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77 逐出家门

77 逐出家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晴在进入辉智精神病院的第一天晚上,就被送到了边上的急救中心。实在是替她做手术的三个医生,虽然年轻时能力卓绝,手术刀从阎王手里抢了不少人,但是现在,年老的她们,虽然理论依旧熟识,但是时不时的精神错乱以及没有丝毫的药物辅助,这么活生生的被开膛破肚,如果不送到医院急救,如何能安然存活。

    当苏晴醒过来的时候,她被剖开的腹部已经被缝合,躺在病床上,苏晴只能咬牙默默的掉眼泪。

    急救终究,就是辉智精神病院的一个分支,即便再这里,似乎还能听见院子里那些疯狂的叫声。

    “啊……”没有挂水的那只手,死死的握着,声音痛苦的嘶喊,这一刻,她觉着自己真是疯了,说着想要活着走出去就得隐忍,然而,现在,她却看不到丝毫的希望,出去?如何从这个固若金汤的地方出去?隐忍?面对那些随时可以弄死她的人,她又该如何隐忍?

    医生办公室内,负责诊治苏晴伤势的医生正在电话向院长报告。

    “院长,就是这样的,伤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挂几天水消消炎就差不多了!”最后,医生对着院长总结道。

    电话那端,斜躺在床上的男人漫不经心的应着,“死不了就行了,六天后把人送回来!”

    “是!”医生应着,在那边挂断电话后,方才小心翼翼的把电话挂断。那个年纪轻轻的男人是院长,是辉智精神病院的王,无人敢违逆。

    男人挂断电话后,嘴角勾了勾,终是拿过一旁的通讯器,呼叫了一个人,通讯器在响了五声之后自动挂断。

    “娘的!不接老子电话,看你下次求老子……”男人瞪着通讯器很不高兴的骂着,还没骂完,通讯器便滴滴滴的响了起来,愣了一下,终究是按了接听键。

    “什么事情?”小小的屏幕上出现皇甫卿的身影,不是常见的黑色西装,而是橘色的圆领薄毛衣,黑色的休闲长裤,此刻正皱着眉头,瞪着屏幕上显示的人。

    “……”男人看着这样装扮的皇甫卿,也没了刚刚的怒气,愣了一下之后,突然便哈哈哈的笑了出来,“哈哈哈哈……你不是说习惯扮演黑白无常的么?不是说其他的颜色穿着很像傻子么?哈哈哈……谁把你也变成傻子了?”

    “沈靳淘,你终于受不了那些病人的蛊惑把自己也给弄疯了?”皇甫卿皱着眉头,看着对面快要笑疯了的人,声音冷冷的开口。

    “呵呵呵……”良久,沈靳淘的笑声终于缓慢的停歇,只是抬起头,看着皇甫卿还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他可记得,当年上高中那会儿,好像上面要下来例行检查什么的,学校要求,所有人必须穿校服,唯有这人,依然穿着一身黑就去了学校,可把老师以及校领导愁死了。最后还是校长想了法子,组织了一场篮球赛,这才把事情给解决了。

    皇甫卿被他笑的黑了一张脸,声音也更冷了几分:“你找我若只是为了让我看你发疯,我想不用了,再……。”

    “好好好,我不笑了!”沈靳淘举手投降,嘴上这么说着,脸上还是掩不住的笑意。“我找你是想问问,那个苏晴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让你这么在意……不是在意,不是在意!”在皇甫卿的冷眼下,沈靳淘很是识时务的换了形容词儿。“她陷害的那个女孩是你什么人?”

    “媳妇儿!”皇甫卿淡淡的说道,坐在办公椅上,头发凌乱,看到通讯器发光的时候他正在卧室搂着容颜睡觉呢,为了不吵醒容颜,这才拿着通讯器来了书房,回了过去。

    “啊?”沈靳淘愣了一下,差一点就从床上滚了下来。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的心神,沈靳淘在床上坐了起来,神情严肃的瞪着皇甫卿,“你说真的?媳妇儿?你那病什么时候治好了?”

