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76 手术

76 手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容颜扫了凌蓉一眼,冷笑,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真的吗?”苏妈妈的心中很是感激凌蓉的帮忙,她今天的目的很简单,这个容颜能放过自己的女儿便罢,否则,定要搞臭她让她成为人人唾弃的毒妇。“求求你,晴晴她真的认错了,你就原谅她一回吧,反正她已经被劝退了,以后也一定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我求求你,你就放过她吧!”

    凌蓉冷笑,宽容大方吗?现在你又该怎么表演了呢?

    容颜轻笑,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缓缓的向前走了两步,在苏妈妈一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苏妈妈,容颜开口,语气轻柔若水,“不是说精神失常了吗?怎么认错的?”

    “呃……”苏妈妈愣了一下,心中暗怪自己说错了话,然而,嘴里的哭号却不停,思考该如何应对她诘问。

    “容颜,你别这样吗!”凌蓉又开了口,“即便精神失常也有暂时正常的时候,想来,定是晴晴醒的时候听说了自己做过的事情,肯定后悔不已!”

    “哦?”容颜又笑了笑,看向凌蓉,满是好奇的问:“是这样吗?容同学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这是常理吧!就算是老年痴呆症,也有偶尔正常的时候吧!”凌蓉噎了一下,随即强撑着说道。

    容颜又笑了,不再理会凌蓉,而是看向哭的肝肠寸断的苏妈妈,声音温和的说道:“我没有什么放过不放过的权利,你女儿的对错,已经交由法庭审理,是对是错,应该比我个人说来的更有说服力!”

    “不!”苏妈妈伸手要去拉要走的容颜,一直站在容颜身旁的萧敬东立刻走了过来,将容颜拉到自己的身后,带着眼镜的俊脸洋溢着和煦的笑容。

    苏妈妈一愣,这个人她知道,一直跟在那个坏律师的男人,她老公特意叮嘱过她,让她千万别惹,只是,他既然敢站在这个小毒妇的面前,那就不能不得罪了。

    然而,抬头,却看见他狐狸一般的笑容,心中咯噔一跳,突然就忘了到嘴边的话。

    “有病就得治!”萧敬东看着苏妈妈笑的万分狡黠,“咱们家姑娘从头至尾没有出现在法庭,你们说你家姑娘是精神失常,咱们就认为她是精神失常,精神失常了去医院不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们不要去那个辉智,你知道辉智是什么地方吗?啊?”原本还想着设计容颜的苏妈妈,在提到医院两字后就彻底失控了,也顾不得能不能毁了容颜,只顾着大声的嘶吼自己心中的怨气。

    “能是什么地方?辉智是整个帝国最有名望的精神病院,你想要你女儿过正常人的生活,那么去辉智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萧敬东轻笑着说道。

    “不要!”苏妈妈大声的嘶吼。他们以为她不知道吗?就是正常人到了辉智也会被逼疯的。他们的心思怎么这么坏?他们就非要把她的女儿给逼疯不可吗?“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我的女儿,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越想越疯的苏妈妈,再也顾不得心中的害怕不安,大力的推开挡在容颜身前的萧敬东,就要去撕扯容颜。

    容颜向后退了一步,然而裙摆还是被她给拽在手中。

    一旁的凌蓉看到这个场景,终于忍不住轻轻的笑了出来,拽吧,撕碎了才好,我倒要看看,走光了之后,她还有什么脸呆在帝国大学。

    “放手!”就在苏妈妈狠了心也想要如凌蓉所想一般那么做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握住她的手腕,声音冷冷的开口。

    苏妈妈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握住自己手腕的男人,这个男人,她做鬼也不会忘记的男人,就是他,凭着一张嘴,硬是将她的女儿送到了辉智精神病院。

    宁宗冷冷的看着苏妈妈,根本就不把她眼中的怨恨放在眼里,做尽了恶事却不知道悔改,反而想着法子逃避责任,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怪这个怪那个?要他说,犯了错的孩子,十有*是做父母的惯出来的,犯了错了只知道一味的纵容,从未想,孩子需要教育,不懂的事情需要大人来教,他们只知道帮忙如何让犯了错的孩子找借口,甚至把错归咎到别人的身上,长此以往,就把自己的孩子给教歪了,却忘了告诉她,作为父母的他们也不是全然的一手遮天,也不能永远的庇佑他们一辈子。

    “你这个恶魔!你这个黑心鬼,你会遭到天谴的,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账!”宁宗的出现直击苏妈妈的心脏,她永远也忘不了,就是这个人一言一语轻而易举的将她的女儿送到魔窟。她怎么能放过他?不是怕她伤害那个小毒妇吗?那她就让她丢脸丢到家。双手死死的抓住容颜的裙摆,想要将她的裙子扯下来。

    “啊!”然而,被握住手腕的手,却在这个时候,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只因那个叫宁宗的男人微一用力,她能做的就只剩下惨叫。而没有力气的双手,只能任由容颜微微一扯,那被她拽着的裙角便失去了桎梏,自由的在空中摇摆。

    “……”至于凌蓉,见到这两个男人,每一个都不像是普通人,而他们都护佑着容颜,知道自己不能讲她怎么样,只能乖乖的退到人群中。她从来都很识时务,并不会和自己作对。

    “记住,别不自量力!”宁宗冷冷的说完,“我能将你的女儿送到辉智,也不介意将你送进牢房!”

