她爸妈都不打她屁股了,他算老几,敢打她屁股?

    “宁宗,我要杀了你!”

    “啪!”又是一声,在付婷叫嚣之后,宁宗瞪着他冷冰冰的开口:“不想挨打就老实点!”

    最终,不想再被这人占便宜,付婷还是选择低头,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必把自己折损在不利于自己的境地。

    然而,付婷认为的退让却并没有让对方见好就收,反而变的得寸进尺,当然,这也是在付婷看来,与宁宗而言,这只是在日行一善,若不是看在夫人的面上,他才懒得理会。

    “啊!你个变态......禽兽......你这个......”

    “不想挨揍就闭嘴!”宁宗冷冰冰的说道,继续把她的睡裙掀了起来。当然,再此之前,还是拿过放在茶几上的遥控器,在遥控器上按了一下,一道画着翠竹林的屏风缓缓的从空中滑了下来,将客厅与其他的空间隔绝在外,之所以这么做实在是为了这小丫头的羞耻心而非不相信自己兄弟的人品,虽然,余味平时不靠谱情商低下了点,但是人品还是值得保证的。

    将睡衣拉到肩膀上直接把她的头盖了起来,露出她的背后大大小小六七处的伤口。

    “就你这样还不让余味看,你以为你是猫妖有九条命吗?”在付婷快要受不了的时候,宁宗终于开口,语气一如以往的冰冷,只是多了一味怒气,他也不懂自己在气些什么,就像知道她在为了什么所谓的真爱而牺牲自己的贞洁却被人误会的时候,他也是无来由的愤怒,明明,这只是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人。就算被别的男人误会委屈至死,就算因为失血过多而亡,与他宁宗又有什么关系,她终究只是一个叫付婷的人,而非阿愿。然而,就是不自觉的,生了怒气,而他无法控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