    “你他娘的才有病!”皇甫卿骂,这说的什么话?

    “洁癖呀,就你那变态的洁癖,你能容忍女人上你的床么?”沈靳淘想到当初,大家一起当兵的日子,全是大男人哇,训练回来有不知道的兄弟,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床,看到了就躺了上去,偏偏有一个人不幸运,那张床恰恰就是皇甫卿的,哎呦喂,那结果可惨了,不仅被要求着把他的床单被套全洗了,还被狂揍了一通。

    吓得其他人再也不敢乱动他床的心思,便是上级前来检查内务,也都是只能看不能摸的。现在娶媳妇儿?“娶回来看的么?”

    “死滚!”皇甫卿骂,“废话少说,红包准备好就成!”

    “真黑心啊!”沈靳淘看着他认真的模样,终是不在这上面说事,只是越发的好奇能让皇甫卿变节的人是什么的了。“对了,我帮你做事,难道你给点报酬吗?”

    “如果你想死的话,我不介意送点给你!”皇甫卿冷冷的说道。

    “别别别……”沈靳淘连忙挥手,他可不缺钱,若这人真给他一大笔钱的话,若放在有心人的眼里,那可就说不通了,哼,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着把他拉下去呢!只是在他没做够之前,谁拉又有什么用处呢?

    “以后有时间出来聚聚吧!”皇甫卿淡淡的道,“认识认识你嫂子!”

    “好!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大美人能把你收服了!”沈靳淘轻笑着说道,然后想到苏晴,身上敛了那种温和散漫的气息,严肃正经的看着皇甫卿:“这小丫头可不是一般的角色,是个狠的!”

    “一般的角色我也不会找你!”皇甫卿想到那个女孩,同样皱紧了眉,容颜回来把苏晴对她说的话都说给他之后,他便让人查了,虽然不十分清楚,却也知道了七七八八,这个对容颜心怀不轨的人,他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可以说,三年的牢狱之灾他同样不放心,而苏爸爸的做法恰恰合了他的心意,只有精神不正常了,他才有理由让她永远失去自由。

    “放心吧,既然交给了我,我就不会再放任她出去害人!”沈靳淘轻笑着说道,再狠又如何?到了这里,终归得听他的不是吗?

    “嗯,交给你了自然你就得负责!”皇甫卿淡淡的说道,“如果她以后再有机会伤害我媳妇儿,沈靳淘,你就完了!”

    “嘿,有你这么说的吗?”沈靳淘跳了起来,“我帮你可不是……”

    “没有什么是不是,这么点小事你都做不好你也可以去死了!”皇甫卿说完,也不看沈靳淘的反应便直接的切断了通讯器。

    大半夜的扰人清梦,不给点教训怎么行?

    “皇甫卿!”那厢沈靳淘果然如他所料,在自己的宿舍里大发雷霆,“娘的,老子见到你非弄死你不可!没良心的混蛋。”

    他口中没良心的混蛋已经回到了卧室,安安心心的抱着自己的媳妇儿补眠,丝毫感应不到好兄弟的怒火。

    容颜窝在他的怀里,甜甜的睡着,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痕。

    校门口的事情,萧敬东和宁宗自然已经向他做了详细的报告,虽然他已经打电话给自己的小叔叔,但是心中依旧不安,这人似乎天生容易沾惹麻烦,明明最是平和的一个人。现下,便是上个学也让他这么不放心。

    至于苏晴的事情,他知道了是谁想要绑架容颜,也知道是哪三个人动的手,至于苏晴,虽然替了容颜受了那样的罪,但是并不得他的感激,如果不是她心怀不轨,她也不会做了替罪羊,终究只有一句——咎由自取。原本他可以放她一马,但是,如沈靳淘所说,这个苏晴,太过隐忍也太过狠心决绝,这样的人留着,必是祸患。他皇甫卿不会傻到把一个心怀恶意的人留在眼皮子底下。