    “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法院是你们家开的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要上述,我不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的毁了我的女儿!你们这些刽子手,我一定会为我的女儿讨回公道的!”苏妈妈一边使劲儿的挣扎一边失控的大骂,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小毒妇,顶着一张狐狸精的脸,内里就是蛇蝎的心。还有着两个男人,就是助纣为虐的黑心鬼。

    “这女的是你们班的么?”人群中,站在凌蓉身边的人好奇的问道。

    凌蓉扫了她一眼,微皱着眉头,终是点了点头,“嗯,是的!跟我一个班的!”

    “肯定的呀,不是一个班的,她刚刚上去说情!”站在边上的另外一个人尖酸的说道,“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一老太太又是下跪又是磕头的?”

    “哎!”凌蓉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过节!只是几天前,我一个同学摔下楼梯,当时在场的人只有她,后来,就传出是那个同学特意陷害的她!”

    “这种话谁信啊?”

    “就是,谁这么傻叉,自己摔下楼梯去陷害别人?”

    “这女的是不是后台很强啊,所以才敢这么明目张胆?”

    “你声音小点!”凌蓉状似很小声的提醒,“你可千万别得罪她,她在我们班可就是这个!”凌蓉竖了竖大拇指,这才接着说道:“谁得罪她谁玩完!就连老师都不例外!”

    “真的假的?”有点女生一脸的不以为然,显然认为凌蓉是夸大其词了,“我到见过不少大牌儿,整个名流圈,我还就没听说过这号人!”

    凌蓉扫了她一眼,对这个人是有点印象的,好像是哪个局的局长千金,看着她不可一世的模样,心中冷冷一笑,面上却依旧一脸替她焦急的模样,“你小声点,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想起来了,那个夏仲亭,那个帅哥教授,是不是就是你们班上的!”突然,另外一个女生拍了一下手掌,指着凌蓉,激动的说道。

    凌蓉看着她,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我靠,本姑娘暗恋了两年哇,被她一下子给轰走了?”

    “你是说那个夏仲亭就是得罪了她所以才走人的?”那个局长千金依然不怎么信的问。

    夏仲亭的事件,在学校里同样闹得沸沸扬扬,自然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只知道了。

    凌蓉只点头,不说话。

    “靠,我就不信这个邪!”局长千金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她还能一手遮天到几时!”

    “阿梅,你别多管闲事!”旁边有女生伸手扯了扯那个局长千金,似乎是她的同学。

    “什么叫多管闲事,路不平有人踩!”阿梅冷冷的道,“我把这件事情发帖子告天下大众,让天下人来踩她!走,咱们走!”

    拉着自己的同学走人,没走两步又退了回来,看着凌蓉,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那个小贱人是什么名字?”

    “容颜,就上次上学校论坛头条的那个!”凌蓉很是好心的提醒。

    “我说呢,原来也是个不三不四的主儿!”阿梅千金冷哼一声,拽着同学走了。

    凌蓉看着她的背影,冷冷的笑了,不知道这把刀值不值得她费心的借,如果一点作用都不起,果真是浪费她的口水了。局长千金?呵呵呵……还真以为自己是多大的主儿了?竟然对着她摆谱?若不是看她还有点用,她又岂会和她浪费时间?

    转头,看向场中还在纠缠的几个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艳丽,容颜啊容颜,如果你一直做你默默无闻的容颜,我也可以不对你出手,偏偏,你和我顶着同样的名字,却样样做的比我出色,让我这个全科状元很没脸呀知道不?所以,现在就别怪我喽?

    而容颜,面对苏妈妈的纠缠,也终是有些不耐烦了,倒不是怕别人怎么说,实在是在这里无谓的浪费时间,让她头疼。

    “咱们走吧!”容颜对着萧敬东和宁宗说道,“不用和她胡搅蛮缠!”

    “你个小贱人,你说谁胡搅蛮缠呢?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你这个毒妇,你……”

    还没骂完的苏妈妈被人一个耳光抽的断了声音,墨哲瀚一手拉着柴蝶,一手微抬,吹了吹自己发红的掌心,才抬头对上那两个大男人,显然,这两人也是有着什么狗屁男人不打女人的坏习惯。威胁来威胁去,有他这么一巴掌来的干脆吗?

    “呼呼呼……”柴蝶伸手,把他揍人的那只手抱在面前,小嘴凑过去,轻轻的吹了两下,“墨墨不疼!呼呼……墨墨不疼!”

    墨哲瀚抽回手,拍小狗一般拍了拍柴蝶的头,“乖哈,墨墨不疼。”

    “你……你又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苏妈妈被他打的一愣一愣的,摸了摸自己发麻的脸颊,抬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瞪着墨哲瀚。

    边上,认识墨哲瀚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气,这老太婆也太眼瞎了,墨小少爷也不认识?