    而至于已经跑出国外的慕樱,皇甫卿冷哼一声,如果她能识相的一直呆在国外,他可以大人大量不计前嫌绕过她一次,而只要她踏足帝京,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任何一个人,胆敢把心思动到他的人身上,都得承受其后果。

    而那三个小混混,帝京将再也没有这三个人。他皇甫卿,从不是好相予的人,他年纪轻轻就能接掌魅影,将魅影壮大成无可企及的集团公司,更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创造自己的暗夜王国,让三个人从世界上消失,真真是太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看了一眼怀里睡的安然的人,皇甫卿终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周末,他不用上班她也不用上学,两人一直睡到日中天,直到小包子受不了咕咕咕的叫起来方才把两人吵醒。

    “饿了?”皇甫卿还没睁开眼睛,便声音低沉的开口。

    容颜忽闪忽闪着大眼睛,最终将视线定格在他的脸上,那睡意正浓的模样萌的容颜差点流口水,这人,真是得天独厚的惹人嫉妒,醒着的时候狂肆霸道的像个帝王,气场强大威慑力四溢,睡着的时候却安静无害的像个圣洁的天使。

    皇甫卿没有听到她的回答,长长而微微上卷的睫毛动了动,终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呆愣的容颜,眉头微皱,“饿了?几点了?”

    “嘻嘻……”容颜看着他,越看越呆萌,实在是没想到刚睡醒的皇甫卿会是这个模样,终究没忍住,捧着他的脸,在他的唇上吧唧吧唧啃了两口,啃完之后才想起自己没有刷牙,笑的越发的欢畅了,这一刻,似乎把羞涩什么的都给忘了,只是捧着皇甫卿的脸呵呵呵的笑着,笑完之后,才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小包子想和你交流交流感情来着!噗嗤……”说完,自己没绷住又笑了开来。

    皇甫卿的脑袋还有点懵,实在是成年后的第一次睡懒觉,头都有点睡晕了。傻愣愣的看着一会儿笑一会儿说话的容颜,好半天才伸手,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张嘴便啃了过去。

    “呵呵……唔唔……没刷牙……”

    “爷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

    “嗯?”

    “呵呵呵……不嫌弃不嫌弃!”

    “唔唔……”

    “咕咕咕……”被忽视很久的小包子再次受不了的大叫了起来,似乎在说,你们玩亲亲的时候能不能把我先喂饱了撒?

    两人终于起床收拾好以后,已经快要到十点半了。

    皇甫卿不想做饭,又不让容颜做饭,最后只能手拉手去十号院吃饭了。

    刚开始听这个提议的时候,容颜是不想去的,实在是皇甫湘,让她很是排斥,然而想到皇甫爷爷他们,终究还是笑着应了皇甫卿,那是他的家人,从她和他领证之后,那些也是她的家人,除了皇甫湘的敌视,其他的人都对她很好很好,需要她真心以对的。至于皇甫湘,当成空气好了。她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不是吗?

    “妈,先做点吃的给容颜垫垫肚子!”一到十号院,皇甫卿就对着正坐在沙发上织毛衣的皇甫妈妈说道。

    皇甫妈妈看到他们,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欢喜的笑了起来,连忙将手中的针线放下走了过去。“怎么?还没有吃早饭吗?”

    “嗯!”容颜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点了点头。

    皇甫妈妈立刻瞪了一眼皇甫卿,“你是一个人可以不吃饭,颜颜肚子里可是有着我的大孙子呢,就你这样能好好照顾好颜颜吗?”

    “什么大孙子,是女宝!”皇甫卿皱了皱眉,显然不喜欢大孙子一说。他喜欢闺女,据说闺女都是老爸前世的情人来着,他和闺女一定会相处的很好哒!

    “孙子孙女我都稀罕!”皇甫妈妈不让他转移话题,“以后即便睡懒觉,也要把颜颜的早饭做好!”

    “知道了知道了!能不能赶紧去弄吃的!”皇甫卿受不了老妈的啰嗦,大手拍了拍容颜的小腹,“你听听,你孙女都说了,她都饿疯了!”