    “告诉你,爷是什么东西,打你也白打,在敢疯狗一般乱叫乱咬,看爷不弄死你!”墨哲瀚冷冷的道。

    “你这个……”

    “啪!”苏妈妈的话还未说完,一个巴掌又落在她的脸上,虽然声音不比之前来的大,但同样堪称响亮,“骂墨墨,打死!”柴蝶握着小拳头,小老虎一般对着她,凶神恶煞的说道。

    苏妈妈遭遇这两只,宛如遭遇滑铁卢,所有战事皆宣告战败。脑袋一片眩晕,差一点被这两只气的吐血。

    “哪里来的小疯子,看我不撕了你!”苏妈妈也是疯了,爬起身就要去打柴蝶。

    “滚!”墨哲瀚一把将柴蝶拽了回来,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了过去,只听噗通一声,苏妈妈就倒在地上了,愣是半天没缓过劲儿来。

    “他妈的,保安都是死人吗?”墨哲瀚怒骂,“有人在校门口闹事你们他妈的就在那边闲看着?”

    这时,站在后面被骂的保安方才急忙慌的跑过来,一边不住的对着墨哲瀚他们道歉,一边开始架起苏妈妈走人。

    “你们放开我!我要告你们,告你们故意伤害,我要告你们……”

    “行了,咱们走吧!”墨哲瀚对着容颜他们说道。

    “嗯,谢谢你了!”容颜说道,终究,萧敬东和宁宗还是太正人君子了,面对泼妇,还是墨哲瀚这招更有说服力。

    萧敬东和宁宗互看了一眼,眼中皆有愧色,幸好,没让夫人受伤,否则他们就是万死也不能谢罪的了。

    “谢谢!”两个人动作一致,对着墨哲瀚鞠躬致谢。

    饶是厚脸皮的墨哲瀚,也被他们两人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连忙摆手,“小……小事一桩。”

    “不谢,墨墨不要谢!”站在墨哲瀚的身前,柴蝶很是认真的说着。

    “呵呵呵……”容颜微微笑了起来,终究没忍住捏了捏柴蝶的小脸,“你真可爱!”

    “柴蝶不可爱,墨墨,墨墨可爱!”柴蝶依旧一本正经。在她的眼中,墨墨最好最可爱。

    “嗯,你的墨墨最可爱!”容颜扫了墨哲瀚一眼,然后点头。

    然后,厚脸皮的墨哲瀚脸红了,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拉着柴蝶走人。

    躲在人群中的凌蓉,看着瞬间被压制住的疯婆子,也知道再也闹不出多大的事儿了,抬眼愤恨的瞪了一眼离去的墨哲瀚,都怪这个爱多管闲事的东西,平白失了一场好戏。又扫了一眼容颜,终于小心的退出人群,默默地离开这里,她是最识时务的,知道什么情况对自己有利,知道何时她该出手,知道什么时候该隐忍,她从不胆大妄为,只在最有利的时机做最有利的事情。所以,现在,在她没有丝毫机会斗倒容颜的时候,她选择乖乖的离去。机会终会有,若把自己搭进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至于容颜,萧敬东和宁宗将她一直送到壹号院的门口,方才离去,容颜看着他们的车消失不见,方才转身打算进屋,却在转身时,见到了一身白色风衣黑长裤的皇甫湘,此刻正抱着书冷冷的瞧着自己。

    容颜对她点了点头,便直接转身进屋。

    “站住!”皇甫湘上前几步,冷冷的开口。

    容颜顿了顿,终究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她开口询问:“有事吗?”

    “给我记住!”皇甫湘冷冷的道,“别给皇甫家抹黑!”

    “我没有!”容颜淡淡的道,直接转身进了院子。

    “有没有我看的见!”皇甫湘瞪着她,敢情她还敢跟自己叫板了?哼,在校门口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她还想瞒着自己不成?她可是站在最外围全程看到结束呢。

    容颜皱了皱眉,不再理会她,径自把院子的大门关上,原来她一直都在,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儿,墨哲瀚都知道她的情况,在危及的时候出来帮忙,而她皇甫湘,皇甫卿的妹妹,却一直冷言看着,无动于衷。容颜想,自己不应该生气,毕竟,人家也有选择的自由。只是从此她在不当她是自己的家人,对于冷言看自己的人,容颜想,着实不该主动贴上去,热脸贴冷屁股这种事情,贴一次可以贴两次可以,贴三次那就是犯贱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皇甫湘看着缓缓关上的大门,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气,她这是什么意思?当着她的面故意把门关上?还是把她的话当耳旁风?

    透过铁门,看见容颜的背影,皇甫湘是怒火中烧,冷冷的哼了一声,皇甫湘还真想把自己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叫过来看看,看看他们口中的好孩子到底有多好,看看到底是谁才是那个没礼貌的人,看看她有没有讨厌错人,这个容颜,就是个扫把星,除了一张狐狸精的脸其他的乏善可陈,她一来,就彻底打破了自己平静的生活,她的哥哥她的爷爷奶奶她的父母,都不在把她当成掌中宝,反倒是把这个外人当菩萨一样供着,她讨厌她,讨厌讨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