    皇甫妈妈一把把皇甫卿的手给拍了下来,“我的小祖宗,你能不能轻点,有你这么大力的吗?”

    “……。”皇甫卿无语。

    容颜连忙安抚激动的皇甫妈妈,“妈,没事儿,我经常这样和小包子说话呢!”然后……两个人一起挨骂了。

    “……知道了吗?”叽叽喳喳,皇甫妈妈说了一箩筐,最后吼了一声,对着两个小混账道。

    皇甫卿和容颜对视一眼,然后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开口:“知道了!”

    “我告诉你们……”

    “妈,下次再来听你演讲,我带我媳妇儿闺女去吃饭了,饿着我没关系,饿着了媳妇儿闺女……”皇甫卿的话还没说完,原本带着机会还想狠狠教育他俩的皇甫妈妈立刻闭了嘴。

    “你们等着,我去做吃的!”皇甫妈妈转身离去之前,说了这么一句。

    容颜吐了吐舌头,一副娇俏可爱的模样,还暗暗地对着皇甫卿竖了竖大拇指。

    皇甫卿见状,仰头走人,自然不忘拉着她一起。

    “哼!狐狸精!”二楼的楼梯口,将楼下这一幕尽收眼底的皇甫湘冷冷的骂了一句,转身,毫不犹豫的进了屋。

    也就在这时,一辆车停在十号院的门口,两个男子,一个玉树临风一个散漫不羁同样是人中龙凤的男人一同走了进来。

    “嗯,今天怎么会过来?”皇甫琅进屋,看见他们两个小夫妻,有点诧异的道。

    “吃饭!”皇甫卿淡淡的道,然后对着微笑的明烨点头打招呼。

    容颜看到他们,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九十度鞠躬:“哥哥好,嫂子好!”

    “噗!”

    “咳咳…。”

    “嗯哼…。”

    三个人不同程度受刺激,最严重的皇甫卿,刚喝到嘴里还未来得及咽下的茶噗的一声全部喷了出来。

    皇甫琅和明烨同样没有好多少,愣是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不停的咳嗽。

    “那个……叫我明大哥就好了!”好不容易平息翻腾的肺,明烨对着容颜和善的开口。

    一本正经的容颜没想到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好会造成这么大的杀伤力,一边替皇甫卿拍着后背,一边应着明烨的话,很是听话的改了口,“明大哥!”

    “嗯,乖!”明烨拍了拍还在咳嗽的皇甫琅,直到他不在那么激烈的咳嗽,方才收回手。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黑底白玉兰的卡递到容颜的面前,“忘了带礼物,这个就当见面礼了!”

    容颜扫了一眼,连忙摆手,虽然不知道这张卡有什么用,但是这种人一出手定然不便宜,“那个……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的!”

    “不用了!”皇甫卿也抬手,想要拒绝明烨的行为。

    明烨却不理皇甫卿,径自将卡塞到容颜的手中,“你都叫我一声嫂子了,嫂子的见面礼你却不收么?还是你和别人一样,只是表面上宽和,心里底却是极为鄙视我们这种……”

    “没有!”容颜连忙开口打断明烨的自贬。“真的没有!”

    “行了,收你就收着吧!”为了不让她把脑袋扭断,皇甫卿终是开了口。

    容颜看了一眼皇甫卿,终于在他的开口下,把卡手下,那张黑色玉兰卡,上面只有四个字——帝豪至尊。

    “谢谢!”容颜对着明烨认认真真的行了一个礼道谢。

    明烨伸手想要拍拍她的头,然而看着皇甫卿在一旁虎视眈眈,终究还是收了手,只微笑着看着她,眼中满是赞赏。

    皇甫卿看着他眼中的赞赏,倒也没觉着什么,本来嘛,他看中的姑娘怎么说也该是优秀到完美的,完全忘了自己当初也算是被逼着才对人家负责的!好吧,再知道人家小姑娘才十八岁时,也算不得被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